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第85章 穿越重生
    说心里话,温小婉并不怕那些嘴碎的女人们,这要不是在皇宫里,放到外面任何一个地方,她一定骂死她们。

    贯通两世,她骂人的本事不可小觑。她能骂出的花活,保准是那些个女人,听都没听过的。

    奈何这里偏偏就是皇宫,她不想给聂谨言惹麻烦。虽然聂谨言不嫌麻烦,但有句话叫做打狗还要看主人,那些都是皇上的女人们。

    聂谨言刚与晋安帝龙耀交了投名状,又传出靖王世子龙骏带着人,正给聂家翻案,温小婉不想这个时候,给聂谨言添出罗乱来。

    再有,诸葛亮当年舌战群儒什么的,他是看准那些是男人,要是摊上一两个女人,估计着诸葛亮也没有那勇气了。

    女人和男人的不同在于,女人对于吵嘴架,从来都是越战越勇、孜孜不倦的,仿佛能从中找到巨大无穷的乐趣。

    温小婉觉得和这么一帮女人吵嘴架,有**份了,而且吵出来的难听话,一准能传到聂谨言的耳朵里。

    即使聂谨言日后能报复回来,也在那一时里,伤了聂谨言的自尊心了,这又何苦的呢。

    这点风凉话,她还是能忍的,聂谨言却……,她不想聂谨言再无端受这些苦了。

    温小婉能容忍那些个嘴碎的女人,却不代表着她能容忍万恶之源的睿王龙麒。

    眼瞧着这人从九曲回廊的尽头,一身紫金衫翩翩然走出来,俊面上带着无辜的笑,温小婉的眉头就不由自主地皱到一起,强忍着想要抓花他脸的冲动。

    睿王龙麒见着温小婉没有理他,又走近了几步,唤了一声,“婉儿妹妹?”

    那一笑,真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可惜碰到的是温小婉这根长在池塘里的狗尾草了,既无花样,也没有雄雄心火。

    尼妹,尼妹个头啊尼妹,温小婉正憋屈呢,翻大眼睛,狠狠地瞪了过去。

    她面色毫不留情,板着一张素脸,冷冷地道:“睿王千岁请自重,您还是称我温婉好了,妹妹这词在下福小当不起。”

    这一刻里,温小婉觉得她是薄彩婷上身了,冷得掉渣。

    睿王龙麒怕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对待他的女人,有一刻的恍神,露出掩饰不住的惊讶,却还道:“婉儿妹妹,你这是被谁欺负了吗?大可说出来,为兄给你撑腰。”

    还撑腰,别最后撑死了,温小婉更没好气了,“你少与我说几句话,我就阿弥陀佛了。”

    对着绝世美男,温小婉已经很快从颜控的痴迷中,转化出来,变成横眉冷目了。

    “这是为何,你我兄妹……”

    听着睿王龙麒还要说些不靠谱的话,温小婉连忙冲他挥手,示意他打住,“睿王千岁,咱们有话还是说在明面吧,您对我这般态度,让我惶恐不已,我这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自知之明。”

    “我回去以后,仔细思量过,我上下琢磨过我自己,我挑来挑去实在没有在我自己身上挑出一处足够吸引睿王千岁,对我如此客气的地方,”

    “若论兄妹之情,我与睿王千岁见过的次数,怕是远远不及敏宜长公主吧,你们是亲兄妹,我也没见过睿王千岁与敏宜长公主,有多么的兄妹情深,”

    “是以……睿王千岁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吧?在下实在不聪明,睿王千岁若不实说,凭着在下的头脑,一辈子怕是想不透,在下到是无所谓,只怕耽误睿王千岁您的正事,这……就不好了。”

    温小婉把话说开了,她不想再这么藏藏掩掩,玩什么水中望月、雾里见花了,免得给她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被人做假想情敌也就罢了,还得惹翻聂谨言那缸醋——最近,温小婉发现,聂谨言这属墨鱼的家伙,越来越没有下限了。

    前天拉着她沐鸳鸯浴时,揉捏她的小红枣。谁知道受了刺激后,会不会一口……吮了,也是没准的。都是自己之前拉着他,太过胡闹了,这回可好,被反噬了吧。

    龙麒没想到温小婉把一切都挑明了,他更没想到自己美男子的风彩,在温小婉这种二货姑娘面前,半分不管用。

    虽然他深深厌恶姑娘们瞧他时想要吞了他的眼神,但这点魅力一旦失效了,他又觉得有些不适应了。

    龙麒掬紧了目光,深深地望向温小婉,越发觉得眼前这个姑娘高深莫测了,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啊。

    她不应该跟了聂谨言,她甚至不应该站在这里与自己说话,她这个时候应该像坐在暖房里赏戏的那些他皇兄的女人们一样,不,应该是其中之一,才对的。

    梦里,这些年来发生的一切,都十分附和,只在温小婉这里出了差错,难道真的是自己梦错了吗?

