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21说不出口
    从前,还是在生养温小婉的那个时空里,温小婉的师兄曾这样说过温小婉:像你这样的女孩儿就不能嫁人,就算嫁了,也是嫁祸于人。

    温小婉为了这句话,很长时间耿耿于怀,以至于看gv,都没心情花高价钱去酒店里,包点真人版的,只闷闷窝在家里,看日剧版的了。

    如今温小婉意外来到这部小说里,她仍是记得这句话,眼瞧着聂谨言似乎有接收她的意思,她这滩祸水,真得好好泛滥泛滥了,别错过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

    这一晚,乾清宫传来的消息,晋安帝龙耀留宿在乾清宫处理朝政,免了敬事房递牌子。各宫主子断了盼头,除了宜庆宫,各宫都早早地关门歇息了。

    温小婉陪侍完嘉嫔黄沛莺后,见左右无人,与黄沛莺知会了一声,黄沛莺微不可察地点头。

    在温小婉为她放下帐幔后,她拉了拉温小婉的衣袖,头没有探出来,只隔着帐幔,极小的声音说:“探探口风也是好的,本宫的心思,你懂。”

    温小婉自然懂,黄沛莺那意思是指宜庆宫里的事,不能打听就不要强求着打听,免得惹来祸事,但谦美人落得个什么凄惨下场,她还是有兴趣知道的。

    在这皇皇的后宫之中,别人的祸事,哪怕与自己未必有利,拿来听听,全当解闷了,也是可以娱乐生活的。

    何况乎,黄沛莺之前还曾被谦美人仙人跳过,这梁子早早结下。

    前一段是黄沛莺走背运,被别人嘲笑。风水轮流转,黄沛莺咸鱼翻身,也想趁着兴头,看看前一段时间嘲笑她的人,怎么着倒霉。

    晚间,锦蓝打听回来的那一小点儿,显然不能让她尽兴。

    后宫的女人啊,不管入宫之前多么单纯灿烂。入了宫之后,都有点往变态之路上,越走越远的趋势,不是谁能拉得住的。

    温小婉只字不多说,默默退出了黄沛莺的屋子,叮嘱了卧室外面梢间里两个守夜的小宫女几句,然后悄无声息地从一条小路,绕到永孝宫宫门口的小偏门处,悄悄地溜了出去。

    宜庆宫与永孝宫,同处于晋安国皇宫的西面,不同的是一个占西南角,一处占西北角。

    两宫都处在皇宫西侧,南北相对,并不太远。

    对于温小婉这个路痴来说,还算相对乐观。尤其在茫茫夜色里,有以前的职业素质垫底,她的方向感还比在光天化日之下,好一些。

    在整个皇宫,被夜幕一点点吞没,整个陷入沉静时,宜庆宫违和地存在着,用‘鸡飞狗跳’是不能形容的,这里应该算是‘惨不忍睹’了。

    灯火通明的院子里,宜庆宫主位齐贵妃所居的主堂,卧房三道门,大敞实开。

    她自己端坐在中堂主位处,一身暖绿色羽纱衣袍,梳着凤头髻,横插钗头凤,拇指大小的明珠,纯金细链相连,自凤口衔下,烛光明火里,映得流光溢彩。

    她的左下手侧,坐着的是遵圣旨而来的肃妃严氏。

    与齐贵妃那身艳极妩媚的打扮不同,严肃妃穿着打扮就显得低调保守许多了。二十刚出头的人,有往三十几岁气质靠拢的意愿了。

    一身赭褐色的对襟纱衣,配以规规矩矩的正髻,还有插在发髻上镶翠绿宝的钗子。不知道她身份的人在这深宫里看到她,根本想不到她会是当今圣上的妃子,非得以为她是先帝遗孀——那些太妃们呢。

    因为先帝真正够名份的遗孀只有皇太后薄氏,可人家是真正的逆生长,真正的徐娘半老。六十岁像三十岁的风韵犹存啊,没有人能瞧得出,这是死过老公的寡妇。

    齐贵妃右手侧的那个位置,是留给与肃妃一同来的御前总管聂谨言的。

    聂谨言却以尊卑不同,奴才不该与主子同坐为由,没有坐过去。他规规矩矩地去了外堂屋里,摆了一把靠背椅,坐在了那里。

    按理依着聂谨言的身份,这中堂之中,能有一处他站着的位置已属不错,更别提是坐处了。但奈何聂谨言在后宫中积威甚重,这次又是奉旨而来,齐贵妃不敢轻视。

    齐贵妃面上笑得温暖娇艳,心里却膈应得很。这个自称奴才的人,怕是从来没有把他自己当做过奴才吧——给他脸,他都不要。

    聂谨言那个眼神、那副作态,自己这个贵妃好像都没有放在他的眼里过,更别提发自内心的尊重了。哪怕给自己行过大礼了,也叫她这个被行礼的人,觉不出半分被恭敬的舒服来。

    每次看到聂谨言的时候,齐贵妃总觉得浑身起麻疹似的。聂谨言那张看不出什么情绪的脸孔,时时给她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她是极不喜的。

