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终章 道果
    “本以为聚集了星空所有认知的混沌意志,必定是高高在上,算无遗策,如今一看,真是空有宝山,却不知如何使用,看来,只要是自我意识,若不打磨、锤炼,不会思考,便不能掌握做人行事的方法,一手好牌,被你打成现在这个模样,正应了那一句话……”

    “你想说什么?”那混沌意志此时平静下来,同时伸出触角,在周围挽住了许多奇异存在,朝邱言围拢过去。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你空有无穷信息、资源,却只是单纯的积蓄,并不能有效的运用,着实可惜,不过你这混沌意志存在本身,其实对星空各方都有促进意义,今日不妨就让我来给你补上一课,让你知道道理。”

    话落,四周那奇异存在已然汇聚过来,但邱言不闪不避,直接与之相连,顿时无数景象,呈现心头,涉及过去、未来的种种变化,仿佛一条长河,在源头处有诸多支流汇聚,在那入海口却又多变,时常改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突然,那混沌意志恍然大悟,露出震惊表情,“没想到你竟有这般来历,乃是被当年黑帝所设的英灵阵图牵引,穿过了时空壁障,降临下来的!其中虽有因缘,但与我也算有些关联!既然知道了这些,那便从根本上将你抹去!”

    短短时间,星空过往,宇宙未来。历史与展望、过去与蓝图,都在那奇异存在中呈现,被邱言与混沌的意志所驱使、操控、催促着。在过去展开对弈,这种交手,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战斗,而是一种改变过去、扭转未来的竞争!

    过去改变,连邱言本身都有可能不复存在,而那未来若是变化,也就有可能让那胜利果实被别人撺掇。辛苦到头一场空。

    可面对混沌对自身存在的威胁,邱言居然不管不问。反倒是蕴养着心头人文,将对过去追忆,对现在变法,对未来展望的种种思绪、景象。都凝结出来,投影成型!

    但是,下一刻,那混沌意志猛然震颤,气息一下子衰弱许多!

    “没想到!你还有同党!当真是蓄谋已久啊!”那混沌意志混乱许多,跟着直接抽离对邱言根源的攻击,开始转而对未来扭转。

    一时之间,过去现在未来尽数呈现,无数人在两人意志的引导下。展开了彼此攻伐。

    这些并不是幻影,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混沌改变过去。邱言就修正历史,混沌扭曲未来,邱言就理顺道路。

    到了最后,双方为了直接交锋,放弃了对整个星空历史的大范围操控,转而去关注掌握了巨大资源的组织。展开了组织之间的对抗!

    这些组织,有的只是普通凡人。混在凡俗社会中,借助社会资源,影响时代进程;更有纯粹的学派获得政权认可、或者引导舆论;有的则是修有神通的修士,以门派为根基,用魔道的不择手段、或仙道的势力碾压,或者是会盟天下,从而倡导潮流;亦有那妖类组织,在弱肉强食中,被冥冥中影响了心志,领悟了某些道理,然后强行扭转妖类丛林;更有那神灵之中,各个神灵秉承正从之意,顺从香火之念与法职之分,自然而然的去施行各自的法理……

    凡此种种,瞬息千年,他们的交手,被无数生灵、意志贯穿,宛如一颗颗棋子,按照意志前进后退,慢慢形成趋势。

    但很快,邱言那蕴养完善的学说,靠着严密构成、自洽内省,逐渐占据上风。

    神灵身的联系之法,更是使得一个个组织时常放下成见,统一战线,而直面劫数的意志,更是让这些组织不畏艰险、胜不骄败不馁,时刻奋进!

    而更重要的,则是从纯粹的理想主义内,衍生出来的一个个坚定信仰和认知,这是内部最大的驱动力,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

    这样的内核贯穿始终,乃是结合两边时空的结晶,赫然是一种道果,在与混沌交锋的同时,在星空之中传递,在那混沌纵有星空积累,无穷认知,却是节节败退,非是力有不逮,而是棋子不堪。

    “看来,要改变方式了,从你的弱点入手!”话落,混沌一变,那过去现在未来之中,众生之影消散,取而代之的,乃是诸多身影——

    就见半步部洲终升格,武四平登基称帝,励精图治,但晚年却是性情大变,暴虐非常,大杀功臣。

    但下一刻,邱言的意志介入,局面清晰许多,却是掌握了兵权的大将、与制定了律法的文官,被杀的杀、贬的贬,却将王朝稳固下来,在武四平身死之后,政权安稳交接、过渡,而后传了两百九十三年,这才破灭。

    在这期间,邱言当年传给遗蜕之地廉溪部的“理”,慢慢发扬光大,成为一个王朝、一个部洲的文化传统,经久不灭。

    “你的布局,终究逃不过天数!”混沌冷笑一声,以言语攻击邱言心神。

    邱言却笑道:“哪有万载不朽的王朝,却有传承不熄的精神火种,没有永恒不断的血脉,却有难以磨灭的文化烙印,况且,这是天数么?这是意志的作用,是你混沌影响局势,最终自然演变而成,是无数人的意志汇聚在一起,才成的局面!你只是一个推动者!”

