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55玉堂之春
    小山村安稳平静的生活,连着时间都过得那么快起来。日子不用数,转眼如流光,飞转即逝。

    温小婉以前身在宫里,总觉得度日如年。意外来到这里后,度月如日。一个月的生活,如一日一般。

    每天做的事情,似乎没有多大区别,都与昨天做的差不多,却心身舒畅,一点不觉得桔燥,真是个养身放松心情的好地方。

    怪不得她原先那一世里,那些压力很大的都市白领,都喜欢放假时往乡村小镇里面钻,此情此境,果然不同。

    关于那把铜制双龙双凤五行八卦锁,温小婉最大的进展是她打开了其中靠外锁芯的那一龙一凤,而里锁芯的那一龙一凤,她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试探琢磨。

    温小婉这里质的飞跃,还是令刑四爷非常振奋的。

    毕竟在此十几年间,最好的一个锁匠,也只是把这个锁的名字认了出来,与复杂的开锁功序是半点办法没有。

    温小婉竟然能打开外锁的一龙一凤,那么只要稍加时日,突破内锁的一龙一凤,还是指日有待、希望很大的。

    天气越发寒冷,刑四爷对着温小婉和聂谨言的面目,则越发春风和煦起来了呢。

    温小婉在内心深深地鄙视刑四爷,这老家伙看着城赋很深,竟一点儿不懂得喜怒不形于色,见着点好处,就大尾巴狼似地摇起尾巴来了。

    不过,这也不是一丁点儿好处都没有的,至少刑四爷给聂谨言换药看伤腿时,手下放轻放细了许多。

    比较古怪的是同一个屋檐下住着,这两个人,一个多月里,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大体就是互相打量几眼,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是金的风格,似乎只要对方不开口,他们哪怕对眼一辈子,也可以做一辈子哑巴的。

    温小婉不太理解古人的思想,也不太理解他们这样的行动,坚持着的是什么。她继续一副没心没肺、该吃吃该喝喝的欢脱模样。

    温小婉和聂谨言虽然搬离开了村长刑土根的家,但刑土根这位村长为人老实厚道,哪怕温小婉和聂谨言已经脱离开他的视线,他的心中还是记挂着这对倒霉落难的小夫妻。

    在温小婉和聂谨言搬来刑四爷这里后,一直多有照顾,特别雪中送炭的是在前几天,刑土根着他的婆娘刑氏,给温小婉送来一把木拐,据说是以前刑土根上山打措,扭伤了腿后用过的。

    温小婉自是连翻道谢,这东西正是聂谨言用得着的。如果刑氏夫妇不给她送来,她还打算欺负刑四爷,让刑四爷帮忙弄一把来呢。

    温小婉并不懂医,却也知道人绝不能久卧,不管多么强壮的人,躺得时间久了,身体的各项机能,都会缓缓退步的,肌肉也会随之萎缩,久而久之,整个人也就完了。

    刑四爷医伤的手艺真心不错,自己配的那些草药,外表看着黑漆乎乎,但疗伤甚佳。

    聂谨言之前看得分外吓人的断骨之伤,经着刑四爷的妙手,竟真的回春了。

    聂谨言自己本身也是个竖韧耐忍之人,大体你对他千刀万剐,他也不会哼出半分来的。

    温小婉在吃食上,做得花样繁多、营养充足,那股子香气,能飘出十里外远去,幸得有刑四爷坐阵,也没有几个敢过来问的。

    刑土根送来得的拐杖,在这个时候,就显出它的及时来了。

    聂谨言当天就拄着这拐杖,勉力走到房门口,抬眼望去,尽见他们这间屋子对面的群山屏障了。

    在此之前,温小婉曾经扶着他出来,散心放风过几次。

    只是温小婉虽有一颗彪悍的内心,但她的身体却是真真实实地娇弱纤质。

    出事那次,她能把聂谨言一个不会凫水的人,从深潭里带出来,已经是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耗损太多,以至于在那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做什么都没有太多力气。

    是以在聂谨言养伤期间,温小婉为数不多地扶着他出外放风,都是摇摇晃晃的。

    聂谨言心疼万分,根本不敢往温小婉身上压着,可他自己一条腿,根本不敢吃劲,下了两、三次后,温小婉再张罗,他都不应了。

    聂谨言撑着拐杖,站在屋门里面,仰面望着对面的群山叠起,心里盘算着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宫中朝中都如何了?他若一朝回去,是否还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聂谨言微蹙眉头,正百般盘算之时,忽听院门口那里,传来一阵说话声,他抬头望去,院门口那里,正有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往温小婉手里塞着什么。

    温小婉百般推辞,那人还是一个劲地塞着,最后害怕温小婉不收,竟扔在了温小婉的怀里,大步匆匆地跑开了。

    聂谨言看得清楚,那壮汉塞到温小婉怀里的,是一只肥胖的野兔子,而那壮汉塞给温小婉这只肥胖野兔子时,一张黝黑粗糙的脸颊,布满着浓密的红晕,一双不大的眼睛,亮得要闪瞎人眼了。

    聂谨言皱着的眉头,几乎要拧在一起了,一张本就不太轻松的脸,更显沉重。

    偏偏还有人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多长时间两个人也不说一句话,却找了这么一个着紧的时候说了。

    “老夫随便漏了几句口风,说你可能活不长了,你看……惦记婉丫头的人,还蛮多的,刑涛这后生还不错,十里八村有名的猎户。”

