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18大爷关系
    有那么一瞬间,温小婉以为她面对的是一个82寸平板电脑,那把带血的长剑,太给人酣畅淋漓之感了,所有的水果,都被他砍得稀里花啦、支离破碎——温小婉情不自禁地咋舌了。

    轻轻缓缓、极尽柔和的声音,也是在这个时候飘过来的,“师兄,你武功退步了,看好你的小情人,她在向我抛水果,你懂,这种奔放的,我也很喜欢噢。”

    抛水果抛得很起劲的温小婉,瞬间停滞了动作。

    她忽然想起古书里说,美男子潘安之流出街游玩,总要在马车后面装个挂斗,一趟下来,能载来几十斤水果,都是爱慕他的人抛的——水果忍者什么的,这里人不懂的。

    尴尬之时,温小婉确定这些话,是那个执着冷血长剑、穿着艳丽宫女装的男性刺客说的。

    这人的声音虚无缥缈,似乎只想让与他交手的聂谨言听到。

    如何意外被温小婉听到的,温小婉得感谢她穿来之前,从事特殊职业,锻炼出来的灵敏听觉,也被她穿进小说里时,顺便带来了。

    事实上,温小婉也确实不用再抛水果了,数十个侍卫也没有挡住那刺客来去自由地离开,眼睁睁地看着他虚晃一招,鹤冲云宵,消失在茫茫宫禁的上空里。

    那份潇洒,俨然把金光灿烂的紫禁城,当成他家后花园了。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点痕迹。

    温小婉的头脑里一下子就想到了《疯狂的石头》里,那个用重庆话大声叫着的保安队长,“公共厕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晋安帝龙耀大发雷霆,怒斥侍卫无能,一痛责任追究下去,挨打挨骂算轻的,还有两个甚至被推出去砍了头。

    即使这样,也没有人会天真地以为,这次慈安宫突降刺客之事,就算事毕,这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晋安帝龙耀已经着人细查,下了圣旨,一定要查出刺客身份以及幕后指使。

    聂谨言木然没有表情地站在太后薄氏和晋安帝龙耀的身后,温小婉已经被小福子拉着,退回到角落里去了,并寻了一个机会,把温小婉几经风险还死死夹着的经书,塞到了同样站在角落里,惊魂未定的田嬷嬷手里——这是今天寿宴,专门替太后薄氏收管寿礼的掌事嬷嬷。

    那边太后薄氏的脸色,在经历了‘生死轮回’的《金刚经》和突发遇刺一事后,已经五颜六色,堪比调色盘了。

    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哪怕已经要气炸了,皇太后薄氏仍是几经辗转了脸色后,淡淡地一句,“哀家累了,戏就不看了,你们小辈的随意吧。”

    带着镶有翠宝指套的手,搭在随身侍候的一名老太监手背上,缓缓站起,看都没看当今圣上晋安帝龙耀一眼,拖动着华贵尊荣的凤衣,傲然不满地离开,却是在走了几步后,忽然回头,瞄了还站在晋安帝龙耀身后的聂谨言一眼。只有一眼,没说什么,看完就离开了。

    做寿的主角都走了,这么多人挤在人家的寿堂里,也就没有必要了。

    晋帝帝龙耀抬抬手,示意堂里堂外的众人可以散了,话都懒得说一句,带着他那一堆不成器的侍卫,大步出了慈安宫,直奔前朝。

    皇太后薄氏的六十大寿,就在这一张一驰的突发事件里,成了一个玩笑。

    好好的盛大寿宴,变成一地狼藉,还受了惊吓。

    哪怕暗地里,龙耀与他这个养母的关系很紧张,但明面里,他丢了这么大一个脸面,实在难堪。

    这件事……处理不干净,定是没完了。

    在两位**oss各挥了一下手后,小福子反应迅速,在别人还没有动作时,他已经拉着温小婉,溜边小跑退出了慈安宫。

    “吓死我了,我在宫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胆大包天的刺客,敢在太后千岁的寿宴上滋事,要千刀万剐的。”

    小福子一脸怕怕地拍着胸口,温小婉也觉得那个刺客胆大包天了,最最有意思的他还是聂谨言的……‘师弟’,把那个人说看上她的话,却完全忽略掉了。

    这时看着无碍,以后的事实却证明,有些人的有些话,是绝不能无视的。

    小福子嘟囔了好一会儿,也听不到温小婉的回话,偏头一看,温小婉一副失魂神游状,皱皱眉,折磨了他好久的那句话,还是没有忍住,问出了口。

    “婉儿姑姑,小的知道,有些话……不该问的,”小福子生怕会被温小婉拒绝了,连忙道:“但小的……实在好奇,小的能问一句,您……您和司公他老人家,是……是什么关系吗?”

