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17遇刺大事
    一切都在突然之间,突然得温小婉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瞬息万变啊,明明是百鸟朝凤,怎么转眼就变成了刀光剑影呢。

    原本,温小婉在太阳下晒得头脑发胀,已有了昏昏欲睡的倦意,周公都快向她招手了,若无小福子在旁边,不着痕迹地拉了她的衣袖几下,她几乎忘记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

    按照嫔位顺序,本来她家子排不过渝嫔,却总是在娴嫔柳芳菡之前的,但谁叫她家主子在禁足期,落了嫔位最末流。

    “等着娴嫔主子下来,你立刻上去,别叫有心人插了空子,浪费了司公他老人家的一番安排。”

    小福子用眼神向后示意了一下,那个有心人是谁不用明说了——欺负过锦蓝的谦美人,正跃跃欲试着。

    温小婉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在娴嫔下去后,不等那个传喝太监开口,一旦这个太监开口,就是跳位了——代表着嫔位结束,下一个位份开始。

    等美人这个品级传完,下面的玉人、宝人、侍人等品级,就轮不到一个一个的献礼,基本是要一锅烩的。

    温小婉清咳一声,暗暗调了调嗓音,扭膝而上,腿动裙不动,十分守宫礼的走姿,配以微微垂头的谦卑模样,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奴婢永孝宫掌宫婉儿,替嘉嫔娘娘,敬太后千岁寿礼,谨祝太后千岁梅鹤雅韵、万寿永青。”

    这八个字是温小婉和黄沛莺,琢磨了好几个晚上,才想出来的。避开一切忌讳,又可标新立异。

    祝寿词这东西,相当有说道了,像那种寿比南山、福如东海、长寿百岁之流,用来敷衍一下乡下老太太还行,但眼前坐在凤位之上的,可是什么都见试过的太后娘娘,女人中的女人、人上之人,那种俗词烂调,还是不要来填她老人家的耳朵了——说了不会犯错,但也和没说一样,纯属浪费。

    想引起太后千岁的另眼相看,总要有一些特别的才行的。

    果然这八个字说完,太后娘娘一直未抬的眼皮,终于施舍一般地动了动,扯了一下一直没有笑的嘴角,“这词儿到是新颖,哀家还是头次听到,小丫头说说,是何意?”

    这时,温小婉已经跪在地上,给她磕三个头了,还是双手举着托盘磕的。

    “回太后千岁,梅花傲骨、仙鹤高雅,正如太后风姿,年年岁岁皆如此,青春永在万寿无疆。”

    为嘛每次说到‘寿’这个字的时候,心里总会想到‘受’,然后就不由自主,想看聂谨言一眼呢,你说聂谨言明明一副很攻的气势咩……

    “呵呵……”太后娘娘那张深沉的脸,终于被温小婉逗笑出来。

    温小婉听觉灵敏,在皇太后薄氏笑出来后,她直觉大殿紧张的气氛,顿时松宽许多,连着晋安帝龙耀似乎都松了一口气,为此多瞧了她几眼。

    温小婉连忙把头垂的更低。

    不是她自作多情,也不是她白莲花、玛丽苏、中二少女了,而是这具身体的前身,按原剧情,确实与晋安帝龙耀发生过亲密关系的,谁知道当时龙耀看上这具身体哪里了,她必须避免这件事的发生。

    “禀太后千岁,这是我家小主嘉嫔娘娘,特意为太后寿辰绣制的金刚经,”

    温小婉说着,把她今天要做的重头戏,正想慢慢地展示到太后娘娘面前。

    谁知太后娘娘对《金刚经》一点不敢兴趣,逢年过节接到的经书太多了,堆得私库都满当当的了,如此下去,她可以效仿白马寺,开个藏经阁了。

    太后薄氏一摆手道:“哀家知道她的孝心了,经书收下了,叫她好好将养身体,她还年轻,以后的日子大好。”

    做为宫斗胜出的选手,皇太后薄氏看过经过的,自是海水不可斗量,温小婉和黄沛莺的手段,哪里够她看的。

    温小婉和黄沛莺原本也没想过用此打动皇太后的心,按黄沛莺的想法,她不过是通过这次献寿礼,再次引起皇上对她的注意。

    温小婉连忙借着皇太后薄氏的话,接住说道:“太后千岁教导得是,奴婢记下了,奴婢代小主谢太后千岁的恩德了,嘉嫔小主绣这金刚经时,渐悟佛法,浅觉无相修行、诸相非相、持诵功德、乐极涕泣,若生者念死者之苦,必有大回报。”

