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十三章 大汉曹阳
    许师姐是一张很大的虎皮,披着这张虎皮,在外宗转了一圈,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当这些外宗弟子看清了许师姐身边的孟浩后,顿时神色古怪,尤其是白天在平顶山目睹孟浩卖药的那些人,一个个尽管恨的不得了,可却只能忍下。

    至于那些修为略高之人,就算不知晓白天里平顶山的事情,可脑海中孟浩的身影又清晰了不少,自忖还是不要轻易招惹此人。

    甚至孟浩自己都不太知晓,他在靠山宗内,这两个月来也算是小有了一些名气。

    按照孟浩的想法,最好是能这么走一天才好,可惜已是夜深,外宗弟子外出不多,看到这一幕的也只是小半弟子而已。

    琢磨着机会难得,不可轻易放弃,在孟浩有些书生腼腆之意的话语下,又带着性子沉默寡言的许师姐去了养丹坊,在丹坊中年男子紧张又羡慕中,被孟浩低阶买空了包括止血丹在内的数种杂丹,下一批这几类杂丹,出炉还要几个月的时间。

    甚至还去了宝阁,当着许师姐的面狠狠的瞪了那精明的师兄一眼,吓的对方面色苍白,偷偷送给孟浩一枚灵石,示意孟浩可随时用镜子来换其他宝物,孟浩冷哼一声,露出痛恨之意,告诉对方那破镜子根本没用,早就扔了。

    那宝阁的师兄苦笑,连连道歉,倒也没有多想,实际上那镜子在这些年也遗失过几次,但最终辗转不知怎的少则三两年多则数载,总是会被人捡到拿回。

    直至东峰山下,孟浩看着许师姐踏着月光渐渐远去,他脑海中第一次觉得,这位许师姐的确很漂亮,有种仙女之感。

    “可惜性格太冷,不然的话可以考虑娶过门当老婆。”孟浩幻想了一下,连忙打消这个念头,干咳几声,回了洞府。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孟浩就立刻精神抖擞的走出洞府,直奔平顶山。

    “还差一丝就可以凝气三层巅峰,可惜没有适合的丹药,妖丹也不好弄,除非踏入那座黑山,可黑山颇为凶险。”孟浩一边走着,一边脑中浮现思绪。

    “如今重点是积累灵石,有了足够的灵石,再弄到一颗好的妖丹,我就可以一飞冲天,若是到了凝气五层……”孟浩顿时心跳加速,目中露出强烈的期待。

    “五层在外宗已算一方霸主,且最重要的是到了五层就可以施展风行术。”孟浩想到了王腾飞师兄行走时身体离地七寸的样子,越发的心动起来。

    不多时,平顶山已在眼前,孟浩快跑几步,一副人畜无害柔弱书生的模样,盘膝坐在昨天的大石上。

    时间不长,平顶山修士渐多,出现一些昨日没来的陌生面孔,厮杀打斗之声渐渐起伏,惨叫夹杂,孟浩目光扫过众人,琢磨今天第一单买卖从那里下手时,没注意到公开区另一个方向,此刻小心翼翼的走来一人。

    此人一边走着,一边谨慎的四下查看,猛然间看到孟浩后,这修士立刻身子哆嗦一下,顿时止步。

    他是昨日孟浩的第一位客人,亲眼目睹孟浩拍倒对手后的腼腆,本以为今天对方不会再来,可没想到居然又来了。

    “怎么他还在,这坑人的家伙,他实在是太损了!”这修士又恨又怕,叹气正要离开,忽然他双眼一亮,看到山下有一个大汉,正迈步临近公开区。

    “是曹阳……此人凝气二层巅峰,半只脚迈入三层,他表兄陆烘更是低阶公开区内第一人,使得曹阳在这里横行霸道,就算是一向喜欢卑鄙的趁别人双双打斗受伤时出手,可却让人敢怒不敢言,若是换了其他人如此,早就被围攻了。

    昨日他没来,其他人还好些,今日或许有好戏看。”这修士连忙靠近一些,暗道这曹阳最好去招惹养丹坊分店的家伙,想到这二人他都不喜欢,于是在这期待中隐隐幸灾乐祸起来。

    眼看曹阳迈入公开区,立刻他前方几个打斗之人都面色一变,齐齐让开,退出很远,生怕招惹了这在此地横行的大汉。

    曹阳冷哼一声,他身子高大,虎背熊腰,双眼如铜铃般露出逼人之芒,俨然已把这低阶公开区当成了自家后院,除了有那么两三人他不愿招惹外,其余人等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此刻皱着眉头,暗道好友赵武刚最近怎么失踪了,他心情不好,迈步入内后,扫了扫四周,准备找个不开眼的取些丹药修炼。

