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七十一章 董虎
    距离大青山不算很远的这片荒山中,洞府内孟浩全身颤抖,汗珠不断的流下,衣衫被浸透后又被孟浩身上散发的高温气化,使得这洞府中雾气缭绕,汗味极浓。

    孟浩全身通红,他体内如有一天火焰在熊熊燃烧,这火焰似乎要将他的血肉干枯,要将他的身体直接焚烧成灰,甚至他的身体此刻一片僵直,竟无法动弹半点。

    实际上,这是筑基丹的一个弊端之处,吞下时,身体不可移动,除非丹药之力化开,否则就算是洪水滔天,就算有人在面前拿剑生生穿透身躯,也都难以动弹丝毫,故而修真界每一次有修士吞下筑基丹,都极为谨慎的选择地点。

    否则的话,筑基丹这一大无法解开的副作用,一旦遇到敌人,则自己就算死亡,也都休想动一下。

    孟浩可以说是第一个,在凝气八层时就吞下筑基丹之人,且这筑基丹还并非寻常,而是出自大师亲自炼制。

    他也是没有办法,凝气八层迈入九层的瓶颈始终难以突破,除非是另有造化,否则的话就需要强效的丹药去强行冲击才可。

    而孟浩手中,连冲台丹都没有这个功效,唯有筑基丹,且不敢多用,筑基丹药力太强,以孟浩身体,用这一颗也是在赌。

    实际上孟浩早已猜出了原因,他的瓶颈之所以在这第八层时如此艰难,定然与他这几年吞下的太多妖丹有关系,虽说经历了北海重塑,可常年来存在于骨子里的妖力,显然并非一次就可以散掉。

    这就造成了孟浩的瓶颈要比常人厚了太多,不过也并非没有好处,一旦他突破了瓶颈,爆发之下直接就可以成为凝气九层的中段程度,而且孟浩的身体,看似柔弱,可他能明显感受到,似乎比书生时,要多出了一些韧性,正在被慢慢的改变。

    这不是修士的改变,而是体内残存妖力,甚至可以说是丹海中的那粒妖丹的改变。

    时间一天天过去,直至孟浩吞下筑基丹又过去了两个月,他这才将筑基丹吸收,在完全吸收的一刹那,孟浩猛地睁开眼,身体终于可以动弹,他体内轰鸣,一震难以形容的剧痛,如同是身体某些部位被直接撕裂开来,刹那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竟是黑色。

    随着鲜血的喷出,孟浩眼前一花,似要昏迷,但他猛地一咬舌尖,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运转体内修为冲击凝气第九层。

    他神色带着前所未有的执着,凝聚仿佛在燃烧爆发的灵力,去冲击。

    刹那间,孟浩体内灵气猛地一冲,他脑海如有天雷轰鸣,整个人身体似要爆开,但很快的,他的灵气就蓦然间似在体内冲开了另一片天地,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股孟浩形容不出来的舒服,那是全身麻酥酥的感觉,如有人用羽毛快速的在身体各个位置划过。

    这感觉让孟浩沉浸在内,许久许久,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的目中露出了夺目的精芒,竟使得这漆黑的洞府,仿佛有闪电划过般,出现了一瞬的明亮。

    孟浩深吸口气,顿时这洞府内外的灵力立刻丝丝涌现而来,顺着孟浩全身的汗毛孔钻入进去,但很快就又钻出,随着灵气的进出,孟浩全身汗毛孔内顿时泌出了大量的污垢,他的身体更轻,他的双眼更亮。

    他体内的丹海,此刻更为磅礴,直接扩大了一倍之多,俨然望不到边际,金色的海洋波涛起伏,轰鸣回荡,妖丹在丹海内上下移动,散发出阵阵磅礴的灵力,使得金光万丈,充斥孟浩的全身,让孟浩有种欲仰天长啸之感。

    “凝气九层,我孟浩,终于到了凝气九层,再进一层,就是筑基!”孟浩神色露出振奋之意,深深的呼吸口气。

    “以太灵经的凝气卷,我一旦筑基,就可凝聚无暇筑基,超越有缺,碾压碎磐!”孟浩站起身,这一刻他拥有无穷的自信,更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他期待可以到南域,去看看南域的天地,他更期待筑基的一刻,自己的无暇筑基会绽放出什么样的风采,与其他筑基修士相遇后,又能爆发出什么样的光华。

    这一切对孟浩而言,因还没筑基,因不知晓无暇筑基的少见,他不懂,可越是不懂,就越是期待。

    孟浩大袖一甩,立刻一团拳头大小的水球出现,猛然间临近身体,竟顺着他的身体皮肤,变成了一片蔓延他全身的水膜划过,孟浩向前一步迈去,走出了水膜时,带走了他身上所有的污垢,使得孟浩身体立刻散发出阵阵清香。