    这绕嘴的佛理,温小婉记了好几次,才算勉强记下来,一口气说完,轻松了不少。

    接下来就不是她的台词了,聂谨言从晋安帝龙耀的身后上前一步,躬身半礼道:“往年太后千岁寿辰当日,都会放生活物,以积功德,今年何不借着嘉嫔娘娘献《金刚经》之兆头,同赦同祭九泉之下的亡灵,实为大功德啊。”

    《金刚经》的经文具体什么样子,温小婉是一点不知道,但聂谨言让她选这一本,荐给嘉嫔黄沛莺定是有些由头的。

    她是在黄沛莺绣完整本《金刚经》之后,才知道《金刚经》指以金刚一样无坚不摧的大智慧,破除一切烦恼执著,超越生死而达到永恒安乐的归宿。

    ——度生死苦海,到涅盘彼岸。有头有尾,才会圆满。如今只提生,不祭死,圆不起来,更别提满了。这时的‘死’,对于功德,似乎很重要了。

    刚刚松弛下来的气氛,一下子又紧张起来,满堂皆惊。

    温小婉心跳的速度也提了上来,如果这是一场赌博,这个时候,就是揭开蛊盅的时候了。

    低气压气氛持续了足有一分钟,还是**oss晋安帝龙耀缓缓开口,“聂爱卿这个提议,朕觉得不错,母后觉得呢?”

    温小婉并不知道,在此之前,晋安帝龙耀一直叫聂谨言聂公公的,这还是第一次如此和蔼可亲,称了‘爱卿’,可见这事,多得龙耀的欢心。

    谁的心里,都有一根永远剔除不了的刺,身世成了龙耀压在胸口想抒发却又不得抒发的东西。所以,只要有一点机会,他都想要借以松松心口的重石。

    太后的神色又恢复到了温小婉献寿礼之前的模样,听到龙耀问她,她抬眸,深深地看了一眼聂谨言,道:“既是大功德之事,何有不做的道理,皇上着人去办吧。”

    太后的语气已有倦意,没傻到透心凉的,都能听出来,太后不高兴了。

    但宫里面,个把人不高兴,别说是皇太后,就算是九五之尊的晋安帝龙耀,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只要这怒气没有明明白白地发泄出来,众人通常都会选择性地装傻。

    感受到晋安帝龙耀春暖花开的笑容和灼灼的目光,温小婉暗叹:聂谨言的道行真高,不用□成□之事,自己那点小伎俩,估计早就被聂谨言看个透了,奇怪,为什么聂谨言好像还很配合自己似的呢……

    温小婉头脑里这个问题,还未及想完,慈安宫的正堂里,就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一把冰冷带着死气的剑,划破慈安宫正堂,渐渐低沉下去的气氛。

    只是眨眼间,温小婉都来不及从地上爬起来呢,慈安宫正堂里面,已经打斗得七零八落、翻来复去了。

    温小婉就势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不打算站起来了,因为她的上空,实在太热闹了。

    “护架、保护圣上、保护太后、保护皇后、保护贵妃……”

    各种叫嚷之声,此起彼伏,温小婉也无法托着那卷经书了——因着讨论生死这事,皇太后身边收礼的嬷嬷和大宫女还未及收起温小婉托着的这份寿礼,就发生这种刺客之事了。

    她夹着经书,果断地钻到了一把高大的鎏金雕花靠背椅子后面,小猫一样地躲起来,然后,扒着椅子腿,悄悄地观察着正堂里,混乱成一团的好戏。

    刺客只有一个,被十几个侍卫还有七、八个着黑衣的暗卫围着,仍然应付有余,往太后和龙耀避险的地方逼近,足可看得出这个刺客的武功极高了。

    只是他的打扮一时间,叫温小婉有点接受无能。

    好吧,这个拿着一把三尺长软剑的刺客,穿着一套宫女的衣物,连头发都盘成了宫女的发髻,描眉涂红,胭脂打得比她的都厚,这妆化得……鬼见愁啊。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

    你说说,凭着目测,这人也在一米七三、四左右,怎么能放着太监不装,反去装什么宫女呢,无疑也是一朵稀世奇葩。

    就在温小婉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地吐槽时,被他吐槽的那个人,似乎与她心有灵犀一点通了,竟持着那把冷嗖嗖的长剑,冲着她奔了过来。

