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第八十九章 古乙丁三雨!
    靠山老祖闭关之地,怒火冲天的靠山老祖,在其闭关的密室内,骂声连连,带着愤怒,更有心痛,对于孟浩那里,他甚至有了一丝无可奈何之意,对方毕竟是自己靠山宗的独苗……

    “这小王八蛋也太狠了,我是他老祖啊,先将我的积蓄给抢走了大半,又拿走了封妖古玉,更是夺了我的灵气,最后居然无耻至极的抢走我的一盏妖灯!!”靠山老祖气喘吁吁,尤其是想到那古玉与妖灯,顿时愁眉苦脸。

    “就算是老祖我的确没给他解毒,也不能这样啊,做人要讲道理,老祖我当年抢别人东西,都是要先讲讲道理的。

    可他居然真的成为了凝气十三层,当年那几个老不死的曾说非凝气十三层不可得封妖古玉……我本以为是故作玄虚,还暗自高兴,可……可他竟达到!!

    不过我显然又被那群老王八蛋算计了,这封妖古玉若没有人能获得,我就算按照计划,也都无法破开封印,可如今这封妖古玉刚被那小王八蛋拿走,我就明显感觉……封印要出现松动!

    虽说没了一盏妖灯,打开封妖印的把握便少了几成,不过此印多年来已不稳,如今又有松动迹象……他奶奶的,封妖宗的修士怎么一个比一个坑人,当年那老不死的如此,这小王八蛋也如此……”靠山老祖咬牙切齿,但说着说着,想到之前孟浩重复自己话语时的样子,还有那成为了凝气十三层的执着,靠山老祖也不由得感叹。

    “这小娃倒是很符合老祖我的胃口,老祖我当年就是吃不得亏,你坑我,我就坑你,封妖宗当年那几个老不死的说话不算数,以为走了我就拿他们没办法,老祖我岂能没办法,直接将封妖宗改名靠山宗,坑不了你们,就坑你们后人传承……该死的,早知道这孟浩会成为凝气十三层,能具备获得封妖古玉的资格,老祖我说什么也要给他解毒,赶紧送走,不给他成为十三层的机会啊,可他若没了这个机会,老祖我岂不是也打不开封印?”靠山老祖很是无奈,此刻内心既是心痛,又是感慨,复杂的成为了纠结。

    靠山老祖性格极为古怪,很难相处,这一点孟浩不知晓,甚至没解散的靠山宗内,也都无人知晓此事,唯独当年那些与靠山老祖同辈之人,才会知晓这些事情,提起靠山老祖大都是恨的不得了。

    不过,越是性格古怪之人,就越是不好拿常理来分析,比如孟浩如今搬走了他不少的财宝,夺了他的灵气,抢了妖灯,他明明气的要发狂,也却在内心升起了浓浓的欣赏之意,这种事情,就不是寻常人可以理解与能做到的。

    可以说,如果孟浩就那样默默的离开,那么在靠山老祖眼里,最多存在个几年,就会将其忽略的干干净净,可孟浩如此做法,却是给靠山老祖留下了极其强烈的印象,那是始终不会遗忘的复杂与纠结。

    赵国,靠山宗外,这一片天空虽说风和日丽,可远处已见乌云,如风雨欲来。孟浩神色平静,盘膝坐在宝扇上,借着滑行之力,向前急速飞去。

    他的修为已自行的化作凝气九层,不到需要之时不会显露凝气大圆满的修为,虽说此番孟浩收获极大,可他身上的毒却没有因为凝气大圆满而消散,如鲠在喉般,让孟浩在这沉默中,脑海不断地思索解毒方法。

    “四种毒已解开一种,余下的三种除了那三色毒丹外,其他都好解……如今要用最快的速度,去寻找解毒丹才是。”孟浩沉吟,至于靠山老祖那里,经历了之前的那些事情,孟浩的气已出,恨意已消散。

    此刻滑行在天空,时间不长,滚滚雷霆轰鸣而过,豆大的雨滴哗哗声中从天降临,转眼就覆盖了四周的一切,使得大地出现了雨幕,使得这片世界,仿佛都朦胧了。

    尽管雨水喷洒,可季节的炎热依旧存在,闷闷的似让人喘不过气,唯有在那雨幕中,似乎才可以有一些若不仔细就察觉不到的凉意。

    雨水很大,孟浩没有继续滑行,而是站在一处荒山山顶,遥望远处,他的四周雨水被自行隔开,使得他站在那里,仿佛立身于另一处天地中,与此地的世界存在了隔膜。

    孟浩望着远处的天地,想到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想到自己如今的凝气大圆满,恍然如梦,直至许久,他轻叹一声。

    “不知许师姐,现在如何了……”孟浩轻声开口,脑海中浮现出许清的模样,所看的天地,如果究其方向,那里是南域的中心。

    右手抬起时,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简,这玉简上刻着山河,但却有几道裂缝,仿佛快要碎裂。

    此物是孟浩在靠山老祖那里,获得灵石山时,得到的那枚被靠山老祖称为如意印之物,此刻被孟浩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几眼后,体内灵力顿时涌入其内,可此物却没有丝毫反应。

    孟浩略一沉吟,将那如意印收起,取出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青色小旗,拿在手中时,这小旗有弧形电光在其内游走,孟浩盯着眼前这小旗,略一沉吟,张开口吐出一缕修为之气,顿时这气息融入小旗中。