    洞府之门轰轰而开,此刻外界是晌午,孟浩迈步间走出,此刻季节早已变迁,山风带着一丝燥热吹来,可孟浩却觉得全身清爽。

    “若能到筑基,我就可以真正的飞行在天空。”孟浩抬头看着蓝天,脸上笑容越来越多,身子向前一步走去,顿时宝扇从他储物袋内飞出,托在他的脚下带着孟浩向前滑行而去。

    此地距离大青山不远,孟浩飞出不久,立刻看到前方大地有一道身影正疾驰奔跑,在此人身后,赫然有一个大汉正狰狞追来。

    那前方奔跑之人面色苍白,但眼中却有一丝厉色闪过,个头不高,全身干瘦,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但修为竟到了凝气五层。

    而他身后追击之人,则是一个凝气六层的修士,此人穿着水蓝色的长袍,衣衫破碎,看起来有些狼狈,神色中带着强烈的杀机与怒意。

    “看你能向什么地方逃,董虎,你若交出那珠子,看在同是方夜宗的份上,今日我还可以给你一条活路,否则的话,你死定了!”大汉话语间右手抬起,立刻一片寒芒闪耀,竟化作了一把圆月弯刀,旋转间直奔前方那少年而去。

    这少年,正是当如与孟浩几人被许师姐带入靠山宗的小虎。

    当初宗门解散,他被卷走后就失去踪影,不知去了何处,此刻孟浩在天空目光一扫,看到了小虎。

    前方逃遁的小虎面色苍白,但眉目间的厉色极浓,杀机一闪间他右手猛地抬起,立刻在衣袖内顿时飞出了几道寒光,那寒光是利箭,其上闪烁幽芒,显然抹了剧毒,直奔大汉而去。

    这大汉冷笑,大袖一甩,立刻有风吹来,将那几只利箭吹走,右手掐诀一指,顿时弯刀直奔小虎而去,眼看就要临近,小虎那里双眼通红猛地转身,双手抬起时在他的手中立刻多出了一颗水蓝色的珠子,这珠子半透明,其内有朵朵云层缭绕,被他托起时,立刻有一片云从其内直接飞出,蓦然间就化作了一道模糊的身影,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奔弯刀而去。

    刹那碰触,轰鸣传出,那弯刀直接崩溃,这身影也随之消散开来。

    大汉喷出一口鲜血,眼中贪婪之意更浓,再次追击而去。

    小虎面色苍白,显然这一击对他而言,也是极为困难,此刻步伐踉跄,更是被跑出几步,就立刻摔倒在地。

    “你逃不掉!”大汉狞笑,速度之快瞬间来临,小虎面色苍白,眼中露出绝望,此时此刻,孟浩在远处轻叹一声,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远处背对着自己的小虎,他看出了对方的心思,可还是右手抬起向前一指。

    这一指之下,立刻这大地山林狂风呼啸,一股属于凝气九层的威压刹那间降临,直接笼罩在那大汉身上,让这大汉身子蓦然一颤,猛地抬头时,看到了远处天空中来临的孟浩,神色顿时骇然。

    几乎就在他抬头的一瞬,地上摔倒在那里的小虎眼中寒光一闪,右手蓦然抬起时,在他的手中藏着一把抹了毒药的匕首,这匕首极为锋利,小虎速度更是极快,身体直接跃起,右手匕首寒光一闪,竟在那大汉被孟浩震慑的刹那,匕首直接从他颈脖划过。

    惨叫无法传出,鲜血直接喷洒,落在了小虎的全身,此刻的小虎哪里还有什么虚弱,虽说疲惫,可显然之前的一切都是虚假,他等的就是这大汉来临,失去警惕的瞬间,绝地反击。

    大汉倒地,抽搐了几下后捂着脖子,可鲜血大量的溢出,渐渐他睁大了眼,气绝身亡。

    小虎没有动,而是立刻向前一步迈去,转身时抬头看清来临的是孟浩时,他这才脚步一顿,但还保持随时可以逃遁的姿态,只是当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孟浩的修为时,他的身子猛地一颤。

    孟浩没有说话,迈步走来时,站在了尸体旁,看了眼尸体,又看了眼此刻明显紧张的小虎,沉默不语。

    小虎也没说话,他望着孟浩,眼中露出复杂之意。

    “就是为了那颗珠子,你杀了王有材么。”许久,孟浩平缓开口,目中闪过一抹外人察觉不到的诈意。

    小虎沉默,没有说话,矮小的个头,略黑的肤色,干瘦的身子,残破的衣衫,狼狈的样子,使得他看起来如同乞丐一般,只是之前杀人时的冷漠,与此刻对比,使得他格外的显眼。

    孟浩望着小虎,半晌后摇了摇头,再次的看了小虎一眼,轻叹一声,转身迈步,就要离开这里。

    可就在孟浩要离去的一瞬,小虎那里神色露出一抹迟疑,蓦然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可却带着焦急。

    “孟……孟师兄,你是要去大青山救人么?”

    “什么意思。”孟浩脚步一顿,转身看向小虎,沉声开口。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