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第84章 戏出有名
    在隆冬时节,还能看到百花齐放、花团锦蔟,温小婉森森觉得她真是太好命了,更‘好命’的还是她深陷在比百花还要怒放的娘娘们中间,有一种很想屎一屎的便秘感。

    皇后小薄氏请宫里众位娘娘们,以及郡主公主还有她自己的亲妹妹赏戏,自不会挑到宫中常用的那个露天大戏台里。

    这种自虐的事,哪怕被皇宫压榨得几乎变态的女人们,也是做不出来的。

    皇后小薄氏在冬子月里举行戏宴,别出心裁地把戏宴的地址,按排到了宫中一处栽种大型果树的暖房里。

    这种稀奇的东西,温小婉在前世见得多了,并不觉得有什么。由于她职业的自由性,她在原先生活在天朝时,都是夏天去北方,冬天在南方的。什么稀奇景没见过。

    前世别说农民伯伯扣的大棚了,就说那越来越严重的温室效应,已经快要把整个地球带成巨大的暖室了,连着北方有些地方,都不那么冷了。

    像晋安国这种用炭加热,几层过渡,精心栽养的花花草草,温小婉除了觉得眼前一亮,并没有如何的震撼人心,而其他各宫嫔妃以及小主们,却都忍不住发出低呼,连着与温小婉一起的嘉妃,也忍不住赞不绝口。

    温小婉并不清楚,这些暖房里伺养出来的花,除了在北方冬季里,瞧着新鲜,它还是身份以及宠爱的象征。

    这时就有些妃子小主在旁边念叨着了。

    “前段时间,皇上去我哪儿,见我写咏菊的诗,就赏了我一盆金盏菊,我当时还想,这大冬天的,可是哪儿找来这么鲜艳的花儿,原来是这儿啊!”

    最近很得宠的,也是新任这批秀女选上来的秀美人,扯着同一宫的一位小主,恰到好处地炫耀着。

    温小婉站在嘉妃身边,默默地低头,说到菊花什么的,她只能想到一元钱硬币后面的那朵,好吧,她确实是没有什么浪漫气息的女人,但她确真真实实是位‘性’情中人,好不好?

    皇后小薄氏是派着她身边的几位贴身大宫女,把宫里这些受她邀请来的妃嫔小主接进温室里的,她本人还没有到。

    温小婉这点可以理解,皇后是宫里的大牌,大牌的屁股一般都比较沉,不拖到0.01秒在来,就对不起她大牌的名号了。

    令温小婉很意想不到的是提前来了一步的敏宜长公主,竟在扫视了众妃一圈后,坐到了嘉妃的身边,还是靠着她这边坐的。

    坐下来后,还冲她很友好地笑了笑。这种情况,温小婉有点没想到,也跟着还了人家一个善意的笑,心里却是很不解的。

    戏台子昨天就搭好了,在百花以及各处矮树的中央。没有宫中常用的戏台子大,看来是不打算上武戏,文戏居多的。

    最好的正位,当然是留给皇后小薄氏的,正位旁边有一个侧位,那是留给皇后小薄氏的妹妹的,另一边的那个侧位,则是留给宫中地位仅次于皇后的齐贵妃的。

    在这几个位置后面,分别有三个位子,是留给福华宫主位顺妃喆喆氏、景福宫主位肃妃严氏以及永孝宫主位嘉妃黄氏,而嘉妃位置的旁边原就是留了温小婉的位置的,如今不过是敏宜长公主坐过来后,这边又加了一把椅子。

    妃位的后面是两张椅子了,仁禧宫的主位娴嫔柳氏以及长宁宫主位渝嫔李氏。

    这些个高位份的妃嫔娘娘后面的众多位小主,就不算数了。那一排从美人排下去的玉人、宝人、侍人,足有个二十几个了。

    看得温小婉都不舍得数了,她怕有一天晋安帝龙耀会因为这么一排排如狼似虎、偏又各俱风姿的美丽女人,精尽而亡。

    敏宜长公主长相婉约怜人,是标准的鹅蛋脸,柳眉丽成,眉目如画。

    据说敏宜长公主的母妃,也就是先帝的庆贵妃,就是难得一见的倾国美人,敏宜长公主只得这位美人的七分相似,就已经是翘楚娇美了。

    温小婉在来之前,就打定主意了,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发扬沉默是金的风格,坚决不开口,给聂谨言那混蛋省点心,。

