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第70章 称姐道妹
    今日的永孝宫,已经非同昔日的永孝宫。

    当时,温小婉离开永孝宫,去往靖王府时,嘉妃还是嘉嫔,才刚刚复宠,永孝宫虽没有嘉嫔失宠那阵冷清,但绝对没有如今这么兴盛,人来人往、身影交叠的。

    不只是各宫来往的嫔妃主子,还有是今年刚刚选秀过后分来的几位小主。

    引着温小婉和聂谨言往永孝宫正堂里去的正是锦蓝。

    温小婉离开永孝宫后,她总算千年老二扶正,熬到了永孝宫第一位份的大宫女上了。

    温小婉一眼就看到锦蓝那小脸上,挂着春风得意的笑,想来是管事管得很开心。

    这到也是,如今,永孝宫的嘉妃风头正劲,哪像半年前失宠之时的艰难潦倒。

    当与温小婉闹对食传闻的对象,从小福子换成聂谨言时,锦蓝看温小婉的眼光,已经由怜悯,换成了更加怜悯兼带闪烁着神奇。

    进了永孝宫,自然与去皇太后的慈宁宫是不一样的,温小婉的手没有与聂谨言拉在一起,反而被‘相亲相爱’的好姐妹锦蓝挎了去。

    聂谨言自动退后了几步,在聂谨言觉得,锦蓝毕竟是与温小婉一块长大的小姐妹,两人见面总有些女孩子想要说的私密话的。

    昨天温小婉进宫的时候,正赶上锦蓝去了尚膳监,没有遇到。今天,瞧见温小婉和聂谨言双双地来,锦蓝到是有些面上掩不住的惊喜。

    在没有利益的争夺里,她们两个这一起长大的小姐妹,说出去还是很亲近的。

    温小婉和聂谨言站在一起,锦蓝不敢靠过来,聂谨言自动退了几步后,锦蓝拉着温小婉,先是哭了几声,然后拉着温小婉极低的声音说:“你真和他……”

    “是啊,真和他啊!”温小婉眨着大眼睛,笑得一脸天真。

    锦蓝细细的眉尾垂了下去,暗暗掐了温小婉一把,她以为聂谨言是听不到的,以为压的声音很低,其实聂谨言听得一清二楚。

    聂谨言听到锦蓝问温小婉,“你不怕他啊?”

    这也是聂谨言一直以来想不开的问题,在别人畏他如虎时,温小婉为了他春暖花开。

    聂谨言竖着耳朵,却听到温小婉回锦蓝,“我为什么要怕他啊?”这也算回答……,不过也是,婉儿为什么要怕他呢。

    锦蓝又和温小婉说:“他多吓人啊,你没见着别人都不敢往他身边去啊。”

    温小婉继续装无辜地回答锦蓝,“啊,那是怕他啊,我还以为都是尊重他呢。”

    聂谨言无声地挑挑眉头,心底笑成一片,然后,他听到了锦蓝说出他一直对温小婉评价的心声。

    锦蓝又拧了温小婉一下子,低吼道:“你傻啊!”

    真的,温小婉确实不聪明的,若是聪明的,能和他搅在一起吗?这不真是傻吗?

    温小婉撇撇嘴,她才不傻呢,她看聂谨言上上下下哪里都挺好的。

    温小婉和锦蓝这么一路往前走,聂谨言不紧不慢后面跟着,还有一群拿着赏的太监们,更不紧不慢地在更不远的后面跟着,这条队型,看起来颇为有意思。

    就是这时,有人挡到了锦蓝和温小婉的前面。

    “哎呦,这不是锦蓝姐姐吗?这位姐姐是……”

    温小婉顺着声音望去,他们前面站着一位穿着淡绿色宫装的俏生生小丫头,真挑着秀眉,睁着大眼望着她们呢。开口就是尖酸的声音,挺讨人烦的。

    温小婉怎么说也是永孝宫的老人,离开左右不过四个月左右,宫里大部分人都认识,却也瞧着眼前这宫女眼生得很,但那暗含挑衅的目光,却熟悉之极。

    哎呦喂,她这算是回娘家,谁这么不长眼,直直地撞过来呢。

    就算不给她这个新出炉的温婉郡主点薄面,也得看看她身后跟着的是哪位神吧。

    “这是谁啊,见面就和我攀姐妹,你可真有胆量,”温小婉其实很想拍拍眼前这胆大的小姑娘的,“我是温婉郡主,嫁于聂司公,跟我攀姐妹,你是和我一个爹啊,还是想和我共侍一夫啊。”

    瞧着对面那女孩儿,越来越惊恐的脸色,锦蓝差一点大笑出来。

    至于几步远站着的聂谨言,桃花粉的衣服颜色,都盖不住他肃白一张脸上,流露出的煞气了。

    “奴……奴婢不敢!”

