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二章 三道因果
    三团黑雾,聚散不定,翻滚不休。

    “这三团黑雾,代表了这具肉身牵扯的三大因果,我若要占据此身,真正成为邱言,就须承受因果,无论福祸,从此都为自身气运。”

    “邱言”真灵归于泥塑,居于此地几十年,虽不知山外情景,但穷极无聊,只能研究自身,因而发现了不少信息,这因果之道就是其中之一,略有了解。

    “恩仇、抱负、亲缘。”

    借着因果联系,“邱言”很快明晰了三团黑雾各自涉及的内容,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小子可谓心比天高,明明困于村寨,但心气倒是不小。”

    口中低语,心中却在迅速转着念头。

    那三根毫毛来历神秘,是随前世一同过来的,几十年来被他研究推演,明白了些许效果,知道每根都能造就一具分身,但须以他人之躯为凭,不能无中生有。

    过了一会儿,“邱言”笑了起来。

    “要占据他人身躯,怎还能危惧因果牵扯?想占便宜,又不想承担后果,放到哪个世界都没有这个理。我等了几十年才等来此人,若非他陷入弥留,魂儿离体,根本无法与之联系,更不要说让其自愿献身了,这样的机会,便是再等五十年,也未必能遇到。更何况,我也答应他,替他报仇……”

    心里想着,他转头看向旁边。

    被泥塑神像压碎脑袋的鸟头人已经不见,只余下一堆衣衫,在那衣衫之中,躺着一只无头鸟。

    “这因果,我接了!”

    话音落下,三团黑雾便朝“邱言”扑来,转眼弥漫全身,顺着毛孔渗入体内。

    庙外,雷霆消散,邱言顿觉身子重了少许。

    “这事算是了结了,下面……”

    他低头看向地上那只无头鸟,那鸟通体乌黑,分明是只乌鸦。

    “嗯?这三根毫毛绝不简单,不是简单的构建分身,新占据的身躯肉眼凡胎,居然看不到魂魄变动了,还是要动用本尊。”

    这边,邱言的念头落下,那边,泥塑雕像微微转动,被灰尘遮盖的双目中,陡然射出两道白光。

    这雕像也是邱言,实为本尊,以泥塑双目释放神力白光,笼罩在无头鸟的尸身上。

    下一刻,在他的视野之中,一只暗淡透明的乌鸦虚影浮现而出。

    虚影被一根根白色细丝缠绕,无论如何挣扎,都难以挣脱。

    邱言见状,也微感惊讶:“妖怪的魂儿果真非同一般,居然不见迷茫,能掌控魂体!”

    注意到投射过来的白光,乌鸦魂停下挣扎,一转鸟头,鸟喙开合,吐出清晰言语:“你这野神,不知厉害,将我肉身毁去,铸成大错,现在居然妄图困魂,那是错上加错,如若识相,速速将我放了,日后能少受些罪。”

    邱言听着,不置可否,血肉分身盯着无头鸟尸看了半天,然后道:“真是奇妙,你原型这般瘦小,是怎么变成人形大汉的?”

    “这有何奇?命修之道,炼得就是血肉,只要踏入炼魄镜,凝炼力魄、精魄,膨胀血肉、改变体型,是轻而易举的事……嗯?”

    乌鸦魂下意识的回应,但说到一半就住嘴,接着话锋一转:“你竟不知命修奥秘?”

    “命修?练血肉?”邱言闻言顿了一下,“单纯练血肉,为何肉身毁灭后,灵魂反而也被掌控?”

    “哈哈哈!”

    邱言的话,竟引得乌鸦魂大笑起来:“你既不知命修,亦不晓性修,不明七魄变化,不知开窍凝魂,偏生又是一方地祇,如此说来,你定是……”

    “天、生、神、灵!”

    一字一顿,乌鸦魂微微颤抖起来。

    “神祇神灵,执印掌法,都要受到赦令,你诸事不知,当不是抢夺他人法印神位,或受朝廷、天庭赦封,只能是承天地或民愿而生,是天生神灵!”

    乌鸦灵魂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若教大王知道此事,那功劳太大了!到时……”

    “可惜你没有机会通知了!”

    厚重之声从泥塑神像中传出,就见白芒闪烁,丝丝缕缕的神力从神像双目中涌动出来,顷刻间就把乌鸦之魂彻底包裹,然后向内一缩!

    “啊!你还敢动手?在这远宁府地界,我家大王说一不二,没有任何事能逃得了他老人家的掌控!你……”

    啪!

    一声轻响,白光和乌鸦灵魂都如泡沫般幻灭。

    ………………

    啪!

    狼头人一行人,此时已离了村寨,正向另外一村行进,突然,他面色一变,停下身子,从怀中取出一枚指头大小的玉牌。

    玉牌上布满裂痕。

    “乌鸦竟然魂灭了!他不是去追那老秀才的儿子么?为何会魂灭?”

    狼头人脸上阴晴不定,一招手唤来两人:“传令下去,让狼异军众小妖即刻前往抿元山,搜索全山!但凡与乌鸦有关的,无论是肉、是骨,是痕迹,还是气味,都不能放过。敢动我们的人,绝不能姑息,须杀鸡儆猴。”

    说着,他将手中破碎的玉牌交给两人。

    “这玉牌中,有乌鸦气息,他虽魂灭,但尸身应该尚在,将气息分给众妖,旦有发现,第一时间向我回禀!”

    其中一人接过令牌,出声问道:“将军,此事可要禀告大王?”

    狼将军摇摇头:“乌鸦不过一小妖,没必要惊动大王,再说了,他是本将军麾下,突遭横祸,我不去处理,推给大王?没有这样的道理,行了,去吧!”

    “是!”

    两人领命,身形变化,化为一马、一雀,迅速离去。

    “行了,余下之人,随我去前面村落。”见二人离去,狼将军继续带队前行。

    ………………

    山神庙中,邱言正看着面前那具无头鸟尸,面露沉思。

    “到底要不要提炼出来?刚才几下,已耗了不少神力,镇压此妖,驱动毫毛铸就化身,又送那书生入轮回,接着治疗身躯伤势,后来灭杀妖魂,几十年来累积的神力,不过凝聚了十颗星辰,现在只剩下五颗了。”

    他正思索,泥塑神像忽然微微震动,引得邱言色变。

    “这么快?不能犹豫了,这具肉身太过孱弱,虽比我前世稍强一点,但想在荒山野岭求生还是不足,而神力用来疗伤尚可,强化筋骨血肉却是力有不逮。”

    一念至此,神像震动,双目中又有白光照射下来,将那无头鸟尸包裹起来,抽丝剥茧。

    哗哗哗!

    羽毛散落,很快就有一点红芒从中飞出。

    却是半个指甲大小的血滴,血滴内,有两道虚影闪烁不定。

    “血液精华!”

    ————————————

    ps:感谢横川和“客官不可以啊”的打赏!晚上还有一章。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