    温小婉觉得睿王龙麒的眼神很不对,她下意识地退了一小步,不与睿王龙麒的目光相撞,只侧面观察着龙麒,总觉得这人哪里出了问题,却又一时看不出到底是出在哪里了,很是违和。

    他们这样互相沉默了好一会儿,久到温小婉都想转身一走了之了,睿王龙麒终于开了口。

    “你相信梦境吗?”

    睿王龙麒忽然问起这个,温小婉心中陡然警觉,她挑起弯弯的眉毛,脸上仍是一片故作的镇定,淡淡地答道:“睿王千岁也说是梦境了,如何好信?”

    温小婉越发觉得她心中的警铃敲得太对了,睿王龙麒绝对有问题,确定这一点后,温小婉比之刚才初见到睿王龙麒时的态度,冷静了许多。

    刚才她是想着在温室受了一肚子的气,还被薄彩婷拿出《黄梁梦》,戏里戏外地挤兑她,瞧见睿王龙麒这个罪魁祸首,就想伸手挠他两下子。

    如今,觉出睿王龙麒的真实目的后,她立刻技能点、守护点,满血全开,如临大敌了。

    她甚至有点怀疑,难道……难道睿王龙麒也是看小说后穿进来的?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既然能穿进来她一个,绝不会没有第二个的。

    她思量着要不要用‘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对对台词,又觉得她若是如此,她的身份彻底暴露,未免会太背动了。

    她打定了主意,不管睿王龙麒说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她打死不会在睿王龙麒面前承认她的出处——她的身份,一旦有一天瞒不住了,她也只会和聂谨言说的。

    听着温小婉一句轻描淡写地把自己的问话带过去,睿王千岁龙麒苦笑了一下,接着说:“本王做了一个长久的梦,这一梦就是二十几年,梦里本王如今这般,娶了彩婷表妹,还生了一对儿子,但本王最后的下场很惨,皇兄待本王真是过于狠厉了,晋安国开国至今,还没有哪位皇族成员是凌迟而亡的,本王有幸开了先河……”

    睿王龙麒一字一句,如重锤一般敲打到温小婉的心头上,若不是她前生今世,做得都不是正经营生,心里素质比之一般人强上许多,怕是已在睿王龙麒面前露怯了。

    即使如此,温小婉的面颊,还是有了掩饰不住的苍白,以及额头鬓角见了些虚汗。

    索性这时候的睿王龙麒完全陷入到讲诉自己的梦境里,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本王的一对儿子,两周岁都没有活到,就在本王死后没有多久,也被人害死了,说来皇子皇孙,听着金贵,却一向不太值钱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本王死了,他们焉还能有活路?”

    龙麒嘴里,一片悲凉。这两年来,每每回忆起‘梦’里的事,他都忍不住地战栗惊惶,却又刻骨地仇恨,发誓要一雪前耻,永让梦境成真。

    温小婉却没空同情他,温小婉已经确定睿王龙麒绝壁不是从那个该死的书楼里,穿进这本被草泥马的屎,糊过的小说中的。他应该是……就地重生。

    如果龙麒是重生的,那么他是从哪个时间段重生的呢,重生有多久了,又知道多少书中的结局呢?重生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地方,已经被他更改,而这些更改的地方,正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温小婉的心跳如鼓,怪不得节奏不对,原来这本书里,不仅是把自己这个穿越女吸引进来了,它还把个重要男配给重生了。