    再则,聂谨言是太后身边的人,而太后薄氏瞧她向来是不太顺眼的。

    哎,没办法啊,谁叫这整个后宫中,除了太后的亲侄女就是她的位份最高,最为得宠,还生有子女呢。

    就如这一次,皇太后好好的六十整寿,她献了一尊半人高的纯玉南海观音,虽没有存着谄媚讨好皇太后之意,不求有功,只求无过,但她那该有的脸面还是想要的。

    谁想闹到最后,别说她这贵妃的脸面,她连一口好饭、一个笑脸都没看到,竟还莫明其妙地吃了‘锅烙’,被谦美人那个贱货连累了。

    宜庆宫整整闹了一天,闹到一更天了,这还没有闹出个头呢。齐贵妃瞧聂谨言的样子,要是不审出点实质性的东西,是绝不能收手的了。

    皇上那里外忧内患,她如何不清楚。玉门关吃紧,朝中派系斗争激烈,却临到用兵用将时,无人能上。昨日,皇上想借着皇太后六十整寿辰,好好缓解缓解朝中几派的针锋相对,却还碰到遇刺,那心气要是还能顺,就不是皇上了。

    至于皇上昨晚忽然去了嘉嫔黄沛莺那里,她在太后寿宴上就想到——后宫妃嫔年年献佛经,哪个也没有嘉嫔会献啊。

    说来,也是她自己疏忽了。

    她与皇上之间的情份最深,也跟在皇上身边最久。皇上生母的事情,这后宫别的妃嫔不知,她是知道些的。

    那年皇上还不是皇上,只是太子时,有一年正好赶上皇上生母的祭日,她碰巧送过一次点心,见着皇上情绪低落,还陪着皇上喝了几杯。

    都说酒后吐真言,皇上与她说的那些憋在心里的委屈,定不会是假的。

    不过,这事情嘉嫔是如何知道的呢?一时间,连自己都没有想起来啊。

    没想到嘉嫔看着柔柔弱弱的一个人,手段却如此高明。禁足期里,人家卧薪尝胆,竟活生生地挣出一条复宠之路来。

    自己以后,怕是要好好防着些了。

    聂谨言把后背留给中堂坐着的两位娘娘,他的正面面对着大敞实开的门口正处的院落。

    聂谨言的目光收敛在他那一双狭长的眼眸中,眼观鼻、鼻观心,静静地如入定一般,仿佛不远处,一直未断的惨叫嘶嚎声,都不存在一般。

    跪在院子中间的谦美人,已经昏死过去一次了。没有人往她身上泼冷水,也没有人去扶她。她从昏死中醒过来,仍是跪趴在院中的那片青石上,继续跪着罢了。

    从巳时三刻,聂谨言带着慎刑司的太监们与严肃妃一起过来,直到一更梆响,谦美人原本住着的芙蓉院快速改装成的临时刑房,就一直没有停下来。

    芙蓉院里的下人,连着打杂的小太监都算上,一个没放过,挨个过刑呢。

    昨晚,皇太后薄氏的责问,犹在聂谨言的耳边打着转。

    到底是他的翅膀硬了,总爱做先斩后奏、有违主子心意的事,还是因着他渐渐羽翼丰满,对原主子有了威胁,越来越不被信任了。这个问题实在矛盾而又难说啊。

    聂谨言的心底,泛出一丝苦味。这一瞬间里,他只觉心里嘴里,都充满着这种怎么也吞咽不掉的苦味。

    他的手无意识地摸到了胸口,昨天早上,温小婉塞给他的那包叫什么泡芙的小点心还在。他一直没来得及吃,也没来得及放回自己的住处,就这么揣到现在。

    他还记得,那东西入口即化,甜得发腻。

    以前,像这样的小东西,他是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更不会容着别人往他嘴里塞的,更别说一口不想吃,却还揣在怀里了。

    摸了有半盏茶的功夫,嘴里心里似乎没有那么苦了。

    聂谨言收敛着的眼眸慢慢睁开,冲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喜子吩咐道:“两位娘娘怕也饿了,你去传些膳食来给两位娘娘。”

    小喜子低眉应声,倒退着出去。

    小喜子刚出去,芙蓉院那边主管刑讯的小禄子一溜小跑过来,给聂谨言行过礼后,走到聂谨言的身边,极低的声音与聂谨言耳语。

    聂谨言两条微微斜向上挑的眉,渐渐皱到一起,等小禄子说完后,他的眼神微不可察地动了一下,轻声问道:“他确实如此招认的?”

