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七十六章 无暇之上!
    此刻两把飞剑环绕而来,再次散发惊人剑气,直奔上官修的头颅而去,一左一右,带着孟浩的杀机,显然是这一次,无论如何,也都不会让上官修避开。

    “那是超越无暇的筑基,整个南天大地,四片大陆的所有修真界内,比你凝气十层还要罕见百千倍的完美筑基!!

    孟浩,你……”上官修的嘶吼刚一出现,立刻嘎然而至,孟浩的两把木剑瞬间穿透他的头颅,鲜血弥漫,血肉四溅。

    上官修,顿时身亡,岁不过百,怨气滔天!

    他不甘心,因为他心有大志,因为他如今是死在眼看就要筑基的过程中,可这一切,此刻随着他头颅的崩溃爆开,随着他身体的坠落大青山,砰的一声落入山下大河,渐渐远去了。

    唯独他的储物袋,在坠落时,被孟浩右手虚空一抓,直接抓取而来,那是一个墨绿色的口袋,孟浩没有去看,直接放在了怀里。

    他气喘吁吁,就算是达到了凝气十层,可要支撑两把木剑去灭杀一个即将筑基之人,对孟浩而言也是极大的消耗。

    望着上官修的身体消失在了大河内,孟浩转身一晃,化作一道长虹踏着木剑,瞬间下了山,出现在了昏迷的小虎面前。

    小虎面色苍白,闭目躺在那里,气若游丝,仿佛生命如火苗,随时可以熄灭。

    孟浩沉默,看了眼此刻漂浮在身旁的那珠子,这珠子的威力让他极为心惊,称的上是至宝之物,甚至与他的铜镜,似都有的一比。

    “此物若是复制,所需灵石之多,定是一个天文数字……可惜。”孟浩暗叹一声,抬头看着天空。

    他早已看出,这珠子与小虎性命相连,一旦自己抢走此珠,小虎必死。

    “他能以性命交托,我孟浩岂能作一个小人,一辈子心中有愧,此后念头不通,修行之路从此可见尽头。”孟浩双眼露出明朗之芒,大袖一甩,右手直接抬起点在小虎眉心。
.n"sp;   小虎身子一震,茫然的睁开眼,但瞬间就化作了警惕,起身退后数步,看向孟浩手中的珠子,身子微微颤抖,眼中露出一抹绝望。

    孟浩右手抬起一指那珠子,立刻此珠直奔小虎而去,被小虎拿在手中时,他神色更是复杂,怔怔的望着孟浩。

    “多谢相助,此宝惊人,你要谨慎,好自为之。”随着珠子离去,孟浩身体顿时虚弱下来,就连凝气十层的境界也都渐渐出现跌落的痕迹,随着修为的跌落,四周被隔绝的天地灵气,再次缓缓出现。

    他体内的那股疯狂的吸力,也慢慢的消失了。

    孟浩不后悔自己的决定,有些事情,他无法去做,不愿因此对不起自己的心。

    上官修炼化的大青山下三县百姓的血球,在孟浩右手一指时,渐渐消散,化作了大量的血气散开,落入到了三县之中。

    对于三县的百姓而言,他们如同是昏昏沉沉了两个月,此刻纷纷清醒后,只是觉得全身虚弱,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他们并不知晓,这两个月的时间,他们无形之中各自损失了近乎五年的寿元。

    此事,孟浩看在眼里,可却没有办法,沉默中他轻叹一声,甩袖间,走向远处。

    “孟师兄,上官修……”小虎忽然开口。

    “今后世间再无此人。”孟浩没有回头,越走越远,此地之战难免会引起三大宗门注意,且孟浩已猜到三宗之所以会让上官修在这里布置大阵,应与自己有关,彼此应有约定,上官修要自己储物袋,三宗要自己之人,且孟浩如今还没想好对策,需快速离开仔细沉吟一二。

    小虎没有说话,看着孟浩远去,许久之后目中露出一抹坚定果断。

    “孟浩你能对我至宝不动心,我董虎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你可放心,我这一生,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你之事。”小虎转身,在县城中遥遥看了一眼爹娘,目中露出柔和,可很快这柔和就消失,他低着头,快速走远。

    可就在这时,天空上有数道长虹呼啸而来,最前方之人,正是风寒宗刘道云。

    “孟浩,今日你逃不掉!”