    这么一想,像太后寿宴上发生的刺杀事件,莫绯漾以及聂谨言提过的他的师傅开光大师,与睿王龙麒的联系,似乎就好理解了。

    nnd,这本小说太没有节操和下限了,作者君,我会日日夜夜,以聂大爷被切下去的dd诅咒你,噩梦不断、断子绝孙。

    温小婉真是气狠了,她觉得自己三魂都要出窍了,怪不得睿王龙麒一见到她,就对她大献殷勤。她还以为她因着穿越影响了磁场的感应射线,使得她魅力无穷了呢,原来是……

    如果按原小说所著,她这具身体的原身,在这个时候,大概已经魂断九泉了。

    就算她没有死,碰巧原作里也有皇后小薄氏宴请众宫嫔妃娘娘们听戏,那她正好如龙麒所说,应该是捧着个肚子,坐在那些个嘴碎的女人们中间,正评头论足,争宠斗嘴呢。

    绝不会是置身与温室外,更加不会已经嫁与了聂谨言,有了温婉郡主的封号。

    温小婉拿在手里的丝帕子,已经被她扭曲得要支离破碎了,可她的两只手,还在那里纠结着,直到有另外一只手,摁住了她的手。

    她连忙抬头,眼前是睿王千岁一张放大的俊脸,还有些许了然的笑意——不知何时,他们竟然离得这么近了。

    果然是在刚才,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略了自顾自说的龙麒,所以,龙麒什么时候说完的,她竟都不知道,更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害怕被龙麒瞧出太多,温小婉想把自己的手,从睿王龙麒的手掌下挣脱出来,却被睿王龙麒摁得更紧。

    “温婉,我们都是异类,是不是?这天下间,惟你我是不同与他们的,我懂你、你知我,若有一天,本王得天下,必封你为后,我们共同奋斗,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睿王龙麒这话说得极轻柔,却有掩饰不住的坚定,听得温小婉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觉得没来由的恐惧漫延在全身,心里身外,竟和这冬子月的天似的,冷得可以骨裂肉碎。

    在睿王龙麒赤烈如火的目光注视中,温小婉紧咬着牙,稳住心神。

    她很清楚,若是这时她自乱了阵脚,祸害得不只是她自己一个人,所以,不管睿王龙麒摁着她的手,有多么大的力气,她都奋不顾身地甩开了。

    随后,她快速退后了几大步,与睿王龙麒拉开距离。

    睿王龙麒没想到温小婉有这么大的手劲,竟然挣脱开他,还跑那么远,一时愣在那儿,绝世姿容稍显出那么一点点的狼狈来。

    他还想更进一步,温小婉却已经又退一步了,他不好步步紧逼,只得站在那里,用一双粘了胶似的眼睛,粘落在温小婉的身上。

    经过这么一进一退的几步,温小婉已经完全镇静下来了。

    她甚至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九曲回廊不远,正有一名小太监往这边走来,她看着那小太监的身影有些眼熟。

    有人过来就好,温小婉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不用怕不用怕,睿王龙麒不知道她的底细,大不了也以为她是重生的吧。只要她不承认,谁又能扒开她的脑,揪出她的灵魂,拷问了穿越这事来呢。

    温小婉微微垂下眼睛,“睿王千岁这话是说笑了,刚刚在温室听戏时,薄小姐点了一出《黄梁梦》,怕是睿王千岁做得也是黄梁一梦,不值一提,无一处真,处处皆假,不必陷在局中拔不出来。”

    薄彩婷那冷淡刻薄妞,怕是一辈子也不知道她无意中点的那出戏,讽彩温小婉这个假想情敌,多有不妥,但讽刺她自己的未来相公龙麒,却有那么几分贴真了。

    睿王龙麒没有想到温小婉会说出这么一段话来,他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力劝温小婉时,温小婉用眼角余光瞥见的小太监,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温小婉看得清楚,是小喜子。

    聂谨言身边的几个贴身太监,是‘恭喜发财福禄寿’,小喜子正是其中之一。

    温小婉去慎刑司的时候,与小喜子打过照面,虽不如阶级战友小福子那么熟悉,却也知道小喜子是聂谨言得用的近人。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的。

    温小婉害怕再被睿王龙麒纠缠上来,连忙说道:“睿王千岁,在下就此别过,天高水远、地久绵长,希望再有相见时,你我最好如同陌路之人,无问无语,礼到即可。”

    温小婉说完,拔腿就走,迎着与他已经近在咫尺的小喜子,快速移过去,生怕身后的睿王龙麒追上来。

    睿王龙麒却没有像她想的那般,有些人逼得太紧,反而会适得其反不是吗?

    瞧着温小婉远远离去的背影,睿王龙麒的嘴角情不自禁地勾抹,梦里他下场那么惨,如今梦醒,他怎么可能当成黄梁一梦呢?

    温婉郡主,既然你如我一般,又岂能逃离开命运的牵绊呢?

