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四章 群妖陷地崩
    这人嘀咕着,缓缓起身。

    他身架不低,但皮包骨头,高大却枯瘦,全身的皮肉都绷得很紧,脸上鼻子格外突出,隆起一块,怪异无比。

    鼻子抽动,空气被吸入鼻腔,参杂其中的稀薄味道亦被捕获。

    嘿嘿低笑了一声,这隆鼻男子一个翻身落入山神庙中。

    “到要看一看,乌鸦到底遇了什么事情,竟殒命于此,那凡人……恩?乌鸦的味道在这庙里消失了!”

    微微一愣,他游目四顾,将山庙打量了一遍,面露疑惑。

    “这么间破庙能有什么?处处灰尘,不见打斗迹象,难道隐藏有什么秘密?”想着想着,这人的目光落到了那堆碎土块上。

    “这堆土块似是新近落下,最外层虽有尘土,可里面散发出来的,分明是长久被封、骤然暴露的味道。”

    走进几步,细细观察,鼻子抽动了几下,隆鼻男子的眼睛陡然收缩。

    “这上面布满了凡人味道,乌鸦魂灭,点滴痕迹都没留下,这人竟还活着,只要抓到他,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到将军面前,就是大功一件!说不定能得些生魂赏赐!”

    想到兴奋处,这人低吠了一声,顺着味道迅速行进,转眼就出了山庙。

    沙沙沙……

    穿行林间,枝叶作响。

    “快了!快了!就在前方!”

    急速追击,他越发兴奋,舌头渐渐耸拉下来,慢慢弓腰,两手拨地。

    呼啦!

    撞开一片草木,前方豁然开朗,一道烦着淡白光芒的身影在视野中挑动,此人想也不想,就往前一扑!

    “抓到了!”

    心中欢呼了一声,但他随后一愣。

    “怎么这么小?”

    疑惑中,隆鼻男子抬眼看去,这才发现手中抓着的哪是什么“人”,分明是只野兔!

    这兔子被他死死抓住,挣脱不得,一双滴溜溜的茶色眼睛中,流露出惊慌之色。

    “怎么回事?我明明是循着那凡人的味道一路跟来的,怎么变成了兔子?难道此人并非是人,也是凝了力魄,变化人形之辈?”

    看着手中之兔,这人目瞪口呆,仔细看去,才发现那兔子通体黑灰,体表覆盖有一层淡淡的白光,而自己鼻中捕捉的味道,正是从白光中散发出来的。

    “这光,莫非是……”

    他正惊疑不定,突然耳朵抖动,听到周围草丛中传来阵阵声响,循声看去,入目的是一道道高低不同的身影,足足十几道,从各方走来。

    “咦?怎么是他们?”

    来人有高有矮,有的胖如桶,有的瘦似竿,模样更是千奇百怪,看似人形,但每个都有怪异之处,有的是全身覆盖绒毛,有的是双手过膝,有的口内牙呲,有的长耳无鼻……

    他们若是跑到街上,立刻就要将人群给吓得惊叫、溃散。

    “你怎么在这?”

    众“人”走出草丛、树林,注意到抓着野兔的隆鼻男子,疑惑出声。

    “你们……”

    对这群人,隆鼻男子当然不陌生,连同他自己在内,都是狼将军麾下妖军,只炼化了一魄,不能隐匿妖形,是以无法成为亲卫,才被派来搜索山林。

    “我等被命令搜查抿元山,分布各处,为何大部分都出现在这里?”

    隆鼻男子的疑惑没有持续太久,随着众人靠近,草丛中,一只只小动物都显露出身形。

    兔子、山鸡、狸猫、老鼠、甚至还有黄鼠狼。

    这一只只小动物体表,都有淡白色的光芒覆盖。

    见到这一幕,隆鼻男子的瞳孔骤然收缩。

    “该不会是……”

    诱饵?

