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第63章 掐你一下
    温小婉知道自己曾经差一点儿,就幸运地被点中成为和亲悲剧物,自然是在温小婉原主子嘉妃黄沛莺那里。

    这种卖好的事,既然晋安帝龙耀提前和她透了气,嘉妃怎么能不心领神会。

    温小婉当天随着靖王爷等大军进京的欢庆宴上,嘉妃因有孕养胎去不了,没能见到温小婉,但她并不急,只要温小婉回来了,以后有都是机会。

    ——哪怕温小婉和聂谨言回来后,哪个也没有回宫,而是住到了靖王爷府里。

    果然,第二天,温小婉按惯例往宫里递了牌子,先去太后、皇后那里请安。在那两处,磨了大约有一个多时辰,然后便来了永孝宫。

    嘉妃见到温小婉,拉着先是一痛小哭,悲悲切切地说了一大段别后的思念之情。

    瞧着自己前任主子那西子捧心的楚楚模样,温小婉一头黑线——这货这点演技在晋安帝那里或许能搏个柔弱的名声,但在自己这里……

    你说谁跟谁,谁不了解谁啊……

    温小婉心里一痛腹诽,嘴上又不好说什么,一边配合着空嚎了两声,眼泪真是一滴也挤不出来,一边也说了些想念的话,并且保证哪怕意外得了一个郡主的名号,也会一辈子把嘉妃放在心里,最为重要的。

    温小婉来到这一时空,除了与聂谨言出事那次,在岸边瞧见聂谨言右腿支出来白森森的腿骨,是真心哭得鬼哭狼嚎外,还真没为别的什么人什么事掉过眼泪。

    有了温小婉一派表衷心,嘉妃更是放心了,慢慢地把晋安帝与她说的渗透了出来。

    温小婉听着嘉妃拐着弯抹着脚说出来的这些话,心头一阵冷笑。心底那个小人,已经拿着着小棍棍在角落里画出几个圈圈,开始诅咒了。

    那个该死的老太婆子,刚刚还对自己一片笑模笑样呢,说与自己有缘,头次见到就喜欢(送寿礼那回),如今做了郡主,更要遵守规矩,有皇室贵胄的风范。其实就是一顿训话,却只字未提聂谨言。

    笑面虎笑面虎,说得就是这头母老虎。当面是一套,背后是一套。

    难为聂谨言对她一片忠心,她这是真想榨干聂谨言,不给留活路啊。

    温小婉心思灵透,晋安帝龙耀通过与她有过主仆关系、幼时情份的嘉妃,变着法地给她传话,当然不是为了她这个便宜捡来的义堂妹,而是为了聂谨言。

    温小婉觉得晋安帝龙耀对于聂谨言,应该是又爱又恨,以想收复又怕被无间道的。

    温小婉在那古怪书楼里读到这本书时,能品得出来,晋安帝他既想拉拢利用聂谨言,又不敢信任放手聂谨言,往往徘徊在这个怪圈里,左右转不出去。

    最后,晋安帝终于把聂谨言转死了,才算彻底放下心来。

    如今,因着她莫明其妙地来了,因着她和聂谨言有了这样一层如胶似漆的关系,还因着她和嘉妃这层看着很牢靠的‘姐妹情份’,晋安帝龙耀灵感的大门蹭的一下子打开了。

    无论是这本小说里,还是温小婉以前那个时空,封建君主制的国家里,讲究得是家国天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个国就是自己的家,而后宫则是家里重中之重的地方,所谓后院平,则天下平。

    晋安帝龙耀一直觉得他的后院,不太平顺。前朝不少事情,都是后宫这一亩三分地里搅和出来的。

    晋安帝龙耀的生母在先帝朝时,并不受宠,出身又低,生了他没几年后就薨了,他被抱到当时的后宫之主皇后身边养着。

    开始还好些,皇后愿意拿他当回事,可后来皇后自己有了儿子,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冷的坏的,他都经历过,也没地方诉苦去。

    好在先帝虽好武斗勇,但在自己儿子身上却有仁慈的一面,毕竟是他的嫡嗣子,将来要继承皇位的,先帝瞧着皇后不上心,立刻抱走,给养大他的老太后抱去了。

    老太后是真心良善,被先先帝以及先帝还以及现在这位晋安帝,三朝皇帝分别从年轻到老死身后,生平所有事情,一点点写入进贤后传里的。

    老太后对晋安帝百般慈爱,算是把生活在水深火热里的小晋安帝拯救出来了。在老太后为他撑着的羽翼里,活到了成年。

    但是老太后有一点不好,老太后这人不争不斗,一生不揽权更不理权。

    不过,她自己运气不算差,不但高寿活了三朝,一生除了没有儿子,所受三朝皇帝敬仰宠爱,却一分未少的。

    她在做皇后的时候,晋安国后宫里的皇子皇女数量,是连着几朝里最繁茂的,惟她自己不能生养,才抱了八岁丧母的先帝。

    想想先帝那个爆炭脾气,还是在亲母身边养到八岁时才被老太后接过去养的,老太后都能把先帝养得跟她自己亲生儿子似的,足可见老太后的人品力量,多么光辉无限。

    先帝尊她重她,年年老太后的寿辰,先帝办得比自己的还隆重。老太后重病时,先帝不宽衣不解带,连着近身侍候了二十几天,全国朝政也跟着停了二十几天,可以说是史上仅有。

    人品光环无限的人物,对权利又不那么热衷,难免就压伏不住儿媳妇,才至如今这位太后品性刁辣、手段狠毒了。

    晋安帝在老太后去了之后,在偌大个后宫中,再无倚靠——他自己生母的娘家早就找不到能用的人了,每遇难题时,都是给他下绊子的,没有个解心的。

    直到如今,晋安国后宫的水依旧如此之深,直接影响前朝,不得不说太后几十年来的眷养经营,根系之深,非一朝一夕可以铲除的。

    晋安帝抓不住太后的把柄,若想用蛮力来,难免会被扣一顶‘不孝’的大帽子。

    ——人家太后在一堆庶子里,提拔了你,认了你做嫡子,你攀着人家的藤脉,做到当今的圣上,如今才当政几年,就敢翻脸不认人了?

