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35但求成全
    凭着温小婉后天练就的听觉和聂谨言内功修为,要不是刚才那翻折腾分了他们的心神,不可能听不到有人靠近他们所处的卧室的。

    即使初时没有听到,靖王爷这样一路吵嚷着走进来,他们两个也该听到了,但他们两个很默契地保持了相同僵持地搂在一起的动作。

    温小婉觉得聂谨言是故意没有松开的,好吧,她也是故意没有挣扎的。

    难得他们两个这么心意相通,就这样搂着,等着被靖王爷参观,也无所谓了。反正靖王爷大脑的排布结构也和正常人不一样。

    即使是被晋安国公认的大脑排布结构和正常人不一样的靖王爷,在看到如此爆眼球的一幕时,靖王爷的眼球也同样瞬间眼充血了。

    聂谨言默默把头扭向了后面,他光滑紧致、被高高衣领包裹着的麦色脖颈以及往上孤度简单却优美的脸颊,泛出明显的红来。

    他的动作看着是不忍直视靖王爷惊掉下巴的样子,其实……

    他的脸皮真没有他怀里的温小婉厚。

    聂谨言扭过脖子的时候,温小婉嘴角噙着笑意,假装羞涩地把头埋到了聂谨言的怀里,娇羞得一塌糊涂,彻底又刺激了靖王爷一把。

    “这……这是怎么回事……”

    靖王爷感叹出来的声音,强烈地颤抖,仿佛十级地震,整个人彻底风中凌乱,“你……聂谨言,你好大的胆子,你把婉儿姑娘怎么了……”

    聂谨言不想开口的,但温小婉窝在聂谨言胸口的手指,不停地戳着他胸口的地方,还极细极低地哼唧,“你说的,我的闺誉,我的闺誉……”戳的地方来回跳跃,有那么一、两次,已经戳到……

    聂谨言愤懑一腔,温小婉还好意思提‘闺誉’呢。那是什么东西,他从认识温小婉那一天就没见过温小婉有过。这个时候,竟拿出来说事了。即使说这事的时候,温小婉做地戳他胸口的事,也是不带半分闺誉的。

    “靖王爷言重了,靖王爷还不知道属下的身份吗?属下这种身份能对婉儿姑娘做什么呢?”

    难得聂谨言那张面瘫脸是笑着说出这些的,温小婉却气得脸都变色了,戳聂谨言胸口的手指,戛然而止。这个死太监,就知道在她心口下刀子,剜她的心头血。

    靖王爷被聂谨言这般听着直白,其实又十分含蓄的话,硬是噎得眨了两下眼皮,好一会儿没吱唔出下一句来——信息量太大,堵塞了他的反射弧。

    靖王爷在晋安国的时装界里,一直是独领风骚的领军人物,但在男女情长方面,他经验浅薄得一点不像个王爷。

    正如外界传说,他惟一的正妃因为忍受不了他爱衣服胜过爱女人,常年性冷淡,一气之下带发出家,进了庵堂。

    他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也着实伤心了一段时间。毕竟是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夫妻,还是他的正牌老婆,他再没心,这点感情还是有的。

    于是,靖王爷伤心了这一段时间的结果,就是给他的正妃送出了三套,由他自己亲自设计的新潮尼姑袍。

    看到这三套衣服,气得已经在庵房里的他的正妃,差一点要抡剪子,把带去的那把头发剪了。要不是身边侍女得力,大力拦住了。靖王爷再见他家正妃,可能就是个秃瓢真尼姑了。

    聂谨言对靖王爷的评价是真实的,他的王府可比晋安帝的后宫清爽多了。

    正妃出家,侧妃位这么多年都是空着的。靖王爷以为有那时间迎娶侧妃,不如再做几套衣服,丰富一下他的藏衣柜呢。

    其余侍候他的女眷,多是一小跟在他身边的通房升上来的侍妾,品级不够,连个争宠的心思都没有,全凭他哪年乐意光顾一次,她们便笑脸相迎一次。其它时候,那姐几个已经能组成一桌推牌九、玩叶子牌、赌大小了,关系非常融洽。

    ——圣上的皇宫、别的王府是以一个月记承宠次数的,惟有靖王爷这里,承宠是按年计数的。记性不好的人,根本记不住。

    是以,靖王府内部才会有那么一句话,靖王爷的所有爱妃,都在他的衣服库里。心那么大,却装不下一个女人。

    这么一朵奇葩撞到这么一件奇葩的事情,他完全失去了一个正常人,或是一个正常主子,在自己家里撞到这种事情的处理方法,他觉得自己不能傻站着,噎住了也得说点什么。

    “聂谨言,你……你先出去,本王有话和婉儿姑娘说。”

