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八十二章 妖生大法!
    面孔的眉心,地面上出现了七盏熄灭的古老油灯,散发出沧桑的气息,摆放的位置与彼此间的距离,似极为考究,仿佛蕴含了某种天地法则。

    在这面孔出现的瞬间,半空中那些赵国修士一个个面色大变,更有几人心神骇然之下,想要快速离开这里。

    “不要慌,老夫早就算出靠山老祖没死,但他已虚弱到了极致,我等哪怕是结丹境,联手也足以将苟存的他灭杀!”天机老人话语回荡,使得众人这才脚步一顿。

    可就在这时,一声沙哑但却充满了无上霸道的笑声,蓦然间从这大地的碎裂面孔下传遍整个洞府,那笑声带着一股兴奋,更带着一股疯狂,落入耳中足以让人心神轰鸣。

    在这笑容回荡而起的一瞬,半空中那些修士顿时面色再次变化,尤其是那老妪,更是呼吸急促,她二话不说身子一晃直奔此地出口。

    可就在她身子飞起的一瞬,在她的身边,一只无形大手蓦然间出现,笼罩其身猛地一捏,轰的一声巨响,那老妪惨叫中身体被那大手直接捏碎,轰鸣之声回荡,如天地要毁一般,让孟浩看的心神震动。

    随着大手的张开,在那手心内出现了一枚三色杂丹,被其一甩,这三色杂丹直奔下方大地,落向下方七盏油灯的第一盏灯台上,蓦然燃烧,竟是以丹为油,以命为火,将此灯点燃!

    幽幽之火辉出明暗之芒,笼罩八方。

    “今日我等逃不走,杀了这残存的靠山老祖,我等的收获会更大!”天机老人面色一变,立刻开口,他四周的其他修士也都是心神一震之下,眼看那老妪逃走时的凄惨,纷纷咬牙。

    可就在这时,大地轰鸣间,面孔大口的区域猛地坍塌下来,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间从其内一冲而起。

    随着身影的冲出,笑声更为清晰的回荡整个洞府内。

    “老夫靠山老祖!”声音的回荡,轰鸣九天,让这洞府颤抖,让所有修士都骇然之下,更有不少直接喷出鲜血。

    隐隐可见,那黑芒内的靠山老祖,身子干瘪,如皮包骨般,仿佛从坟墓内爬出不久,一股浓浓的死气在其身上缭绕,他的双眼更是黯淡,可却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凶焰与霸道,在其身上无穷的显露出来。

    使得这洞府的天,风云色变,无数波纹从他身上扩散开来,仿佛他站在那里,就是屹立在天地之上,那种霸道,那种嚣张,那种嗜血之意,在这一瞬,撼动了所有修士的心神。

    “靠山老祖……”风寒宗的红面老者面色苍白,身子颤抖,他哪怕是结丹修士,可面对靠山老祖,脆弱的如同蝼蚁,他之所以敢来到这里,是为了太灵经,是因天机上人算出靠山老祖虚弱将死,这才敢来,可如今看去,靠山老祖怎么看都不是虚弱的样子。

    “天机,老夫与你没完!”红面老者猛地转身,直奔上方出口而去,他身边的其他几人,纷纷如此,速度之快化作长虹,刹那就要临近出口。

    孟浩在大地上握紧了拳头,死死的盯着众人。

    靠山老祖嚣张的笑声与兴奋的嗜血之意弥漫间,他身子猛地一动,刹那就出现在了半空中,右手抬起向下一按,立刻天地轰鸣,阵阵威压直接降临,红面老者喷出鲜血,他身边众人一个个都是鲜血弥漫,身子不受控制的倒退开来。

    就在这时,靠山老祖身子瞬间一晃,竟刹那出现在了红面老者的身前,在他双眼收缩骇然的瞬间,靠山老祖的身体竟一下子与这红面老者融合在了一起。

    凄厉的惨叫传遍四周,让所有人在听到后立刻头皮发麻。

    只见那红面老者在凄厉的惨叫中,身体急速的枯萎,头发脱落,血肉干枯,如体内出现了一个可以吞噬血肉生机的黑洞,将他的一切存在,都在眨眼间,直接吞噬。

    他的皮肤干瘪,他的骨头粉碎,他的一切在瞬间,化作了一片血雾,随着雾气急速的收缩,凝聚成了靠山老祖的身体,只不过他不再是刚才般的干瘦,而是身上出现了一些血肉之感,就连死气也都散了一些,仿佛整个人正在回复生机,在他手中,赫然拿着红面老者的三色杂丹,一甩之下落入灯台,点燃了第二盏油灯。

    “妖生*!!”

