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41同生共死
    温小婉从来没有想过她会以这样一种可笑的方式,结束她自己的生命,就如她从来没有想到她会莫明其妙穿越进这本小说,莫明其妙对聂谨言这个在她嘴里的死太监感兴趣一样。

    温小婉与生命开玩笑,生命必然全程还回她同样的玩笑。

    坠落的过程中,除了耳边呼呼的风声,温小婉感觉不到任何别的东西,她觉得就如生命来时的匆匆,离去时亦然。

    这辈子栽在聂谨言身上,她认了。原本是想坐聂谨言身上捞着好处的,没想到把自己搭进去了,也算是一报还一报,没什么好可惜的了。

    在这一刻里,温小婉甘愿闭上了眼睛。只是她的上眼睫才搭上下眼睫,双眼还未合实,她不停下坠的身体,竟然奇迹般地停下了。

    温小婉大惊失色,比她失足从悬崖上掉下来时,还吃惊。她慌忙睁开眼睛,一张真是谈不上英俊的脸,就在她的视线上方,那双狭长的眼眸,绽出清冷阴郁的光来。

    “聂谨言?”

    温小婉脱口而出,简直是不可置信,仿佛基督徒看到了上帝。

    “抱紧我,”

    聂谨言的声音比他的目光还要冷,却有一丝掩示不住的焦心。他修长的双眉紧紧皱在一起,比中国结还复杂,足足打出了一个塘州栈道的最高峰麾天崖的崖顶来。

    在这清冷的声音和这清冷的目光里,温小婉渐渐反应过来了,她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她该问问题的最佳时机,但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你……你怎么也掉下来了?”

    温小婉还记得,在她从崖山腰掉下来时,聂谨言还和那位黄金圣斗缠打在一起呢,离着崖边不远,但似乎也不近啊,怎么也会那么倒霉掉下来……,随后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他该不会……

    “你说过,要是有一天我失势死了,你也会像我母亲一样投井的……”

    温小婉没想到她当时随口说的一句话,聂谨言竟然当真了。

    温小婉很想大骂聂谨言几句,嘴却像被什么东西缝上了,怎么也张不开口,眼圈渐渐地微红起来,哽咽了几声,才愤愤地说:“你个死太监,那你就……你就真跳下来啊?”

    那可是聂谨言啊,一肚子阴冷算计、不择手段的慎刑司司主。他活过的短暂一生,从来不吃亏,哪怕他被人陷害至死,还要在临死的时候反咬陷害他的老东家一口。

    这个人……如今竟然为了她,真的跳下万丈悬崖。这比夏日晴空忽下满天暴雪,还不真实,

    聂谨言沉默了一秒钟,才生硬地开口,“我怕再也找不到你这么傻的女人。”

    虽然‘傻’这个字,用在自己身上,温小婉一点不认同,但由聂谨言开头说出来,她却只想嘻嘻地笑了。

    他们这样的处境,说不上很好。

    温小婉能在极速下坠的时候,突然停下来,是被后跳下崖时,强迫内力加速附落的聂谨言单臂捞住的,她此时也如树袋熊一样,紧紧地巴在聂谨的手臂上。

    聂谨言的另一只手拿着他的武器。那条精钢打造的银质软链长鞭,此时正紧紧缠在悬崖峭臂斜生出来的一棵短小松树根处。

    他们两个谁都知道,这种状况维持不了多久。

    那棵短小的松树根,自己生长在环境如此恶劣的悬崖处,尚且岌岌可危,如今又添了他们两个这种下坠重特,立时变得摇摇欲坠,好像随时有连根断掉的危险了。

    如果这个时候松开一个人,或许……

    “聂谨言……”

    温小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聂谨言打断了,“别说废话,抱紧我,我会想到办法的。”

    温小婉心头一暖,原来聂谨言以为她会如此说,其实,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更没有这么伟大。她想说的是她不会松开,既然聂谨言肯为了她跳下来,她又怎么会松开聂谨言呢。

    所谓生死与共,这个时候谁若松开,也就谈不上与共了。

    温小婉忽然觉得,其实在这一刻死去,这一生也算圆满了。

    但是,聂谨言显然不这么以为。

    在他看到温小婉为了保护靖王爷失足掉下山崖时,他只觉得他心口最宝贵的那点肉,被一下子剜走了。整下不全的心脏,支离破碎。

    他大叫了一声,“婉儿”,然后连出两招凶狠的招式,甩开缠在他身边的金衣人,在到达崖边时,什么也没有想,就跟着跳下去。

    聂谨言神色锐利,在与金衣人交手里,他就已经注意到温小婉的举动了。他十分着急,他甚至有些后悔中午时和温小婉说过的那些话,若是他不说,温小婉就不会……

    他也不知道他当时说那些话是为了什么,可能遂着骨子里早已练成的那些残酷冷血的因子,板不住在那一刻里,说出含着某着暗示意味的话来。

    他老早就知道,早在他们刚刚从靖王府里出来,他就知道靖王爷的侍卫队里,有内奸。

    他只是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个,所要联系的人,又是哪一方势力的,他没有过硬的证据,而那些人又都是长年跟在靖王爷身边的人。

