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三章 山神弃庙走
    “这点精华,是将乌鸦妖全身的精气神,以神力压缩、淬炼为血,再抽离出来,足足耗费了半颗神力星辰!不过,这都是值得的。这只妖怪,体魄强横,一般的成年人和他相比,就和婴儿一样,以此提炼出来的精华,虽只余体魄的十之一二,但只是一滴,也足以强健现在这具肉身。”

    邱言想着,身旁神像双目中光芒一抖,轻轻挑动,将萦绕在那滴血液周围的两道虚影抖落下来,接着白光一卷,就将虚影包裹,拖拽入神像之中。

    “这两道虚影,妖气浓郁,若是一并吸纳,难免留下后患,说不定好好的人,会渐渐妖化,最后人不人、妖不妖,褪去虚影,这滴血液精华就纯净、纯粹了,不过,虚影中蕴含着奇异力量,许和那妖精所说的命修有关,截留下来,日后研究研究,或许会有所收获。”

    念头落下,邱言不在耽搁,凡胎分身的嘴一张,直接将血滴吞下。

    热!

    血滴一入口中,就散发灼热气息,宛如口含热火,吞咽之后,热度急速扩散,转眼间,邱言全身各处都遍布澎湃热息,好似沸水浇灌,偏生不伤自身。

    呼呼呼!

    道道森白水汽从全身上下的毛孔中喷涌出来,邱言周围登时白雾弥漫,他整个人盘坐其中,生出一丝出尘飘渺的意境。

    嘎吱!嘎吱!

    邱言的身上传出紧绷之声,似是血肉紧绷、骨骼收缩,毛孔中有点点漆黑渗出,腥臭、污秽,但甫一出来,就被灼热白气冲击得散落开来,随着雾气飘荡出去,点滴不留。

    便在这雾气升腾间,邱言的身躯渐渐被白雾笼罩,蒙蒙雾气中,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第一次吸纳血液精华,没想到肉身相对孱弱,要花费不少时间须循序渐进,不然难以承受,被暂时拖在庙中。不过,若不强化这具肉身,山高水远的,怕是还没走出山林,就先力竭了,所以这一步是不能免除的。”

    念头转动间,邱言之身已被烟雾彻底遮蔽。

    雾气翻滚,向四周蔓延,渐渐充斥整个庙宇,只有那泥塑神像周围依旧平静,但凡靠近神像的雾气,都会自动规避,留下空间。

    升!

    神像忽的拔地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回神台上,丝丝缕缕的意念从中渗透出来,顺着石台联系,传入土地,急速辐射,转眼就遍布了大半座抿元山。

    神听!

    在这一刻,连绵六里多的抿元山上,任何风吹草动,都难以逃脱神像本尊的探查。

    “哦?阵势不小,已经有近二十名妖怪入山了。我这抿元山不过小山,在地球最多算个丘陵,是九灵山的一条分支,灵气稀薄,几十年来,山上连一只成精的妖怪都没有,便是路过的妖精,也没有愿意落户的,不然的话,我说不定早就套取到一些修炼信息,或者干脆就脱困了。”

    随着时间推移,庙内雾气渐散,那遍布山上各处的意识,则在不断的将一道道信息传递过来。

    山上林间,一道道身影穿梭而过,循着迹象、味道等,慢慢朝着这间小庙聚拢过来,但邱言的心反倒是平静下来。

    “这些妖怪虽然各有特质,有的目明,有的耳清,有的鼻子灵敏,充分发挥出了动物的优势,但行为方式却稍嫌古板,更没有人统一调动,虽然都在搜索,但各自为政,既不交流信息,也不相互配合……”

    随着这个念头落下,充斥在庙宇中的白雾彻底消散,邱言的身影重新显现出来,他的面色红润了许多,皮肤比之刚才变白了一些,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变化了。

    “妖类似乎在思考上有些问题,无关智商,而是有种思维上的缺陷,”邱言的脸上浮现思索之色,“也对,之前的他们,都是走兽飞禽,思维方式当然和人不同。”

    他缓缓的站起身来。

    “像那乌鸦妖,无心之际,短短几句话,就透露了很多信息,甚至明明落入我手,生死难料,不光不求饶、低调,反而依旧肆无忌惮,言语间透露出的信息就足以证明,将他杀了,一点也没错。”

    “妖怪不通世故,不过吃起人来却无半点犹豫,当然不会在意什么人际关系,谈话策略。”

    这样想着,邱言眼中却泛起寒芒,轻轻一跳,看上去毫不费力,却足足跃起三尺!