    “巧舌如簧!”混沌冷哼一声,画面一转,竟是变作一片广阔大地,仙气飘渺,有一座座山门立于其中,一名名修士在之中游离、战斗、繁衍……

    其中,却有一位知行老祖,战遍天下无敌手,但却也惹恼了几大门派。终于派出人来围剿,这位知行老祖,正是邱言当初在那周饶洲指点的肖离!

    这一战。最终天昏地暗,死伤惨重,整个修行界的格局都一举改变,而那肖离更是直接肉身破碎,只有一缕元神逃离出去!

    但这个时候,邱言的意志介入,便见一缕元神投入一名濒死少年的体内。这少年后来神志不清,但谨记认知与践行。一心一意,渐渐又有名堂,投入一个小门派,终在一次天下大会上一鸣惊人。却被认出来历,跟着一阵磨砺、追逃,觉醒了记忆,很快修为恢复,而且破而后立,大仇尽报,终成一代宗师。

    只是,最终肖离却也建立了一个山门,风头无量。但在他飞升后,这山门却也有如其他门派一样,归于仙道山门之一。

    “便是你让这颗棋子重焕光辉。终究也只是平凡的一人,在一个部洲可以称雄,却无法真正留名诸天万界!”混沌冷笑依旧,仍在尝试惑乱邱言之念。

    邱言摇头道:“人人皆可为一时之选,但星空本无永恒主角,便是混沌你也一般。但薪火相传,代代不绝。而且肖离有这一颗心,虽有我的推动,但也体现自身意志,他能排除万难,绝地重生,战胜过往的自己,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嘴硬而已!”混沌一笑,景象再变!

    却是妖气重重,赫然是北俱洲!

    但此时已然是许多年后的北俱洲,部洲中多出了几位霸主,其中势力最强的,却是那位于北方,一统九十九条山脉的弈崖大帝!

    这位大帝的麾下,又有几大部族,以猫族、狗族、香炉族最为强横,只是经过多年发展,这几个部族的首领几次轮换,已然有了自己的野心,最终联合外族,推翻了那位弈崖大帝。

    这位大帝,实际上就是修为有成的人参宝宝,千秋霸业转眼成空。

    但下一刻,无须邱言的意志直接干涉,那人参宝宝就毫不留恋的离去,前往星空,寻找邱言踪迹,只是在他走的时候,其根须亦随之抽离,几百条山脉的地脉,竟然早就与之同化,顿时大地破碎、山河崩解,无数妖类从此陷入了末世境地,因此又展开了无数故事。

    可这样的结局,显然不是那混沌意志想要的,立刻又是景象大变!

    这一次,乃是无穷大脑落下,但尽皆受到重创,只有一个完好,正是那黑风意志所在。

    这黑风经历几次劫难,如今却是沉稳许多,更是谨慎许多,这一次带着联合意志,居然是在那三表法界破碎后,偷渡到了冥土,偷偷入了黄泉路,混进了轮回,投胎转世了。

    于是,一位绝世天才的人物,就此诞生在东华,掀起诸多风浪,连百多年前,邱言所成的一系列成就,都被他刷新,风头无双,震古烁今!

    而黑风更是秉承着报复之念,有心要让邱言的学说破灭,甚至从知行为根本,发展出来另外一套学说,竟是让知行之道彻底分裂!

    很快,大瑞也就此分裂,南北对峙,无数神仙妖魔参与进来——

    此时的东华,已然升华为传闻中的九天十地之一,被称为“起源之地”,汇聚各方力量,而那大瑞王朝也因此成为其中气运主脉,现在分裂,邱学四散,自是引起了星空各方的瞩目,为星空中一大劫数!

    混沌顺势笑道:“这邱学乃是你的根基!断你根基,还有未来?四分五裂,面目全非!”