    这两天来,她瞧得出,聂谨言为怕她这次宴会受欺负,做了不少功课,可宫中向来不缺闲言碎语,他做功课又如何,会说的还是会有人说的。

    只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她尽量让自己不会当那个巴掌,回应那些不好的挑衅罢了,免得传出更难听的话,聂谨言听到了会心里不舒服。

    装聋作哑的温小婉,并不是真的聋了,她还是能很清楚地听到各方面传来的谈话声。尤其清楚的是嘉妃与敏宜长公主的说话。

    “前几天,你皇兄宿在我那儿的时候,与我说过了,那起子流言,你不要信,胡虏国的国王新登基,正是青年才俊,今年不过二十七岁,与你的年龄,正是堪配的。”

    嘉妃黄沛莺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宛如一阵和风抚面,沁人心脾。

    温小婉不得不挑拇指,不愧是原小说中的女主,除有金手指外,人家修炼技术点,也比别人升级快啊。

    嘉妃话里所说的流言,温小婉也听过一些。

    不外乎是传说胡虏国为不毛之地,而敏宜长公主嫁过去,虽为贵妃,但头上还有一个胡虏国的王后,日子不会好过的。

    ——这种流言,应该是有人有意图地想要拉深敏宜长公主对当今圣上龙耀的不满及抱怨情绪。

    还有的说敏宜长公主年龄不轻了(比之前订的两位,无论是温小婉还是那位平安候的闺女都大),又传说相貌不讨喜(这么大没嫁出去的公主,肯定长得不好看),胡虏国国王已表示出不满,敏宜长公主嫁过去,一定不会受宠。

    ——这种流言的传播者,应该是想加深敏宜长公主的婚前恐惧症,使她知难而退,不敢嫁过去。

    无论哪种流言,温小婉暗猜,都与皇太后薄氏扯不开关系。

    皇太后薄氏最近吃了两个暗亏——一是他亲生儿子成亲,本是好事,却被皇上趁机挪了她亲侄子的好差事;二是这和亲的人选,她三番两次的利用,都没有成功。

    这时,她心情正不好,不知道挑谁的毛病,才能解心气,不给晋安帝龙耀下点暗绊子,怎么能舒服,怕是连一天日子都过不了。

    晋安帝龙耀正是听到宫里有这样的流言传出来,但他做为皇兄,不太好和敏宜沟通。有些话,还是女人和女人之间,说起来,更通畅。

    嘉妃是他最近盛宠的,又怀了他的孩子,颇得心意,通过嘉妃的嘴,给敏宜长公主传话,是再好不过的了。

    敏宜长公主如何不懂这些,听嘉妃说完,她笑道:“敏宜都知道的,娘娘不用替敏宜担心,这是自己的福气,别人想抢也抢不来,而自己的幸福,落到别人嘴里,或许不好,自己觉得好,就是好了,你说是吧,温婉妹妹?”

    装哑巴的温小婉,这是本次戏宴还没有开始,就被点中了,她早知会被点中,没想到这个处女点,竟然是从敏宜长公主开始的。

    敏宜长公主这话说给她听,是再对不过的了,她嫁了个宦官呢,在别个眼里,简直是疯子傻子的行为,而她自己甘之如饴,可不是别人嘴里的不好,她自己心里的好吗?

    事实虽是如此,温小婉也不愿意被人提点出来,特别还是拿她、聂谨言去比敏宜长公主的和亲,她觉得有那么一点儿的不舒服——她之前是和亲对象来的。

    今天,她本就是想打酱油的,但别人点到她头上了,她不能躲的,只好打哈哈地应道,“是啊是啊!”多一个字,不肯说了。

    敏宜长公主瞧着温小婉那副全神戒备,却又偏偏做出很慵懒的模样,抿了抿唇,没在说什么。

    嘉妃却继续完成晋安帝龙耀交给她的使命,接着说:“你皇兄早早就把你的画像,给胡虏国的使臣带回去了,昨个儿咱们的使臣返回来时,也带来了胡虏国国王的画像,你皇兄把画像放到我那儿呢,一会儿等戏宴结束了,你随我过去,好好看上一眼,我昨儿个与你皇兄一起瞧的,胡虏国的国王长得英姿勃发,很是不错的。”

