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54神奇的汤
    花生猪脚汤,绝对是一味邪恶的补品。

    据说加了当归之类的中药,在女人做月子期间,是最好的调乳补品。

    不加中药就是调补皮肤愈合的上品之物,煲的越久,猪脚里的胶原蛋白就会熬出越多来,效果越好。

    花生又是补血之物,两者相结合,事半功倍。加了几粒枸杞,汤味更好。

    只是……为什么加了刑四爷给提供的几味调料后,效果就会……就会差了这么多呢。

    原先的功效到是有,这些附加的……,算是怎么回事呢。

    刚睡下不久的温小婉,觉得身下一阵燥热,明明已入深秋,身上只压了一床薄被,按理不冷便是不错,怎么还会热起来呢。

    温小婉睡得很不舒服,迷迷糊糊地踢了被子,把自己娇小的身子缩成了一个小虾米状。

    深夜,秋风阵冷。

    刑四爷这间土屋子质量又不甚好,不敢说四面透风,但深秋里,踢了被子,哪怕身体里火烧一般,体表一定会忍不住地凉嗖嗖的。

    温小婉本能地往暖和的地方钻去。这满坑里,惟一温暖的地方,除了那人那里,还有何处。

    身体清醒的本能以及头脑糊涂的倦怠,使得温小婉睡着睡着就偏离了方向。

    随着身后呼起的一声淡淡的轻叹,温小婉身娇腰软地被一只有力的长臂,搂进了温暖的怀里。

    那人弧度硬朗的下颌,在温小婉散了头发的发顶,轻轻柔柔地来回蹭着,比一般人长出一个指节的修长手指,缓缓滑进温小婉内衣里面,揉搓起那两处娇软来。

    温小婉的呼吸声,随着那人手指的运动,跟着娇娇气喘起来。

    她身体里的那股子没有烧到外面的燥热,迅速漫延了全身,仿佛干柴碰了烈火,等她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这股子火已经扑灭不了。

    “聂……聂谨言……”

    她如梦呓一般地唤着,其实眉目间已现了清醒,却又很快坠入了另外一种混沌中,意乱情迷什么的,简直是任何东西都阻挡不了的牵绊。

    两具身体很快就合二为一,不只是搂在一起那么简单了,粗重的喘息声,带出浓重得化不开的暖昧,使得小土屋里,每一丝毫的空气,都被粉红色侵占无疑。

    温小婉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聂谨言的名字,紧时也叫、松时也叫、快时也叫、慢时也叫,高时也叫、低时也叫……

    叫得聂谨言满心满脑都是温小婉的模样,她笑着、她恼着、她嗔着,还有她满嘴谎言着。

    聂谨言扒着温小婉胸口的地方,没头脑地吻着,“婉儿,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没有听到温小婉的回应,聂谨言的心头一片空虚,几乎窒息。

    他的身下,又加大了些动作,温小婉被他弄得一阵翻江倒海,抑制不住地惊呼出来。

    聂谨言的目光,在暗夜之下,显得特别明亮,直刺温小婉的心底,映出一片暗沉的阴影。

    “回答我,婉儿,回答我,永远不会离开我……,说啊,永远……”

    聂谨言的语气越发急切狂燥起来,完全不像温小婉所熟悉的那个沉稳内敛的人,是什么东西把这人刺激成这副模样了呢?

    温小婉觉得情谷欠这个东西,真是太可怕了!

    这种杀人不见血的东西,很容易就把人拿捏得性情大变,特别是长年被压抑的那种。

    一旦尝到滋味,欲罢不能是肯定的,欲求不满……,或许也可以理解,但这般地专横跋扈、占有欲过强,就不太好了吧。

    温小婉在想着,她帮着聂谨言开发出这项功能和技术,是不是有点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聂谨言又在逼问着,温小婉难耐地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腰,应着他,“不离开,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只要不意外地离开这部小说、这个时空,就如意外穿进来一样,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聂谨言。

    温小婉在心里默默地说完,聂谨言已经兴奋地高昂起头来,脸上满满的满足,看得温小婉几乎痴醉进去。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她被眼前这个死太监迷得神魂颠倒了,竟觉得看哪里,都是那么的好。

    该死的,这不科学啊!

