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七十二章 今生男儿!
    小虎在地面,仔细的看着孟浩,他自幼天真,可随着进入到了靠山宗,经历了一些外人难以想象的遭遇后,他的心已经变的坚硬如铁,尤其是出了靠山宗后,暗中死在他手中之修数量不少。

    此刻盯着孟浩的双眼,小虎渐渐明白对方的确是不知晓最近的事情。

    “如今整个赵国修真界都在寻找孟师兄,三大宗门联合通缉,众多修士都分散搜寻。”小虎迟疑了一下,缓缓说道。

    孟浩神色如常,看不出丝毫变化,在半空低头望着小虎,没有开口。

    “这三大宗门的通缉并非让孟师兄死,他们有特殊的要求,可残可伤不可死。”小虎始终都在望着孟浩的神情,不知内心在想些什么,慢吞吞的试探说道。

    “你若还在废话,休怪孟某不念当日情分。”孟浩神色依旧如常,只是淡淡说出这一句话。

    这句话落入小虎耳中,让小虎身子下意识的退后两步,面色连续变化后蓦然开口。

    “孟师兄可还记得宗门内的上官师叔,他于两个月前围困大青山下三县,布置了惨绝人寰的大阵,要将三县凡人生生炼化,以此炼制血丹筑基。

    此事已进行了两个月,我出现在这里,正是要赶往大青山,我修为不是上官修的对手,只想去救出爹娘!”小虎声音回荡,已然握紧了拳头。

    话语传出,孟浩听闻后一愣,但很快就脑海如有轰鸣,一股愤怒之意蓦然间从心底爆发开来,使得他整个人在这一刹那,有强烈的杀机控制不住的扩散开来,他立刻就明白,这上官修绝不是为了什么血丹,而是要引自己现身。

    他的神色直接阴沉到了极致。

    “此事涉及三县凡人,上官修如此行事,赵国修真界就无人制止,也能听信什么筑基之言?”孟浩声音都寒冷下来,一字一字开口。

    “外界所说都是上官修欲筑基,故而以当年出现祥瑞之地的大青山三县百姓炼血魂丹,以此丹突破成为筑基。

    若是换了往昔,三大宗门绝不会让此事发生,可如今三大宗门贪图靠山老祖的闭关之处,满赵国的寻找你,无心去管此事,不愿节外生枝,另外那上官修也并非寻常之人,我已打探到,他是天河坊后人,还有,我听说实际上三大宗门也曾干预,但最后不知为何,竟没有继续理会。”

    孟浩沉默,片刻后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极为冰冷,一股甚至在孟浩感觉,已然超越了王腾飞,超越他之前要杀丁信的杀机,蓦然间在他的心神内急速的凝聚,这杀机之浓,让孟浩体内丹海咆哮,那种前所未有的强烈,是孟浩这二十一年来,从未出现过的轰鸣。

    “上官修……”孟浩蓦然转身,看向大青山时,右手大袖一甩,立刻小虎那里面色变化,身体不受控制的飞起,落在了孟浩的宝扇上。

    “孟师兄这是何意。”小虎呼吸急促,快速开口。

    “带你去大青山,你若所说是真则罢,若是虚假,你以后也不用继续担心他人窥伺你宝物了。”孟浩话语间,宝扇向前猛地一闪,快速远去。

    小虎沉默,没有说话,站在孟浩的宝扇上,目中露出复杂,但很快这复杂之就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坚定。

    时间不长,大青山已在目中,孟浩没有立刻冲去,而是宝扇光芒一闪,落在大地,前方整个天地此刻被一片淡红色的光幕笼罩,可以看到在这光幕外,似乎每隔千里,都会有一个黑衣修士盘膝打坐。

    这些修士大概有十多人,仿佛是这阵法的阵旗,将大青山以及三县,包围在内。

    遥遥可见,大青山上,似盘膝坐着一人。

    更可以看到,山下三县一片寂静,丝丝血气从那里散出,弥漫开来。

    孟浩眼中杀机更浓,他深吸口气,松开了小虎身上的束缚。

    “当我喊你名字时,你要出手。”孟浩缓缓开口时,身子向前一步迈去,他的背影在风中萧瑟,可却有一股冰寒之意,隐隐散出。

    “王有材没有死。”小虎忽然开口,孟浩置若罔闻,速度更快。

    小虎看着孟浩身影消失,沉默下来,盘膝坐在一旁,暗叹一声,他不但调查过上官修,还调查过孟浩,知晓孟浩在云杰县内根本就没有亲人,知晓上官修正是为了孟浩才布置了此地的血阵。