    这事要是真发生了,这话必然会被传出去,那可真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了,一旦被御史写进书里,晋安帝这一辈子的名声就完了。

    温小婉没穿来这本书,成这本书的女配时,等着晋安帝一朝血恨,翻身之时,已经是整本书快要写完,大约十年之后了。

    那时这个叫婉儿的角色,以及被炮灰掉的聂谨言,都早早死去多时,就是晋安帝自己憋屈那么久,也险些被气死几次了。

    温小婉也挺佩服晋安帝的忍耐力的,皇太后母子两个已经是他眼中钉、肉中刺了,他在面上还是做得十分周全。

    昨天,由靖王爷、顺王以及薄景云率领的得胜大军还朝回京时,晋安帝龙耀还是下圣旨,着皇太后的亲生儿子睿王龙骐,带领百官,出庆安门迎接的。

    这等极光耀极长脸的大事,晋安帝指派给了睿王龙骏,皇太后这两天的脸色,瞧着就红光满面多了。可比那个时候,晋安帝派她儿子去南方治水时,和蔼几分了。

    虽早有耳闻,睿王龙骏是整部小说里最最华丽的炮灰,是作者描述外貌用墨最多的男配,被称之为晋安国第一美男子,温小婉也没有太在意。

    在她觉得,哪本小说里,都会有几个特别好看的人物,就比如哪本小说里,都会有几个像莫绯漾那样又神秘又不靠谱的妖孽的。

    她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前一世里,棒子国、膏药国盛产的那些花样美男,哪个也没有让她惊艳过,男人嘛,再好看也就是好看出花来呗。

    但是,等温小婉真正见到这位华丽丽的睿王爷龙骏时,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直了——这位王爷不但好看出花来,还是佛祖座前的那株白玉莲。

    当时,她正从马车里走下来,身后还跟着与她一起下来的聂谨言。

    聂谨言瞧着温小婉如此没出息,人家睿王龙骏根本没有看她,正给他皇叔靖王爷请安,留给他们这边的只是一个侧脸,温小婉的眼睛就直成一条线,差一点对眼了,心里气得狠狠的,磨牙的声音都传出来了。

    他恨不得伸手把温小婉的眼睛挖出来了,可又舍不得。他想要把龙骏那张骗人的脸划花,可目前还没有那实力。

    憋屈到最后,聂谨言毫不怜香惜玉地捏了温小婉型状挺翘的屁/股一把,捏得温小婉差一点怪叫出来。

    等温小婉的注意力终于移到他身上时,温小婉也明白自己有些过份了,讪讪地向他陪笑,听着他无声地叹息了一声,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份了。

    睿王龙骏真是太俊了,无怪温小婉会失态,任何一个第一次见到睿王龙骏的人,都会有这种反应的。

    这个过份好看的男人,用世间任何美好的词语来形容,都不觉为过。

    他如一块端方美玉,温润无瑕。灼灼如四月春光明媚的朝阳,矅矅如东海上升的明月,海市蜃楼虚幻出来的俊美,叫人触手不敢摸啊。

    当晚,入住在靖王府后,原本着闹腾了一天,他们都该早些睡了,但因着温小婉的那一眼,聂谨言毫不疲备地抱着温小婉,又啃又咬地在床上折腾了大半宿。

    刑四爷那药方子,疗效神奇,挨过一刀的家伙什,都能挺跳起来,温小婉严重怀疑聂谨言当年挨的那一刀,一定是过轻了,或是那时候年岁小,后又长出来了?

    聂谨言对着那处护得紧,直到现在也不让温小婉仔细地看,但那两处长得并不好的刀口痕迹,温小婉确确实实摸得到的。

    每摸到那两处时,温小婉的心疼得什么似的,聂谨言怎么闹她,她都顺着聂谨言了。

    与稚龄遭此大罪,在深宫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活到现在,温小婉还是满满佩服着聂谨言的。

    她喜欢聂谨言板肃着一张脸的模样,喜欢听聂谨言淡淡不张扬的语气,也喜欢聂谨言一身浅涵的书墨香,最最喜欢聂谨言俯在她的娇身区身上,欲死欲仙的样子。

    聂谨言披散着那一头粗硬的墨发,光裸着周身,骑在温小婉雪白的身上,深深俯身下去,灵巧的舌头顺着那一片蜿蜒的曲线,舔吻着,以舌尖画着圆圈,一路圈到最底处那片幽深丛林里。

    温小婉娇小的身子,颤颤地本能回应,一叠音地如泣如诉里,只觉得身子高胀得要爆破开来,模糊的视线里,好像出现了喜马拉雅山顶那片蒙蒙白雪……

    最后,雪崩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篇尾,来点小刺激,嘻嘻……又换季了,我好像又感冒了,汗……,好奇怪,不过洗个头而已……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