    聂谨言是奉了皇太后懿旨,到他的王府做总管的,过几天要陪同他一起出征。

    聂谨言说是王府的总管,说是在他身边照顾他的。他虽然爱好与别的王爷不一样,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聂谨言的真正目的。

    皇室出来的人,从小到大,受着耳熏目染,有些东西即使不去做,熏陶久了,也就会了。靖王爷历经两朝,躲过多少政变和风险,光凭着只会相衣服,哪行啊。

    在靖王爷的命令里,聂谨言久久未动。他的手臂仍然维持着搂住温小婉的姿势。目光却渐渐低垂,落到温小婉缩在他怀里的头顶那个斜挽的发髻处。

    足有一分钟,才说:“靖王爷有什么事,当着属下的面说吧,不用避着属下。”

    聂谨言是绝不会把温小婉一个人留下的。这时候不会,以后也不会。

    靖王爷被聂谨言这个态度和这句话,气得几乎要头顶冒烟了。

    他以为他对于聂谨言的容忍度已经够大了,即使聂谨言是薄太后派来的,但其身份终归越不过一个奴才去,自己这个主子发话,他竟然敢明着不做,还出言顶撞,

    靖王爷眼看要发雷霆大怒,温小婉不好再缩着了。她连忙从聂谨言的怀里,挣扎出个头来,先看了一眼靖王爷,再又推了聂谨言一把,说:“王爷他老人家让你出去,你先出去,我和王爷他老人家说。”

    ‘他老人家’这个词,温小婉听到小福子用到聂谨言身上时,会起一身鸡皮疙瘩,里里外外地不舒服,但她自己用到靖王爷身上,就毫无压力,恨不得每句话,都给靖王爷的名头前挂上这个词。

    聂谨言的行动,充分表明了他只听老婆话。温小婉说完后,他用征询的眼神,看了温小婉一眼。

    在与温小婉的对视后,他松开了温小婉,站了起来,冲着靖王爷躬身施了一礼,“属下告退了,属下就在外面,王爷有事,尽管吩咐。”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吗?靖王爷是真的气到要吐血了。

    要不是温小婉意识到了危险,提前坐起来,伸长了身子,一把拉住了靖王爷的衣服袖子,及时阻止了靖王爷即使要抡起的一巴掌。

    随后,温小婉冲着聂谨言使眼色,那意思是这事有商量,别把关系弄得太紧张,就该不好收拾了。

    聂谨言到是无所谓,但他尊重温小婉的做法,转身退了出去。

    这个小女人一直在为他们两个的将来,寻一份可能的出路,他不是不知道,而他呢?他看不到前途,总觉得过一天是一天,有一天可以宠她一天就好了。

    聂谨言退出去后,靖王爷立刻收敛脸上的怒意,温小婉也缩回了拉着他衣袖的手。

    她这手,从来只用拉聂谨言的衣袖的,这回要不是怕靖王爷真会扇聂谨言大耳雷子,她才不出手呢。

    说起来,有的时候聂谨言那脾气真是倔得够可以的了,按上嚼子就能当驴了。

    “婉儿,你告诉本王,是不是他逼得你?你不用怕他,本王为你做主。”

    靖王爷拿出了老母鸡护小鸡雏的本事,指天呼地,“就算是和薄太后撕破脸了,本王也会护着你的,聂谨言他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薄太后身边养的狗,竟然还敢强迫良家妇女……”

    温小婉听他越说越不象话了,连忙开口阻拦,“靖王爷,奴才是自愿的。”

    这一句声音不大却生生卡住靖王爷的话,让靖王爷再次尝到了噎住的感觉。

    他瞪大了眼睛,根本不相信,“你?你说什么?他……他是太监啊!”

    后面一句,简直是痛心疾首了。

    温小婉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是,奴婢知道,”这个不用任何人提醒了,聂谨言都是御前总管了,谁能不知道他是太监啊。

    “那你还……,这是为什么啊?你那脑子……,不,是他如何逼你了吗?”

