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我欲封天 > 第五十八章 这里,不是它的世界
我欲封天 第五十八章 这里,不是它的世界
    又过去了两个月,这一日,孟浩盘膝打坐的洞府所在的深山,突然传来一声震动四周的轰鸣,在这轰鸣中,山内野兽齐齐四散,孟浩的洞府外,一块被他削下的大石直接崩溃爆开。

    碎石四溅中,孟浩的身影从洞府内走出,他一头长发披肩,一身文士长衫,双目精光闪闪如电,一股难言的气质在他身上弥漫,隐隐仿佛还有一股香气散开。

    他的脸上带着欣喜,此刻站在洞府外,闭目过了半晌后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四周,惊的那些野兽再次跑远。

    “凝气八层!”孟浩握紧了拳头,目中的精芒闪耀,若是在夜晚,定然看起来更为明亮。

    两个多月来,他始终在这里闭关,开始的紧张与危机随之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消散,他慢慢一心修炼,有了一万多灵石,有了大量的丹药,孟浩开始了长久的闭关。

    他不愿让自己始终处于危机之下,只有让自己不断地变强,才可以一步步让能威胁自己之人越来越少。

    “我要成为强者,没有其他原因,只是要成为强者!”孟浩站在洞府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山中的气息,目中露出坚定。

    他尽管是书生,尽管学的是儒家,可三年的时间也足以改变一些内在,此刻的孟浩在经历了一系列事情后,早已不是当年的心境,而是他性格中的执着,渐渐的显露出来。

    这份执着,体现在他落榜后的坚持,体现在他于靠山宗内的挣扎,体现在他面对王腾飞时的反抗,此刻,体现在了他对于未来的期待。

    人想变强,如想要发财有钱一样,这是一个梦想,没有什么原因,若真说有,是穷怕了,是弱小怕了,所以要变强,所以要成为有钱人,这就是孟浩理解的人之天性。

    “生命燃烧不息,称之为旺盛,如人生自强,不甘低头。”孟浩抬起头,他想到了靠山宗外,赵国强者的唯我独尊,想到了随意一人抬手就要灭杀自己的冷漠,想到了王腾飞身边的那中年护道者的目光。

    “我从小爹娘失踪,若没有自强执着之心,也活不到现在,早就自暴自弃,靠山宗内,若我没有自强之意,也不能成为内门弟子,自强,执着,这是我的未来之路。”孟浩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右手抬起一甩衣袖,立刻一道黑光飞出,化作了黑色的钉子,这钉子刚一出现立刻黑光大亮,直奔远处一片山石而去。

    轰的一声,这足有两丈多高的山石直接崩溃,四分五裂,更是在那些崩溃的碎石上,出现了大量的黑色寒冰,落地时,就连地面也都散出了寒气。

    孟浩神色露出满意,右手一招,这黑色钉子直接飞回,孟浩手心一番,再次一甩之下,顿时五彩光芒缭绕,那十六根羽毛的扇子飞出,缭绕四周时随着孟浩右手一指,立刻这扇子砰的一声直接分散开来。

    十六道光芒四散回旋,那是十六根羽毛,它们在半空如一把把飞剑,带出凌厉之意,随着孟浩右手一招,这里这十六根羽毛直奔孟浩,在他身体外急速环绕,密不透风,更可凭他灵力组成各种样子。

    片刻后,这十六根羽毛重新化作宝扇,落在了孟浩手中。

    “可惜灵石还是不够,那铜镜太耗灵石,复制一枚地灵丹居然要一百块灵石,这也就罢了,可复制凝气八层用的天灵丹,居然需要五百灵石才可复制一枚。

    这价格未免太高……”孟浩想到灵石,立刻皱起眉头,一万多灵石此刻已所剩无几,能在两个月的时间从凝气七层突破到八层,孟浩吞下了足足有八十多粒地灵丹,几乎每天都要吞下一两粒这才迈入凝气八层。

    “修行越是往后,所需灵力就越多。”孟浩喃喃低语,看了一眼储物袋内,里面的天灵丹此刻有五粒,但他之前曾吞下一粒,发现想要到凝气九层,最少也需要大概一百五十粒的样子才可。

    “除了灵力需要更多的原因外,莫非还与我吞食了太多丹药有关,使得我的身体对丹药已开始出现排斥?”孟浩迟疑了一下,无法确定,不过按照他的计算,若没有天灵丹,其他丹药需要的数量将更多。

    “一百五十粒天灵丹……相当于七万多灵石……否则的话就需要长久的时间才可以弥补,只是我资质寻常,时间要更多……”孟浩想到这里,顿时暗叹一声,越发觉得自己储物袋干瘪。

    他储物袋内还有三块那种大个灵石,可孟浩不敢去用,随着他修行的时间越长,他越发觉得自己当年的复制木剑太鲁莽了,这大个灵石定然绝非等闲,否则也不可能复制斩玉血晶。

    “不到万不得已,这大灵石决不能去用,说不定以后会有更好的用处。”孟浩打定主意,此刻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长虹,脚下宝扇光芒缭绕,直奔远处。

    孟浩略一沉吟,体内灵气一动,顿时脚下宝扇光芒消散,变的平淡不出奇,孟浩这才放心,呼啸远去。

    “过去了几个月,那些紫运宗的弟子应该走了吧。”孟浩一路谨慎,暗自琢磨着,直至他离开了这片深山后,举目远望,孟浩记得这个方向,应是快靠近了赵国的都城。

    那里曾是他梦寐以求中仅次于东土大唐的地方,此刻回想,孟浩内心泛起感慨,三年科举,三年落榜,孟浩还没有资格来这都城内进行最终之试,可如今又是三年,他已不再是当年书生,已成修士。