    他的念头还没落下,就见一只只小动物、连同他手上的野兔身上光芒一闪,白芒暴涨!

    “不好!”

    惊呼此起彼伏,白光扩散,转眼覆盖方圆百丈,地面之中也有光芒透射出来,彼此呼应。

    咔嚓!咔嚓!

    岩石碎裂,泥土下陷,转眼间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隆鼻男子,连同其余聚集过来的众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顺着泥土失去平衡,跌落下去,身影消失在坑洞深处。

    岩石、泥土,如决提之水般倾泻而落。

    ………………

    啪!啪!啪!

    又是一座嚎叫的山村,狼将军正自静立,突然勃然变色,接着探手入怀,再伸出来的时候,就听“哗哗”声响,一堆玉石碎片跌落下来,密集如雨。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居然……”

    狼将军的双目陡然间一片通红,面庞上浮现出一道道粗如手指的青筋。

    青筋蔓延,好似老树生根,蔓延全身。

    碎!

    浑身衣衫破碎,露出壮硕的身躯,一块一块筋络清晰。

    颤!

    每一块筋肉都轻微颤抖,震荡生纹。

    下一刻,毛发透体而出,转眼遍布全身。

    “嗷!”

    一声长嚎从他渐渐隆起的血盆大口中发出,吐气成束!

    ………………

    轰隆隆!

    抿元山中,崩塌声远远传来,辐射周边,连山林边缘都能清楚听到。

    “我在山中几十年,位列山神,虽然无人祭拜,收集不到香火愿力,但感知与法印相合,对山上每一处都了如指掌,当然知道山内隐藏着一道巨大裂缝,直通幽深。”

    山林边缘处,邱言停下步子,侧耳倾听,眼中流露出两道寒芒,与清秀、略显苍白的面容形成鲜明对比。

    “我一介小神,离了庙宇神台,就失去了根基、依凭。而这具新得肉身隐隐dú lì,不能施展神力,莫说群妖,就是单独面对一妖,都难料胜负。只是人力有时而穷,但天地之力无穷无尽,在这抿元山中,想要灭敌,并非一定要面对面。”

    远方的轰鸣声渐渐停歇,邱言低头看了一眼右手,那手中握着卷成一束的青衫。

    青衫本笼罩有一层白光,现在已然黯淡。

    “几十年无人拜祭,收拢不到愿力,仅靠入山的猎人和林间野兽对山林的危惧,凝聚了十颗神力星辰,半天时间不到就消耗的差不多了,刚才操控山林走兽,陷落泥土,又用去两颗半,只余最后两颗,不过……”

    心里想着,他迈开步子。

    “我既承担了因果,那满村上下几十条人命,就不能当做没发生,现在不过收点利息。”

    眼中寒芒依旧,但邱言脚下踉跄,差点摔倒,他对身子的掌控还不完全,好在吸纳了那滴血液精华,血肉骨骼坚韧,提升三倍有余,是以劲力大涨,不至于轻易摔倒。

    磕磕碰碰间,邱言踏出了抿元山的范围,在离开的瞬间,依附在青衫上的神灵本尊骤然一沉,感到和抿元山水rǔ交融的联系就此中断。

    微微驻足,心思转动。

    “走这一步虽是被逼,但继续留下,前途未卜,便能够苟延残喘,也不过是困于庙中,默默腐朽。听那乌鸦妖的意思,通山大王似在寻找山间地祇,想来是不怀好意,留在山中早晚被其知晓,后果堪虞。抿元山从属九灵山脉,可我却从未感到九灵大山神的气息,里面怕也有些缘由,此去人间,正好多方探查。”

    一念至此,邱言不在迟疑,摇摇晃晃的向北而去。

    半个时辰后,轰隆声响中,一头高有一丈的巨狼破开山林,径直入山。

    山林震荡,群鸟疾飞。

    此时,夕阳已过,月上树梢,整个抿元山都已被夜幕笼罩。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