    与小喜子汇合后,又走了好一会儿,温小婉才算真正的平静下来,而小喜子看到温小婉的脸色不好,只敢在温小婉的身后默默地跟着,并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连呼吸都压低了好多了。

    直到转过一个月亮门,温小婉才反应过来,她不能一走了之啊,那边温室花房里,还唱大戏呢。

    “小喜子,”温小婉停下脚步后,小喜子连忙上前,“奴才参见温婉郡主。”其实他更想叫温小婉司公夫人的。

    “起来吧,你一会儿找个小太监去花房温室,知会嘉妃娘娘一声,就说我乏了,就不等她了,先回去了,”

    如遭雷劈之后,温小婉哪还有心情去瞧那群女人的嘴脸,她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聂谨言,她要把这份危险第一时间通知聂谨言的。

    睿王龙麒之所以敢这么直白地与她讲了‘梦’这回事,应是断定她也是做过‘梦’的。

    为了梦里可怕的现实,放弃了当初爬龙床的决定,而是转投了得势的宦官怀里,力求保命,而在睿王龙麒以皇后之位,向她许诺之后,她必然会有所心动,就是暂时不帮着睿王龙麒,也不会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告诉给别人的,更别说是告诉给聂谨言。

    但是,睿王龙麒实在是太自信了,温小婉冷笑,老娘根本不是就地重生,老娘是外来人种,好不好?皇后什么的都弱爆了,远远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小喜子恭顺地一一应着,他能及时出现在九曲回廊那里,自然不是一种巧合,而是聂谨言故意按排的。

    在温小婉随同着嘉妃黄沛莺进了皇后小薄氏按排的戏宴场所后,他就一直在不远的地方,静静地守着。

    眼瞧着温小婉一个人出来,连着之前带进去的阿满和阿园都没跟着,他在温小婉先走了一段后,不远不近的跟着。

    直到温小婉迷路,走进了九曲回廊,又遇到了睿王龙麒,他都是看得清楚的。只是没有听到温小婉和睿王龙麒说了些什么。

    等他看到睿王龙麒一把拉住温小婉的手时,再也站不住了,他是得了聂谨言的严令,不许任何人欺辱温婉郡主的。

    他虽然分不清楚睿王龙麒一把拉住温小婉的手,算不算是欺辱了温小婉,但他肯定这点绝对是欺辱了他家司公的。

    是以,他才快步走了过去的。

    “你们聂司公在哪儿?你带我过去,我急着要见他。”

    温小婉看着是平静了,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聂谨言俨然成了她的主心骨,她必须快点见到聂谨言,喝了这碗定心的茶。

    小喜子是聂谨言派过来的,自然知道聂谨言在哪里,他点头应着,前头带路。

    他带着温小婉拐过月亮门的一条小路后,看到一排小太监,他随手拉了一名小太监,把温小婉之前吩咐他找人知会嘉妃娘娘的事,让这个小太监去做了。

    等着那排小太监走远后,他向温小婉解释着,“那排小太监是咱们慎形司出来的,办事稳当,郡主放心。”

    温小婉点点头,她现在哪还有心情想这个,她心乱如麻,一会儿想到睿王龙麒说的那个弥天大话,要是她一直躲着一直不应,会不会找人来把她杀了灭口,一会儿又想着她要如何和聂谨言解释这‘梦’以及她身份的事。

    小喜子带着温小婉进了慎刑司,到了聂谨言的门口,小喜子正想着要与站在门口守门的小禄子说一声,让他里面通传一下。

    温小婉哪里还能等得起,她现在是一分钟都觉得漫长了,她一把扒拉开站在门口的小禄子,更不理身后的小喜子,很有抓女干劲头地推开聂谨言房门的大门,抱着一肚子的委屈大步跑了进去。

    聂谨言的房间,简单得一目了然,连个遮挡都没有,温小婉进来后,一眼就瞧到了站在房中央,正一脸讶然地看着她的聂谨言。

    她的眼泪也不知怎么的,在见到聂谨言后,竟这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好像满心满腹的愁苦事,终于找到了泄洪点,一下子有了着落。

    聂谨言没想到温小婉会在这时闯进来,他微拢了眉头,一眼就瞧到了温小婉难看的脸色,心口瞬间疼了起来。也顺便瞧见了跟在温小婉身后,门口一边一个,满脸要死似的小喜子和小禄子,已经双双跪在门槛边,哆嗦成一团了。

    “聂谨言,我好想你,聂谨言,我好怕……”

    温小婉没等聂谨言开口,已经满满地投怀送抱过去,紧紧地搂住站得笔直的聂谨言。

    不说一把鼻涕一把泪,只说刚才还张口说想聂谨言的嘴,来不及闭合,一下子重重地吻到了聂谨言的腮边处,吞吮着那块微凉的肌肤了。

    那抹红,从聂谨言被温小婉吻着的脸颊,漫延到整张脸,还有被衣服包裹着看不到的周身,顷刻如煮熟的大虾,红得惨不忍睹了。

    作者有话要说:啊哈哈,小伙伴们,如果你们有莫明其妙而来的桃花运,千万不要飘飘然地苏起来,一定要冷静地审视清楚,这个人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对你有兴趣呢?

    谢谢亲们对我的支持!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