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53睁眼瞎话
    温小婉向来是一个自己不喜欢解决难题,总是把难题丢给别人去解决的熊丫头。

    从她与刑四爷之间的商定来看,她已经很好地把包袱扔了过去,无债一身轻地丢下刑四爷,回刑土根家,打着‘照顾’她家相公的名义,光明正大地去吃她家相公的豆腐了。

    对于温小婉提议搬家,聂谨言并不反对。

    他到是没有想到温小婉心里担忧的那一层,他只是觉得,刑四爷这人背景不清,实不像是个山间小村里的农夫。

    即使是有做过军医的经历,也不会有这般高深莫测之技,这人若是个危险的存在,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比较放心。

    温小婉思虑得很对,搬去刑四爷宅上的提议,可以由她哭啼着提出,因为她的男人确实很需要刑四爷的医治,而刑四爷已经被医病烦着,半步不愿意挪动了。

    刑土根很为难。之前温小婉能劝动刑四爷,帮温小婉医治了她的男人,在他们村里人看来,这已属奇迹。如今竟还要……

    “刑大哥,这可有什么办法啊,你看……四爷他不肯再来,他说要是想医病,就把人抬去……”

    温小婉哭哭哀哀,把她自己的理由诉说得入情入理,真是闻者流泪、听者伤心。

    躺在侧屋内的聂谨言,捏着温小婉塞给他擦手的湿毛巾,被院中拉着刑氏夫妇哭得惊天地、泣鬼神的温小婉,哭得嘴角抽了又抽。

    在他以后的人生路上,他再一次警告他自己,需得提防十个心眼,看住他家这个满肚子鬼主意的小女人,不定哪天就被这女人骗了,他好怕抓不住这个小女人啊。

    刑四爷就坡下驴,表示出一脸不耐烦地样子,答应了聂谨言和温小婉搬进来的要求。

    刑四爷这一举动,再一次震动了小刑村,连着刑家祠堂那位族长,也就是之前温小婉他们刚来小刑村时遇到的那个老人家刑七爷,都跟着过来了。他们刚来小刑村时,还是这位刑七爷同他们提起的刑四爷。

    刑七爷过来之后,去了刑四爷的房间,与刑四爷关门密谈,至于谈了些什么,已经搬进对面屋子的温小婉,哪怕听力极佳,却仍是没有听得清楚。

    温小婉爬上坑去,给刚刚平躺好的聂谨言身后垫了一个厚厚的垫子,极低的声音咬着聂谨言元宝状的耳朵:“你说那两个老头子在谈什么呢?”

    聂谨言的耳朵被温小婉呵出的热气,挠得痒痒的,却并没有躲,只淡淡道:“爱谈什么就谈什么,我还能怕他们?”

    聂谨言冷艳高贵地抬了抬弧度坚硬的下颌,他的腿伤已经接好,哪怕只养了几天,凭着他的实力,对付这几个山野村夫,还是不成问题的——他哪有那个爪哇国时间,为了猜那两个村夫商量什么而浪费他宝贵的大脑。

    “你说得对,”温小婉晴蜓点水地在聂谨言的脸颊上扫过一个吻,“刑四爷还挺办事的,猪脚什么的,都买了回来,一会儿,我去给你煲汤喝。”

    聂谨言略带怀疑地瞧了温小婉一眼,“你……你会做吗?”

    在宫里的时候,他知道温小婉好吃。

    温小婉在他面前抱怨过一次后,他担心温小婉吃不好,立刻把永孝宫原先的厨子换了出去,给温小婉派去了手艺极好、为人老实的又一位厨子。

    他着人暗暗监视过永孝宫,带回来的消息是婉儿姑姑,除了会吃和会指手划脚,在厨房给厨子们帮倒忙外,其他……

    他的下属是不敢说半句对温小婉的不恭之话的,但他瞧得出来,他下属那张脸上的神情分明写着一行大字:婉儿姑姑是个除了吃,什么也不会的吃货。

    他也吃过温小婉给他做的东西,据说是她做的,其实……

    那个叫什么泡芙来的点心,谈不上有多好吃,只是满嘴香甜的味道,说来到和温小婉给他的感觉一般的暖心。

    他以前一直避免着食甜味的东西。人间酸、甜、苦、辣、咸五味里,甜味是最害人的一味,它会让人不自觉地沉沦,最后无法自拔。

    对于聂谨言的质疑,温小婉很不满意,她捏了捏聂谨言直挺的鼻梁以做惩罚,“你娘子我要是不给你露一手,你还得以为你娘子我只会吃呢?”

    聂谨言,“……”难道不是吗?

