宫女女配求欢乐 11老鼠惹祸
    嘉嫔黄沛莺给温小婉放假这两天里,温小婉从早到晚,只做一件事——她疯狂地背地图。

    温小婉在划着十字坐标的东南西北空白处,填着东六宫、西六宫,以及重要偏殿和道路的名字。天未亮她就起,三更梆响,她才睡。

    叫她一个路盲,把皇宫里的每一条路都熟悉了,比叫她去爬太监的床还困难。她必须死记硬背。温小婉觉得这么下去,她有可能做出晋安国皇宫第一份gps导航图出来。

    那个叫锦蓝的宫女时而来找她叙叙姐妹情、扯扯闲篇。绕来绕去,不过是那几句话,重点探查她十五那晚,是否爬床成功?

    锦蓝小姑娘长得俏生生、艳丽丽的,如枝头绽开的一朵桃花,正是青春美好时,可惜开错了地方。

    温小婉不想打击她什么,人各有志,但人和人不是客客气气就能相处的。不是温小婉不想做个诚实的人,是命运这a和c之间的二货,活生生把她逼成了一个运用谎言自如的人。

    温小婉对那天的解释,是她运气不好,等了一晚上,也没见着皇帝过来芙蓉亭这边,后来听说皇帝那一晚都在菩蒂殿里,听高僧诵经,为了皇太后六十大寿祈福。

    锦蓝当然不信温小婉说的这番话,那天她从嘉嫔的卧殿出来时,明明听到温小婉和嘉嫔说事成的啊。若真是如此,这算什么事成。

    “婉儿姐姐,依着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你还有什么要瞒妹妹的,说与妹妹听,妹妹也能帮你出个主意。”

    锦蓝一张巧嘴,唇色嫣红地颤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是紧紧盯着温小婉。

    她和婉儿同侍黄沛莺多年,她好动,婉儿好静。平日里,她与婉儿的话并不多。她喜欢争个风霸个尖,不伤及原则时,婉儿从不与她争,但她却从不觉得婉儿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比如这一次,任她几次三番打听,婉儿都咬紧口风,只说是没碰到皇上。如果真是没碰到,她们主子会许了婉儿两天假……

    “蓝儿妹妹多心了,那晚真没有发生什么,若是有事发生,姐姐我怎么还能坐在这里与你说话?”

    其它话锦蓝可以不信,但婉儿这句话,锦蓝确实挑不出什么毛病。婉儿全头全尾地回来的同时没有皇封,这比多少句解释,都管用,可是……

    “那日,姐姐明明与主子说事成了啊?”锦蓝急起来。

    温小婉拄着下颌看她,“是啊,是事成了,我这一晚在芙蓉亭悟出一件事……”温小婉故弄玄虚,像编鬼故事骗人的神棍,偏偏锦蓝很信她这一套。

    锦蓝未等温小婉说完,已经急不可耐地问了,“什么事?”

    “皇上竟然为了皇太后在菩蒂殿里诵一夜佛经祈福,一定对这次皇太后的六十大寿十分重视,我觉得咱们主子可以从这里入手。”

    婉儿很郑重地说完,锦蓝已经失望得想去要跳河了,“只是这个吗?”

    婉儿一摊手,很无辜地眨着眼睛,“那还能有什么?或是蓝儿妹妹还希望有什么呢?”

    锦蓝彻底没了话,她要是还继续追问下去,就显得太过明显了。

    宫里,所有女人都想爬皇上的床,却没有一个人把这话说出口。

    平日里,大家都装得像是抱上贞节牌坊的烈妇,不敢逾越半点规矩。怕得是一旦想法被别人探到,成了全宫公敌,还未等见到皇上呢,就会被人算计得渣都不剩了。

    第三天头上,黄沛莺一早就把温小婉叫去。还是为了佛经之事。

    那日早晨,温小婉醒时聂谨言已经不在。聂谨言叫小福子转给她的话,她听得也不太明白,但聂谨言既然说了,应该不会错的。

    黄沛莺的担心,温小婉能理解。这是她们绝地反击的一战。容不得半分闪失。

    温小婉意外穿越到这一本书里,从开始就选择黄沛莺——这个在后来暗害原主婉儿,致使婉儿惨糟火刑的人,一是知道这人是主角,而她对这本书里的男主和男配都没有意思,干嘛要和女主对着干;二是温小婉觉得原主婉儿做的事情,也不地道。婉儿背主求荣在先,又在以后的日子里,几番算计羞辱黄沛莺,这份恩怨生死,只能说是谁的本事更高谁就能笑到最后,与是非道义完全无关了。

