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一章 三根毫毛
    夕阳西下。

    溪水潺潺,绕村而过,牧童骑牛,吹笛而行。

    村寨,家家升炊烟,隐约有人声。

    沿途,水田中,插秧的老人呵呵笑着,朝牧童吆喝着。

    “好一派祥和的农家景象。”

    村口桥边,几道身影缓缓而至,各个衣着单调,不过身材魁梧,气势不凡,为首之人看着眼前一幕,笑了起来。

    “几位可是路过?”

    插秧老人亦见到几人,招呼起来。

    “路过?”为首之人口中说着,走到田边,“老头,你们这村里住着一位老秀才,是也不是?”

    “你是说邱夫子?”老人质朴,闻言就喜,“你们是来找夫子的?可是他的朋友?”

    “朋友?”为首之人摇了摇头,“是我们大王要找他!”

    “大王?”老人面色陡变,急退了两步,就见前方那人倏地一张嘴,嘴唇急速扩张,转眼就有一人高下,里面通红一片!

    腥臭扑鼻!

    老人未及大喊,那嘴就扑了过来。

    嘎嘣!

    脆响声中,为首那人微微弯腰,脑袋竟成巨大狼头,狼嘴咀嚼,鲜血从嘴角流出。

    “啊啊啊!”

    凄厉尖叫从旁传来,却是牧童转头,看到了人首化狼、狼口吞人的一幕,惊骇而叫,他身下的水牛似也受了刺激,“哞哞”叫着,四蹄连踏,朝村子飞奔而去。

    “跑的了么?”

    狼头人吐出一截连筋带血的骨头,一挥手,身后几人嘿嘿狞笑,衣衫破碎,露出野兽模样,都朝村子扑去。

    唰!唰!唰!

    几个起落,已赶上了牧童。

    惨叫、吼叫、吞咽,牧童连人带牛被分食,留下一地鲜血、碎骨,将泥土都给染红了。

    而后,几人并不停留,入了村寨。

    整个村子顿时沸腾,男人怒吼,女人哀嚎。

    夕阳如火,云霞似烧,红透半边天。

    狼头人的脑袋已缩为正常大小,嘴边残留有一抹鲜血,一步一步朝村走去。

    行至一半,就有一头猪从村中跑出,肥头大脑、体态臃肿,但行进速度,呼哧呼哧的跑到狼头人身前。

    “将军,”那猪脸露羞赧,沾满鲜血的嘴巴吧唧作响,“那穷措大被俺给弄死了。”

    “嗯?”狼头上的眼眉如人般皱起。

    “不怪俺!不怪俺!”猪头摇晃起来,“俺还没碰那老东西,他就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然后一头撞死了!”

    “撞死了?”狼头人脸露疑惑,但转念一想,“算了,一个老秀才,死就死了,这么大的年纪,咱公主八成也看不上,周围还有几个村子,读书人不会少,多抓几个。”

    大猪闻言松了口气,接着又想到一事,连忙道:“那老秀才有个儿子,看上去一表人才,比那老秀才强多了!”

    “儿子?”狼头人点点头,“抓了,事后查一下,如无功名在身,就宰了吃肉,读书人沐浴圣人教化,那肉是极酥的。”

    他的话音刚落,前面就传来几声急吼,紧接着,一名木脸汉子匆匆跑来:“将军!不好了!那秀才的儿子跑了!”

    “跑了?”狼头人面露不豫,“一个凡人也能从你们手中逃跑?”

    “将军有所不知……”

    木脸汉子还待解释,就被狼头人打断:“算了,也不差这一个,期限将至,当务之急是剩下几个村子。”

    “可,”木脸汉子犹豫了一下,“乌鸦他已经追上去了。”

    ………………

    鲜血滴落。

    一道青影于山林间奔跑,几次转折,都是林中偏僻之处。

    却是名年约二十的青年,书生打扮,手中握着断剑,剑上有血。

    “呼~”

    他大口的喘息着,身上青衫破破烂烂,多是被林间树枝划破,靠近肩膀的地方,被大量的血迹染透。

    汗水从额头不停的滑落,书生一脸惶恐,不时转头后视。

    “妖怪,妖怪!”他口中嘀咕着,又向前奔跑了几步,周围树木草丛越发茂盛,心中恐惧也越发旺盛。

    突然!