    小姑娘已经吓得跪在那里了,锦蓝这个大宫女的威风,她尚且不敢明着如何挑衅,更何况眼前还是一位郡主,笑起来说起来,这般的言辞锋利。

    温小婉没理跪下人的人,只笑眯眯地和锦蓝说话,“这是新进宫的啊?”

    她虽然不是永孝宫的大宫女了,但嘉妃是她和聂谨言下一步棋里,最重要的棋子,他们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看嘉妃这里混到何种程度的。

    嘉妃如今三个月的身孕,正是极不稳当的时候,这宫里但凡有人生了异心,对于嘉妃都是危险的潜藏。

    温小婉决定帮着嘉妃立立威,反正,她对外的名声已经十分不好听了,不在乎更难听一点儿。

    “可不,随着新封的王美人一起进宫的,”

    位在美人,却没有则封号,谈起来这位份宠爱都不够也敢这么嚣张。说是新进宫的,那应该是他们走后的那次选秀进来的。

    永孝宫里,一直都只有嘉妃主位,并没有其他小主并存,选秀过后,哪宫的位置,看来都不丰裕了,皇后绝不会叫有孕的嘉妃妥出清闲了。指过来同住的,估计都不是什么善茬子。

    “噢,那看来王美人的规矩还没教到位啊,这可不好,身边人若不妥善,很容易连带着小主犯错,凭着这位‘妹妹’的说话办事来看,宫规大体是不懂的。”

    温小婉轻言细语地说着,锦蓝更是轻言细语地配合着,很好地体现了她们两个的姐妹情深,而事实也是只有她们两个共同整治别人的时候,才特别情深。

    锦蓝的语气和温小婉如出一辙,“是啊,我也和美人小主提过,宫里的规矩和外面府上的怎能一样,若是不严着些,早晚有一天害了自己,还会连累永孝宫。”

    王美人是这次大选,新封上来的。用锦蓝的话说,长得妖妖娆娆的,一脸子狐媚相,而她带来的这个随身宫女,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进了永孝宫没两天,上窜下跳的,四处打听扒关系,自己早说要教训教训她了,但奈何嘉妃娘娘拦着,说秀女进宫才几日,不好她们永孝宫最先生事,好像她们恃宠而骄似的——毕竟这举宫里,怀孕的主子,只有她这独一份。

    嘉妃娘娘不好出手管教,温小婉可不管那回事,她这辈子最恨谁无缘无故和她‘称姐道妹’,她能扒了对方的皮。

    “锦蓝,你这话说得十分有理,嘉妃娘娘是仁善主子,坐在永孝宫的主位,也不好张口罚谁,但宫里的规矩总是不好被人拖累的……”

    温小婉和锦蓝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向后面瞟得聂谨言。

    聂谨言默默地低下了头,眼观鼻、鼻观心,坚绝不往前瞧一眼——他不是为了躲温小婉给他发来的暗号,他是不能往前瞧,因着温小婉和那犯事的宫女在一条直线上。

    他要是瞧了,温小婉保不准会怎么想呢,何况刚从太后宫里出来,他可还记得在太后宫里,温小婉提什么妾不妾的……

    他还是避嫌吧。

    温小婉很满意聂谨言这副态度,跪在地上的那个小宫女可不满意了,温小婉就算是正二品的郡主又能怎么样,这里是皇宫,不是王府。

    小宫女抬起头来,语气还是有些不善,“是,是奴婢说错了话,还请……还请郡主原谅,奴婢的主子会好好教训奴婢的,不劳郡主为奴婢操心了。”

    温小婉虽然被锦蓝和聂谨言一致认为的‘傻’,但她自己从来不这么以为,她这是大智若愚好不好?