    嘉妃说到后面,开始调笑起来,敏宜长公主粉嫩的双颊,见了嫣红两片,温小婉假装没有看见的把脖子扭了过去。

    温小婉这么一扭,就看了在她斜后位的娴嫔柳芳菡,这位原小说中,比较重要的女配。自她来了以后,这位恶毒隐忍的女配,好像还没有发挥出原著中的作用来呢。这不科学啊。

    话说娴嫔柳芳函大月份失子后,太医说她以后子息艰难,晋安帝龙耀就很少踏足她的仁禧宫,直到选秀后,分到仁禧宫两位新的秀女,皇上才再次去的,却也极少到她的正堂坐的。

    这位眼瞧着是失宠了,但温小婉觉得像柳芳函这样有心计的人物,是绝计不会由着自己沉淀到后宫的大深渊的。

    温小婉不巧望她的那一眼,被她捕捉到,她立刻回望过来,温小婉第一时间地扭头别处了。

    温小婉原先就与柳芳函不对付的,那次还被柳芳函带着她的宫女为难过,这种毒蘑菇,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

    妃位里,除了嘉妃与敏宜长公主说说话,另两位肃妃以及顺妃,就像两张照片摆设,一个端着茶盏里的茶,都能数清楚碗里茶叶有几片了,另一个目不斜视,正视前方。

    温小婉对晋安帝龙耀早期封的这两位妃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四妃填了这两位妃子后,真是太有利于后宫的稳定和谐了。

    齐贵妃来得比皇后小薄氏略早些,并没有带晴犀公主,来了之后,目光浅浅地瞟了一眼嘉妃,目光尾巴扫的主要还是嘉妃的肚子,两个人互见了礼后,又重新落座的。

    可能因为温小婉之前的出身是宫女,很被这群妃子们瞧不上,主动与她打招呼的极少,最多就是点头笑一下,也像是皮笑肉不笑的。

    别人不理她,温小婉也懒得理她们,这种状况最好,免得真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倒惹麻烦。

    皇后小薄氏带着她的嫡亲妹子镇国公次女薄彩婷,施施然走进来时,落座的各位全都起身,一起行了大礼,异口同声道:“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

    温小婉随大流地做着动作,也道了万福,心里却觉得‘万福’这两个字太讽刺了,一般叫着‘万福’的,往往连万中之一的福都没有。

    皇后小薄氏也开始走她姑姑的套路,玩起亲善来,众妃行过礼后,她挥手唤了‘平身’,众妃都随着她落座。

    温小婉用眼角的余光,悄悄打量了一眼站在皇后小薄氏身后的未来睿王妃薄彩婷,只是这么一看,就端得很惊艳。

    薄彩婷单论相貌来看,比不得她的嫡姐皇后小薄氏,但这妞儿有一种特别的气质,给人一种冰清玉洁、孤高冷艳的韵味,天山雪莲般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应该属于一眼纯女神的震撼。

    温小婉只是匆匆地瞥了一眼,就落座到了她起身的位置上,她没想到薄彩婷在坐稳后,却狠狠地看了她好几眼。

    温小婉心头一跳,立刻清楚了那青丝软木红妆套盒的事,薄彩婷是知道了,而且知道的方式还不对,指不定听了什么难听的说法呢,怕是心里已经把她当成情敌,恨个要死了。

    无缘无故多了这么一个敌人,温小婉恨死睿王龙麒了,果然长得太好的男人,都是祸水。

    温小婉在心里,默默画圈,诅咒着睿王龙麒,那边皇后娘娘小薄氏已经开始叫着宫女上茶上点心,以及上戏单子了。

    宫里的戏,梅调打主,唱着辞藻华丽、曲调悠长,但温小婉是可怜的乐痴,这么高雅的艺术,对于她如同听歌剧一样的痛苦,要不是身边坐着众多不怀好意的人,她怕是已经打瞌睡了。

    第一出戏,是皇后小薄氏点的,戏文大体说的是郎才女貌、青梅竹马的故事,男主角中间虽被出身青楼的女配勾引一下,但男主角最终还是回到女主的身边,夫妻和睦如初、百年好合了。

    很好地反应了皇后小薄氏这些年的心愿,可惜啊,戏这东西之所叫戏,大体是只能出现在戏里了。

    宫里没有男戏角儿,男角儿也是由女子来演的,那个演男主的女戏子,很有春哥风范,雌雄莫辨,长得颇有几分俊美风采了。

    这一出戏唱得有一会儿,戏码子肯定不能每个妃子都能轮着点的,皇后点了一出,齐贵妃点一出,剩下三位妃位的就一起商量来一出吧。

    顺妃喆喆氏非本国人士,她听梅调就如同温小婉听梅调一样,根本分不清楚个东西南北音,意思意思地看了看戏本,就把戏本给了嘉妃。

    嘉妃只说听什么戏都好,还请姐姐作主吧,顺位把戏本子给了严肃妃,这么推脱着也不是办法,严肃妃接过戏本子后,客气了两句,就点了一出《妙音奉佛》。

    据说这是位很有佛缘的大家闺秀,最后受了我佛感召,终身侍佛的故事。

    温小婉无话可说。

    本来这三出戏唱下去,就能唱好一会儿了,妃位以下的,嫔啊小主什么的,接过戏本子后大体就是意思意思了,哪还能真点。谁想三更半夜,还会在暖房里听戏啊。

    等着戏本子又送回到皇后小薄氏手里时,戏台上正唱着齐贵妃点的那出《春心愿》的开头。

    “别净是咱们这些做嫂子的点戏,敏宜和温婉,你们两个也瞧瞧,有哪出戏是喜欢的,尽管点出来是了。”