    快要临近赵国都城时,孟浩不再时而滑行,而是走在官道上,长发束起,一身文士长袍使得他看起来,仿佛依旧还是如书生一样,当年矮小的个头,如今也高了不少,身体这几年的修行越加的修长,虽说皮肤还是有些黑,可看起来却很是精神,有股气质弥漫。

    此刻已是恍惚,三月的季节,对于赵国来说时而还会飘落雪花,此刻随着孟浩走去,不知不觉的,被黄昏掩盖的天幕中,雪花渐渐落下。

    很快就洒在大地,看起来如整个大地批了一层皑皑白衣。

    雪落在孟浩的头发上,没有融化,而是浮在那里,随着风的吹来,或许还会离开。

    四周并非安静,越是靠近赵国的都城,就越是有马车出现,此刻在孟浩的身后,就有一辆马车,正快速的飞驰,似怕错过了城门闭合的时间。

    路过孟浩身边时,掀起了雪花,那马车的盖帘也被风吹开一丝,露出了里面一个读书的书生。

    孟浩看了眼那书生,神色平静,但眼中似浮现了几年前,自己读书的模样,明明只是二十岁的年纪,可此刻的孟浩,却是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老了一些。

    正轻叹时,那辆马车却停在了前面,盖帘被掀开,其内的书生似回头看了一眼,等孟浩临近时,那书生从马车上走下,向着孟浩抱拳一拜。

    “兄台也是去赵国都城科举?”

    “早年读书曾有高举之梦,如今已散,只想去看一眼唐楼。”孟浩连忙还礼。

    “可惜,看兄台气宇不俗,以为或可成同年,兄台何必放弃仕途?”那书生看起来与孟浩年纪相仿,此刻带着遗憾开口。

    孟浩摇头不语。

    “罢了,这雪下的急,路不好走,若是晚了怕进不来城,兄台不如与在下一同,或还能来得及入城。”这书生也是看孟浩书生的样子,微笑邀请。

    孟浩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这书生,抱拳谢过,与对方一同上了马车。

    马车中有一铜炉,里面烧着火,驱散了外面的寒冷,也能看出这书生的家境富足,外面还有老者驾车,这一切都可看出不少细节。

    尤其是那老者尽管带着斗笠低头,可双手骨节很大,一看就是会些功夫。

    “小生郑庸,兄台不必拘谨,你我都是读书人,在外理应相互帮衬。”郑庸暖和了一下双手,笑道。

    “在下孟浩,多谢郑兄。”孟浩笑着开口,目光落在了郑庸身边的书卷上,写着礼记二字,古香古色,一看就不是拓印之本,而是古书。

    “姓孟?”郑庸立刻神色一正,在马车内不便其身,可也同样抱拳一拜。

    “原来是礼仁大姓,庆父之后,郑某车内失礼,还望孟兄见谅。”

    “郑兄不必如此,姓氏而已,先祖辉煌,在下为子孙,可却屡屡落榜,惭愧之至。”孟浩抱拳回礼,二人重新坐下。

    “孟兄此话不对,此姓造化而临,传之上古,庆父之后,即便是不成科举,但只要心存仁礼,便是大儒人生。”郑庸严肃开口。

    “郑兄,何谓儒?”孟浩沉默,片刻后抬头,看着眼前的书生,平静说道。

    “礼乐、仁义、忠恕、中庸,方为儒。”郑庸不假思索,立刻开口。

    孟浩没有说话,看着窗外盖帘掀起时的雪花飘入而来,许久淡淡传出声音。

    “什么又是人生?”孟浩问道。

    “人生?”郑庸一愣,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开口。

    车厢内安静,唯有外面的风雪之声呜咽,孟浩抬起右手,伸出盖帘外,渐渐有雪花落在他的手中。

    “这雪,唯有冬天才可出现,它只能活在寒风中,所以这隆冬,就是它的人生。”孟浩轻声开口,右手拿回时带着雪花靠近铜炉,可以看到雪花快速的融化,成为了水,流淌在孟浩的掌纹中。

    “雪,只可以活在冬天,靠近火,它就会死去,这也是它的人生,无论如何向往夏天,可它……只能远去。

    雪在我掌心内成为了水,因为这里不是它的世界……”孟浩右手抬起,将手中的水滴向着马车外一挥,顿时这些水滴在外,在那书生看不到的天地中,重新的成为了雪,飘走了。

    郑庸愣在那里,神色露出茫然,直至马车进了城门后,孟浩的声音淡淡传出。

    “多谢郑兄一路相伴,孟某告辞。”孟浩抱拳一拜,起身走下马车,踏着落雪,渐渐走入街头。

    “向往夏天,可却只能存活于冬日的雪,只能默默远去……这就是雪的人生么。”郑庸看向远处孟浩的背影,喃喃低语,许久下了马车,向着孟浩离去的方向,抱拳深深一拜。

    寒风里,他的身影渐渐被雪花掩盖,可他明白,回到了马车内,身上的这些雪会死去,今日的一幕,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直至多年后成为了名动赵国的大儒时,他也会时而在冬日风雪里,抬起手,看着掌心内雪慢慢变成了水,默默的想到若干年前,雪夜里,那叫做孟浩的书生。

    ----

    汗汗汗,我明明记得11点的时候,点击了上传章节,然后就去码字,可居然没上传成功,晕啦,向大家道歉,我以后一定仔细多检查几遍……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