    带血的剑尖,直挑温小婉悄然露在外面那一段白析柔软的脖子,吓得温小婉连声惊叫惨叫都没有,甚至连害怕这种感觉,都存在感极低了,只直勾勾地盯着那张大白脸,心跳本能加速,想躲却已经很难了,那人的剑和流星下坠的速度,有得一拼。

    温小婉穿进这本书的当天晚上,就对自己的死法有过一百种猜测,却从来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么一种的存在,太悲催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这种话,胡弄三岁小孩子还行,一般来说船撞桥头自然是沉的。温小婉已经看到死亡向她招手了,她甚至还没有想好遗言怎么说呢。

    ——最最主要的是她还没有用擀面杖,撬开聂谨言的菊花呢,这可真是此生最大的遗憾。

    聂谨言要是知道温小婉临死之时,惟一的感叹是不能亲手把他菊花残,他定不会抖出袖中的飞镖,在那个带血的剑尖距离温小婉脖子只有一公分时,极力阻止。

    那个杀手好像一点儿没有意外,会有飞镖飞出来,碰歪他的剑尖。温小婉甚至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了然的得意,还有敷着厚厚红唇脂的唇角愉快地上挑。

    温小婉察觉到这一点时,聂谨言整个人已经从原先站着的地方飞扑过来,与那个刺客战到了一处。

    这是温小婉第一次看到聂谨言全力展示武力值,虽说前几回,她看过聂谨言动用过轻功,但与这一次,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聂谨言与那个刺客战在了一处,两个人行走游龙一般,聂谨言手中没有武器,只有宽大的两个袍袖,鼓起满堂的清风,与刺客的长剑交锋着。

    温小婉自己是不会武的,在那一世里,因职业特殊性,她粗略学过些拳脚。仅限于女子防身术和自由搏击术,花拳绣腿,揍几个莽汉还行,对于飞高走低这种高手,像小猫见老虎,不值一提。

    好处当然也有一点点,至少温小婉能看得出,聂谨言的武功在暗卫之上——他一个人能与那个刺客周旋好几回合,但要想全胜刺客,好像也不太可能。

    那把寒光凛凛、杀气十足的剑,温小婉可是领略过的了,聂谨言赤手空拳迎战,温小婉再没心没肺,也忍不住担心起来。

    温小婉也没心情在那把高大的鎏金雕花靠背椅子后面躲着了,她夹着经书,往前窜了好几步,她发现在聂谨言和刺客打在一处时,之前那十几个侍卫和七、八个暗卫,竟全傻站在那里,一派看绝代高手连袂出演武打戏的痴呆样子了。

    要不是身在这个异世小说所开僻的皇宫场景中,她早就抡圆了拳头挨个呼上去提醒了——这帮傻b,还不趁此时一起围上去,以多取胜,难道还等着聂谨言被人一剑捅死,他们再挨个上去送死吗?

    聂谨言真没想过要抢暗卫和侍卫的活计,正常来说,只要这个刺客没摸到皇太后和皇上身边,他这个御前总管,都不会轻易出手的。

    要不是那刺客的剑尖,真有挑了温小婉脖子的可能,他是绝不会出招迎上的。经此一弄,有些事情就不好瞒了。

    不过,他不后悔——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胆敢当着他的面前,叫他相公,说愿意陪他一辈子。不管真心假意,他可不希望最后捞到手的只有一具尸体。

    温小婉觉出聂谨言渐感吃力,她也很急,但她又不能公开叫喊着,要那些侍卫和暗卫冲上去,只为了帮聂谨言啊。

    这时上空之中,温小婉是眼睁睁看着,那把带着寒霜的长剑,刺破聂谨言鼓着清风的衣袖。

    温小婉再也忍不下去了,她灵机一动,嗷的一嗓子喊出来,“救驾,抓刺客啊,保护皇太后,保护皇上……”

    这一句,刚刚那些人明明喊得好好的,怎么能停呢,这太无始无终了,这很不好。

    温小婉掐着脖了喊出来的声音,如燥音一样刺耳,她不只是喊,她还用实际行动支持了聂谨言。

    温小婉捡起了慌乱时不知被谁碰落到地上的梨子苹果等水果,没头没脑地向那个穿着宫女服的男性刺客扔了过去。

    ——让你丫的想杀老娘,老娘用水果忍者秒杀你。

    作者有话要说:  哇,小四,你刷屏了……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