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第79章 春色满园
    温小婉对于宫里的生活并不陌生,再次住回永孝宫,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的。

    她原先的小屋,锦蓝已经搬进去住很久了,她自是不能再住了,而且那间屋子也不附合她温婉郡主的身份。

    嘉妃黄沛莺在她要进宫之前,已经着人在为她收拾了一处挨着自己正堂的小院。

    简单的一进院子,因着离黄沛莺自己住的地方太近。黄沛莺有着身孕,万事都提防几分。新选的这批秀女封了位份,进了黄沛莺的永孝宫后,黄沛莺也没有拿出来分给别人。

    温小婉是黄沛莺信得过的,是她身边第一助力,她恨不得在皇上不来的时候,都与温小婉住在一起。

    温小婉对此,表示深深地反对。她怕聂谨言偶尔抽查巡夜,发现她睡在别人床上,会把房顶捅塌的。

    这种事,聂大爷绝对做得出来。做完后,还会面不改色地拍拍袖子说那是永孝宫的房顶不结实,待需整修。

    黄沛莺给温小婉按排了住处后,聂谨言迅速地派来了两名小宫女以及两名小太监,这都是聂谨言亲自从慎刑司挑过去的。

    瞧着他们的样子,都是颜色普通性子老实的,但温小婉觉得聂谨言给她挑来的人,绝对不会是面上看着那副样子的。四个人一起给她请安的时候,规矩整齐划一。

    当温小婉问起他们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们以‘一、二、三、四’报数的方式,回了温小婉的话。

    温小婉的嘴角抽了抽,她可不要贴身侍候的人,她张口叫出来是‘阿一、阿二、阿三、阿四’这种特别体现她智商的名字。

    “好了,你们以后改名j□j色满园吧,”这四字成语刚好能体现她这院子在聂谨言来了以后的真正含义,这又正好四个人,一人一个。

    为了方便他们四个选择,温小婉又补充一句,“按年龄来排就好了。”他们原先叫的一二三四,就是按年龄排布的。

    岁数排在第二位的那个小太监,死命垂着的头,嘴角颤成一根绷紧后,被人轻轻一碰就会不停哆嗦的牛皮头筋。

    ——阿二这名字,叫着虽不好听,但总比阿色强点儿的。主子赐的名字,他又不敢说不好,只能认命地憋屈着。

    别外三个改了名字后,都很满意。特别是叫阿春和阿园的两名小宫女,几乎要手舞足蹈地庆祝了。

    总体来说,温婉郡主在住进她‘j□j满园’的第一个晚以及第二天,是分外和谐的。直到第二天晚上,聂大爷亲自来视察。

    “这张床不行,明儿我叫人给你换了,女人住的床,不能全用硬木的,该是软木与硬木合着的,还有这雕花,太精到,你的年龄品性,怎么能雕富贵牡丹,被有心人看到,就是个说道……”

    温小婉跟在聂谨言的身后,对于聂谨言说的这些很无语。明明聂谨言的屋子里,简朴得和牢房没有区别了。

    到了她这里,却处处能挑出不好来,还说她用的东西太简单,女孩子就应该对自己下手狠一点,别小家子气。有什么喜欢的尽管说,买不到又喜欢的东西,他会帮着自己弄来的。

    聂谨言这是要打一座金屋,藏她这个‘娇’吗?那也得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啊?

    聂谨言自从踱步进了温小婉的屋子后,一直没有停下闲来,指指点点地挑剔着各处不满意的地方,尤其不满意的除了床之外,还有温小婉摆在隔间的那套睿王龙麒送给她的青丝软木红妆套盒。

    好吧,她都不知道这套盒是怎么混进宫里来的,他们收拾东西的时候,明明没有带这套东西。

    温小婉还特意禀明了靖王爷,在她走后,请靖王爷帮忙把这套东西退还给睿王龙麒,此物太贵重了,他们怕是承担不起的。

    “这东西不是告诉你烧了吗?”