    俗语言“一蹦三尺高”,是指人在高兴时,心与身合,激发潜力,能超常发挥,但邱言此时并未蓄力,只是简简单单一跳,就有这般高度。

    “身轻如燕。”

    落下之后,邱言长吐一口气。

    “吸纳血液精华,壮大了血肉、大筋,还将体内的一些毒素、杂志排出,体质提升了三四倍,和妖怪比或许差得很远,但在人类里,应该算是体魄强健了,横渡森林不是难事。嗯?已有妖怪进入这处山沟了,离此处不过二百多丈。”

    一念至此,邱言收敛神态,看了一眼地上的鸟尸。

    虽被神力抽取了精华,但无头鸟并未消失,只是干瘪、萎缩了一些。

    “神鬼妖魔,超出想象,我来到这世间虽有七八十年,但困于一隅,对鬼怪之事不甚了解,不能有丝毫大意,这尸体留下,说不定会有波折,不如毁去。”

    念头落下,白光一扫,鸟尸就不见了踪影。

    除去了可能的隐患,邱言依旧皱眉。

    “乌鸦妖口中的通山大王,似乎威势极大,他们敢对村民动手,必有依仗,还是不要太早接触为妙,不过也不用惧怕,从邱言的记忆中可知,这里还是人类世界,以人为主,妖魔鬼怪是非主流,何况我承受此身因果,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不能离开远宁府地界。”

    以毫毛为引,得了这具分身,身躯原本的记忆也被吸纳,在邱言的记忆里,自有关于这片地域的信息。

    邱言生活的左渠村,为青昌县治下。县上有府,府上有道,青昌县便归远宁府管辖,而整个远宁府则是剑南道下辖一府。

    “这是个近似古代中国的世界,山川地理颇为相似,便如这剑南道,大致就位于蜀地。”

    邱言一边想,一边宽衣解带。

    “统治八方**的,是大瑞王朝,王朝设有户籍,盲目逃窜,在荒郊野外还好,一旦入城过府,没有路引,查不到籍属,麻烦就来了。‘籍贯既定,不得妄行变乱,违者治罪,仍从原籍’,不光要被治罪,还要押回原籍,怎么都跑不了的。”

    他将青衫脱下,**上身,看似瘦弱的身上,隐约能见块块肌肉,而那衣衫半边褴褛,被他抬手撕去,余下的铺在地上。

    “这邱言看的书倒是不少,居然拈手即来,连刑统、疏议都有涉猎。”

    心里闪过念头,邱言停下双手,抬头看了神像一眼:“行了,这里已经暴露,为免日后麻烦,只能舍了基业,逃命要紧。”

    话是如此,但邱言脸上不见半分沮丧,他这山神当的稀里糊涂,几十年来被困庙中,没人祭拜,无人问津。

    拜神拜神,没人拜的,怎能叫神?

    光芒闪现,泥塑神像中,钻出了一道泛光的白色人影,朦朦胧胧的,看不清眉眼相貌,左手拿着一件方印,印背成山,胸内一颗奇异符篆缓缓转动,符篆边上,围着五颗细小星辰,其中一颗已然黯淡,比其他四颗小上许多。

    符篆下方,有个漆黑小洞,凭空浮现,不知通向何方。

    看着白色人形,邱言微微叹息:“做神做到我这地步,真叫无奈。不过此次离去,才是开端,深入世间,应能知晓神道之路该怎么走。”

    话音落下,白色人形一转,落在平铺在地的衣衫上。

    涟漪荡起,宛如水上波纹,衣衫抖动了一下,上面多了一道人影,却是名手拿印章的男子,面貌算不得英俊,但眉宇间有股秀气,与邱言面目相同,身着青衫,一派儒雅,气态沉凝。

    “成了!”看着衣衫上的男子,邱言满意的点了点头,“神灵本尊便待在这上面,随我离开。”

    话落,他一转身,朝外走去。

    身后,那堆从乌鸦妖身上脱落的衣衫泛起白光,缓缓消散,地上的脚印也渐渐被灰尘遮盖。

    出了庙,邱言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密林中。

    啪!

    庙内,泥塑雕像上,裂开一条缝,那裂缝迅速扩散,转眼就布满整个神像。

    呼呼啦啦。

    泥像崩裂,散为一堆泥块。

    咔嚓!

    庙后,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响起,一道人影缓缓靠近。

    嗅。

    这人趴在地上,缓缓前行。

    “就是这,那凡人和乌鸦的味道,就是在这庙中汇合的!”;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