    比如这二货小宫女明里暗里的讥讽,她就听得一清二楚了。

    温小婉不急不缓,拉过了想替她先开口的锦蓝,笑道:“你这位妹妹说得有些道理,按理是应该你家主子管教的,但是……美人小主也是刚进宫来,总有些规矩自己也学不全的,不如……由你这位忠心主子的妹妹,去一趟规矩最全的地方,好好学学,等着出来了,也可替你家美人小主j□j后进来的奴才们了……”

    小宫女显然没有明白温小婉是什么意思,直愣愣地瞧着温小婉。

    锦蓝却是明白得一清二楚了,要说这宫里,哪地方的规矩最全,那自然是慎刑司,而今慎刑司司主是谁,就是后面跟着的那位活阎王。

    小宫女是新进宫的,又刚好赶上聂谨言最近一段日子没在宫中,还没来得及普及到慎刑司聂司公的威名,如今刚好撞到枪口上了。

    要是换个别人,依着锦蓝和温小婉的性子,也不会过份难为,谁都是从小宫女那阵子过来的,但眼前这个小宫女不一样。

    昨天温小婉来永孝宫的时候,那个什么王美人,就说要进来参见她这位郡主。

    那副张狂的样子,温小婉即使没见,也觉出王美人的人品必然有问题,眼前这个小宫女,证实了一切。

    小宫女不知道前面是套,但也清楚,这宫里不是哪个地方她都能去的,梗着脖子说:“那也不劳郡主操心了,我家小主身边有教养嬷嬷。”

    “噢,有教养嬷嬷?是哪位,就教得这样的规矩,也该跟着去学学了。”

    温小婉抬起她漂亮纤弱的手,拿着帕子,摁摁嘴角,她这手还没有放下去呢,那边过道长廊里,钻出来一位一身褚褐色宫装的老嬷嬷,连滚带爬地跪到了温小婉的面前。

    小宫女岁数小、进宫日子短,对于聂谨言的威名没听过,但老嬷嬷这般年岁的,什么没见过,听聂谨言的那点事,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了。

    ——在妃位的,聂谨言尚且不在眼里,何况是刚进宫的小宫女神马的。

    “老奴参见温婉郡主、参见聂司公大人,这小蹄子进宫没几天,什么事都不懂,还请郡主恕罪,请司公大人恕罪。”

    哪怕是有些日子没见到聂谨言了,聂谨言站在那里,老嬷嬷还是觉得周身发寒,好像死过一遍。

    聂谨言听着人家指名到他身上了,他不好再站在后面了,慢悠悠地走过去,瞧了两人一眼,淡淡开口,“你姓李吧,以前不是在尚珍局吗?”

    聂谨言过目不忘,在他眼前溜过的人,他都能记得住,哪怕这老嬷嬷,他以前只在尚珍局,搭过一眼。

    “是,是,司公大人,老奴以前是在尚珍局的,这不是后宫大选,老奴被挑了出来,分到永孝宫翠华院教导小宫女。”

    李嬷嬷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开始哆嗦了。

    “然后……”聂谨言稍稍顿一顿,“就教导成这副样子?”

    李嬷嬷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转身就给跪在她旁边的小宫女一个嘴巴,“在院子里的时候,我是怎么教导你们的,谁允许你没有吩咐就出翠华院的啊,宫里主位这边,也是你们随便能来的吗?”

    那小宫女简直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瞧着李嬷嬷,她是王美人从宫外带进来的贴身宫女。在整个翠华院里,最得主子宠信,平日里也是目中无人惯了的,谁见着她都客客气气,还是第一次被人直面打脸。

    聂谨言只当没看到,他只轻飘飘地说:“既然没教好,那就麻烦李嬷嬷陪着她一起去慎刑司里,再好好学一遍吧,免得耽误了你们主子的前途,至于你们主子这里,想来慎刑司里有学过完规矩的,正没地方分呢。”

    聂谨言上嘴唇碰下嘴唇,这事就这么定了,李嬷嬷如一顿摊软的泥一样,坐在地上,而她旁边惹事的小宫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

    锦蓝十分乐意看到她们去慎刑司那座大熔炉里学习深造,冲着那边站着的几个小太监说:“没听到司公大人吩咐的话吗?还不快点拖出去。”

    要么残,要么忍,在宫里,就是这样的规矩:你不对别人残忍,别人总会对你很残忍的。

    那边鬼哭狼嚎,温小婉和锦蓝只当没听到,继续之前的有说有笑,往正堂去了。

    既然回了宫里,斗是避免不了的,哪怕她现在已是郡主,但她可是宫里出去的山寨版郡主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比较闲,白天更一章,如果可以,我晚上再写一章,嘻嘻……,谢谢亲们的支持。

    ps:

    落雨若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0-29 11:13:52

    骑着乌龟去看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0-29 02:25:33

    谢谢各位亲的支持。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