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六十一章 南域惊变!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蓦然间从天空轰隆隆的传来。

    这声音并不是很近,仿佛是从极远的方向滚滚而来,也并非是针对孟浩等人所在之地,而是覆盖了整个赵国,在这一刹那,赵国的每一个修士,甚至是凡人都听到了这天空中的轰鸣巨响。

    这声响来的突然,让严子国等人也是一愣,抬头时一个个神色震撼。

    天空上,出现了一片红芒,这红芒不知覆盖了多远,放眼看去,整个天空都成为了红色,让人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

    在那极其遥远的天边,距离赵国极为遥远,赵国修士看不到的南域中心,天空出现了一道不知蔓延了多少范围的裂缝。

    那是天的裂缝!

    轰鸣之声更为强烈,传遍八方,这声音不但是覆盖了赵国,更是传遍了整个南域,使得庞大的南域,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宗门与家族,都先后不同的渐渐听到这惊天动地的轰鸣。

    孟浩面色一变,他身体的黑气在这一瞬,竟散发的更为快速起来,让孟浩心神一惊,毫不迟疑的速度更快,刹那就化作长虹远去。

    严子国四人已被这天空突然的一幕震慑,一个个心神震动,体内的修为在这一瞬似都不稳,要脱体而出般。

    此刻,赵国境内,三大宗门中的风寒宗,弥漫在群山之间,有雾气缭绕,可此刻天空的轰鸣回荡时,这里的雾气立刻翻滚,四周的山峰都在颤抖,在风寒宗内,数百弟子一个个面色苍白骇然的看向天空。

    宗门后山,风寒宗的最强者,两个结丹的大长老,如今立刻从密室内猛地惊醒,他们毫不迟疑的立刻飞出,在半空看向远处时,体内修为全速运转,凝聚在双目猛地看去,立刻倒吸口气,神色露出骇然,他尽管还是看不到遥远的天空发生了何事,但却感受到了一股仿佛苍穹要碎裂的庞大威压,甚至也正因为他二人修为不俗,故而隐隐看到了天空似乎正在龟裂。

    “发生了什么?竟有声音从南域中心区域传来,这不可能,从这里到南域中心区域极为遥远,声音根本就无法短时间传来!”

    在他们身后,风寒宗的五个筑基长老也相继飞起,此刻一个个都面色苍白,甚至身子都颤抖起来。

    赵国内,三大宗门中的方夜宗,如今此宗的两个结丹老怪与四个筑基长老,此刻也是站在半空,呆呆的看着远处的天边,此时此刻,整个天空一片赤红,如被火烧,看起来极为惊人。

    “这……是什么……”

    不仅是风寒宗、方夜宗如此,如今的赵国曲水宗,一样的骇然之声传遍开来,所有的宗门弟子都在呆呆的望着天空,神色露出茫然,曲水宗的结丹老怪,此刻身子颤抖,他们修为高深,看的更远,虽说依旧看不到什么,但那整个苍穹燃烧的一幕,隐隐间仿佛天空出现了无数龟裂的感觉,使得他们骇然至极。

    “这不是寻常的声音,否则绝不可能这么快的速度就传到了赵国,这声音的速度……可以灭杀一切存在!”

    赵国如此,附近的其他国家的修士宗门,全部都是这样,尤其是南域的五大宗门,三大家族,他们距离最近,其内有修为高深的老祖,此刻全部都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从天空降临,他们更是因宗门就在南域中心,故而看到了外人看不到的一幕!

    他们看到了,在那天空上,赫然存在的那道巨大的裂缝,此刻一个个都面色惨白,露出无法置信。

    这一天,这一刻,是整个南域轰动的一瞬,无数的修士飞起,无数的强者骇然,整个南域已经被这天空出现的异常,完全的震撼。

    孟浩这里速度飞快,他全身黑气散发要比往常更多,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与指引,让他心惊胆颤,在加上天空的诡异,让孟浩心神不宁,他用了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附近一座最高的山顶,站在山顶时,他猛地抬头看向远处的天边。

    那不知距离这里有多么遥远的天边,此刻似慢慢的碎裂开来,与此同时,一道黑光刹那扩散,整个天地在这一瞬,漆黑一片。

    没过多久,整个南域大地开始不动程度的震动,仿佛有一股大力从南域中心猛然传出,瞬间扩散整个南域大地,所过之处,山峦崩溃,大地翻滚。

    因南域太大,故而这扩散需要时间,首先是南域中心,随后是四周,最后则是边缘,大量的山峰陆续崩溃开来,好在赵国距离很远,此刻还没有太多的感觉,直至七天后,才出现了轻微的地动山摇。

    可就算是这样,也让赵国的那些老怪一个个骇然至极,他们之中有人曾去过南域中心区域,知晓那里与赵国的距离难以形容,就算是那里崩溃,也绝不可能仅仅七天就波及到了赵国。

    与此同时,在这七天内,一道传言如狂风般,横扫整个南域,让所有听到之人都为之骇然心惊。

    天上,掉下了一具尸体!

    这尸体坠落在了南域三大险地中的往生洞千里内!

    这消息立刻轰动了整个南域,使得南域风起云涌,据说西漠那里也都有强者凝聚南域。

    “那是什么强者的尸体?竟是从天外落下,天外……那是传说唯有成仙之后才可以踏入的区域!难怪那震动之声如此快速的传出,这里面有那尸体死前的残念!”

