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20好兆头啊
    直到很久以后,温小婉才知道晋安国后宫的太监,除了买卖的贫家子弟,还有一条来源是不少倒霉的犯官家属。

    对于那些被判了抄家灭族之罪的犯官家属,晋安国比之之前的几个朝代国家,还算宽容。

    晋安国法律有规定:十四岁以下的未成年男人,不执行死刑。

    这些犯官家属的幼儿和半大少年,可以双项选择被罚入教坊司做官奴倌伎,却终身不得赎,也可以选择入宫为宦——在几乎是所有人,都选择前者时,年仅十岁的聂谨言亳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这简直就是一千个同类选择里的惟一异类了。

    这时的温小婉还什么都不知道,即使以后她知道了,一时半刻里,她也不能理解为何聂谨言宁愿选择挨一刀,也不去暂时可以保全的教坊司,更不会懂得这样一种选择,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有多么的残忍。

    这时的温小婉,她已经忙晕了头。她初尝了自家主子得宠,她工作量骤增的杯具。

    因着昨天晚上,晋安帝龙耀宿在她家主子这里,今天一早,永孝宫的大门,就被一干送贺礼的宫女和一众重新与她家主子攀姐妹,打着探望口号的妃嫔们,挤到爆了。

    与温小婉站在一处的锦蓝,低声与温小婉说:“看看这些人的嘴脸,当初咱们主子落难时,她们一个比一个躲得快,如今咱们主子才沾雨露,她们又一个一个地挤上来,简直不知‘羞耻’二字怎么写。”

    温小婉悄悄地翻了一个白眼,锦蓝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好像她自己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似的。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谁,打扮得花红柳绿,找着空子就往晋安帝龙耀眼前钻啊。

    后宫之中,从来都是冰火两重天的,有好运气的,就有倒霉的。永孝宫里,花团锦簇,永孝宫外面,却是血雨腥风呢。

    温小婉是到晚上才知道的,她正帮着嘉嫔黄沛莺卸妆,锦蓝出门一圈,已经把八卦打听得全面而又细致了。

    “主子是不知道,今天一早,聂司公就带着慎刑司的人,围了谦美人的芙蓉院,里外搜了一个遍,您是没看到,谦美人哭得什么似的,聂司公是多么禀公执法的人,哪吃她那一套,到底是搜出了些东西。”

    锦蓝说得眉飞色舞,温小婉卸珠花的手,顿了顿,说聂谨言禀公执法,怎么好像说牛头马面是吉祥物一样,这么不靠谱呢。

    至于搜出了什么,锦蓝是不知道的。八卦可以八,但涉及到极深的秘密时,她们有那个胆量打听,也没有人有那胆量敢说。还是要避嫌的。

    打磨得光滑的菱花铜镜里,映着黄沛莺那张似忧似愁似娇似柔的面容。她的手指去了甲套,正摁在额头的地方。

    黄沛莺的手长得很好,纤长又不显骨瘦如柴。是那种骨架很小,肉却颇丰,能包住指骨,把整根手指显得如葱白一样水嫩的形状。

    嫣红的豆蔻抚在白析的皮肤上,相较出两种极端的色差,在铜镜微光里,却不显刺目,反而有一种柔和来。

    温小婉细细看了,经昨晚那一宿,黄沛莺整个人都像变了似的,可见晋安帝龙耀昨晚的耕耘很到位,这位旱了好久的梯田,终于迎来了一场瓢泼的滋润,精神焕发了,今儿整整一天,都是笑模样的——林黛玉变薛宝钗,原来只是一个贾宝玉就可以搞定的。

    今天白日里,面对着那么一堆姐姐妹妹时,也是笑得恰到如处,不张扬不低调,态度不卑不亢得,拿捏得恰到好处。

    站在一旁的温小婉,啧啧感叹,怪不得是原小说里的女主,真不是自己这女配能比得上的。至少,自己在变脸方面,绝对不是人家对手,人家一秒换一个,自己最快也得一分钟。

    “聂司公搜了芙蓉院?怪不得……今儿个谦美人没过来,与我讨欢心。”

    黄沛莺最是了解谦美人。

    哪怕之前,谦美人在她落难之时,踩了她一脚,可当她一旦复宠,谦美人就会扒上来,没皮没脸程度,在整个后宫,可见一斑。

    “那个贱人哪儿还有时间来咱们这里献丑,这次她若想保全,怕是难了。”

    锦蓝接过温小婉递来的镶翠金步摇,仔细地放到了立在旁边,有一人高的檀木梳妆盒的第二层第五夹盒里,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兴灾乐祸。

    “噢?发生什么事了?”