    没有深瓜葛,凭着司公他老人家的铁石心肠,温小婉这种宫女,死一百个,他都不会皱眉的。别说叫自己贴身照顾还觉不妥,更在危险之时,亲自出手……

    温小婉跑神溜号,防备之心却没跑,她看着前面已经是永孝宫正门了,冲着小福子笑了笑说:“其实聂司公……”

    温小婉故意拉长了调子,把小福子的好奇心,调到喜玛拉雅山那个高度后,才轻飘飘地说:“其实聂司公……他是我大爷。”

    温小婉说完,也不管小福子那张毛驴脸震惊成何种惨不忍睹,只自顾开心地笑着,敲开永孝宫大门,跑回去复命了。

    当夜,晋安帝龙耀在百忙过后,回后宫就寝时,未翻敬事房送上去的牌子——禁足妃嫔的牌子,是不挂绿头牌的,而是直接去了永孝宫。

    永孝宫门口站着的那两个,用来传喝的小太监,在看到晋安帝龙耀一袭杏黄袍时,整个如被雷劈,都震惊到傻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霜降生活,永孝宫所有人,包括嘉嫔黄沛莺自己,都没有多少信心,还能复宠。

    在这种怀疑和担心里,久不见来的喜事,终于来了。

    阖宫上下,那个惟一可以光明正大对后宫女人用小jj的男人,那个披着真龙天子神皮的男人,迈着轻盈矫健的步伐来了,好像带进来一股暖流,瞬间融化了永孝宫的冰封。

    永孝宫从主子到下人,一个一个精神抖擞起来,好像找到了主心骨,好像天上忽然掉了大馅饼,砸下去一群饿死鬼——锦蓝小姑娘已经咬着手帕,两眼冒出幽幽绿光了。

    嘉嫔更是整个娇滴如水,大礼行过,在龙耀扶起她,说了一声‘沛儿,苦着你了’后,嘉嫔立刻梨花带雨,扶摇海棠一般靠到了晋安帝龙耀的怀里。

    温小婉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把这一切看完,默默退出了晋安帝龙耀目力所能及的视线,叫了两个没有品级的宫女,协助锦蓝在卧室内外听候差遣。她则绕回偏殿,往自己的卧室走去了。

    这一天,她够累了。

    经历如此丰富,却总有些说不出口的郁闷。

    能进入皇宫的女人,个个如花般娇艳,所有的争奇斗艳,却只为了一个男人,三千粉黛掐一抹绿,哎……

    哪怕温小婉已经放弃爬龙床这条路,还是觉得这一整宫的可悲——女人走上难为女人的路,就是整个种族的耻辱了吧。

    不过有一点她不得不佩服聂谨言,事事如聂谨言所料,她就是猜到聂谨言献的计一定不会错,也没有猜到此计会立竿见影,寿礼今天送上去,皇上晚上就到了。其中还经历过白天那一场行刺。

    温小婉觉得聂谨言这个死太监,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了——作者大人诚不欺她,别说在这本小说里,就是小说外面,也确实对得起‘绝无仅有’这四个字了。

    温小婉推开自己的房门时,还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呢,直到她的手,下意识碰到锁时,她才打了一个机灵。

    她今早走时,明明在房门上落锁的,而此时那锁竟然开了。

    刚跨过门槛的身子,本能地向后退了一大步,几乎要退到屋子外面去了,强自镇定地问了一声,“谁?”

    没有点灯、独自黑暗的屋内,轻叹一声后,才幽幽传来一声回答,“你大爷!”

    温小婉:“……”

    小福子这个靠不住的混蛋,自己这话说完到现在,还没过夜呢,就传到聂谨言那儿去了,要不要这么狗腿啊!

    温小婉对小福子的人品,彻底失望的同时,提着的心也放了下去,她再次迈进自己的卧室。

    卧室内没点灯,她看不清楚聂谨言此时什么表情。也没什么关系,或许点灯了,看到聂谨言的表情,其实也和没看到一样,没什么区别——聂谨言那张面瘫脸,总是没什么表情的。

    温小婉的腿刚跨过门槛,还没走进卧室两步远呢,聂谨言抬手一甩,靠着窗口小桌上放着的油灯,随着他带起的袖风,绽出一豆火红来。

    温小婉心领神会,承情道:“谢谢相公,你真好呢!”

    聂谨言独坐时,屋内漆黑一片,却在温小婉进来才迈一步时,点燃了蜡烛,自是不想温小婉陪他摸黑,也怕温小婉行动不便,刮到碰到。

    聂谨言对于温小婉叫他的任何称呼,都已经免疫了,不出声制止,随着温小婉胡来了。

    但是,心口突地那一跳,让他无法否认温小婉那声‘相公’,还是不可避免地在他心底拉起一串涟漪来,叫他刚刚还不好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留言这么少呢,难道都霸王了,我只看到小四一个刷屏的啊。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