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十八章 外宗小胖
    时间一晃数日过去,孟浩没有离开洞府半步,他不想出去,不想看到任何人,他忘记不了王腾飞站在广场上,使得自己成为了整个世界的对立面,他默默的盘膝坐在洞府内,看着那些带着干枯鲜血的手指甲,神色从之前的麻木变成了愤怒,又凝聚阴沉,直至这一日,洞府大门轰轰开启,月光从外晃入进来时,整个洞府一阵朦胧。

    许师姐的身影,站在洞府口,月光在其背后,使得她的容颜让人看不清晰。

    孟浩没有说话,许师姐沉默,半晌后,许师姐的声音回荡开来。

    “我昨日才出关。”

    孟浩起身,低头抱拳深深一拜。

    “王腾飞来历极大,并非赵国之人,修为已是六层巅峰,更是掌门钦定此番晋升内门者,你……不要招惹此人。”许师姐再次沉默,许久平缓开口。

    “师弟明白。”孟浩抬起头,微微一笑,神色仿佛已恢复如常,看不到丝毫对此事的耿耿于怀,只是在他的目中深处,在这一刻时,多出了在他人生前十六七年,从未有过的一缕不同之处。

    这不同之处是一点寒芒,但却被孟浩隐藏的很深很深,深到唯有他自己才可以察觉,外人看不出半点。

    “但他若再寻你麻烦,即便我在闭关,你也可随时捏碎此简,我会察觉。”许师姐沉默了片刻,右手一挥立刻一枚紫色的玉简落在孟浩身边。

    “当日我带你等四人上山,你是第一个晋升外宗弟子,与你同在北区杂役处的同伴,今日也成功晋升,明晨就会来外宗报道。”许师姐说完,看了孟浩一眼,转身离去。

    “多谢师姐,我有一个疑问想寻师姐解惑,以我资质,如今凝气四层的修为,要到凝气七层,正常需要多久的时间?”孟浩忽然开口。

    “不到一年成就凝气四层修为,想来有属于你的修行造化,此事你不用说,我也不会问,若不算你的造化,以你资质要到凝气七层,快则十年,慢则半甲子,凝气四、六层、八层都是瓶颈,尤其六层,没有机缘难以突破踏入七层。”

    “人人都有?”

    “人人都有。”许师姐渐渐远去,孟浩盘膝坐在洞府内,眼中露出一抹精芒。

    半个时辰后,孟浩起身,走出数日没有离开的洞府,夜空山风已带了一丝寒意,季节的变化之快,仿佛在这几天里就过度了秋天,树叶大都变了颜色,漫山遍野看去时,一片萧萧。

    天空皓月当空,孟浩走在荒山小路上,四周相对安静,只有风吹落叶的沙沙声陪伴,随着孟浩一路去了北峰。

    他要去看看小胖子,毕竟在宗门内,如今的弟子中小胖子是孟浩唯一的朋友。

    夜晚的北区杂役处,满是安静,或许正是这样的安静,使得阵阵呼噜声就格外的嘹亮,孟浩临近时,便听到了这充满了起伏的独特呼噜。

    这声音孟浩熟悉,杂役处的四个月,孟浩每日夜里都会听着此呼噜入睡。

    负责北区杂役处的马脸青年,正盘膝坐在大石上,此刻忽然睁开眼,看向孟浩时一愣,但很快就站起了身,向着孟浩抱拳一拜。

    “见过孟师兄。”这段日子有关孟浩的传闻太多,这马脸青年岂能不知。

    “师兄不必如此,我来看看故人。”孟浩看了眼马脸青年,此人的修为现在去看,分明是凝气三层,且卡在三层已多年的样子。

    马脸师兄点了点头,目送孟浩踏入杂役院子后,重新盘膝坐在那里,神色有些复杂,暗叹一声,闭目不语。

    孟浩走在杂役处的院子里,看到了西首七房,临近时小胖子的呼噜声惊天动地,可当孟浩推门进入时,他立刻神色古怪起来,这几日的躁意随之少了很多。

    只见屋舍内,小胖子大字仰面躺着,呼噜不断,旁边另一个床位置被挪开,挡在墙角,使得床与墙角之间有了一个缺口。

    在那缺口处,当初自称虎爷的大汉,此刻正沉睡,但却缩着身子,脸上还带着心有余悸,似乎在梦里也都不知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他的木床上,遍布了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牙印,有的地方更是被直接咬碎,看起来破烂不堪,当初的那张桌子,此刻早就没了,孟浩可以想象得出,这桌子怕是已被彻底咬废,就连屋舍四周的墙壁,竟也有牙印,唯独小胖子的床上,一个牙印没有,反差极大……

    正看着,忽然所在角落缺口内的大汉哆嗦起来,闭着眼睛传出惨叫,显然是做了噩梦,看其面黄肌瘦的样子,双眼黑圈,仿佛长久睡眠不足,孟浩很难想象出,对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凄惨,才被折磨成了这幅模样。

    许是大汉的声音吵到了小胖子,小胖子不耐烦的睁开眼,忽然看到屋舍内的孟浩,顿时激动了。

    “野鸡呢,野鸡带来了么?”