    可正看着,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孟浩那里,被孟浩身前的大旗吸引了注意力。

    他这一看,自己还没觉得什么,但落在不远处那幸灾乐祸的修士目中,立刻化作了激动与强烈的期待。

    “上去,上去,快上去啊。”这修士握紧拳头,他突然发现蹲在这里看热闹,居然比往日在里面杀人夺宝还要兴奋。

    许是他的念叨具备了某种力量,曹阳眼睛一翻,竟真的迈着大步直奔孟浩走去,一路所过,四周人纷纷避让。

    孟浩坐在大石上,原本已锁定了目标,正准备着手兜售,可随着大汉曹阳的临近,被孟浩选定的目标竟不打了,使得孟浩颇为可惜,抬头时,看向了走来的大汉曹阳。

    此人孟浩不陌生,是他当日看到的行凶大汉,孟浩还是那副柔弱书生的样子,带着腼腆与期望开口。

    “这位兄台,小店今天第二天开张,一应丹药应有尽有,是打斗厮杀的必备之物呀,要不要买些。”

    曹阳眼睛一瞪,打量了孟浩一番,内心有些无法确定孟浩的修为,毕竟凝气期七层以下,除非自行散出灵威,否则同是凝气境,很难看出彼此修为深浅,等到了凝气七层时才可外在显露,被人认出。

    故而孟浩的修为,还无法被人轻易看出。

    “老子买东西从来都不花钱,把你的丹药与灵石都拿出来,拿的慢了,老子就扭断你的脖子。”曹阳双眼一闪,想到这里是低阶公开区,想到自己的表哥陆烘,立刻对孟浩这里不在意起来,他高大的身子在这平顶山上,于四周众人敬畏的目光里,顿时显得威武霸气。

    更是让不远处孟浩昨日第一位客人,目睹这一幕后兴奋的不得了。

    “拍死他,拍死他!”这修士低声自语,也不知脑海中想的是谁把谁拍死。

    “兄台,圣贤说过,抢东西不好,你看我们商量商量,我这小本买卖,哪里什么灵石啊,今天还没开张呢。”孟浩柔弱的书生模样,劝说道。

    “圣贤?在这平顶山上,老子就是圣贤,老子要打你,谁敢阻挡,就算是宰了你,谁敢吱一声。”这大汉一听孟浩这话,顿时更为放心,知晓眼前此人是害怕了,哈哈大笑,向前迈出一步,距离孟浩更近了,神色露出张狂之意,

    “兄台,我又没招惹你,而且我不是在公开区内啊,你看我是在外面。”孟浩愁眉苦脸,站起身子示意自己是在这大石上,试图与这大汉讲道理。

    “废话真多,我说你在里面,就是里面。”大汉曹阳脸上露出不耐,迈步跃过旗杆,就要一把抓向孟浩。

    “欺人太甚!”眼看那大汉曹阳右手就要落下,孟浩面容阴沉与厉色一闪,整个人瞬间如换了身份,在大汉曹阳临近的一刻,孟浩一步迈出,右手抬起抢先一巴掌拍了过去。

    轰的一声,惨叫从大汉曹阳口中凄厉的传出,喷出鲜血,身子飞出倒在不远处,神色露出骇然与难以置信。

    他修为比昨日那倒霉的修士要高一些,此刻没有昏迷,可全身已受伤,正要挣扎起身时,孟浩身子迈步而来,一脸戾气跳起狠狠地踩在大汉的身上。

    “圣贤说过,买东西不给钱是找死。”

    “和你说了我这小本生意,今天还没开张,没有灵石。”孟浩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跳起不断的踩着,那大汉凄厉的惨叫传出,几乎孟浩每说一句,那大汉的惨叫都会凄厉几分,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绿色的道袍上密密麻麻满是脚印。

    “告诉你了我是在公开区外,不在里面。”孟浩一脸气愤,那大汉本就受伤,此刻惨叫的声音都微弱了不少,仿佛只有进气快没了出气,这一幕落在四周修士的目中,顿时传出阵阵吸气之声,一个个看向孟浩的目光带着前所未有的惊恐与骇然,这里面还有几人是昨日力竭倒地的,此刻忽然觉得自己昨日非常幸运。

    最为了解孟浩的,还是昨日那第一位买药的修士,他看着凄厉惨叫的大汉,看着孟浩凶残的神情与跳起的身子,顿时冷汗直流,心惊肉颤,对于孟浩这里,觉得更为恐怖,越看越觉得孟浩此人太损了。

    眼看就要被孟浩生生踩的昏死,曹阳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眼前模糊间不知怎么福灵心至,颤抖的抬起完好的左手,高高举起,手中多出了大把灵石。

    “我……我买药!”曹阳用全部的力气,发出了一声强烈的喊声,仿佛生怕孟浩听不到。

    孟浩正要落下的脚立刻一顿,愣了一下后脸上厉色一闪而过,重新换成了人畜无害柔弱的书生样子,笑眯眯的赶紧抓过灵石。

    “你早说啊。”孟浩上前扶起曹阳,拍了拍他身上的脚印,连忙取出一粒松骨丹给了过去,带着腼腆说道。

    大汉身子哆嗦,看向孟浩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恐惧,尤其是孟浩如今的样子更是让曹阳内心颤抖,恨不能立刻离开,远离这披着人皮的洪荒凶兽。

    此刻的他,倒是与昨日那修士的感官一致。”兄台,我看你这身伤势,一粒丹药估计很难短时间治愈,你仇家应该不少吧,要不你多买点。”孟浩楼住曹阳的肩膀,仿佛是为对方考虑一下说道。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