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12白日见鬼
    整个晋安国龙耀这一朝的后宫中,目前,除了皇后薄氏,皇贵妃按惯例是空着的,贵妃位有一位齐妃,妃位有顺妃喆喆氏,这是附属国古俄国和亲来的,再有是肃妃严氏。

    其中齐贵妃和严肃妃,她们两个都是龙耀为太子时,在潜阺的侧妃。齐贵妃犹为受宠,龙耀称帝后,立刻加封她为贵妃了。

    妃位以下的六嫔中,在黄沛莺这一批秀女没有入宫时,只有一位渝嫔李氏。听着这位封号就能猜到这位嫔,有什么特殊故事了。

    据小说中描写,这位渝嫔李氏长相极其一般了。别说宫里,只说晋安国的大街上,随便拉过一个妙龄女子,都比她有颜色。她能入太子府,是托她父亲为太子龙耀的书画师傅的福。

    即使这样,她入府后,基本无宠。直到后来,太子遇刺,她舍身救太子,落下了不能生育的毛病,太子才提升她为太子庶妃的。称帝后,加封她为渝嫔。

    黄沛莺她们这批秀女入宫后,黄沛莺封的是美人,后来因怀孕才封为嘉嫔,而这位怒斥温小婉的娴嫔柳芳菡,在入宫前,与黄沛莺是关系极好的姐妹。

    入宫后有一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处的如胶似漆,还曾联手对付过其她封嫔。

    在黄沛莺意外滑胎失子后,她们的关系渐渐冷淡下来。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黄沛莺失子第三天,柳芳菡就被从美人位,直接提升到了嫔位。

    就算有人说两者没有关系,放在当事人身上,黄沛莺如何不膈应?何况黄沛莺出事的前两天里,只接触过柳芳菡一个人,吃过她送来的几个糕饼。

    事后,皇上也着太医看过那几个糕饼了,都说没有问题,却仍是躲不过这份嫌疑了。

    哪怕后来刚刚升到嫔位的柳芳菡,还带着好些补品,专程来到黄沛莺这里安慰她,连黄沛莺身边最傻的那个宫女小玉,都看出来柳芳菡有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意思。

    心思灵透的黄沛莺还能感觉不出来吗?只是这哑巴亏吃的,没有地方诉苦去,只能打落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了。

    温小婉今天被娴嫔柳芳菡堵到,冤家路窄。

    若她知道,那两个故意讽刺羞辱她的宫女,是娴嫔柳芳菡身边的人,她一定会装作听不到,扭头就走的,管它左边右边还是前面。

    不是温小婉怕了她们,而是羽翼未丰之时,该忍的还是要忍的——就比这如这一次,你连人家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就一口咬上,结果咬出一块硬石头来。

    “见到娴嫔娘娘,还不行礼,你好大的胆子,”

    都说狗仗人势,人也一样。红娟在娴嫔柳芳菡到了以后,气势顿涨,那小声音扯得,打鸣的母鸡似的。

    不用红娟说,温小婉也得规规矩矩地给娴嫔行宫礼的,但她不是一般小宫女,她算得一宫掌宫,是有品级的大宫女,与娴嫔这个等级的嫔妃,不用行跪礼,行半礼即可。

    “奴婢婉儿参见娴嫔娘娘,”温小婉假装没见到红娟和那位穿黄衣服宫女的得意嘴脸,微微垂眸,俯身下去,“好些日子没见到娴嫔娘娘,前日我家娘娘还念叨您呢。”

    温小婉这话说得亲切和气,半礼行得也算恭顺委婉。化干戈为玉帛什么的,温小婉没想过,但卧薪尝胆期里,忍字心头一把刀,还是要时刻铭记的。

    娴嫔在温小婉行礼下去的时候,挑唇冷哼一声,冲着红娟一使眼色。

    红娟阴阴点头,在温小婉规矩行礼时,她绕到温小婉的后面,在温小婉毫无防备的时候,抬起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脚要是踢中,一定正中温小婉的红心——臀部中间。温小婉不摔个狗啃屎,也基本是平沙落雁式了。

    好在温小婉还没有蠢到那个地步,不会真的单纯到以为她给娴嫔柳芳菡规规矩矩行个礼,就能得到人家笑脸相迎的。

    做为一个职业撬门压锁的惯犯,温小婉总是对后背那一片区域特别注意。

    她感觉到后面有人站过去时,就提起精神来了,是以红娟那一脚踢来时,她借势往前一步扑去,好像要好娴嫔柳云菡说什么私秘话似的。

    温小婉这么一躲,身后就空出半步的位置。红娟又站在她原先位置半步远的地方抬的脚,于是喜感的一幕出现了。

    一字马神马的,在网上看看贴子,温小婉都觉得很神奇了,当这种姿势在她面前真实上演,她差一点惊喜地欢呼出来。

    随着那一声‘啊’的惨叫,红娟那一脚因温小婉的躲开,整个身体失重,向前倾去,‘咯嘣’一声中,红娟小宫女从生下来到现在,从来没有抻过的双腿韧带,终于在这一下子里,彻底抻开了。