    “成仙?说来容易,古往今来整个南域,典籍记载也就那么七八人成仙而已,不过这尸体……也未免太惊人了,听说只是常人大小,可坠落后竟让大地连震七天。”

    “凝气筑基、结丹炼婴,斩灵问道,一步升仙,一共七个大境,想要一步升仙,踏碎虚空,难,难,难!”

    整个南域,诸如这样的声音在很多地方都已传开,不过赵国这里毕竟偏僻,消息闭塞,唯有几大宗门的长老才隐隐知晓此事。

    此刻的孟浩,正皱着眉头,于深山内快速前行,七天前天地剧变,连带着他身上的死气也都浓郁了不少,好在这几日又开始出现了消散,估计再有二十天左右,应该就能全部散去。

    “这死气太过烦扰,若不是这些死气存在如指引,岂能如现在般奔波。”孟浩这段日子心情极为烦躁,七天前的剧变,使得赵国的修士也都纷纷外出,使得孟浩不得不小心躲藏,有那么几次险些被察觉。

    可一直这么下去,终归不是办法,孟浩尽管不愿杀人,可如今也渐渐有了杀机。

    “实在不行,只能出手杀人,虽说会引起更多的麻烦,可总好过如今这样躲藏。”孟浩正沉吟时,忽然神色一动猛地抬头,立刻看向前方,此地群山环绕,四周一片安静,孟浩停脚步四下看了半晌,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之处。

    但内心却始终有些危机存在,使得孟浩皱起眉头,右手忽然抬起拍了下储物袋,立刻一片宝扇羽毛飞出,直奔前方丛林而去。

    轰的一声,有风扫过四周,使得树叶晃动,但很快就安静下来,没有丝毫异常之处,可孟浩却是面色为之一变,尽管七天前有天地异变,可如今也都平静下来,鸟兽并没有什么死伤,按照道理此地深山,这轰鸣一出定然会有些鸟兽四散,可如今竟如此安静。

    孟浩毫不迟疑,转身一拍储物袋,宝扇飞出托起他的身子,立刻飞起改变方向,可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传出,四周的不少山峰都瞬间出现了黑光,这些黑光刹那连接在一起,竟直接将这四周笼罩,如同封印。

    而孟浩所在的位置,虽说也是在这封印内,可却并非中心,而是边缘区域,若是他之前没有谨慎而是继续前行,那么此刻定然是处于这封印的中心区域。

    与此同时,有八道身影从四周出现,他们的身体刚出现时还模糊,可很快就一个个清晰起来,如同有一层无形之水覆盖了身体,使得孟浩之前无法察觉出来。

    八人里,六男二女,其中一个女子穿着白色长裙,面色苍白,双手高举一颗水蓝色的珠子,那珠子散发阵阵流水波纹,正是此女以此宝,隐藏了他人的踪迹,此刻这珠子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似要碎裂,显然是一次性的法宝。

    她没靠近,而是在远处不动,另外几人快速接近,直接将孟浩包围,其中一人正是严子国。

    孟浩面色阴沉,冷冷的看着四周修士,这几人之中严子国眼中杀机弥漫,众人里他修为不是最高,最高的是此刻并非在大地,而是与孟浩一样漂浮在半空,脚下踏着一把飞剑,穿着天蓝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此人神色淡然,双目平静,但却有一股难言的高高在上之意,从其身上显露出来。

    他修为已然是凝气境九层!

    身为凝气境九层,在赵国的宗门内地位极其特殊,若是一甲子内可以筑基成功,则可成为宗门长老,如若一甲子难以筑基,也不能算是内门弟子,而是宗门执事。

    如靠山宗的上官修,实际上若是在靠山宗强大之时,他不能算是长老,而是执事。

    这中年男子成为凝气九层还不到两年,可以说是未来无限,一旦筑基成功,立刻身份完全不同。

    “倒也奸猾,难怪可以坑了紫运宗之人,不过就算你没走入中心,只要踏入这阵法内,有刘师兄在,今日你就死定了,痛快的把那把真正的至宝拿出,还可以给你留个全尸。”严子国冷声开口,看向孟浩身下宝扇时,贪婪之意极为明显,他这几天调查了孟浩不少的事情,更是从孙华那里知晓了孟浩与紫运宗的交易,对孟浩这里更为贪心起来。

    孟浩神色阴冷,没有去看严子国,而是盯着那凝气九层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严子国口中的刘师兄,他神色平淡,根本就不说话,背着手站在飞剑上,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其身上显露出来,这气息之强让孟浩双目收缩了一下。

    “想要孟某之宝,需要付出代价。”孟浩淡淡开口时,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银光一闪,一把明光闪闪的银色长枪,赫然出现在了孟浩的手中,被他直接向着身下宝扇一刺,夹在了当中。

    这银色长枪一出,顿时就吸引了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包括那刘师兄也是动容,凝神看去。

    就在他们看向这银枪的刹那,孟浩双眼一闪,右手猛地一挥,立刻画轴出现直接打开,一声声咆哮从内传出,更有三头雾气组成的凶兽,直接咆哮冲出,直奔众人而去。

    与此同时趁着此乱,孟浩快速掐诀一指,立刻一道黑光刹那飞出,其速之快难以形容,在那严子国心神震动的一瞬,竟瞬间撕开他身体外的法宝之光,任凭他身子退后,在严子国神色骇然的刹那,闪电般没入他的眉心,直接穿透。

    此物,正是那夺冥钉!

    孟浩的性格,不出手则已,出手就一定要抢先机!既然这严子国找死,他孟浩就将其送入黄泉!

    ------------

    引用一位书评区道友的话,新书的荣誉就是点击和推荐,这犹如少女的贞洁啊,需要守护!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