    小禄子边点头边确定,“是的,司公,连升那怂货,三棍子下去,全都招了出来,但他知道的不多,依小的看,连个皮毛都算不上。”

    聂谨言摆摆手,“这就足够了,这个时节,本公估计着,皇上也不想审出太多来。”

    若真如这个连升所说,这件事可不是一般的麻烦,牵扯太多,不管是哪一方,如果一意追查到底,不定有多少条人命被牵址进去呢。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他一个宫里苟活的废人又有什么怜悯之心,只是死了到是干净,他不过不想看到又有小孩子,也如他一般长大活着罢了。

    此时,迫在眉睫的事情不只这一件,小寿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想来事情办得不太顺利。

    聂谨言正想着要不要他亲自去一趟时,小福子像耗子被猫撵了似的,从外面匆匆跑了进来。

    聂谨言本来就皱在一起的眉头,皱得更深,他刚要开口训斥小福子几句,小福子却连礼都忘了与他行,直接跑到他的身边,俯到他的耳边,低不可闻地说:“回司公,婉儿姑姑来了,在角门那儿等你呢。”

    在屋内的小禄子,已经自动退到一步开外了——足见聂谨言的家教甚好了。

    聂谨言皱着的眉头,一下子松开,其余的表情皆未变,他沉默了片刻,对小禄子说:“你去把你审问出来的情况,一丝不拉地禀给两位娘娘,本公有事出去,两位娘娘若要问起,你就说本公去了刑房。”

    事情审到这里,宜庆宫芙蓉院的事情,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怎么发落齐贵妃、谦美人和那一干人等,这不是他能决定的。严肃妃既然跟着来了,审出过程来,有她去回禀皇上,比自己去好太多。这任务就算交了,以后……再说以后的。

    温小婉偎在角门的墙角处,用脚尖踢着有一掌高的木头门槛,目光却是往角门里面望去的。

    今晚的宜庆宫,因着严肃妃与聂谨言的到来,职守人员整个变了。

    这处角门,聂谨言觉得它不起眼还方便进出,被临时征用了。聂谨言把角门这里原先宜庆宫的人,都撵去了别处,放了自己的近人。小福子就是其中一个。

    说起温小婉不是来角门的,她是想找去宜庆宫的后门。对于她出身的那个职业,她总觉得后门才安全些。谁知道路痴发作,后门没摸到,却误打误撞地摸到了这处角门,也算缘分。

    聂谨言走到角门的时候,随着他一起来的小福子,已经自动自主地把他自己隐身到不惹人厌烦的角落里去了。

    自他上次问温小婉与聂谨言什么关系,温小婉回他一句‘大爷’后,他的三观五感就已经在温小婉面前彻底崩碎,再也组织不起来了。

    “你怎么来了……”未等聂谨言说完,温小婉已经从角门处冲出来,快步到他身边了,扬着一张傻傻的笑脸说:“想你了呗。”

    聂谨言的眼睫不自觉地垂了下去,在眼下遮出一片浓重的阴影,竟比这二更头的夜,还要深还要暗了。

    他很想问一句,想他什么了,他又有什么好想的。可这样有点不知羞耻的话,刚冒在他的脑海里,他的耳尖就红了,实在问不出口来。

    他有的时候想不透,为什么这样的话,在温小婉嘴里,就能轻轻松松说出来,无所顾忌呢。换个别的女孩子,怕是……,至少面对他时,一定说不出来的。

    聂谨言抬起手,修剪得干净整齐的指甲尖,慢慢地划过温小婉的头顶处的秀发,冰凉的指尖与温热的头皮,重重地交撞了一下,聂谨言只觉心口一紧,手像触电似的,立刻收了回来。

    温小婉不解地抬眸望他,“怎么了?”她一点不介意聂谨言像摸小猫似地摸她,她还没有亮猫爪子呢,聂谨言怎么好像就有了被强x似的……快感了呢。

    原谅她又罪恶了。

    聂谨言并没有回答她,却退后一步,离她更远了。

    有了这一步的距离,在这个狭小的角落里,显得有千丈般那么疏远了。

    温小婉觉得不舒服,她又不是属星星的,大半夜好不好的和聂谨言玩牛郎织女天河会。

    她往前迈了一大步,结果别说之前那一步被她的大步吞没,连着原本就是聂谨言的空间,也被她占去了不少,几乎要与聂谨言贴在一起了。

    “好像有人敲鼓,你听到没?”

    她明知道那是聂谨言心跳的声音,却还这样说着,挂在角门挑檐处的红灯笼,散出微弱的光,照出聂谨言越发垂得严实的双眼。那条细长的眼线,弧度优美。

    聂谨言想克制自己的心,别跳得那么快,勉力好久,也没有做到。直到听见对面,温小婉发出一串‘咯咯’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在夜色中,好听极了。

    他才有些恼羞成怒地低吼道:“闭嘴!”

    但在这蘼蘼的夜色与温小婉的笑声中,这两个字实在太外强中干、没有力度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修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