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八十八章 天机本尊
    轰!!

    孟浩的两把木剑,同时穿透了他的身体,使得鲜血飞溅时,孟浩的生命之火都要黯淡,可就在这时,他体内随之而起的吸力,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这种程度,仿佛是连天地在眼前,都要被他吸走,仿佛是不管一切阻碍,不管一切凶险,都不可以去阻挡他此生的强者之路。

    这股吸力,似乎感染了孟浩此刻快要昏迷的神智,磅礴的前所未有,成为了极致!

    “这才是……夺天地造化!”靠山老祖看着孟浩,喃喃低语。

    如靠山老祖所说,这一刻的孟浩,他的欲强之念与修为似有了融合,展现出了一股属于这凝气十三层,那夺天地造化,逆天改命的执拗。

    轰鸣回荡,七盏油灯的所有灵气,在这一刻全部都涌现了孟浩那里,全部都融入到了他的身体内,成为了孟浩,突破那层隔膜的冲击之力。

    这是六个结丹修士,一个元婴修士的全力出手,但他们的灵气只是部分,并非突破这十三层的重点,真正的重点,是孟浩的那股欲强之念,此念与凝气十三层的那种被天地排斥之意出现了契合,如被消散的远古的天地认可,这才铸造了孟浩的凝气十三层!

    在这轰鸣中,那层隔膜直接崩溃碎裂,在其碎裂的刹那,孟浩沐浴在无穷无尽的灵气内,他的修为骤然攀升,从凝气十二层,直接迈入到了凝气十三层,成为了远古之后,第一个凝气大圆满!

    在他成为凝气大圆满的瞬间,孟浩体内那种可以让人修行的无形资质,在这一瞬出现了改变,这种改变无声无息,就连孟浩也只是能模糊的察觉,可若是有外人此刻去探查孟浩的资质,那么定会发现,此刻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寻常,虽说还没有达到天骄,但却提高了一大截!

    古往今来,远古之后从来没有人可以去改变一个人的资质,就算是天材地宝也都不行,这是改天意换命,可如今,在孟浩的身上,出现了改变!

    他是远古之后第一个真正的凝气大圆满,他更是远古之后,第一个改变资质之人!这将是一切的开始,一场强者之路的崛起!

    资质的改变,凝气大圆满的达到,使得孟浩的身体在这一瞬,全部的伤口刹那恢复,整个人在那灵气的沐浴里,如同新生!

    亦或者说,这对孟浩而言,就是一场新生!

    一炷香后,孟浩双眼蓦然睁开,在他双目开阖的刹那,他四周的灵气重新涌入大地,他已到了凝气境的圆满,体内再没有丝毫吸力出现。

    靠山老祖目睹了孟浩蜕变的过程,此刻已经无语。

    可更让他无语的是,孟浩那里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右手抬起一挥之下,握住了七盏油灯中,天机上人元婴的那盏,将其一把拿起,身子以极快的速度后退,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半空漩涡出口。

    “你你你……你也不怕被烧死!”靠山老祖愣了一下,立刻破开大骂,眼睁睁的看着孟浩身影迅速没入漩涡出口,消失不见。

    “你这小王八蛋,你无耻,你太无耻了,你们封妖宗的都是王八蛋,都是无耻至极!!”靠山老祖愤怒,在地底来回走动,不断地发出咆哮。

    此时此刻,在孟浩踏入漩涡出口,外出的一瞬,使得洞府内不再是密封,而是露出了一丝很快就愈合的缝隙,散出了这里死亡的气息。

    在南域境内,赵国境外。一片山峦起伏的大地,存在了另一个国家,此国名为天机,与赵国接壤,区域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可民风却彪悍不少。

    毕竟赵国心向东土,而天机国则不然,此国之人不拜大唐,只拜天机,这也使得天机国内,所有宗门都属于天机宗的分支。

    如今,在群星环月般的天机国东方,存在了三条如龙般的山岭大脉,这三条山脉弯曲环绕,龙头相争一座高山,此山天机之最,云雾缭绕,山顶有一口钟,一年敲响一次,一次回荡三天。

    钟下雕栏玉砌,阁楼林立,这里……就是此国第一强门,天机宗!

    天机宗山门上,盘膝坐着一个身穿青衫的修士,这修士老迈,仙风道骨,在天机宗弟子的记忆里,似乎很久很久以前,这修士就盘膝坐在钟下,无论风吹雨打,无论岁月流逝,他都如一个石人般,仿若永恒不动。

    弟子中几乎无人知晓其身份,但能盘膝坐在天机钟下,显然是宗门长辈,唯有天机宗的那些强者,一个个才会在看向那青衫老者时,目中露出强烈的恭敬。

    此刻,天机宗内传出阵阵弟子咏念经文之声,此声连绵,仿佛化作了一股无形之力,环绕四周后又被卷起,渐渐凝聚山顶,似乎在这里存在了一处看不到的漩涡,可以将这些咏念的声音吞噬。

    唯有具备一定修为之人,才可以看到,来自天机宗弟子的咏念,那些声音最终是被天机钟吸收,甚至此钟吸收的不仅仅是修士的咏念,而是整个天机国的众生之咏。

    此刻,在那天机钟下,始终盘膝坐在那里,仿佛恒久不曾动弹的青衫老人,忽然身子一颤,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在他鲜血喷出的瞬间,那口天机钟竟自行的敲响,当当之声回荡,刹那传遍天机钟,传遍整个天机国。

    让天机宗内的大量的弟子纷纷心神一震,让此宗那些老辈强者一个个瞬间从打坐中惊醒,齐齐化作长虹,直奔天机钟那里而去。

    随着他们的到来,他们立刻看到了盘膝坐在哪里的青衫老人,此刻缓缓睁开了眼。

    “拜见老祖!”