    孟浩皱起眉头,化作长虹快速远去,借着如今快要消散的凝气十层余威,拉开了距离,远远将身后众人甩开,他已经看到在更远处,出现了更多的三宗弟子身影,想来那些筑基与结丹老怪,即便是原本并非确定自己能在这里现身,故而只是让一些弟子在这附近逗留,可如今在得知自己的确现身后,会快速赶来。

    “上官修背后势力不小,天河坊么……难怪可以让三宗之人哪怕是早就来了,可却没有靠近,而是察觉斗法波动消散后,这才赶来,想来约定就是如此,因上官修也有秘密,不愿让人看到,哪怕是天河坊之人,他也要谨慎,就是不知他是如何在这些年,瞒过了天河坊。”

    大青山外,过了北海,再踏过一片连绵荒山,就是往日的靠山宗宗门所在。

    在这片连绵的荒山里,其中一处山峰之半,孟浩速度飞快,但神色阴晴不定,时而低头看向手中拿着的一片龟甲。

    这龟甲巴掌大小,边缘残次不齐,显然是一个完整的龟甲碎裂开口的其中一块。

    在那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排排小字,肉眼看去,那些小字模糊,唯有灵力注入双目后,才可勉强看清。

    “这修真界,竟真有所谓的……完美筑基!”孟浩呼吸为之一顿,此物,是从上官修的储物袋内获得。

    这龟甲上记录的是两种丹药的炼制方法,一个是完美筑基丹,另一个则是完美金丹。

    “这龟甲上说的很清楚,修真界的筑基,并非只有无暇、有缺与碎磐三种,还存在了第四种,也就是完美筑基,这种筑基极为罕见,天地少有,数万年难出一个……”孟浩呼吸急促,盯着手中的龟甲,他想到了上官修临死前的话语,想到了对方中毒后不得不筑基时的遗憾与对自己那滔天的恨。

    孟浩沉默,对于筑基,他当年在靠山宗内门的法阁里,看到过不少的介绍。

    筑基,在丹湖中凝聚道台,因筑基可增寿元,属夺天地造化,逆天改变,故而道台不会完美,会存在裂缝,这才符合天地大道,所谓有得有失,有入有散,成为天地循环的一部分,故而会被允许出现在世间。

    筑基初中后三小境,会陆续凝聚出九座道台,如每座道台只有一道裂缝,加起来只有九道,便被人称之为无暇筑基,这一类筑基修士因道台裂缝少,灵气无形散去不多,长期吐纳后本身便极为强大,超出其他筑基。

    可以说是当今修真界在筑基中的最强表现,这种筑基需要特殊的功法,比如太灵经的凝气卷,又比如其他几大经书才可,只是这经书修真界内只流传蛛丝马迹,一旦出现,就可引起腥风血雨,靠山宗……就是因此解散。

    若没有这种经文,想要获得无暇筑基,便只能是具备极为惊人的资质与造化,才有机会得到,往往是那些天骄之辈,衡量彼此日后发展的重要判断。

    若筑基道台裂缝多余一,则自然会在筑基后期超越九,如此一来,则被称之为有缺筑基,这种筑基,虽说略逊无暇,但也不可小看,往往是大宗门的弟子才可拥有。

    最次的,则是碎磐筑基,这种筑基修炼到后期,九座道台裂缝超出十八,因裂缝太多,如碎裂一般,故而得此名,且无论修行速度还是战力,都要弱了不少,就连结丹的机会,也都减低很多。

    孟浩沉默,看着手中的龟甲,按照这上面的说法,一旦炼制出了完美筑基丹,若是吞下,则有一定的几率,成为完美筑基,而所谓的完美筑基,则是……一道裂缝也没有,如此一来,等于是有进无出,逆天修行。

    此筑基被天地不容,一旦选择,会有雷劫降临,可若能最终成功……则必定逆天。这一点,倒是与凝气十层一样。

    “听上官修的言辞,凝气期,十层以上天地不容,筑基期,完美筑基一样不容于天地……”

    “碎磐吞下此丹,有一成机会成为完美,有缺则三成,若本身就是无暇,则有六成几率在筑基后,以此丹愈合裂缝,成为完美筑基……只是吞丹也有讲究,在筑基后越短时间吞下,下效果就越好,若是时间长了,裂缝天成,就不可愈合,且这完美筑基丹炼一炉,竟需要数月的时间。”孟浩沉吟中心脏砰砰加速跳动。

    “难怪上官修要拜入靠山宗……他与王腾飞一样,想要在这靠山宗内,获得靠山老祖太灵经中的凝气卷!

    修炼成无暇筑基,才可把握更大……也难怪当日宗门解散时没有看到上官修,他身上有这种秘密,他不敢显露在人前……”孟浩死死的抓着龟甲,前行时内心喃喃。

    在上官修的储物袋内,除了这龟甲外,还有一个巴掌大小通体晶莹翠绿色的丹炉,然后便是大量的药草,每一份都放在不同的玉盒中,数量之多足有数百。

    这些药草,有不少孟浩不认识,可在这储物袋内,有一枚古玉,上面记录了较为完整的药草辨认的方法,随着观察,他渐渐内心有了震动。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