    “开枝散叶,各表一枝,传承来去,皆有变化,因循守旧必入陈腐,这又有什么好伤心的?”邱言反倒笑着摇摇头,指着黑风道,“此人实乃我之贵人,助我学说流传,助我文思传承,成我道果!”

    话落,邱学果然在随后十七万年中不断变化,最终遍及星空,令上下四方、过去未来震荡,一股混沌气息,从邱言的体内散发出来,他抬起手,一个阴阳小世界在掌中旋转,而后扩张起来,转眼冲出混沌范畴,与星空宇宙重叠合一。

    “世间之物,从认知投影到现世,从诞生的一刻起,就会不断变化,不会一成不变,你这源自星空各处的认知之念,构成混沌,最终不也变成了如今模样,何必大惊小怪?”

    跌落!

    邱言话音一落,那混沌意志就感到自己猛然间有了肉身,并且沉重许多,登时面色凝重:“你居然参悟了混沌的奥秘!”

    “混沌哪有什么奥秘?你这混沌意志,实乃星空道果。人道探索,知道的越多,要探求的就更多,何时会有终极?还是那林前辈洒脱,只是我却做不到这些……”邱言说话间,抬手一挥,便有混沌气息洒落下来,固定混沌之身!

    跟着,邱言身子一晃,已到了面前,立刻就是一拳打出去!

    喀嚓!

    骨头碎裂,混沌竟是被直接打的佝偻,口中喷血!

    但邱言手上不停,一拳一拳的砸下去,没有丝毫要停手的意思!

    “如何?你我混沌相互抵消,只能凭着最本能的*之力交手,怎的你反倒连还手都做不到了,看来是连打架都不会,要学的东西还有许多,不过好在我有无穷时间,可以慢慢教你!”

    “你不要嚣张!”那混沌猛烈喘息,在拳脚间隙勉强吐出几个字,“胜负还未分晓……”

    邱言却摇摇头道:“我不是要与你分出高下,这并无意义,而是要教你做人的道理,传道授业解惑,你的三观很有问题,需要重新塑造……”

    几息之后,那混沌遍体鳞伤,盘坐在地,而邱言则是对坐另一边,闭目感应天地,察觉到星空宇宙的边缘,那一道紫色身影,后者也有察觉,便就起身,传出一道战意。

    “如今却还不到时候……”邱言摇摇头,那紫衣人方才重新坐下。

    在外,浓烈沸腾的混沌,这时候渐渐平息,又有古道显形,来时的道路逐渐清晰。

    一位位帝君在惊疑不定中,还是果断作出了决定,鱼贯而去,这一战星空中局势大变,更有几位帝君失陷在混沌之中,可谓大劫,只是那天君以下的人,短时间并不得知。

    只有魔界之主稍稍迟疑,回头看了一眼混沌深处,只是以她的境界,如何能够分辨出胜负?最终还是离去。

    一位位圣贤则是相视一笑,而后化作一道雷霆,破开混沌,重归雷霆海洋。

    “劫来劫去,终究还是一切如故,这混沌中的结果,对于凡俗而言,又有什么意义?或许只是增一传奇话本尔……”

    雷霆一去,混沌洞开,冥河、因果重出,再布星空。

    ………………

    东华,部洲沸腾,气运投影落下,覆盖原本之景,混沌气旋衍生大地,一个比原本大上千倍的大千世界终于成型,并且从原本的单纯物质,在混沌的推动下,变作半虚半实的存在。

    千万生灵挺不过升格时的气运、因果变化,真灵破碎,却又有相应的气运投影到来,与之弥补、代替,有着原本的记忆、秉性、思维,一如往常,无人知晓,有那么多生灵默默无声的消逝。

    兴京郊外,知行书院。

    邱言所住屋舍之外,孟三移归于院中,叩首道:“老师,学生已经想清楚了,百姓日常所行就是道,圣贤与我等并无分别,王侯非上,庶民非下。学生愿意以此生践行此念,特来辞行。”

    只是这话说出许久,却无半点回应。

    孟三移心生不对之念,便又呼唤几声,而后便要起身上前敲门,不过不等他动身,那门就被打开,面含岁月的邱言笑道:“既有自身之念,便就去吧,你正是这分出去的第一支……”

    ………………

    东都,春秋书院,藏书阁。

    此阁门窗皆开,阳光透射,却还显灰暗,一人身泛淡黄荧光伏案书写,就见笔下书着:“三移离院,游三年,创邱学一支……”

    呼~

    清风吹过,其人收笔,合案上书,轻叹一声。

    “千百轮回,又增青史几页。”(未完待续)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