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第67章 气场力量
    聂谨言的手艺配上靖王爷在服饰上的潮流品味,等着温小婉随着聂谨言坐上进宫的马车时,简直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连着聂谨言都有一刻的恍惚,温小婉真像九天凡尘坠下的仙女了——他忽然就不想带着温小婉进宫了。

    聂谨言心里想得是什么,温小婉猜得并不太准确,她能从聂谨言眼里看出惊艳,但她绝对想不到聂谨言把她定义成‘九天仙子’了。

    如果她知道聂谨言心里是这么想的,她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她自己别的优点没有,自知之明还是足够的。

    她这副样子,别说重装上阵一次,就是重装上阵n次,也绝对够不上‘九天仙子’,而且她不相信这凡间有九天仙子这一说,只要是女人,染上了俗世的烟火,永远没有九天仙子,嗯,白莲花或许有吧。

    聂谨言平常都穿素白镶银丝边的锦服,但今天温小婉说什么也不让他穿了。

    她今天穿的是桃花粉的衣服,聂谨言穿素白就不太好了,她硬拉着聂谨言和她一系,一定要聂谨言穿粉白的。

    聂谨言哪有什么粉白色的衣服,他这个人清一色的素白,而且款式都还是一个样子的。

    聂谨言苦笑着以这种理由拒绝,但温小婉哪是好敷衍的,她现在可是有爹的人。

    温小婉虽然没有用靖王爷特意连夜为她赶制一套衣服,却让靖王爷帮着她为聂谨言连夜赶制出来了一套她想要的颜色和款式。

    靖王爷开始是不同意,他的绣娘都精贵着呢,平时做的衣服都只给他穿,他是看着温小婉是他义女的面子,才允许给温小婉赶衣服的,但聂谨言……他算老几?

    靖王爷直到现在,每每看到聂谨言,还是会长针眼的。

    其实靖王爷看不上聂谨言的原因,不只是因为聂谨言出身宦官,是皇太后着力培养的爪牙,还脸大不害臊地以太监身份强娶了人家小姑娘。这个根源更老要追溯到聂谨言的祖父身上。

    聂家世代书香门第,出过几代大儒,这其中就有聂谨言的祖父。

    聂谨言的祖父在圣祖仁皇帝时,是太学院的馆正,直接教导在那里学习的诸多位皇子,靖王爷是其中之一。

    瞧着靖王爷如今这模样,也能够看出来靖王爷在上学期间的行径必不会好,定是个读书读书不成的标准皇室纨绔,逃学睡觉在老师脸上画小乌龟的事,那是经常干的。

    靖王爷每次犯事,最后落到的都是聂谨言的祖父手里。

    聂谨言的祖父刻板严肃,治学极严,不管什么皇子不皇子的,何况当时圣祖仁皇帝还格外吩咐过,要太学院好好教导皇子们——有此严师有此严父,靖王爷哪怕是皇子,小时候的手板子那是没少挨啊。

    这笔仇靖王爷记了几十年了,每看到聂谨言的那张脸,就想起聂谨言的祖父来,在他觉得,都是一样的棺材板、讨人嫌。怎么可能对聂谨言有好脸色看。

    但是,当靖王爷知道温小婉要给聂谨言做的是粉白系的衣服,还是要搭配她的桃粉色衣群,他奇葩的思维瞬间就改变主意,同意了。

    自他知道有聂谨言这个人开始,聂谨言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始终都是一身素白的,十年如一样,如果能让这样一个人改变一下……,一定是很有意思的。

    就像在聂谨言那个老混蛋祖父脸上画了乌龟一般,他只要一想想,就忍不住大笑出来了。

    还有一点也不能忽视,靖王爷被温小婉嘴里新出现的衣饰名词吸引。

    夫妻服,对啊,他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还可以做夫妻服。他当初若是想到了,兰儿是不是……

    嗯嗯,要是温小婉和聂谨言穿上后,看起来不那么古怪,他觉得他也应该做一套,带上去莲观庵找兰儿。

    兰儿看到漂亮衣服,或许就不想着念佛什么的了,就会和他回王府,继续与他过以前那种夫唱妇随的生活了。

    事实证明,温小婉虽然人既懒又笨,但眼光还是不错的,她自己设计的这一套衣服样子做出来后,穿在聂谨言的身上极合适了。

    聂谨言自己觉得有些别扭,他好多年没有换过衣服颜色了,忽然换了一种,怎么看都不太像他自己。

    温小婉却是极喜欢的。这件桃粉色的衣服,就如三月桃花最嫩的那一片花瓣,浅浅的漾出粉色的波光。

    温小婉本来还想在衣角处,绣上几瓣慢慢垂落的花瓣,后来又觉得这个兆头不好——落花什么的,还是等他们两个都死了以后的情侣寿衣在用吧。

    “早就告诉你少穿白,你这张脸本就肃,不用穿白,都和白无常一样气质了,离着老远看,能吓哭一排小宫女……”

    坐在马车里的温小婉,还在帮着聂谨言整治衣领子,丝毫不在意她自己说的那翻话,已经使得聂谨言粗硬的睫毛下垂了。

    温小婉自顾自地说着:“你看,加点粉就不一样了,瞧着脸色也好,我们这样才算新婚……”

    听到‘新婚’时,聂谨言垂下去的粗硬睫毛,才又颤颤地扬了上去。

    是啊,不能给温小婉大红的花轿、大红的嫁衣、大红的洞房,他们穿上同样颜色的衣服,哪怕只是淡淡的粉,也总是能显出他们是新婚的啊。

    聂谨言拉了拉温小婉的手,又瞧着温小婉今早精心画出的人面桃花妆,越看越觉得明艳无双了。

    马车到了皇宫门口,就不能进了。不用聂谨言递牌子,温小婉拿出了她的牌子递给守门的宫人和侍卫。

    温小婉昨天已经进宫一次了,宫门口的侍卫和宫人们认识她了,但还是按规矩查了一下牌子,正准备按习惯寻问登记一下,就听到温小婉坐着的马车里,传出来一声低咳。

    温小婉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温小婉着人递出的牌子,已经被送了回来,别说登记了,开门放行的速度,都好比火箭一般。

    温小婉在心里再一次默默画圈圈,好吧,聂谨言这人的淫威,好比磁场幅射一样,你说隔着这么厚的马车帘子,那守大门的人是怎么听出来的呢。

    难道咳嗽这玩意,也能分出‘哆来咪发嗦啦西哆’来吗?太神奇了。

    “教教我,快,教教我,你是怎么咳一下就能镇住他们的呢?”