    第二天一早,温小婉就堵到了刑四爷的房门口。

    刑四爷还以为温小婉是感谢他收留之恩,起得这么早,积极勤奋地要给他开锁呢。

    可惜他那张苦大仇深的脸上,才挤出来一丝笑,就被温小婉一句话气瘪了回去。

    “四爷,您手上那张麻沸散的方子,能不能给我一份,还有……昨天……我们煲汤时,你往里面放了什么调料,味……味道真是正极了,也一起给了我吧。”

    温小婉开口开得太直截,哪怕刑四爷抑制着不心虚,眉间还是不由自主地跳动了一下。

    他确实往麻沸散里,掺了些东西。在为聂谨言把脉之后,起了那层怀疑,他想要用这东西试一试。

    若是聂谨言的身体正常,吃了加入这味东西的药和食物,最多是昏沉一宿,却绝不会起聂谨言那般谷欠火焚身的状况。

    温小婉是极聪慧灵敏的女子,刑四爷知道他瞒不住温小婉,他只是没有想到温小婉会如此大胆地向他索要,他更没有想到温小婉竟和聂谨言真的……发生了。

    如果如他所料的一般,聂谨言的身体以及身份应该……与他猜的大体不离。

    温小婉瞧着刑四爷面部抽/搐着变来变去,她之前想的怕是想对了。既然如此,有些东西就没有必要瞒着,但也没有必要全然说透。

    刑四爷剃去一大把胡子后,脸色比之前好捕捉了些,温小婉给他敛衽福礼道:“还请四爷念在我们也算有缘相识一场的份上,这……该说的请说,不该说的……就当不知道吧,我们养好伤,即会离去,绝不打扰,我们确实是遇到歹人劫路,才会掉落悬崖的,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

    无论是她,还是聂谨言,他们的身份最好不要被小刑村的人知道,他们不想被人另眼相看,无论是白眼还是青眼,只想安安静静地渡过此生中,极难得的平静日子罢了。

    温小婉既然答应了聂谨言绝不会离开他,那么在聂谨言腿伤养好后,自然还是会心甘情愿地陪他回到宫里去的——哪怕她十分不愿意回去,但她又怎么忍心看聂谨言一个人面对那些呢?

    虽然她除了会吃,一无是处,但四只眼睛,总比两只眼睛看得到的阴私,要多一些吧。

    温小婉已经说得这般清楚明了了,刑四爷无话可说。何况他还有求于温小婉。至于温小婉说得那些话是真是假,暂时看来,并不重要。

    他试过温小婉,温小婉不会武功,而聂谨言腿伤严重。这种情况,他完全掌控得了。

    就他观察,温小婉和聂谨言就像一对私奔的小情侣,别的……真看不出来。

    刑四爷懒得和一进他家门,就毁掉他家厨房的人多说话,把怀里抱着的红木盒子塞给温小婉,指着她屋里一处他昨天刚刚搭好的全套书桌椅,说:“工具给你预备到那儿了,我希望你手到擒来、万无一失。”

    俗话说: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刑四爷对她的态度略有好转,温小婉也不是天生的野蛮泼妇,极是乖巧地抱着红木盒子坐了过去。

    铜制双龙双凤五行八卦锁,绝对是一个硬头祸,即使温小婉的技艺是空前绝后的,碰到这种绝壁祸色,也很是头疼。

    刑四爷一点儿不像之前那个急于开锁的人了,他收起了所有急燥,变了一个人似的。

    在温小婉开锁的时候,他安静地坐在门口,如菩蒂叶上的一滴水,可以透明了。

    温小婉每研究那锁一个时辰,就会起身去对面的屋子看一眼聂谨言,瞧瞧聂谨言要不要喝水或是方便一下。

    聂谨言少眠,他闭着眼睛大多的时候,都是在调息内功。

    其实,若不是生活所迫,聂谨言对于学武,只局限在于强身健体,根本没有想要成为什么绝世高手的愿望。有时间,他还是更愿意翻翻书看的。

    到了吃饭的时辰,不管研究到了哪一步,温小婉绝对不会耽误了饭时,小跑到新修的灶台前,开始准备饭菜。

    “人家都说有高深技能的人,一般都会如痴如醉,至废寝忘食的地步,你好像……”

    刑四爷有点不满温小婉这份不专心致志、过于疏懒的开锁态度,但他这惟一一句牢骚,还没有说完,温小婉已经笑着回他了。

    “四爷,你也说了那是人家,你也说了那是一般,我不属于人家和一般里,我喜欢劳逸结合。”

    温小婉拿起灶台旁的柴火,就要往灶洞里塞去,连忙被刑四爷手疾眼快地抢了下来,“你看看,你看看……一大把火石还扔在柴上面呢,你扔了进去,我昨天新修的灶台,又要毁了。”

    温小婉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好吧,你怎么能指望让她一个从来不会用柴火的人,能安安全全地摆平灶台这种神物呢?

    在原来的社会,她可是连炒勺都使不太明白的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亲们的支持,鑫爱会持续努力的。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