    “这是传说中的妖生妖灭,生生不息,万灵借身的妖生*!”阵阵骇然之声蓦然传出,余下的几个结丹修士与那些颤抖的筑基修士,在看到这一幕后,已露出绝望。

    “这是没改名前的封妖宗两大妖法之一!”唯独天机老人双眼一闪,目中闪过一抹诡异之芒。

    孟浩心神震动,这是他再次听到封妖宗这个名字,上一次是从上官修那里,可孟浩没有在意,上官修所说话语,孟浩若全信,他在赵国修真界内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名头,招惹那么多的仇家。

    以孟浩的心智,这句话他听了,记在了心里,可还需要印证。

    只是如今第二次听到,且是在这样的一幕下听闻,顿时封妖宗这个三个字,浮现在了孟浩的心神中。

    他想到了宗门内的一些传说,传说千年前的靠山宗不是叫这个名字,但却没有人说曾经是什么名,此刻回想,仿佛那是一段往事,也是一个宗门的禁忌。

    他想到了宗门外的黑山妖兽,更是想到了北海,他当初内心始终有疑惑,为何第一次看到北海时,对方会点悟自己。

    如今,他虽说没有完全的答案,可隐隐间似明白了什么。

    “封妖宗么……”孟浩深吸口气,他想到了上官修用出的妖法,让大青山爆发出那一丝恐怖之力。

    “若上官修到了筑基,施展其妖法,定然威力更强……”孟浩心脏砰砰加速跳动,他直至今日才明确,原来自己既是靠山宗的内门弟子,也同样是……千年前没改名前的封妖宗,内门弟子!

    “靠山老祖为何要将封妖宗改名?”这个疑问,随之浮现在了孟浩的脑海。

    在孟浩这心神震动之时,天空的屠杀还在继续,靠山老祖的身影化作了天空的一片烽火之雾,横扫八方,所过之处一声声惨叫传出,那些筑基修士根本就没资格逃走,一个个颤抖中全身干枯,大量的生机不断地散发,直至成为了骸骨,直至成为了虚无,所有的生机丝丝直奔靠山老祖而去。

    余下的那五个结丹修士,眼看无法逃走,此刻在天机老人的话语下,已然拼命,纷纷拿出法宝,展开术法,在这半空中轰鸣回荡,与靠山老祖拼死一战。

    风寒宗的四个筑基修士,凄厉死亡,身体碎末,不留丝毫,曲水宗,方夜宗,全部都是如此,这些在外界一跺脚可让赵国修真界震动的筑基强者,在此地,脆弱的如同稚子。

    一颗没有完全碎灭的头颅落在了地上,滚到了孟浩的脚下,孟浩面色苍白,这血腥的一幕,这让人震撼的灭杀,让孟浩心中掀起大浪,他低头看了那头颅,认出了是当年于靠山宗内,要一掌拍死自己的那位筑基强者,此刻这头颅干瘪,正有丝丝白气升空,很快这头颅就化作了血水,渗透大地。

    就在这时,惊人的惨叫蓦然回荡,曲水宗的一位结丹老怪,全身腐烂,惨叫中身体直接枯萎,在他的死亡中,第三枚三色杂丹飞出,落入下方灯台,点燃了第三盏油灯!

    靠山老祖的身影出现,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干枯,而是化作了一个中年男子。

    一头长发散乱,高大的身躯,一股无上威严的显露,使得他在这一刻,看起来充满了霸道,更是在那霸道的深处,隐藏了一缕妖异。

    只是他的胸口处,还有大片的枯萎,面部更是如此,有一些位置与旁边皮肤明显不同,干枯中可见血肉蠕动,显然还没有完全恢复。

    “已能施展元婴之力了。”靠山老祖咧嘴一笑,那笑容配合他没有完全恢复的面容,配合那还在蠕动的血肉,使其充满了阴森,看的此刻剩余下来的天机四人,除了天机老人外,其余三人面色苍白,身子颤抖中立刻其中一人右手抬起,一把捏碎手中的玉简,在那玉简捏碎的瞬间,此人的身体立刻模糊,竟是展开了传送。

    于此同时,方夜宗的结丹修士,此刻身子蓦然退后,双脚刹那散发强光,那光芒如火焰般升起,直接将他身影笼罩后,远远看去如成为了一道光束,带着他以难以形容的速度,直接破开虚无,眼看就要强行冲出。

    另外一人,身为曲寒宗大长老,此人满脸皱纹,但此刻却是连续倒吸三口气后,他的身体竟在这一刹那仿佛时光回朔,从年老直接变成了中年,整个人气息惊天,身子化作一道长虹,向前连续走出了三步。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