    脚下一滑,脚底的泥土滚落,书生只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滚落下去。

    呼啦啦。

    山坡上青衫飘动,最终静止在一片草丛中。

    “疼疼疼!”

    书生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脸上一道血口子隐约可见森白,手中断剑不知落到了何处。

    扑腾!扑腾!

    扇动翅膀的声音从远处隐约传来,书生悚然一惊,勉强撑地,颤颤巍巍站起,腿上一片血迹,用力一蹬,就重新摔倒。

    “力竭了。”

    他心头黯然,抬头前看。

    “嗯?这是……”

    一间破旧的庙宇出现在眼前,古旧、破烂。

    “这就是邱某葬身之地么?”

    恍恍惚惚间,书生一瘸一拐的前行几步,步入破庙。

    他曾听说过这庙,据闻供奉着抿元山神,也曾香火鼎盛,但八十年前改朝换代,剑南道为龙兴之地,几经治理,青昌县内山民渐少,这庙就慢慢破败了,连路径都杂草丛生,罕有人至。

    书生慌不择路,居然来到了这里。

    庙内本就狭小,多年无人问津,早已破败不堪,杂物遍布墙角,石板地上覆盖了厚厚一层尘土。

    最内台上,立着泥塑雕像,灰蒙蒙的,看不甚清楚。

    书生一路走来,一步就是一个脚印,印上还有斑斑血迹。

    他气息渐弱,脸色越发灰暗,精神越发恍惚,心中却浮现明悟。

    “大限将至。”

    噗通。

    两腿一软,他跪倒在地,浑身的伤痛吞噬着仅存的清明,看着台上神像,心中浮现不甘。

    “我父何罪?村民何罪?为何要落得如此下场?天若有心、有灵,何以让妖魔横行!如今将死,但仇不能报,志不能舒,何其不公!”

    便在这时。

    “你可真能跑,像那老鼠,到处乱钻,不过,你的气味,一路遗留,根本逃不出我乌老三的手掌!”

    沙哑的声音从庙外传来。

    黑影从天而降,身侧有漆黑翅膀煽动,零星羽毛飘落下来。

    落地,翅膀收缩,化为手臂,脚步响起,长着鸟头的人走入庙中,这人的腹部有一小块血迹。

    “被你这样的凡人击伤,是奇耻大辱,须用血肉和生魂才能弥补!”

    走入庙中,鸟头人四处打量了几眼,冷笑起来:“你一路跑来,就是为了求神救命?笑话!在这远宁府境内,哪家地祇比得了我家大王?你这是拜错了神呐,死了,也怨不得旁人。”说着,他嗤笑起来。

    书生见到此人,先是惊慌,但随即镇定下来:“你们这些妖魔,杀人食命,我即便死了,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话音落下,他突然眼神迷离,失神了一下。

    “化为厉鬼?”鸟头人笑着摇头,“别多想了,你去不了幽冥地府。你的魂魄,是我的囊中之物!”

    这话一落,鸟头人猛地一蹬,朝前一扑,直接抓住了书生脖子,那手里黑气弥漫,顺着毛孔钻入了书生体内。

    “啊啊啊!”书生惨呼起来。

    鸟头人狞笑着:“哀嚎吧!你死的越惨,生魂就越强大,越是大补!嗯?这就要死了?真是脆弱!也罢,先抽了魂,再趁热把肉吃了。”

    转眼间,书生身上生机涣散,七窍中都有鲜血流出,黑气穿梭血肉,正将一丝丝的虚影魂气抽离出来,气若游丝,眼看是活不成了。

    突然!那书生浑身一颤,眼底倏地露出一丝惊喜,口中吐出模糊不清的话语。

    “嗯?”鸟头人一愣,“你在与谁说话?”

    话音未落,就听“轰隆”一声,有东西落下!

    “雕虫小技,也敢偷袭!”鸟头人不慌不忙,挥动双臂,化为翅膀,扑腾扇动,就有黑风涌出。

    黑风一吹,生生抵住落下之物,鸟头人定睛看去,入目的却是座泥塑神像。

    “嗯?”他余光一扫,注意到供奉神像的台子上空无一物,顿时了然,“这庙里竟有地祇!好!若将此事回禀大王,就是大功一件!我乌老三说不定也能混个将军当当!”

