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52两全齐美
    人家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距离上一次见到刑四爷,明明还没到一整天呢,温小婉再见到刑四爷时,就不太敢相信眼前这位俊朗犹存的帅大叔,其实是之前那个胡子老长、一脸灰尘模糊地看不清楚五官的老混蛋。

    温小婉大有一种杂牌土狗突变纯种萨摩耶的违和感。打这种比方,虽然有点不尊重人,但这确实是温小婉心中最真实的感受。

    刑四爷穿着这田间地头最常见的青灰色粗布衣裳,腰间扎着条同系的腰带,怀里如杜十娘抱着百宝箱似的抱着他的红木箱子。温小婉到的时候,他正斜倚在他家屋门左边的门框处。

    虽眉眼之间还是有着难以清除的沉郁,却没有遮掩住原属于这具身体该有的英气,看起来总算是与他‘军医’的名头,有些贴近了。

    瞧着温小婉满脸难掩的惊讶之色,刑四爷只淡淡地撩了撩眼皮,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像已经习惯了。难道他以前经常玩这处变脸游戏?

    这一夜没见的功夫里,刑四爷只把他自己收拾了一翻,他那间屋子还是乱七八糟的没有办法下脚。

    好在秋末之时,小刑庄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很冷,拉一把椅子坐到小院中,也并不多冷。

    瞧着温小婉自己抻把椅子,坐到了小院里,刑四爷也回屋里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离温小婉三尺左右的地方,椅子刚放稳,他人还没有坐下,出口就问了这么一句。

    “这一夜过得可好?”

    温小婉的眉间一跳,来之前她心里猜测的那些,一经验证,反而生出一股心虚与不舒服来。

    她垂在两侧的柔荑小手,紧紧握成拳头,想了一会儿,才淡淡一笑着回道:“自是极好的,还得谢谢四爷出手相救,我相公的伤,觉得好多了。”

    温小婉避重就轻,刑四爷也不深入地问,本来也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他更关心他怀里的红木盒子能不能打开。

    “老夫答应你的事既然做到了,那你答应老夫的事……”

    温小婉未等他说完,已然乖乖应下,“四爷放心,我自然全力以赴。”

    还未等刑四爷满意地点头呢,温小婉接着又说:“但这锁,不是一天两天能打得开的,而我相公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我要带回去开。”

    开锁的过程是艰难的,这一点刑四爷以前就知道。

    在温小婉之前,他找了不只几个出名的锁匠,最多一个研究这锁有大半年,丝毫进展都没有。要不是刑四爷不想再让那人研究了,估计那人还会一直执着下去。

    在刑四爷觉得,这把铜制双龙双凤五行八卦锁,能打开的,月余就打开了,若是打不开的,一辈子研究着,也打不开的。

    刑四爷知道开锁复杂困难,但这不代表着他能允许别人把他的东西,拿回去研究——就如温小婉想的一般,这个红木匣子是绝对不能离开刑四爷眼前一分半厘的。

    “约对不行,这个箱子必须在我眼前,你也必须在我这里。”

    刑四爷一点儿不容置疑地说完后,深深地看了温小婉一眼,“你答应我的事,不可更改,你若是做不到……,我既然能医,我也能毁了他。”

    刑四爷厉声厉色,听起来颇具虎威,但温小婉不是那胆小的人,他这样的威胁,对温小婉起不了什么作用。

    温小婉来时就已经有了打算,她之前紧握的拳头,缓缓松手,双手搭到膝前,声音又如在宫里那般地燕语莺啼起来。

    “四爷这话说得好生吓人,但是很不巧,我从小就是被吓大的,还没有什么能吓到我的,”

    温小婉这绝不是吹牛掰,她要是胆子小,她敢在宫里主动勾搭聂谨言吗?这可比爬龙床更有挑战性啊。

    温小婉不想和刑四爷闹僵,她早就想好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在刑四爷发怒之前,她口风一转,“这事不是没有办法商量的……”

    她说着,站了起来。走到刑四爷那间土屋子前面,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翻。

    这间土屋子虽然外表看着,没有刑土根给他们住的那间侧屋好,但理论上来讲,刑四爷住了十几年,都没有住塌,说明质量还是过关的。

    这间土屋子正房三间,一个门进去,正迎着的是厨房,左右对门的形式,是两间正房。

    那天温小婉和刑土根来的时候,只心急聂谨言的腿伤,没有注意这房子的大体构造,当时只觉得黑乎乎一片,哪里都没有下脚的地方,说是猪圈,都有点污辱猪的意思了。

    今天瞧瞧,温小婉挑起好看的薄唇,带出一抹得意的笑来,还是不错的呢。

    “什么办法商量?”