    孟浩看了看小胖子,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这小胖子还是如圆球似的,没有丝毫瘦下,反倒更胖了一些,尤其是牙齿,在说话时露出,闪闪发光,竟长出了一半。

    “听说你到了凝气一层,过来看看,来的匆忙就没抓野味。”孟浩坐在小胖子的床边,看着小胖子的牙齿,笑着说道。

    这一夜在小胖子得意自己修为中,说了很多,孟浩话语渐少,只是微笑听着小胖子叨唠,随着月色渐渐消散,随着清晨渐渐来临,孟浩心中的伤口,也慢慢的愈合起来,只是疤痕还在,如他洞府内的那些指甲盖,与他目中外人看不到的寒芒,融合成了十六七岁的孟浩,成长中的一次成熟。

    清晨时,孟浩带着小胖子在那自称虎爷的大汉激动的热泪盈眶中,离开了北区杂役处,那大汉的眼泪,让小胖子非常感动,本已走出院子,可又跑过去大力的抱住那大汉,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这大汉顿时面无血色,身子都颤抖起来。

    “你和他说了什么?”快要临近外宗时,孟浩忍不住问道。

    “好人啊,他是你走后我在杂役处的好朋友,你看我走时他多伤感,我心里也不好受啊,我就回去告诉他,我争取每隔几天就回来陪陪他。”小胖子一脸伤感的开口。

    “你别看他样子凶恶,可实际上胆子很小的,晚上经常做噩梦,老可怜了。”小胖子摇着头,感慨说道。

    孟浩立刻沉默,不再询问有关那大汉的话语,直至二人走入外宗,一路上但凡是看到了孟浩之人,都一个个神色异常,时而打量。

    “咦?还别说啊,孟浩你在外宗混的真好,一路上不少人都看你。”小胖子顿时又激动起来,琢磨着有孟浩在自己背后,想来于这外宗,少有人敢欺负自己。

    孟浩微微一笑,没有解释,快到了宝阁时,孟浩停步没有前行,交代了小胖子一番后,目送对方跑向宝阁。

    约莫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小胖子带着兴奋回来,手里拿着一把小剑,此剑如有一层鱼鳞,摸起来很是粗糙,没有什么锋利之感。

    “孟浩你看我拿了什么宝贝,这可是一个大宝贝。”小胖子兴奋的摆弄着小剑,在孟浩诧异此剑到底哪里宝贝时,却看到小胖子把这小剑放在嘴里,如搓般,磨起来了牙,刺啦刺啦的声音传出,让孟浩表情哭笑不得。

    “好东西,我这牙越长越长,找了不少东西磨牙,没几天就都无法用了,这宝贝好啊,应该能让我磨牙很久。”小胖子越想越是高兴。

    这一天,孟浩带着小胖子于外宗熟悉了一番,也提出同住洞府的想法,但被小胖子拒绝了,他已经与人合住了很久,早就盼着晋升外宗弟子住单独屋舍,说什么也不同意,而是在属于他的居所内,颇为满足。

    孟浩没有多劝,于深夜时离开,回到了洞府盘膝打坐。

    时光飞逝,转眼就是三个月,孟浩两个多月前就恢复了低阶公开区的摆摊,或许是与王腾飞的一幕引起的效果太大,再没人来理会孟浩,使得他在这杂货铺的生意,渐渐越做越好。

    更是在孟浩于丹药外加入了法宝后,生意越加的火热,只不过他不再是一个人,身边总是跟着一个不断拿飞剑磨牙的小胖子,这小胖子颇有生意头脑,不时跑入公开区内劝说,成为了主力,与在外面无法进入低阶公开区的孟浩配合,使得这些日子来,收获不少。

    直至这一日,已是寒冬腊月,天空飘着雪花,孟浩盘膝坐在平顶山外,正闭目打坐时,小胖子在空开区内忽然大叫一声,抓着一人向着孟浩这里跑来。

    “孟浩孟浩,你看这是谁。”

    -------一耳根写书至今,从未有过推荐或者是会员魔,而如今本周最后一天,大家可否来到起点怕只有一天,我也甘心!点击第一的时候,无论仙逆,无论求,投出推荐票,帮我完成一次第一,哪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