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第144章 府墙破了
    《孙子兵法》第十二篇《火攻篇》就是讲得以火助攻作战的战术。

    做为锁神世家的传人,温小婉除了研究开锁术,偶尔也看看兵法战术,这是他们家老祖父要求的。

    不管什么术,都有一通百通之道,温小婉的祖父研究这东西多年,温小婉耳熏目染,多么也是通些的。

    瞧着他们如今的状况,再也没有什么比火更好借助的天然物件了。

    把成堆成堆的干柴堆到了铜门口处,再浇上柴油,火折子往里面一扔,转眼间门口就是堵门的雄雄烈火。

    烈火占势,铜又导热,须臾,整个大铜门都滚烫起来,外面砸门的不管是木头桩子还是官兵,都被这凶猛的火舌吞灭,再一次缓解了墙头观望亭处靖王爷之危。

    “正门他们久攻不下来,你们要防着他们在侧门后门作怪,”温小婉对着从正门回来,向她回禀前方情况的侍卫们提醒着。

    “郡主放心,那边的门都已经用砖垒上了,里面浇灌了烧开的松油,他们若是敢强行攻进来,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这样就好,温小婉稍稍安了安心,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为统治阶级的**奢侈,超高规格地修筑府第而鼓掌了。

    “要他们格外小心,千万不可大意,整个靖王府只有你们这一层屏障,在你们身后是阖府老幼、你们的姐妹父母妻子儿女……”

    温小婉开始上演苦情戏,她忽然琼瑶了,很想借题发挥地哭一哭,便捏着小手帕,摁着眼角,做悲天悯人状,一副大慈大悲的哀伤状。

    未等她说完,侍卫已经单膝跪地,拍着胸脯保证道:“郡主安心,我等必当誓死报效王爷多年待我们的厚恩。”

    说靖王爷待这些侍卫多年厚恩,那绝对不是胡说的。

    靖王爷自立府开始,就养这些侍卫祖孙三代啊,每个月的月例比着其他王府,都是高出几层的。

    靖王爷平时又几乎不用侍卫做什么玩命的活计,待他们又和善,如今瞧着,这部分投资没有白做,靖王府今日之劫里,这些个侍卫们确实拼命抵挡的。温小婉瞧着都分外感动。

    这是温小婉活过两世里,除了麾天崖外,第二次经历大规模的双方交战。

    在温小婉的眼里,这一次显然比上一次还要激烈还要血腥,因为距离太近,几乎要直逼她的鼻尖,让她时时刻刻觉到危险,最最主要的……她看不到聂谨言。

    侍卫退下去后,温小婉又独坐了半刻,望着空晃晃的门口,长叹道:“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小福子垂首立在一旁,也知道温小婉这么里外折腾,就是放不下他们聂司公,他又何尝放得下。

    不只是放不下聂司公,还有他的几个兄弟,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他们靖王府尚且如此,宫里还不定怎么激烈呢?

    这一闹,年三十转眼就过去了,进入了大年初一。丑时三刻,外面的进攻声,还是此起彼伏,没有尽退。

    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温小婉清楚靖王府的势力,若没有外援,顶得一时,却顶不得一世的。

    靖王府的侍卫,哪里比得安志得带的士兵多啊。靖王府也不是铜墙铁壁,就算布下天罗地网,也架不住拿人来压。早晚会扯开一个口子的。

    这一晚上,已经是极限了。

    丑时刚过,寅时刚近,就有一条不好的消息传了进来。

    之前挨着顺王府的那一扇墙,因着顺王府被炸,这扇墙也受了损失,不过是守墙侍卫反应得快,紧急加固得及时,这才挺了一晚。

    受损的东西,已有裂痕,哪还能经得住外面连番的折腾攻击,何况安志得在久攻靖王府的几个门不得之后,只得另寻突破点,寻来寻去就寻到了这面墙。

    那些个用来进攻靖王府正门的木头桩子,没有撞开靖王府的正门,撞这堵墙,却见了些成效。

    当年修筑靖王府的工匠,着实是用了心的,这堵墙哪怕经了这么多的大风波,却仍然j□j着,被狠撞过后,也只是露了一个豁口。

    侍卫们在发现墙不行的时候,就分别禀告给了靖王爷和温小婉,靖王爷在墙头观望亭上,已属力撑,得知这事后,他急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温小婉就淡定多了,她似乎早料到会有这么一招。

    这绝不是原小说里有过的情节,而是人家既然去炸顺王府,定然不只是为了顺王府那么简单的。

    顺王龙啸虽然直到最后,也没有投靠给睿王龙骐,而仍是站在晋安帝龙耀这一侧的,但顺王龙啸的闲散程度与靖王爷有得一拼,不是有实权势力的一派。

    睿王龙骐在紧急政变的情况下,仍然不忘去炸顺王府,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叫弓箭手埋伏到墙对面的房梁上,只是一个口子而已,咱们易守他们难攻。”