    温小婉头疼了一下,她就知道装乌龟,也是躲不过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滴。

    在这个时候,温小婉并没有开口,而是把目光望向了刚刚自称‘姐姐’的敏宜长公主身上,微笑着,就是不开口。

    说什么都是错,反正有比她位份高、年岁大的,人家做什么,她跟着就是了,没真正点到她头上,她死到底。

    敏宜长公主在温小婉殷切的目光中,只得缓缓站起,冲着皇后福了一下礼,说道:“皇后嫂子客气了,我和温婉是宫里的,不好叫宫外来的妹妹瞧着,还是请薄妹妹点一出吧。”

    敏宜长公主很好地把戏单子推了出去,温小婉垂下的头,嘴角弯了又弯,她就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软刀子这东西,她永远学不及人家天生的宫斗坯子们的。

    薄彩婷是个冷美人,温小婉在原著里就曾读过了。这姑娘心性高傲,冷若冰霜,若是换个别人遇到敏宜说的话,多少也能客气一句,但人家姑娘直接拿起戏单子,就点了一出《黄梁梦》。

    温小婉并不知道这戏是什么意思,只是在薄彩婷点完后,众妃嫔们都下意识地瞧了她一眼,叫温小婉陡生警惕,等她真正听到戏文后,不由得感叹薄彩婷真是太把她当回事了。

    《黄梁梦》说得竟是一位貌若潘安的才子,高中状元后,深得全国少女追捧,尤其有一位女子出身极低,还死巴着这位状元不放,。

    得不到状元的回应,就要死要活地最后终于要来状元的一张写废弃掉的墨宝,被收藏在闺房里,睹物思人,夜夜做着可以嫁给状元的梦。

    最后,状元被赐婚,娶了公主,而这位跳梁小丑似的姑娘成了个笑话,流传至今。

    温小婉觉得她自己与《黄梁梦》中的这位姑娘相差甚远,真不值得薄彩婷,在大庭广众之下,借古讽今。

    虽然温小婉一直在心里不停地暗示着自己,不要把小孩子的把戏当回事,可听着这戏,在面对着众位嫔妃瞧向她的目光,确实有点如座针毡。

    她决定还是出个恭什么的吧,这个理由很实惠,毕竟她之前喝了一壶的茶呢。

    出恭这样的小事,自然不用向皇后娘娘请示,她与嘉嫔说了一声,在嘉嫔十分怜悯的目光以及十分怜悯的口气里,退出了温室。

    温小婉出了温室的门,总算长出了一口气——nnd,这破地方,下次八抬大轿请她来,她也得装出要死要活的样子,打死不来了。

    别以为她没有听见,她出来的时候,不知哪个小主说了一句,“野鸡飞上枝头也成不了凤凰,也是鸡。”

    旁边立刻有人跟了一句,“可不是,她也就是嫁太监的命,还想妄图睿王千岁,也不找张镜子照照,配不配得上。”

    羡慕嫉妒恨这东西,真是无论在哪个朝代、哪个时空、哪个地方,都落不下啊。

    还有,她们这话怎么不敢当着聂谨言的背后念叨,只敢当着她的背后叨咕,都是欺软怕硬的混蛋,还是赌自己不会和聂谨言告状呢?

    温小婉心里忿忿不平,延着温室外面的那条小路,就有点越走越远,等她注意到她走的地方,已经远远超出温室的范围时,她的前面有一道九曲回廊。

    她肯定她来的时候,绝对没有看到过这道九曲回廊,她……她这是迷路了。

    迷路什么的,真不要紧,温小婉经常迷路的,但要不要在她迷路的时候,还有一个催魂的声音传来,折磨她啊。

    “婉儿妹妹,你怎么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嘻嘻,剧情章还是要有的,要不情节怎么开展呢,是吧,亲们……,最后,猜猜那是哪位哥哥?

    ps:冰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0 20:20:24

    谢谢各位亲们的支持!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