    温小婉一定要破解这个密码,她觉得这比摩西电报码还要深奥。

    聂谨言死死地闭上眼睛,装听不到。

    ——好吧,他是趁着温小婉不注意的时候,把手伸出了马车窗,他出宫的牌子,哪个瞎了狗眼的能不认识。

    到了皇宫二道门的时候,宫外的马车就不能进去了。

    聂谨言先下了马车,然后把后下马车的温小婉,抱下了马车。这次看守二道门的那些侍卫以及太监,集体垂头,装眼瞎了。

    宫里是一个永远不缺少八卦和秘密的地方,温小婉被太后秘定和亲、被皇上推翻这事,或许流行不出来。

    但是,新封的温婉郡主与他们宫里的慎刑司活阎王聂司公,早在宫里结了对食,郡主有了封号之后,也愿意与聂司公守在一起的事,却早已经传遍宫里的每个角落了,估计着只有冷宫里关着的那些不知道了。

    在一众宫女和嫔妃心中,温小婉的脑袋一定是被驴踢过的,要不绝不会干出这么傻缺的事。

    害得温小婉的原主子嘉妃娘娘,得向每一位来她永孝宫猎奇打探的妃嫔姐妹们解释,他们婉儿只是重情重义,又与聂司公有过生死之交,才如此不离不舍的。

    结果,事情越抹越黑,短短这几天的功夫,已经传得五彩缤纷了。

    温小婉根本不在乎这些人是什么想法,看她时是什么眼光,温小婉相信等着聂谨言出现的,所有流言会立刻消失,绝对不会传到她的耳朵里的。

    不信可以试试。

    聂谨言绝对会假公济私,给乱传流言的按上什么蛊惑人心、扰乱后宫安宁的大帽子,把他们送去慎刑司的。

    做为聂谨言的夫人,温小婉实在太了解她的相公了,而且她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基本属于那种你为我杀人放火、我为你毁尸灭迹的主儿,两个人凑一起,温小婉想了一个很贴切的话词形容——狼狈为奸。

    聂谨言十分不赞同,狠狠敲了温小婉的脑门,“我们是琴瑟合鸣。”

    好吧,温小婉揉着脑门,她深深地以为他们两个只有在床上时,才有合鸣。

    温小婉很享受这一路来,望向她的目光。她昨天自己进宫来的时候,可没有得到这么多的注目礼啊,果然还是聂谨言的名头比较盛。

    温小婉还刻意使自己走路的步子放得步步生莲,又有身上那一套桃粉色的衣服,还真像七、八月份开在湖面上婷婷玉立的荷花了。

    聂谨言仍然是他一惯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但与他们过往碰到的人,都会极其恭敬地向他行礼,他好像没有看到似的,默默地接受,再默默地走过去。

    只有温小婉,不管谁给聂谨言行礼,她都冲人家温婉的笑,笑得人家毛骨悚然地走开。

    那些人,通常在走开不远后,会忍不住偷瞄一眼他们两个的背影,那一双桃粉相衬的背影,越发觉得他们有些像夫妻了,怪不得凑到一起去了。

    冲着十几个人笑过后,温小婉终于觉出不对来了。

    “我笑得很吓人吗?”

    她完全是出于善意,怕聂谨言的死人脸带给别人的压力太大,她帮忙缓解一下,可她笑完后,她发现那些人的压力更大了。

    “他们不敢看你笑,”聂谨言似乎是很好心地解释着,瞧着温小婉还敢很无辜地问他,“为什么?”

    聂谨言直言不讳,“他们怕我事后挖了他们的眼睛,”如期听到温小婉第二个‘为什么’后,聂谨言在宫里难得能挤出笑来,“因为你的笑,只能我看到。”

    这回,温小婉彻底无语了。

    皇太后薄氏所住的慈宁宫,在晋安国皇宫的中宫处,位于西南角,是全宫光线最足的地方,尤其到午后,晒晒太阳什么的,简直是养老最佳地。

    怪不得晋安国开国皇帝把这里划给了自己的母亲,以后的太后也眼着沾光起来。

    “一会儿进了宫里,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别叫人拿了把柄。”

    快要到达慈宁宫门口时,聂谨言吩咐着温小婉。

    温小婉捏了捏聂谨言一直拉着她的手,“放心吧,”他们是来气人的,怎么可能被人气到。

    进了慈宁宫后,聂谨言是想松开温小婉的手的,却被温小婉一把抓住。

    他心头一热,没有挣扎,就任由温小婉拉着,然后两人手拉手地往慈宁宫正堂走去。

    聂谨言和温小婉一起来慈宁宫,着实令皇太后薄氏有些想不到,听到外头守门宫女的传禀,她捏着念珠的手,生生地顿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开口,“让他们进来吧,”可手里拿着的那串念珠,却怎么也拔弄不动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早上修错字什么的,评论也明天回,好困,我去睡了。双更真累……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