    黄沛莺揉在额头处的手指,缓缓拿开。搜宫这种事情,可不是一般小错误能惹得来的。虽她们猜不到也不能接着这话问,但凭着锦蓝说搜出些东西来,不管是什么,怕是证据确凿了。

    今天来了这么多姐姐妹妹的,嗑走了她这两大碟子瓜子,竟没有一个和她八卦这件事的,想来定是事发极突然了。

    芙蓉院处在宜庆宫。宜庆宫的主位是齐贵妃,位高权重,是后宫里老牌的势力派了,又生了晋安帝龙耀的长女晴犀公主,这几年来盛宠不衰。

    齐贵妃看着是个好说话的,一年四季嘴角噙笑但治宫极严了,都知道芙蓉院出事,却想从宜庆宫那边打听点什么出来,却是极难极难的。

    锦蓝没那个本事,她只隐隐听到了些,“好像是与昨天寿宴上的那个刺客有关,婉儿姐姐,你可知道?昨天你可是去过慈安宫的。”

    这主仆两个说的话,温小婉虽未插话,却听得清楚,摆弄手里的物件时,间或偷瞧几眼黄沛莺的表情。

    这时听到锦蓝问自己,温小婉把手指捏着的胭脂放进香盒里,才说:“昨天慈安宫里,好是凶险,太后千岁受了惊吓,万岁爷必不会轻饶了这事的。”

    慈安宫遇刺一事,昨天温小婉回到永孝宫的时候,就与嘉嫔黄沛莺说过了。那时,黄沛莺一心想着只有皇上龙耀,听说寿礼深得圣心,又喜又惊,心思杂乱,哪能分出心思想什么刺客啊。

    今日一切安定了,又有了锦蓝一路小消息,黄沛莺觉出不对来了。这刺客怎能单枪匹马一人混进宫来,还能装成宫女模样,不引起别人怀疑,一路进了盘查深严的慈安宫呢。

    那不是将死之人住的冷宫,那可是皇太后住的慈安宫啊。

    太后一年一度的寿宴,今年轮到的还是整寿,皇上为此,早在半月前,大赦了天下,怎能不会寿宴当日往脸上贴金,那里的防卫怕是全宫里,最森严的了。

    最有意思的是这刺客不但露脸登场,最后竟还全身而退了……

    瞧着黄沛莺微微蹙眉,温小婉继续说着,“那个刺客化成的宫女,经人指证,是谦美人身边的,也是她带进慈安宫的。她就是有一万种解释的理由,也不好脱开干系的。”

    这还是小福子,昨天送她回永孝宫时,与她说的。

    她当时听完,还愣了一下,问小福子是怎么知道那宫女是谦美人身边的。

    小福子不愧是聂谨言身边得用的人,心细眼毒。

    他说谦美人穿着那身艳丽的大粉色进来时,他就注意到了谦美人身后的宫女中,有那么一个身材过高的。与宫女来比,十分违和,但考虑到谦美人身边的宫女,一向都是出其不意的,他当时并未多想。

    要说这皇宫里头,哪个宫的主位,身边带着的宫女,都喜欢带两、三个模样俏丽,看着伶俐讨喜的。

    惟独谦美人例外,她的嗜好与别人不同。

    许是她心里总惦记着挖别人的墙角,她对身边人的防备心,也比任何人都重。她总怕有一天,她会被身边人背叛。是以,她早早就在源头上,把这个苗头阻止了。

    谦美人身边的宫女,长相比不得冷宫里洒扫的嬷嬷。

    真是难为谦美人了,她竟有那个本事,总能在一堆妙龄姑娘里,找到那么几个稀奇古怪,可以参加异形世博会展览的品种。别说皇上看不上,就连宫里的太监看到,都想躲着走了。

    在宫里,屡屡发生主位身边大宫女爬皇上床后,谦美人着实为自己的高明兴奋过一段时间,但这一次……,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谦美人宫里的?”饶是黄沛莺如何想在下人面前保持她镇定的形象,却也控制不住她自己的那份‘惊喜’了,“她……她好大的胆子。”然后,用跃跃欲试的眼神,盯着温小婉。

    温小婉太理解黄沛莺的心情了,谦美人在宫里得罪的人不少,等着看她笑话的人,很是不少。

    “白日里,奴婢带着新来的管厨,去司膳监领份例时,听那里的黄公公说,皇上早朝之后,回了乾清宫书房,宣了聂司公去,下了圣旨,责令严查此事,因谦美人是宜庆宫的,齐贵妃本该避嫌,皇上是想叫皇后娘娘主理的,但栖凤宫传来皇后娘娘因昨儿刺客之事,受了惊吓,今天早上传了胡太医,胡太医说皇后不宜劳心,皇上这才又叫了肃妃娘娘,与聂司公同去了宜庆宫,”

    说到最后,温小婉又补了一句,“皇上还是信得过齐贵妃的,给齐贵妃留了脸面的,叫肃妃娘娘与齐贵妃共同主理,聂司公协理配合,务必把此事查清楚,揪出后宫里的纰漏所在。”

    短短的一席话里,绕出了多少弯弯绕绕,凭着温小婉自己,肯定是梳理不清楚的。这桩刺客之事,绝不是‘刺’这个字,能代表的。内里的东西,太深了。

    好在她家主子昨天晚上,得了圣宠。世人惯都是踩低捧高的,她今儿去司膳监,没有小福子跟着,那位司膳监的首领太监黄公公,也对她笑得弥勒佛似的,还未等她开口,这尊弥勒佛就唠叨出一堆来了。

    黄沛莺细细地想了几遍,浅浅地笑了出来,轻声说:“这件事,有些意思。”

    她刚复宠,就迎来这样的喜事,好兆头啊。

    作者有话要说:  哎,昨天陪着我外甥上课去了,太晚了,留我姐家了,没回来。哎,小孩子挺累的,一个周日上了四个补习班……,我外甥说还是做大人好,做大人不用上补习班。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