    在这一幕里,瞪圆眼睛的不只是温小婉,穿黄衫的宫女都惊叫出来,连着娴嫔柳云菡差一点失态,嘴跟着微张开来。

    红娟小宫女疼得更是呲牙咧嘴,一个劲地叫着,“娘娘,娘娘,是她,是她故意陷害奴婢,娘娘,她……她对你大不敬……”

    温小婉从未见过这么能倒打一耙的主儿,想笑都笑不出来,还未等她辩解,黄衣小宫女反应得俨然比她迅速,一个巴掌呼了过来。

    温小婉能躲得过红娟的那一脚,却没有办法躲过,与她近在咫尺的这一巴掌,在她怔忡间,指尖已经划过她白析的脸颊了。

    温小婉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脸颊处有轻微的划痛,却没有她想像中的那种火辣辣的痛。

    温小婉可不以为是这黄衣宫女手下留情了,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她这挨了一巴掌的人还没有叫出来呢,那个打人的黄衣宫女却痛叫出声来。

    不远的地角处,稳稳落着一颗微不足见的石子。石子身上的力度还没有完全卸去,在地角处打着转转。

    这几个女人自然不会注意得到,就在她们谁也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也是黄衣宫女的惨叫声还没有结束时,在他们的身后,不远的那个拐角处,响起一声低沉略带沙哑的斥责声。

    “慎刑司重地,谁敢在外喧哗?”

    温小婉抚着小心脏,心底的小人默默啜泣着,她从来没有在听到谁的声音后,如此激动。

    聂谨言的名声,不只在嘉嫔黄沛莺那里如日中天,在娴嫔柳芳菡这里,同样□。

    至于红娟和另一名刚刚打过温小婉的黄衣宫女,一个也不摆一字马,在那里哭嚎了。另一个赶忙扶起她,两个人缩到娴嫔柳芳菡的身后,抖衣而颤了。

    温小婉终于见识到了如她这种身份的正常人,见到聂谨言应该是什么表现了。

    她前几天那晚的抽风,怪不得聂谨言没有当场拍死她,原来是寂寞太久了,实在需要一点娱乐的调剂品。

    看多了对他抖衣而颤的人,也想看看别的种类的了……,温小婉觉得自己很悲哀。

    还有,聂谨言怎么会出现得这么及时呢?他该不会是已经欣赏了好一会儿了吧……

    最最令温小婉想撞墙的是她真不敢相信,她徘徊了好一会儿的院墙小路,里面竟然就是慎刑司。

    那地方也太安静了啊,宫里的刑部怎么一点声音没有,像是别处的寺庙一样,清幽里还透出了古朴,这是要惩罚人,还是要带人一起修行?

    聂谨言还是温小婉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身装束,白色绣淡蓝团鲤的锦服,袖口领口衣边用银白色的绣勾勒出边来。

    在阳光充足时,随着他身动,如波光鳞动,映得他身上绣着的团鲤,好像游在池中一般,立体生动,活了似的。

    他从路的另一头,负着手,缓缓走过来——温小婉从来没有看过,他像别的太监一样拎个抚尘、苍蝇甩子这类的家什。两次出现,都是两手空空,挺直着腰背,晃着他清瘦的身子,面无表情,悠悠走来。

    娴嫔柳芳菡也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遇到聂谨言。

    要不是聂谨言那一声低斥,一意想要为难温小婉的娴嫔,几乎忘记一墙之隔的地方,是宫里的‘阎王殿’。

    对于这本小说,温小婉是后入者,她从读者变成里面的人物,而娴嫔本身就是生活在这部小说里的人。

    聂谨言对于温小婉是陌生的却有利可图的,而对于像娴嫔柳芳菡这样的嫔妃,一年前,她们可是亲眼看见过聂谨言是如何毫不留情地处死过,当时还是位在妃位的刘妃的。

    ——如果真是皇帝下了圣旨,她们也不至于怕,她们仗着有皇宠什么的。

    可那次不是皇帝下的圣旨,就是因为刚升到妃位的刘妃,仗着新得的皇宠,令她的宫女毫无理由地责打一个打扫庭院的小宫女,被巡视着的司监看到,把两个人带回慎刑司处理,刘妃觉得打了她的脸面,不听人劝阻,一意孤行地往慎形司去闯,结果被坐镇慎刑司的聂谨言乱棍打死了。

    等晋安帝龙耀知道,去慎刑司讨人时,只见到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聂谨言态度十分恭敬地跪下,向龙耀陈述道:“我晋安国自太祖帝时有令,后宫有律在慎刑司,后宫妃嫔无论品阶,有罪皆可定。无罪者非请勿入,擅闯者乱棍处死。慎刑司大门上挂着太祖皇帝亲题的朝日遑遑,若今日不按律处置刘妃,后宫妃嫔何以为惧,从此以后,又何以安定后宫规矩?”