    “此物没有靠山老祖的烙印,我可以使用,但却需炼化一番才可发挥全部威力……”孟浩沉吟间再次吐出一缕修为气息,这才将这小旗收走。

    又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盏还在燃烧的油灯,那油灯内天机上人盘膝闭目,元婴在燃烧,被孟浩取出时,有阵阵浓郁的灵气散开。

    盯着那火焰,孟浩尽管没有感受到火热,但也心知这火焰定然极为强悍,毕竟是以元婴为油,以生命为火。

    “此物,用的好了,将是我的保命之宝!”孟浩怦然心动,将这油灯谨慎的收入乾坤袋内。

    随后又取出一枚古玉,此玉带着沧桑,仿佛存在于世间极为悠久。

    “封妖宗……”孟浩低头看着古玉,砰然心动,灵力入内,脑海浮现那三个大字,更有一片口诀在脑海出现,只是看不清晰,很是模糊,唯独第一行,可以入目。

    甚至孟浩加大了灵力涌入,可立刻就脑海轰鸣,身子不由得退后几步,神色变化,他深吸口气,不在强行贪多,知晓自己哪怕是凝气大圆满,也还不够,甚至若非凝气大圆满,估计最多只能看到封妖宗三字,下面的那些文字,根本就无法察觉,此刻看去第一行。

    “古道,执封天之念,山河苍生大善,九山海需道劫来,吾命无量在!”孟浩身体一震,清醒过来时,外界的雨水落在了他的身上,一瞬就将孟浩身体打湿。

    他双眼露出奇异之芒,低头看着玉简,沉默不语,脑海浮现的是靠山老祖施展的妖术,浮现的是上官修施展的引大青山气息的妖法。

    许久,孟浩默默的感受了片刻,还是不得其解,沉吟中他盘膝坐在那里,又一次将灵力融入玉简内,默默的感受那句话语的沧桑。

    一炷香后,雨水来的急,停的也快,孟浩茫然的睁开眼,他自幼聪明,虽说读书不成,可入了靠山宗内,一切术法学会很快,不需要太长久的熟练,可如今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让人似无法修行的口诀。

    仿佛这口诀只是一段明悟,若能悟了,便懂了,若悟不透,则只能在外徘徊,永生无法踏入其内。

    “这句话看起来极为复杂,意义也隐晦,让人看去如雾里看花,似海中望月……”孟浩喃喃,渐渐沉默,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双眼内露出一抹精芒,猛地抬头时,看着远处的天地,双眼露出一抹迟疑,似有些踌躇。

    半晌后,孟浩目中闪过一抹果断,他身子刹那而起,脚下飞剑一晃,整个人直接从山顶滑行,向着远处疾驰。

    “若能到了筑基,就可以长久在天地飞行,好过现在不知多少。”迎着强劲的风,孟浩内心默道,随着飞剑之势消散,孟浩身子落在荒山上,快速疾驰。

    时间慢慢流逝,当年孟浩凝气六层时离开这片荒山,用了两天的时间,可如今他已经是凝气大圆满,只用了半个时辰,孟浩就走出了这片荒山,看到了那片北海。

    重新回到这里,孟浩站在北海边,望着眼前这片湖泊,他深吸口气,神色露出真诚,抱拳向着北海深深两拜。

    第一拜,是此海当年助他突破修为瓶颈,这是证道之恩。

    第二拜,是此海在孟浩与丁信一战时,让他重生,这是救命之恩。

    “两次誓言已出口,此番孟某不会再说,因此事已烙印孟某心中。”孟浩抬头,凝望这片北海,许久之后他闭上了眼,盘膝坐在岸边,脑海浮现的,是那段玉简上的口诀。

    “古道,执封天之念,山河苍生大善,九山海需道劫来,吾命无量在!”半晌后,孟浩脑海回荡这句话,只是这句话他依旧还是无法明悟,只是感觉若有所思。

    半个时辰后,在孟浩仔细的明悟这句话时,忽然的,一阵爽朗的笑声,从那北海上摇摇传来。

    “这位小先生,可要渡海?”随着声音传来,孟浩立刻抬头,看到了在那北海上,渐渐驶来了一艘孤舟,穿上一个穿着蓑衣的老人,船舱内,那个*岁的小女孩,睁着大眼睛,正看着孟浩,露出天真的微笑。

    孟浩也笑了,起身向着老者与那小女孩抱拳一拜,身子迈步而起,脚下剑光一闪,带着他的身体直接化作一道长虹,落在了舟船上。

    船舱内,依旧还有一壶酒温着,被小女孩取出,给孟浩倒满了一杯,双手拄着下巴,看着孟浩。

    “大哥哥,你怎么又来了呀?是来看古乙丁三雨的么?”小女孩笑容很纯真,话语清脆,很是好听。

    孟浩一怔。

    “古乙丁三雨,这是我的名字,大哥哥可不要告诉别人哦。”小女孩笑着开口,向孟浩眨了眨眼,很是可爱。

    孟浩恍然,微笑抱拳一拜,接过酒杯,看着老者与小女孩,脸上带着笑容。

    “多日不见,小先生风采更胜往日,这次也是要到另一旁的岸边吗?”老者哈哈一笑,渡着孤舟,驶入湖心时,回头看向孟浩,露出微笑。

    “晚辈今日不渡海,而是要解惑。”孟浩轻声开口,将酒杯内的酒水一口喝下。

    ------------

    你能猜到,北海名字的由来么……咳咳

我欲封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