    越问到后面,靖王爷心里越没底了。他与聂谨言虽然不熟,但对聂谨言的名头,还是风闻了不少。

    他知道聂谨言做事心狠手辣,平时不苟言笑,阴森森的一张脸,地藏殿里的阎王似的。要不也不会被宫里的人,送了一个‘鬼见愁’的名号。

    这个‘鬼见愁’的年岁快到三十了,他十二、三岁就已经在同辈太监中初露头角,被薄太后选中,悉心培养了一段时间。

    随后几年,霸道的势头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揽断了宫里的一切大权,连着宫外也有他独立的势力,不容任何人小觑,但……这些年下来,可从未听说他和哪个女人,发生过什么关系的啊。

    靖王爷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的温小婉。

    这个女孩子设计的那几张衣样图纸,让他恍然间有了大彻大悟的大突破,总算摆脱这几年在着装设计领域的瓶颈。

    是以,他才会将温小婉刮目相看,堂堂一个王爷,放下所有尊荣驾子,把温小婉当成了知己。

    即使这样,他也不能太夸张地表示,温小婉这小姑娘在长相上有多么令人惊艳的。大体只是温柔——只这一点,他还看走了眼。

    这样一个女孩子,聂谨言究竟是看上了她哪一点,一定要逼她,行那种……那种苟且之事呢。

    温小婉心里清楚,就是她扯着脖子去外面喊,是她勾引得聂谨言,要爬聂谨言的床的,也没有一个人会相信的。

    聂谨言的威名太盛,而她又实在微不足道了,没有人会觉得她有雄心豹子胆,放着皇上的床不爬,去爬鬼见愁大太监的。

    “王爷千岁,他真没有逼奴婢,真是奴婢自愿的,还望王爷成全。”

    多少解释都是无力的,温小婉决定用实际行动表达,她松了裹在身上的被子,反正她里面的中衣没脱,不怕被看的。她在床上,给靖王爷磕了一个头。

    她以为这样就能搞定靖王爷了,但她万万没有想到,靖王爷既然是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的,在遇到温小婉这种情况的磕头求成全,哪里可能成全。

    于是,还保挂着磕头状况的温小婉,听到靖王爷说:“婉儿,你不用勉强为难,这样吧,本王娶你。”就一个没板住,失了淡定,从床上滚了下去。

    幸好靖王爷的手快,一把抓住了温小婉的肩膀,把她摁在了床延边处,才避免了温小婉摔个狗啃屎的悲剧。

    即使这样温小婉也被自己猛然大头冲下,逆转出来的口水呛得好一会儿咳,她双手紧紧抓着床边,拼了命地倒气,直到靖王爷试图亲自出手帮她抚背,她才克制了身体的不适,本能地躲开了靖王爷的手。

    “王爷……,奴婢的相公还在外面呢……”

    温小婉这话说得那么自然,自然得靖王爷好悬没重复出温小婉刚才那一出剧烈倒气的场面。

    他的手半悬在空中,尴尬地不知归到哪处,好一会儿才放到腿侧。

    “你……你可让本王怎么说你好?你不说,本王也知道你是有苦衷的,哎,本王的侧妃位一直空着,这些年,本王都嫌娶妃太麻烦,为了你,本王破一回例,出征之前,办一回喜宴,全当是冲喜去晦气了。”

    靖王爷觉得他在这件事上,已经算是很帮朋友了,很通情达理了,他瞧着温小婉瞪大眼睛、一副怯生生的表情,又解释了一句,“只能是侧妃了,本王和兰儿虽然夫妻分开已久,但兰儿是本王的发妻正妃,本王是绝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的。”

    温小婉很想说一句,你做得还少吗?神一样的王爷!谁这辈子要是做了他的女人,算是上辈子没有好好积功德,比找个太监还悲哀呢。

    “王爷,你的好意奴婢心领了,奴婢从小虽读书不多,但也懂得三从四德、从一而终,奴婢必不会负了相公的。”

    ‘三从四德’这种东西,温小婉当然不是用来规范她自己的。没有人知道吗?这东西对男人同样有效的。

    “你这是中毒了吗?这是病啊,这得治。”

    靖王爷大为不理解温小婉,他还想要再说点什么劝劝温小婉,就听温小婉说:“奴婢这里有一套刚刚想出来的新衣样子,王爷,你要不要听?”

    一听到新衣服,什么毒啊病啊,靖王爷立刻抛出脑后了,连着聂谨言是个什么物,在他的脑子里,都没有半分印象了。

    温小婉忽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靖王爷上辈子该不会是没穿衣服冻死的吧,要不这辈子干嘛如此执着于着装呢?

    作者有话要说:没弄防盗,希望亲们自觉就是了,谢谢亲们支持正版。

    没有ps噢,时候不早,晚安。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