    口中说着,鸟头人拔地而起,居然舍了书生,要径直离去。

    “若在其他地方,还真奈何不了你!可惜,这庙是我的地盘。”淡淡话语,有回声相随,从神像内传出。

    破烂不堪的庙宇震动起来,点点白光从墙壁中渗出,蔓延过来,将鸟头人围拢,禁锢半空。

    “不好!”鸟头人面色一变,“你这野神好大的胆子!我乃通山大王坐下兵卒,有魂牌寄命,一旦身死,必有牵连,你这破庙……”

    “让你走脱,再去报信,下场未必多好,想来和杀了你并无太大分别,走好,不送。”

    一声落下,神像顺光落下,咔嚓一声,将鸟头人压的脑浆迸裂,鲜血四散。

    随后,白光迅速消散。

    书生见状,癫狂而笑,只是声如蚊呐,几息之后,他收敛笑声,挣扎起身,朝神像行了大礼:“多谢山神大恩,只是邱某行将殒命,无以为报。”

    说话间,他的脸色苍白如纸,能看到皮下血管,眉间有黑气萦绕,这是大喜大悲,伤了心神,更有妖气侵体,伤了根本,阳气将要消亡的表现,不要多久,就是毙命之时。

    谢了礼,书生面色越发黯淡:“可惜,只死了一只妖怪,还有许多逍遥在外,这仇……”

    便在这时,神像出声:“若要报仇,也有法子。”

    “什么?”书生一惊,瞪大了眼睛,面色陡的红润起来,“如何报仇?莫非山神要救我?”

    “你受妖气侵袭,即将魂散,连地府都未必能去得,我一山间小神,几十年没人祭拜,自身尚且难保,连这间庙都出不去,偷袭之下杀死那妖怪已是极限,怎么救你?”

    听了这话,书生一愣。

    接着又听那神像道:“不过,我有一法,另辟蹊径,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听到这里,书生反而越发精神:“愿闻其详。”

    就听石像说道:“你仔细想一想,我要说的,都已在你心中。”

    书生听了,略一回想,果真发现心里多了段话,愣了一下,然后竟露出笑容:“邱某大限将至,本已报仇无望,甚至连孤魂野鬼都做不得,山神杀了此妖,就是邱某恩公,现在又愿耗费神力,帮我归入轮回,说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该怎么做,山神尽管吩咐。”

    “好!”神像又出声道,“我脖后有三根毫毛,你拔下一根,含于嘴中,驱了心中杂念,静待即可。”

    书生已近油尽灯枯,勉强起身,用了十几息的时间才将毫毛吞下,抬手整理了一下衣衫,朝着村子方向磕了一头,就寂静不动了。

    忽然!

    光芒闪烁。

    丝丝缕缕的白光在他全身闪烁,一道与书生相貌相同的虚影从天灵出来,先是面露迷茫,接着一惊,回过神来,朝着神像拱手作礼,口中致谢。

    神像上,也有道泛着白光的身影升腾起来,拱手作礼,再抬手一指,射出一道白光,卷着那书生虚影往地上一钻,不见了踪影。

    “黄泉路远,一路走好,愿来生平安。”白光身影叹息了一声,微微一晃,分出一道流光,落到了寂静不动的书生身躯上。

    下一刻,书生口中“砰”的一声,似有物炸裂,而后浑身一颤,抬起头来。

    “成了!”

    他两腿用劲,就要站起,但扑腾一声,再次跌倒。

    “几十年没用双腿走路,连起身的动作都无法协调做到了,也罢,先适应适应,正好疗伤。”

    话语声中,他身上伤口迅速愈合,萎靡的精神也重新振作。

    半柱香的时间后,书生重新站起。

    他原地蹦跳了几下,又摇晃着走了几步。

    “来这世界有几十年了,好死不死的附身塑像,现在总算又体会到做人的感觉了。”

    嘀咕了几句,他闭上眼睛,露出沉迷之色,过了半响方才重新睁开。

    “没想到此人经历颇为曲折,难怪那般不甘。嗯,事已至此,地球上的一切随风飘逝,从今往后,我便是邱言了。”

    轰隆!

    话音刚落,天上忽然电闪雷鸣,周围地板缝隙,有黑气渗出,缠绕凝聚,化为三团黑雾。

    “邱言”面色一动,并未感到意外。

    “果然如我所料。”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