    若温小婉是婉儿重生,或许会与黄沛莺再较高低。可惜婉儿没有重生,温小婉就是温小婉,她是真心想要帮黄沛莺。她自己没有做太后的资本,只有找一个能做太后的主子了,与其找别人,还不如原主呢。

    黄沛莺几番表示心中忐忑后,温小婉点头说:“主子思虑得极对了,奴婢瞧着咱们的食材也不多了,昨日蓝儿妹妹去尚膳监,他们又推脱了,一会儿奴婢再往那边瞧瞧。”

    黄沛莺会意,低声道:“再过一会儿去吧,皇上还早朝。”

    经过十五那夜菩蒂殿一事,黄沛莺当然不会再令温小婉去勾引晋安帝龙耀了,此时提皇帝,无非是暗示温小婉,只有等皇上下了早朝,温小婉才有机会见到陪侍在皇帝身边的御前大总管聂谨言的。

    聂谨言做为御前大总管兼管慎刑司,他每天很忙,一些杂事零活他是不做的。

    他每天陪晋安帝龙耀早朝,退朝之后,龙耀会去养心殿批折子,这时,基本就不需要他侍候旁边了。

    养心殿那里有首领太监,聂谨言在轮班按排两位副总管太监,即可。他会趁着这段空隙时间,去慎刑司走走看看。

    很巧,慎刑司与尚膳监在同一方向。

    沿着红墙青砖,温小婉稳步向前。她的速度不紧不慢,微微垂着头,靠着红墙的一侧,脑海里反复想的却不是一会儿见到聂谨言应该说什么,而是她画的那张gps地图,这条路的位置到底是不是通往尚膳监的啊。

    抱蒙往前摸了好一段,温小婉停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向左转、向右转还是继续往前?这真是一件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就在温小婉已经做好抛铜钱的准备时,十字路口的右侧并肩走过来两位宫女,其中一个穿浅黄色宫装的宫女,见到温小婉后,眼前一亮,笑道:“这不是婉儿姐姐吗?”

    温小婉迅速把手里拿着的铜钱,丢回袖口里面,转身看向与她打招呼的宫女。

    那是一张有些尖刻的脸孔,明明五官生得不错,摆在一起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像扑克牌里的黑桃q。

    温小婉很想问一句,我认识你吗?或者你知道尚膳监怎么走吗?——只是这两个‘吗’都不能问。

    另一个与这个浅黄宫装的宫女并肩而站的宫女,撇着嘴冷笑一声,“哎哟,婉儿姐姐不会还以为自己主子得宠呢……吧,”

    这个‘吧’字拖得足有一里地那么长,才又甩着手帕,捂着嘴说:“妹妹听人家说,永孝宫里连只耗子都不见了。”

    先前与温小婉打招呼的宫女在一旁配合,“红娟姐姐,这是为何?”

    那个叫红娟的宫女,扭捏作态地叹道:“还不是找不到合嘴的吃的,搬家了呗。”

    说完,两个宫女笑做一团。

    温小婉木着一张脸,很无语。

    这种取笑讥刺,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攻击力,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她又不是锦蓝小姑娘,经过草泥马书楼的神奇穿越,什么样的刺激,都不会让她动怒了。

    生活将我们磨圆,是为了让我们滚得更远,不是让我们为了某些路人甲,气死的。

    等这两个宫女总算停住不笑时,温小婉才开始笑,“两位妹妹说笑了,永孝宫里怎么会有老鼠呢,我们嘉嫔娘娘心地良善、品格娴良,招不来那等丑陋东西,”平静说完,又故作惊讶地说:“难道是两位妹妹所在宫里,已经鼠患成群了?”

    这两个宫女敢用老鼠搬家讽刺他们永孝宫揭不开锅,很好,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她特意强调嘉嫔娘娘心地良善、品格娴良,所以永孝宫里存不住老鼠,你们那里存得住,就是你们那里有问题了。

    这话比喻得十分明显,两个宫女很快反应过来了,翻了脸,“你……你竟敢说……“

    这宫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她的身后响起一声不悦的斥责声,“大胆,你是在暗喻本宫心肠歹毒吗?”

    话音落,两名刚才还很嚣张的宫女,分开两旁,一齐给后面上前一步的华服女子行礼,“奴婢参见娴嫔娘娘。”

    听到这个嫔号,温小婉心头一动。读书不细的温小婉,可以把大部分情节忘掉,却无法忽略这个名字隐喻的含义——比她这身体原主还反派的女配,终于登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处暑已过,天气渐渐转凉,亲们注意着衣啊。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