    聂谨言的脸色黑的乌云压顶了,一点儿没有刚才那份要给她造金屋的温存。

    温小婉缩缩脖子,嚅声道:“一寸楠木一寸金,这东西比楠木还贵,和谁犯别扭,也不能和银子犯啊。”

    温小婉心里只有这么一个真实想法,聂谨言却难以容忍,他几乎是吼了,“我缺你银子花吗?烧了它,放在这里早晚是个麻烦。”

    聂谨言的眼睛都直了,盯在那儿套红妆盒上,好似能把妆盒盯出个洞来。

    提到麻烦,温小婉忍不住想起睿王龙麒对她暖昧不明的态度,这确实很麻烦,但真烧了,又太可惜了,这东西确实挺贵的啊。

    聂谨言瞟一眼,就能猜到温小婉又转什么心眼子,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坐到了隔间外面的软榻上,冲着温小婉招招手,温小婉连忙凑过去,坐到他的怀里。

    “这东西留不得,昨儿吃饭的时候,你那位世子义兄不是提醒过咱们了吗?”

    温小婉没心没肺,听不出人家话边的意思,聂谨言什么不懂,龙骏那天故意提了薄太后的侄女薄彩婷,可不是为了让龙麒撑着梯子,间接给温小婉念话,撩着温小婉春心波动的。

    那整整一席的时间里,温小婉只记住了睿王龙麒的一句‘温婉淑慎’,其他人……其他人有说话吗?

    聂谨言这次连叹息都省了,直接说道:“睿王龙麒要娶谁,从他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下来了,哪怕那个时候薄家的嫡次女薄彩婷还没有出生。”

    这个聂谨言不说,温小婉也知道,她是看过小说的啊,她只是不明白聂谨言拐着弯地要和她表达什么意思,所以,在聂谨言停下来后,她用眼神示意聂谨言接着说。

    哎,他的女人明明看起来又伶俐又聪明的,怎么脑子这么笨呢。

    “你以为这套青丝软木全套的红妆套合,是睿王龙麒专门费劲心思为你寻回来的吗?”

    这当然不会,温小婉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那种花痴公主梦她从来不做的。

    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惊道:“你是说……”

    聂谨言总算出了一口气,好在他这女人还不算太笨,要不他这一天提心吊胆的没个放心,怎么好离她一步的——他慎刑司主位都可不做,也要巴巴跑到永孝宫当个掌宫太监了。

    “你以为我就是那么爱捏酸吃醋,半点不容人的吗?这事十分不妙,若是处理不好,皇太后和薄家必会把你当做眼中刺的。”

    睿王龙麒是任何人都不能觊觎的,薄太后能分吃了那人,至于薄家,仅仅一个皇后,哪里够啊。双保险若被人抢走一个,镇国公薄啸天,岂是容人之人。

    经着聂谨言这一分析,温小婉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她如今在在宫里,挂着温婉郡主的名头,其实谁不知道她是个山寨版的。

    皇太后在宫里盘距多少年了,别说想要她的命,就是克制为难为难她,也够她喝一壶的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如今是敌强我弱,缩头装乌龟是再好不过的了。她帮不上聂谨言多少,也不想做聂谨言的累赘。

    “那怎么办?要不……送出去?”

    温小婉头脑里的弯弯绕绕是不多,她不懂得算计人,却懂得正常的回击,别人算计到她头上的时候,她也不怕,也知道怎么返还回去,只是踢一脚还是挥一拳,还要周全才好。

    “送出去?”聂谨言默然了片刻,弯起修长的眉眼,点了点头,“你说的对,烫手的山芋是要早早送出去才好,你想送给谁?”

    温小婉在聂谨言高挺的鼻梁上,重重地亲了一口,“你都知道了,还问我。”

    自然是哪儿得来的,就送回哪儿去啊。

    聂谨言点点头,“你准备怎么说?”他的手指搭到温小婉尖俏的下颌处,轻轻地抚摸着。

    温小婉知道是聂谨言不放心她,这人一旦把谁放到心里,就会时刻挂在心上了。恨不得揉进眼睛里,走到哪里看到哪里。

    “明儿我和嘉妃娘娘,去慈宁宫给太后娘娘请安,就把睿王龙麒送我这套盒的事,与太后娘娘说了,只说当时送这套盒,不过是父王暗里拿言相激,睿王爷面子不下,才送给我的,我却知道睿王爷是想把这套盒送给太后娘娘的,父王顽童性子,想来太后娘娘也不会介意的,如今不过是借我之手,抬给太后娘娘,还望太后娘娘莫要生了我们父女的气。”