    晋安帝龙耀气得嘴都歪了,也拿聂谨言没有办法。这事确实挑不出错来,又有太后、皇后,甚至连一向不怎么说话、却最懂规矩的肃妃和渝嫔在旁帮腔,此事也就作罢了。

    经刘妃一事后,聂谨言这形象在宫中妃嫔、宫女、太监心里,和恶鬼差不多——任谁见到聂谨言都有一种见鬼的感觉。

    想要寻温小婉晦气的娴嫔柳芳菡,立刻如觉吞了苍蝇、撞到晦气上了,她硬着头皮,上前几步,笑道:“聂司公好,本宫被这奴婢气糊涂了,竟忘记了这处是慎刑司的外墙,还请聂司公见谅。”

    柳芳菡是处在正三品嫔位的主子,聂谨言再如何是御前总管,在宫中也奴才的身份,却能把个主子欺负成这样,温小婉几乎要拍手叫好了。

    ——看人家混的,再看自己,好不容易躲过平沙落雁,还让人家呼了一巴掌。

    温小婉心里很明白,娴嫔柳芳菡对比之前为难为过锦蓝的那个谦美人,更有心计也更加隐忍。

    她这次主动为难自己,怕只是一个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选秀将至了,要是嘉嫔黄沛莺再不复宠,她们这里其本就被人刮分干净了。

    “噢,是吗?”聂谨言并不买娴嫔的笑,他还是板着一张严肃的面孔,问道:“那属下能问问,这个奴婢犯了什么错吗?至以引得娴嫔娘娘两名宫女在此处喧嚣?”

    这是英雄救美?别胡思乱想了,洗洗睡吧——温小婉直觉聂谨言是来看他笑话的,要不也不会出现得如些巧合。

    自己宫里的奴才,做主子的可以说可以教训,但位至婉儿这种有品级掌宫的大宫女,就算有错被娴嫔这样的嫔位主子拿住了,也得送到婉儿的主子处说道,她来处理,多少是不合规的。

    这份道理,娴嫔不会不懂的。她只是仗着聂谨言虽不会偏帮她,但也绝不会偏帮婉儿这种宫女的心理,并不惧怕,怎么样她也是嫔位,总比个宫女有份量。

    娴嫔笑笑,“本也没有什么大过失的……”便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翻。

    娴嫔的语速很缓慢,完全没有刚才逼迫婉儿的样子了。

    温小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演技派的脸色表情转换,深觉影后果然出在宫中啊。

    “这奴才用老鼠暗骂本宫一窝蛇鼠心蛇,实在不敬本宫。”

    娴嫔娘娘说完,温小婉还没想好如何替自己辩解呢,只听聂谨言问道:“那……娴嫔娘娘也觉得老鼠不好了?”

    娴嫔娘娘并没有深想,马上说:“那是当然,那种丑陋的东西,命贱命短,提在口上都觉脏口,本宫恨不得他们都死绝才好。”

    聂谨言冷冷的一道眼神看过去,“娴嫔娘娘这话,当着属下说说就好了,万一传出去,是要掉头的。”

    聂谨言后面一句,一字一顿,抑扬顿挫,话音落,发冷的目光也收回来了。

    娴嫔娘娘却觉得比被刚才死盯着的时候,更冷了。

    若温小婉刚才用‘老鼠’说她,是暗骂她心肠歹毒,那她此时咒老鼠‘死绝’,简直就好像……

    这满宫里,谁不知道太后娘娘是属鼠的。这满宫里,又有谁不知道还有十天不到,就是大后娘娘的六十大寿了。

    这个时候说‘老鼠死绝’的话,要是被有心人,传到太后娘娘那里……,娴嫔直觉脖颈发凉。

    作者有话要说:  费死大劲闯进来的,也不知道是我的浏览器有问题了,还是系统有问题,不过,总算是进来了,哈哈,谢谢亲们的支持,会努力的噢。

    有什么好玩意的东西,都飞来吧……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