    温小婉对于守住靖王府还是有些信心的,靖王府大了去,只是一堵墙上的一处口子,只要他们稳住了,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攻下的。

    “那堵墙离后院太近,趁着前面侍卫拼死阻挡,你带人去把那院里的老弱妇嬬,都护送到其它院子去,等人都撤走了,封了与那堵墙相连的院子,今晚的风向不对,那边不能用火,”

    很容易烧成连绵之势,祸及自己,这种二百五的事,温小婉自不会做的。

    “我记得父王以前围猎时用的狞猎陷阱还在,你们去库房提出来,铺与满路,未必能起多大作用,但能阻挡一些也是好的。”

    这府里能用上的东西,都用上了。温小婉想,若是这些都不好用,大概她要带着府里女人跳脱衣舞,准备j□j了。

    小福子听从着温小婉的命令,把该下发下去的事情,一一安排到位后,也劝着温小婉,靖王府也有一处密道,虽不及宫里的隐秘,但总比坐在地面上安全。

    “不了,你也不是说我吉人自有天相吗?那我自是坐在哪里,都不会有事的。”

    温小婉用小福子自己的话堵住了小福子的嘴,那处密道,她以前去过的。

    那里靖王府里,用来藏酒的地方,她刚从小刑庄被靖王爷父子接回府时,龙骏带着她去那里挑过酒。

    说是密道,其实不太准确。密道都是两头通的,那里只有入口,没有出口,一旦进去了,那惟一一处出口被人堵上,那就真成瓮中捉鳖了。她还是不去做王八了。

    她进那里去,就是王八,但是其他人进去,却不是的。包括靖王妃。

    温小婉很清楚睿王龙骐为什么不惜投入甚重,拼死攻打靖王府,这绝不仅仅因为靖王府是晋安帝龙耀的铁杆,这其中大部分的因素,还是在于她的。

    绝不是她自恋,也不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睿王龙骐对她这种小人物、中上之姿,动了什么春心,一见钟情、冲冠一怒为红颜什么的了。

    不过是因为她走的路线不对,没有重复上一世的那个死局,甚至没有用夜来香勾引晋安帝龙耀,反而爬了聂谨言的床。

    时到今日,有许多事情温小婉都想通了。

    她爬床那晚,身上的夜来香不是嘉妃黄沛莺给的,也不是原主婉儿小姑娘凭着她自己能搞到手的,那就一定是有心之人塞给她的。

    这个有心之人,这个能提前预知到婉儿小宫女去在那一晚爬龙床的人,除了重活过一次的睿王龙骐,还能有谁。

    睿王龙骐是想利用婉儿小宫女搅起后宫不宁,而他的算盘被自己的突然到来打乱,他怎会甘心。

    对于自己这个不安定因素的存在,管自己是重生的还是穿越的,睿王龙骐都会表现出狂热的执着来……

    ——好吧,她第一次体会到了穿越女的好处——终于有绝世美男子对她‘情深意重、契而不舍、生死不离’了。

    睿王龙骐这是要活捉了自己,逼问出更多来啊。

    既然如此,自己躲到哪里都是无用的,自己躲到哪里,哪里就是不安全的,相反,自己若不躲的地方,那里反而十分安全了。

    靖王府待她不薄,靖王妃视她若亲生,在这生死关头,她也只有这么点东西,能孝顺靖王妃的了。

    “请王妃娘娘和后院几位姨娘去密道里躲着,你与王妃娘娘说,我随后就到,还有,全府老幼弱女都请下去安置好。”

    要是说自己不去,靖王妃怕是不肯下去的。

    靖王府的女眷不多,那密道还是够装的,颇有剩余,给府内侍卫们的家眷。

    人家在前面拼命,你后方工作做得不到位,撇了人家的父母子女,凭什么叫人家舍身相报啊。这未免太凉薄了。

    小福子本是后院总管,对后院的事十分清楚,温小婉这么令下,他立刻带人执行起来。

    他并不知温小婉无意下密道的,他只想着他这边快把其他人事安置妥当,他们家郡主也就能安心下面躲着了。

    小福子出去后,温小婉自己踱步到厅堂门口,眺望着视线所极尽之处。

    冬天的夜总是格外的漫长,黑多白少,寅时过了一半,天边还不见一丝亮光,也不知这靖王府外面的世界,这一夜里,都是怎么过的。

    京郊外的悬玉峰巅,冷风刮起那人银白色的长发,鼓起他淡紫色的衣袍,他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目,静静地凝视着站在他面前,距离他有两米远的黑衣人。

    “真没想到,京里宫里乱成那副样子了,你还能跟在老夫的身后,追到这处来。”