    “老祖安康!”声音回荡,四周的数十个修士,齐齐抱拳一拜。

    青衫老人的双眼开阖间,如有闪电在其内呼啸而过,使得他的左眼瞳孔如骄阳,散发强烈的明光,可其右目却是幽森,瞳孔竟是弯月,左右眼的完全不同,使得这老者被人第一次看到,就很难忘记。

    尤其是在他双眼开阖的一瞬,他的眉心上出现了一道裂缝,仿佛在其内,也存在了一只眼睛,只是那眼睛外人看不清晰,只能看到一片浓郁至极的血光。风云色变,狂风倒卷,

    “靠山老祖,你毁老夫分身,又拒绝老夫好意,此事……你我没完!老夫也很好奇,你究竟有何依仗,区区斩灵,竟敢拒绝黎仙招揽之意!”青衫老者面色阴沉,右手抬起一拍大地,立刻这山峰轰然震动,一片波纹回荡,卷的四周修士一个个骇然倒退。

    与此同时,随着山峰的震动,山顶那口天机钟在响声回荡时,蓦然升空而起,在这天机钟的四周,存在了无数的符文,这些符文飞舞旋转,散发出万丈青光,那光芒刺目,传遍整个天机国。

    “妖天降至,此事当年师祖不会算错,天地大劫,当是我天机一脉崛起之时!老夫要去夺回分身元婴,看看这靠山此人,到底从哪里来的狂妄!”这青衫老者,正是天机上人,他的分身被靠山老祖吞噬,此地的是其本尊,话语间他身子站起,迈步走向天空,右手抬起时竟将那庞大的天机钟托起,整个人化作一道惊天长虹,带着杀机,直奔赵国而去。

    此时此刻,赵国境内,风寒宗修建的宗祠内,有嗡鸣之声传出,守护宗祠的弟子,面色大变,推开宗祠之门,看清了其内的一幕后,身子立刻颤抖,神色骇然至极,甚至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恐。

    宗祠内,摆放的宗门修士的命简,其中代表结丹掌教以及太上长老的命简,竟碎裂开来!

    这代表的,结丹掌教与太上长老身亡!

    除此之外,筑基长老的玉简,也在这一瞬碎裂,这一幕的出现,使得风寒宗守护宗祠的弟子身体颤抖,露出不敢置信。

    好在风寒宗结丹掌教带人外出时,都留下了一个筑基长老,守护在宗门内,当这筑基长老得知消息后,他面色瞬间苍白,立刻下令严禁此事外传,他深刻的明白,对于一个宗门而言,结丹的死亡,是一场浩劫,代表了宗门的幕落,筑基的近乎全灭,更是使得这幕落的速度更快,浩劫来临的更快。

    “靠山老祖闭关之地,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位风寒宗的筑基长老,立刻派出了大量的凝气弟子,前往靠山宗。

    紧接着,他压着颤抖的心神,咬牙间吹响了宗门内数百年来从未动用的号角。

    那号角有名,其名道角!

    吹奏此道角,可以唤醒宗门的道蕴!

    任何一个家族与宗门,都有传承下来的道蕴,对于三大宗门而言,他们的道蕴,是曾经的宗门内,冲击元婴失败,但却在假婴状态以沉睡来延缓死亡的老祖,也唯有他们,才可以去镇压这一次的浩劫引起的恐慌。

    风寒宗内,随着号角之声的传出,在其宗后山,一处绝密的洞府中,盘膝坐着一个全身干枯的老者,这老者仿佛死亡,身体枯萎如同骸骨,可就在那号角声传出的瞬间,这老者的眼皮猛地一颤。

    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灵识刹那爆发,瞬间就笼罩了整个风寒宗,更是钻入到了此刻吹响号角的那位筑基修士体内,这筑基修士身体颤抖,神色露出痛苦,他清晰的感受到这股庞大的仿佛一个念头就可将自己灭杀的灵识,正在翻看自己的记忆。

    许久,这灵识才离开,那筑基修士身子瘫软在地上,呼吸急促,面色苍白,他明白,若自己不是筑基,方才被如此搜了记忆,必死无疑。

    “持老夫寒玉,将靠山宗所在山脉即刻封印,不允许其内任何人走出,老夫需几个时辰,方可彻底苏醒,你等先去搜寻一切痕迹。”沧桑的声音回荡整个风寒宗,让那筑基修士连忙起身,抱拳深深一拜。

    一枚蓝色的冰玉,在这一瞬从风寒宗后山飞出,直接落在这修士的手里。

    相似的一幕,在曲水宗,方夜宗也都存在,他们都发现了掌教与那些长老的命简碎裂,骇然中纷纷开启了宗门的道蕴!

    这一刻,赵国修真界风云色变。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