    他很识趣地默默把这句话,吞到了肚子里面。

    随后,温小婉露出的那一手,不但惊艳了聂谨言,更震惊了刑四爷——她煲花生猪脚汤时,差一点把刑四爷这三间破土房子,给燎着了。

    即使发现及时,明火扑灭,刑四爷那本就摇摇欲坠的灶台,也彻底毁得不成样子了。

    别说一向屁股沉的刑四爷,在闻到糊味后,匆忙从里屋跑了出来,与他说话的刑七爷,也跟着跑了出来,连着躺在坑上的聂谨言在嗅到不对时,都差一点儿从床上爬起来,要拖着伤腿跳出去。

    “婉儿,婉儿,你……你没伤吧……,婉儿……”

    听着聂谨言唤她,已经把自己烧着,后又被刑四爷当头泼了一盆水的温小婉,委屈地从彻底报废的厨房,蹭回了屋子里。

    温小婉见到聂谨言后,好像被人贩子拐卖走、连饿带吓了三天的小孩子见到了家长,扑进已经起身,坐到炕延边的聂谨言怀里,‘哇’地一声大哭出来。

    气得脸色铁青的刑四爷,跟着一齐进来,而刑七爷指挥着几个来帮忙的左右邻居,帮着打扫残局。

    “你还有脸哭啊?”

    刑四爷的胸口一起一伏的,指着温小婉的手指,颤抖着抖成帕金森氏综合症了。

    “哭怎么了?”

    聂谨言极少全然睁开的眼睛,陡然睁大,迎着刑四爷的手指,一路攀了下去,盯住了刑四爷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家娘子在家时,也常围转于灶台之间,此类之事,从未发生,今日发生这般险情,险些伤到我家娘子,我还未说你家灶台有问题,你反来指责我家娘子,若非我家娘子以身犯险,你家这灶台以后岂不酿成大祸,你实该好好谢谢我家娘子,与我家娘子陪个不是、压压惊。”

    这般颠倒黑白的话,饶是刑四爷无赖了半辈子,也从未听谁说过,一时间不知是气还是惊,瞠目结舌地转换不了表情。

    把头埋到聂谨言怀里的温小婉,也停止了大哭。

    她微颤颤地抬起头来,仰首看向聂谨言,这男人的五官在她的仰视里,清晰而明朗。

    ——好似一把出鞘的名剑,盈着闪闪的寒光;又好似一部古书,有着久远的沉淀,带给人敬畏,也有无限的安全感。

    聂谨言说她在宫里常围转在灶台之间,这话没说谎的。

    她确实常围转于灶台之间,只为吃出锅的那第一口。她从未自己一人亲自试厨,自不会把永孝宫的灶台,也给玩牺牲了。

    所以细细分析来,聂谨言维护她的话,竟然句句为真,半分没有添假,极义正言辞、底气实足了。

    聂谨言虽为宦官,但他气质天生端肃,平时不爱言语,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声势。在宫里,敢正视他的宫人,几乎没有。

    聂谨言的五官里,眼睛长得不是最好的,却是最为凌利的。

    他的眼睛比正常人的眼睛形状略长,使得一双内敛的眼睛狭长如剑峰。

    他若半眯着的时候,看人的样子好似一只暗暗揣磨着的白毛狐狸,一旦他这双眼睛都睁开了,就有点像只嗜血残忍、呲出牙齿的雪狼了。

    刑四爷之前就怀疑过温小婉的身份,只是猜不出来,如今又瞧见聂谨言这副模样,怀疑更为加深。

    他是给聂谨言医过伤、诊过脉的,聂谨言身体有什么毛病,他揣测出七八分来——当然不是单指那条伤腿。

    这两个人该不会是从宫里面私奔出来的吧?

    这个念头在刑四爷的头脑里,只闪了一下子,就彻底被拍碎。实在没听说有女人会和太监私奔的?

    瞧着眼前这小姑娘那副样子,虽说不上沉鱼落燕,但也说得起花容月貌了,小小年纪……应该不会这么想不开的,但她又确实一口一声地叫着那人‘相公’……

    还有这位‘相公’,给他治腿的时候,刑四爷多少觉出这人的不一般,如今与他眼神相对,竟无端生出一股惧意来。要知道他都多少年,没有怕过谁了。

    刑四爷越发凌乱不堪了。

    温小婉却总算在聂谨言的相护里,躲过了刑四爷关于烧毁他家灶台的指责,还使得刑四爷成了她的免费劳力——以后温小婉再做饭时,刑四爷无怨无悔地给她打了下手。

    是以,温小婉在搬进刑四爷家的第一天,就取得了全面的胜利,不但占领了新修的厨房,还使得刑四爷对她绝望地妥协了,容忍她在家里小范围地胡闹起来。

    这般闹到晚上,刑四爷总算看到了他报废掉一间厨房后,得到的赔偿——温小婉并不吝啬,给聂谨言煲的花生猪脚汤,匀了他一碗。

    刑四爷尝了一口,皱着的眉头松开,多少欣慰了些。

    温小婉虽然摆弄灶台的手法不熟练,但因着她爱吃也会吃,由她指点煲出来的花生猪脚汤,绝对美味之极。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亲们的支持呢,会继续努力的。

    ps:灵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0-13 17:24:00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