    温小婉把心里思量的一堆话,一字不差地说给了聂谨言。一双望着聂谨言的大眼睛,闪得晶亮,看得聂谨言那张平时因着严肃而显得有些冷厉的脸,慢慢地柔了下去。

    温小婉被动接受了睿王龙麒的贵重礼物,怎么处置都是错,惟独把这份礼物送还给太后,让太后娘娘知道一件事:她对太后娘娘的宝贝儿子没有任何兴趣。

    太后明白她的意思后,因着聂谨言的关系,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碰她。孰轻孰重,对于一个把持后宫将近四十年的实力派,皇太后还是能惦量出来的。

    大体先是接受她的示好,为防范再生变故,估计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儿子的婚事敲定下来。

    确定完对睿王有利的婚事后,才会是激烈争斗的开始,至于皇太后这盘棋想怎么个下法,却不是他们一时半刻能猜到的。

    至于拿靖王爷当枪使一次,他们两个都没有半分的愧疚心理,反正,靖王爷的作用,大体就这样了。

    那份贵重的青丝软木红妆套盒的礼物解决后,聂谨言和温小婉都仿佛卸下了心中一块重石,两个人彼此搂在一处,只静静地坐着,一句话不说,也觉得彼此在对方心头,都是那么的熨贴。

    就在他们两个共享这片静默之时,外面突然有太监高喝一声,“圣上驾到!”

    聂谨言和温小婉俱是一惊,互望了一眼,连忙从榻上下来,准备接驾。皇上来永孝宫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会来她这间小院。

    他们匆匆出了屋子,走到小院时,晋安帝龙耀已经大步走了进来,还说:“听说皇妹搬了进来,朕这个做皇兄的,自是要来看一看的。”

    晋安帝龙耀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温小婉和聂谨言却是哪个都不信的,而刚刚喊那一嗓子的正是之前与温小婉打过交道的敬事房副总管大太监林长海。

    聂谨言被调去靖王府挂职后,林长海就暂时接任了聂谨言在御前的活儿。

    林长海和聂谨言不对付,是宫里大多数人都知道,但没有人把这件事放在心里,毕竟这满宫里和聂谨言对付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而林长海与聂谨言说起来,只是见面打声招呼的情份,谈对付不对付的,都有点言重了。

    林长海心思窄,愿与人较个高低,他一直觉得这满宫里,能与他比的就是聂谨言了,所以,总是刻意地去争比。他心里这么想,也总觉得别人心里是这么想的。

    其实……在聂谨言的心里,林长海就是vip中的p,这个人要是不出现,他都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

    林长海瞧着温小婉和聂谨言同时从屋里出来,又有之前流言已经确定的消息,林长海心里那嫉妒的火,雄雄燃烧着,只是不好在圣上面前流露出来,但看聂谨言的神色,更加难看了。

    林长海的神色变化是温小婉忙里偷闲看到的,不是她想刻意关注林长海,实在是林长海那张脸太有压力感了,连晋安帝龙耀的光芒都挡不住林长海的晦气。

    林长海,好,她记住了,但凡对她家相公不敬的,她都不会放过的。特别是林长海之前在她还未出宫里,就一直给她添堵。等她以后有了时间,有都是办法消遣他。

    “臣妹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温小婉心里虽是有了杂念,但宫里的规矩却不是白白教导出来的,即使眼皮不抬,本能的反应都够了。

    温小婉除了在回京宴会那天,远远地见过晋安帝龙耀一回,今天晚上,还是第一次以‘郡主’的名头,离得晋安帝龙耀这般近的,而之前在宫里,对于晋安帝,她都是有多远躲多远的。每次晋安帝龙耀来临幸黄沛莺,她都是叫锦蓝冲在前面的。

    是以晋安帝龙耀伸来扶她的手,触碰到她的手臂时,她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

    在她身后,与她一起跪下去的聂谨言,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汗汗,更晚了呢,对不起各位亲了,白天这边换管路,把漏水的管子都拆换了出去,频繁地停电,到了晚上才容出时间写。

    ps:elev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05 21:25:38

    谢谢亲们的支持!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