    刑四爷被温小婉古怪的动作,弄得有些心思恍然,也跟着温小婉站了起来,瞧着温小婉打量他那破房子,更猜不透温小婉想什么了。

    他那间破房子,没有半点欣赏价值,而且在他觉得,不值一文。温小婉要是答应日夜给他开锁,他二话不说,就能把这房子给温小婉的。

    温小婉却没有那个野心,她就算是想置房产,也绝不会置刑四爷住过的,也不会选小刑村的,她大概会选个小镇,能经营点小生意的,而绝不是务农。

    虽然当地主挺好的,但她和聂谨言,他们两个,哪个会做农活啊?种田神马的,还是不要想了。

    她只是想挪个窝,在刑四爷这里住一住。

    不是她不识好歹,人家刑土根那么热情,还是村长,不嫌他们来历不明地收留他们,她这不感谢,还想着搬家,而是刑土根那里,确实不适合她给聂谨言按排调理养伤。

    正因为刑土根是村长,去他家的人总是很多。村里这来来往往的人,到是不能往她的屋子里进,但她也不喜欢有人多瞄那几眼。

    刑土根的老婆刑氏,看着也不是个嘴短的。村里的八婆二大姑什么的,大概都很聊得来。

    估计着她买一顿两顿有营养的补料,还不能被说什么,她要是顿顿都买,那用不了三天,她和聂谨言在小刑村就呆不下去了。

    ——这哪里是落难之人,这整个是来炫富的。无论在哪个朝代、哪个时空,炫富都会被群攻的。

    刑四爷这里就不一样了。

    首先,刑四爷在村里的辈份极高,有他震着,没有人敢来招惹,瞧他祸害村里这么久了,刑土根这个村长见到他,仍然像见到亲爹一样尊敬,可见威力一斑。

    其次,刑四爷老光棍一条,家里就他一个人,想做些什么都好施展,更不会与七大妈八大姨牵扯着被嚼舌头。

    有以上两种好处,其他什么的,温小婉就不太考虑了,比如:有着特殊功能的麻沸散。这些都可以慢慢来。

    “既然四爷不想你的东西脱离你的视线,我又不想我的相公没有人照顾,”温小婉迎着下午的阳光,回眸一笑,灿然道:“不如……不如我们搬到四爷这里来住吧。”

    “什么?”

    饶是刑四爷见多识广,一时间也完全不能理解温小婉匪夷所思的思缩模式,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好几声,才把气顺过来。

    “以刑四爷你在小刑村的地位,随便和刑大哥说一声,就能叫来几个后生,帮你好生收拾收拾这屋子,我的要求不高,只要屋里干爽干净,够我相公可以清静养伤的即可。”

    这要求还不高吗?刑四爷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定定地看了温小婉足有半刻钟,才说:“你确定要搬过来?”

    温小婉毫不迟疑地点头,“确定,这般互利互惠的事情,我有什么好不确定的呢?你帮我相公治腿,我帮你开锁,祝愿我们两个合作愉快!”

    温小婉自顾自地说着,根本不看刑四爷什么表情,“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房子收拾好?收拾完,知会我一声即可,我立刻带着我相公搬来,我说到做到,一定帮你把锁打开。”

    等温小婉把这些说完,刑四爷已经默默地石化了。

    温小婉觉得她提的要求,没有什么过份的地方。聂谨言如今这般情形,她是断不会离开半分的,谁说什么都没有用。

    “噢,还有一点我忘记说了,”温小婉走到刑四爷面前,提醒道:“开锁要用工具的,那东西我不可能随身带着,四爷最好帮我弄一套齐全点的,您老人家也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么精密的锁,可不是您老人家的几根胡子就能打开的了。

    温小婉最后这点温馨提示,对于刑四爷来说,绝对是有用的。

    刑四爷心知肚明,这次温小婉没有忽悠他。看来,他这两天,要跑一套县城才行,开锁的工具不那么好凑。

    温小婉瞄着刑四爷分外凝重的脸色,很容易就猜到了他想什么,一抖手里的帕子,装着淑女的模样,摁着嘴角,半遮半掩地说:“四爷若是去县城里寻思东西,顺道帮我捎八个猪脚,我要前蹄的,还有,捎两斤花生,噢,对了,我还要些大骨头,带点肉就行,不用太油腻……”

    在温小婉掰着指头,数着她要刑四爷帮她捎些什么的时候,刑四爷,“……”风中凌乱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各位亲的支持,对于以后的发展,应该是没有几章,就该回宫,继续潜伏了。该甜该腻该萌该泡,一个不能少。

    ps:落雨若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0-12 14:10:35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