    如果他冒失地指出来,靖王爷一定不会信他,还会说他居心叵测的,这样的冤枉、哑巴亏,他年少时,没少吃过的,所以,他才会想到温小婉。

    温小婉是他惟一的信任的人,温小婉也是跟在靖王爷身边,不会被任何人怀疑的人,也是靖王爷目前完全不能离开的人。

    这一路上,他说过不少这样类似的暗示的话来,温小婉都照着他的意思做了,而他一直跟随在温小婉的身边,他以为他可以保护是周全,还在好些侍卫里,掺杂了不少他自己的人,保护在温小婉的左右,可谁能想到还是出了事。

    温小婉掉下去的那一刻,他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没有一点后悔,用自己的命去换温小婉的命,他也不后悔,早知如此,他又何苦悄无声息地……利用。

    这时夕阳垂落,天边染成了金黄色,高空稀薄流动着的空气,透出一点儿冷冽来,温小婉却对着这样的落日余晖,笑得越发没心没肺。

    在这种高空悬置的情况里,她没有半分能想到逃命的办法,因为想不到,所以一切都放轻松了,都交给了聂谨言。

    聂谨言的确在四处搜寻,用他平日里不怎么爱睁开的眼睛,尽可以把一切东西都搜索到视线里,看一看哪个可以让他利用上,带着温小婉逃离这份险境。

    往上去是不可能了,没有可以踮脚的东西,只有寻找悬崖峭壁处,与这根短小松树植物一样的,可以让他甩出鞭子,就能攀上的物件,一步一步地往山崖下面坠行。

    显然他们的运气不太好,除了这棵绝壁独松,被聂谨言下坠时,扔出去的钢鞭瞎猫碰上死耗子地刮住,其它的地方真是光滑如流理台的石面,干干净净,无依无靠。

    “婉儿……”

    聂谨言的声音忽然在上面响起,温小婉还在没心没肺地笑,“什么?”

    “你有没有后悔……和我?”

    真好笑,如果他逃脱不了死这个宿命,最后想问的,竟是这个问题。

    “没有,”温小婉连考虑都没有,直接回答她,“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后悔两个字,聂谨言,你不用怕,即使是地狱,我陪你了。”

    温小婉这时候说的话,极其的豪迈。豪迈地聂谨言甚至觉得她不像个女人。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的温小婉就是特别得的、与众不同的,与周围那些女人,完全无法相融的,哪怕温小婉在尽力与之相融。

    聂谨言不知道在他所不知的时空里,有三个字形容温小婉这样的女人——‘女汉纸’。

    哪怕温小婉的名字用着整本汉语大字典里,最显得乖巧柔顺婉约娇俏的字眼,却一直无法掩饰,她本身与这几个词语没有任何联系的事实。

    那句‘即使是地狱,我陪你了’,令聂谨言周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燃烧着他荒废了二十年被压抑着的、实则本刻任意妄为的生命。

    好,这样很好,他活着孤单,死却不会了。他不会是孤坟一座,他的墓碑也不会只有他自己的名字,他以前想过的那些凄凉晚景,绝不不会存在。

    在这个十分美好的夕阳里,就让他们永远在一起吧。

    短小松树的根断裂的声音,吱吱啦啦地传来,温小婉抱着聂谨言的手臂却更紧了。

    一起跌落下去这事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抱不紧,他们会分开的。

    耳边再次响起呼啸的风声时,温小婉已经没有了最初她自己一个人跌落听到这种声音时的恐惧,她心某处最柔软的地方,竟还涌上一丝甜甜蜜蜜的滋味。

    温小婉并不知道这个山崖有多高,她只觉得这个坠落过程,是漫长的,她还能在风声里,听到聂谨言的心跳。

    她觉得要是这个时候,聂谨言能大声地说出一句,‘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话,那么他们通往的将不是地狱,而是天堂了。

    作者有话要说:嘻嘻,今天更得早了些呢,哈哈,东北的天气冷起来了,哎哎,降温十度……

    ps:lul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0-01 00:12:53

    好久没有看到了,非常感谢亲,抱抱。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