    那人自称‘老夫’,但他的五官相貌以及风姿,绝对与‘老夫’没有任何关联。叫谁去看,也不觉得他是‘老夫’了。

    他对面的黑衣人,淡淡地笑了笑,“冲着开光大师的威名,晚辈也不敢掉以轻心,还是一路跟过来合适。”

    就在所有人,连着聂谨言,都以为此时此刻龙骏正率着大军回击睿王龙骐的叛军时,他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路摸着开光大师的痕迹,追了过来。

    上一次在开光大师劫持了温小婉后,龙骏曾有意放走了开光大师,可不是看在开光大师曾是聂谨言师父的面子,那完全是为了引蛇出洞、钓更大的鱼。

    如今,这大鱼浮出水面了,他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在龙骏觉得,这万事祸从之源,皆来自开光大师,开光大师若是不除,祸从之事死而不僵。

    “你果然是你师父的好徒弟,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后生可畏。”

    这句话开光大师在龙骏面前,不只感叹过一回两回了,面对着这个比他小整整一倍、武力值却远远高于他的青年,他更多的是欣赏。

    “大师谬赞了,”龙骏客气了一句,“大师在武学方面的成就也十分精进,只是心用得偏了,这才没有达到顶锋。”

    开光大师并不觉忤,事实确实如此,他若一心学习武学,成就未必不如龙骏,但奈何自他出生开始有些东西就是注定着不能如他所愿的。谁叫他流着那一身血呢。

    “有些事……岂能尽如人意!”

    这么多年,他一直用这句话安慰着自己,做了许多不愿意做的事,却也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错的。

    半百已过,想要后悔,却早已不能。不管前方结果如何,他都要一路都到黑了。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所有努力都做尽了,结局什么样子,已经不重要了。

    今夜年三十连着明晨正月初一,虽然见不到月光,但夜色迷茫,这峰顶之上,空绝成渺,感受起来,竟也不错。

    多年来的压抑,在看不到出路时,反而在这一片清风里,通透了全身,一下子姿意起来。

    “晚辈费了好些力气,才打吃出开光大师您的身世,大师听听,晚辈说得对不对?”

    龙骏目光肃沉,与他往日不着调不靠谱的神棍形象,完全不贴边。

    一身黑袍几乎与夜色相融在一起,好像这个夜幕凭空撕扯出一张脸一张嘴来,诉说着隔年隔代、经久的往事。

    开光大师并不接话,只听着龙骏说道:“开光大师姓白名开字复光,生于白芒历七十七年,父亲是白芒末帝,母亲是仰誉贵妃,因白芒末后无子,大师出生即刻被立为太子,在太子位大约六年,白芒国亡。”

    这是很简短地诉说白芒国历史,却包含不住一个国家兴盛衰亡、一个皇族彻底覆灭的凄惨。

    开光大师听后,只是微挑嘴角罢了,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好像龙骏说的那些事,与他无关似的。他内心的起伏不安、波涛汹涌又有谁清楚呢?

    那一年,晋安国先帝武皇帝率大军攻打白芒国,血腥的刀峰直指白芒皇室,他尚年幼,什么事也不懂。只记得母亲满脸泪痕,把他交给了侍卫总长。

    侍卫总长一路拼死,把他护送出来,送到那山那庙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是血了——都是那侍卫总长的血。把他护送到地方,侍卫总长的血也流尽而亡。

    为了以防晋安帝知道他未死,斩草除根地追杀与他,母妃在他的伴读之中,找来了一位与他年纪形态长相都极近的孩子,换了他的衣物,勒死毁尸,才得以蒙混过关。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份惨烈的景象,自然永远也忘不了母妃拉着他的手,叮嘱他要复国的最后遗言。

    自他成年起,他一直为了这件事而努力,为此搭了多少精力,出卖多少感情,他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可在他每每觉得即将功成之时,所有又都功归于匮。

    不过,就这些年,他给晋安国添得乱子,他就是死也不赔本了。

    晋安国先帝武皇帝那个老东西,怕是临死都不知道吧,他的死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

    什么灵丹妙药,什么治病延年,那都是掺了他们白芒国的迷药,催死催得快的。

    他们白芒国是亡在了晋安国武皇帝的手里,但因果循环里,是自己间接谋杀了亡他国家的罪魁,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后面的事,龙骏不想说了。

    三王案以及聂家的惨案,甚至还有许许多多的错枝末节,都逃不过开光大师的筹算。

    不管这人有多少阴谋诡计、阴险算计,龙骏都不得不挑起拇指,称赞一声这人绝顶聪明,有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才谋,非常人所能及。

    作者有话要说:大约三、四章的样子,正文就能完结了。

    亲们,我好舍不得你们啊……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