    刑四爷深以为趣地说完,聂谨言已经扭过头来,送他杀死人的目光了,恨不得伸手掐死眼前这老东西了。

    更可气的是那帮胆敢惦记温小婉的人,自己这还没死呢,那边就来排队了。他家女人这行情好的,让他如背锋芒。

    怪不得最近几日,餐桌上的饭食,明显野味化了。原来全都是那些该死的野男人送给温小婉的见面礼啊。

    聂谨言这气得手指骨,捏得发出‘咯嘣’的响声。

    谁知刑四爷这老东西一点不着警,还自顾自地说道,“若说婉丫头的容貌,在我们这种小地方,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了,别说二嫁,即使二嫁带个拖油瓶,想娶她的人,也会趋之若鹜的。”

    如果刑四爷肯看,他一定能看到聂谨言的头顶,气得要冒出青烟来了。

    他家女人的好,还用别人去说?他深有体会,并且希望他女人的好,永远不要别的男人体会得到。

    最最可恶的是刑四爷竟然当着他的面前,提什么拖油瓶?这是在暗讽他不能生吗?

    晚饭,那只肥美兔子被端上饭桌来时,聂谨言心堵胃堵,竟一块也吃不下去。

    刑四爷才不管聂谨言什么表情,自己吃得很开怀,惟有不明真相的温小婉,很是不解。还以为这只野兔子,是她没做好,不得聂谨言的胃口呢。

    温小婉很想冲着聂谨言吼上一句,吃饭不可以挑食,但念及聂谨言还是个伤者,饭后,她又借着灶火,给聂谨言熬了一碗仙人粥。

    “晚饭也没见你怎么吃,是不是吃不惯红烧兔肉啊,”温小婉把粥端到聂谨言坐着的坑里,低眉浅笑地说:“熬了碗仙人粥给你,补血的,凉热正合适,快吃了。”

    看着这样的温小婉,聂谨言心头堵了多少忧愁,也说不出来了,全都倒流回心底,埋在深处了。

    聂谨言接过粥碗,无精打采地舀了几下,机械麻木地往嘴里塞着。

    温小婉并没有瞧出来聂谨言有什么不同,还以为他在思考着回去宫里的打算,毕竟聂谨言的腿伤渐好,他们不会再长时间地留下去了。

    “你说有意思不?刑四爷,他原来不叫刑四,四只是他在家里的排行,我听刑大哥说刑四爷的大名叫玉堂,哈哈……这两个字……真有意思呢,昨天二柱哥也说起来了,确实叫玉堂。”

    温小婉一边给聂谨言铺着床补,一边觉得好笑地说着。

    在她原来的世界里,叫玉堂的,除了‘春’,就是那只白老鼠了。一想到刑四爷那张苦大仇深的老脸,竟也起了这么一个潮名,她就忍不住地想笑了。

    正被各种忧愁堵着的聂谨言,根本没细细领会温小婉念叨什么,却在听到‘二柱’这个陌生男人的名字时,汗毛都竖起来了。

    “二柱?二柱是谁?”

    莫明地,聂谨言的眼前就出现了,今天白日里往温小婉怀里塞野免子的那个粗野汉子,刑四爷好像说那人叫刑涛啊。怎么又出来一个二柱呢?

    难道真如刑四爷所说,惦记他早死、盼着温小婉成为寡妇的……已经排成行了?

    “二柱是挨着刑四爷家住的邻居,就是住在咱们右边的那户人家,前天,咱不是还吃了人家给送的鱼了吗?”

    温小婉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回眸望向聂谨言,她不知道聂谨言现在恨不得立刻抠嗓子,把那吃进肚里的鱼肉吐出来了。

    ——他竟然吃了惦记着他早死,然后娶他女人的情敌的东西,他怎么没被鱼刺一下子卡死呢!

    “以后……以后不许要……不许要别人给的东西了!”

    聂谨言脸都铁青了,说出来的话,更是咬牙切齿。

    温小婉却并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只说:“人家非要给……我怎么好不要……,咱们外来的,落地这里,不好显得太不合群,我验过了,都没有毒的。”

    后面几个字,温小婉说得极轻了。怕被别人不小心听到,伤了人家的心。

    温小婉觉得小刑庄这里的庄户人,无论男女都很实在,对她也好。

    有些人格外热情,总送她各种野味,她不好表现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

    至于聂谨言……

    这人在宫里呆久了,难免会想东想西想得多些。温小婉很能理解,所以,才多解释了一句。

    聂谨言更觉无力了。

    他们两个这番话说的,简直是对牛弹琴,完全词不搭意,他也万分庆幸温小婉觉不出那些男人的意思来,这般无知无觉……总比心知肚明,要好上太多。

    聂谨言把空了的粥碗放到一边,闭上眼睛,吁了一口气,忽然他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被什么东西惊了一般,突地弹身起来。

    他坐直了腰背,睁大了眼睛,一把拉住刚铺好被子的温小婉,“你……你刚才说……刑四爷叫什么?”

    温小婉被聂谨言忽地一拉,差一点一下子坐到坑上,被聂谨言拉着的手腕处,也有些疼,却还是本能地回答了聂谨言。

    “刑四爷……刑大哥说刑四爷……刑四爷的大名叫刑玉堂啊,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亲们的支持,我们的小婉魅力无限的。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