    “孟师兄,我想救出爹娘,若此番你能活着,日后我小虎欠你一个人情。”小虎沉默中抬起头,目中闪过一抹复杂。

    孟浩速度飞快,直奔前方血色光幕,小虎那里的心机也好,神态也好,看似没有破绽,可小虎的年纪毕竟太小,孟浩自幼聪明,虽说读书不成,可在心智上经历了靠山宗的洗礼,经历了此后一系列事情,岂能看不出对方的目的所在。

    可是,他不能不去,那里是云杰县,尽管没有了亲人,可那里是他的家,是他儿时的记忆,是他人生中的美好。

    而此刻,上官修竟丧尽天良,这一切如触犯了孟浩的逆鳞,他要杀上官修之心已强烈到了极致。

    哪怕是这一去有生死危险,哪怕明知是上官修的局,可孟浩明白,男儿在世,有些事……就算明知凶险,可依旧还是要去做。

    若事事畏惧,事事顾虑,则不配今生男儿。

    他的杀意,从未如今日这般强烈,他的杀心,从未如此刻般惊天,那不是杀一个人可以消散,那是要杀尽此地血色阵法全部人才可呼出的一口浊气。

    “我孟浩修行止今,亲手所杀不到十人,不是我不能杀,而是我不愿杀。”孟浩速度飞快,眼中杀机闪动,内心却一片平静,心语回荡间,已踏入到了血色阵法内,直奔那里盘膝打坐的一个凝气六层的修士而去。

    这修士身穿黑衣,年纪约莫二十六七岁,几乎在孟浩临近的瞬间,他猛地睁开眼,在看到孟浩后一愣,但却立刻起身,右手正要抬起,可就在这一瞬,孟浩已然面无表情,可却目中杀机浓郁的从其身边一走而过。

    一把剑,在孟浩手中出现,一腔鲜血,在孟浩身后升空,一颗带着茫然不知所措的头颅,在他的身边随着尸体一同倒在了地上。

    血腥,更浓,血气,更深,尸体的抽搐仅仅两下,就气绝身亡。

    没有惨叫,没有挣扎,一切如杀鸡一般简单,如孟浩的心语所言,杀人,他不能不能,而是不愿。

    “斩断鸡头,禽尚可挣扎几丈,而人看似强大,可没了头颅,已不如野鸡。”孟浩轻声自语,看都不看身后尸体,带着目中的杀机,蓦然前行。

    他速度之快,刹那远去,不多时,前方再次出现了一个盘膝打坐的身影,此人显然还没察觉之前同伴的死亡,此刻盘膝坐在那里,维持阵法运转。

    他的双眼,再也没有机会睁开,即便是孟浩走过时人头飞起,也依旧是没有了睁开眼的力气。

    “上官修,你逼我杀人,今日……孟某就杀个自己的前所未有。”孟浩手中木剑一抖,其上血珠四溅,他的身影消失在了红色的阵法中。

    连杀二人,这阵法立刻出现了波动,在这波动出现的一瞬,阵法内余下的十一人,此刻纷纷心神一震,齐齐睁开眼快速起身,警惕的看向四周。

    与此同时,在那大青山上,盘膝打坐的上官修双眼蓦然开阖,露出一抹精芒的同时,他看向了山下。

    只是山下血气弥漫,他看不清,微微皱起眉头,上官修冷哼一声,右手抬起时,在他的手心内有一个头颅大小的血团,其内血气弥漫,有无数面孔在内痛苦哀嚎,一甩之下,这血球立刻落下大青山,沉入下方的血色阵法内。

    立刻砰砰之声回荡,这血色阵法渐渐出现稀薄之意,似要消散开来,可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蓦然间从阵法内传出,那惨叫之声似经历了难以形容的剧痛,使得这声音回荡八方。

    紧接着,又一声惨叫传出,不同之人,可凄惨的声音却是一样让人听后心神一震,上官修皱起眉头,看向下方血色阵法时,此刻这阵法已消散了一半,可还是有些模糊不清。

    第三人的惨叫,在这一刹那,与第四人的凄厉,同时传出,回荡八方时,陆续的凄厉惨叫,不断地传出,直至山下的血色阵法完全清晰后,展现在上官修眼中的,赫然是十多具……无头的尸体。

    看到了这一幕,上官修双眼一缩,忽然猛地转身,看向青山小路,那里,此刻穿着蓝色文士长衫,上面已染了鲜血,看似柔弱,如书生般可却面无表情的孟浩,正一步步,走了上来。

    在他的手中,提着十多个颗头颅,与上官修目光对望的一瞬,孟浩右手提起一扔,那十多颗头颅砰砰声中,落在了上官修的身前,可却被上官修甩袖,这些头颅滚散在旁边。

    “该你了。”孟浩声音沙哑,他本不愿杀人,可今日之事,他想杀人。

    -----

    亲,推荐票别忘啦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