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七章 天生神灵
    “微末小神,不足挂齿。”

    邱言本尊说着,仔细打量了一眼眼前的神灵,他虽附身泥塑,生而为神祇,但困于一隅,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神灵。

    眼前的土地身穿土黄绸缎,身材矮小不说,面容也格外奇异,鼻嘴突起,隆起一大块,但邱言并没有感到突兀。

    这方世界,神道昌盛,但凡有些人气的聚居之地,都会有土地神诞生出来。

    土地为一方地祇,保一方平安宁静,掌管死者户籍,看似普通,为神灵之中的基层,多为七品神位,却格外重要,村野之地的土地,还掌管田地肥沃、万物生长、五谷枯荣,事关百姓万民的生存、福祉。

    一般而言,土地都能沟通冥司,从属一地城隍。

    土地神之上,还有大土地,多在府治大城之中,如邱言眼前的这名矮小土地神,就是其中之一,虽说只是分管城南,却位列六品神位。

    邱言被困山庙几十年,手掌法印,虽未见其他神灵,但法印内自有玄妙,能让神灵自明,从而知道神位有分,各有高低。

    神灵相见,除了yín祀野神之外,都能感受到彼此的神位品格,是以这位土地神才会轻易现身,以礼相待。

    听着邱言语焉不详,这土地神微微皱眉,正要再说,但突然一愣,瞪大了眼睛,又从上到下的扫了邱言本尊一眼,吸了一口凉气:“通灵晶透,不染尘埃,兄台莫非是天生神灵?”

    他脸露惊容,也顾不得原本的来意了,一脸急切的询问起来。

    “天生神灵?这到底是何意思?先前乌鸦妖也曾提过,莫非这神灵的品种还有不同?我这算是稀有品种?”

    心里想着,邱言口中,则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兄台竟会不知?那为何会跟着这书生?”那城南土地说着,指着一旁床上熟睡的血肉分身。

    “这书生……”邱言本尊先是一愣,接着念头一转,“我本于山中,指点了这书生几句,令他躲过了血肉消亡之灾,他记恩于此,说要报恩,供奉于我,我方才依附其衣……”

    “这就对了!”城南土地一拍手,“普通神灵的本体,哪能擅离受命之地?”

    他见邱言还是一脸迷糊,反倒越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登时笑道:“兄台有所不知,咱们神灵要领了赦令才能封神登位,但这赦令却各有不同,有人间朝廷、天庭之分,此为受封之神,除此之外,还有两类,乃是领万民之愿和承天地之理,在此二者中,若是凭空而生,便是天生神灵!”

    这城南土地认定邱言是天生神灵之后,态度大变,原本公事公办的模样荡然无存:“兄台既然不知这些,想来是诞生之后未遇过其他神灵,不过不要紧,既然来了咱们远宁城,今后自有都城隍大人照看,有什么疑问,大人也会为你解惑的。”

    “额,还有这等好事?”邱言闻言,心生愕然,他本来还准备了一套说辞,没想到都还没说几句,就因为一个“天生神灵”的关系,就让面前的土地态度大变。

    这边,邱言还在想着,那边土地言语了两句,就道:“兄台不如现在就与我同往城隍庙,面见大人?”

    听了这句,邱言摇了摇头:“实不相瞒,在下前几日略微受创,神体不稳,须得静养两日,不便外出。”

    城南土地听了,却是连连点头:“这倒也是,是我鲁莽了,你脱离法域,自然要受影响,难怪我见你神光黯淡,想必连神力星辰都有损伤了吧。”

    “正是。”邱言点点头,心里感慨起来。

    “这位土地神真是不错,我还没说多少,他自己就给脑补齐了,倒是个妙人。”

    念头落下,邱言又道:“还请兄台替在下给城隍告个罪,待得两三日后,定当亲自拜访。”

    “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城南土地笑着应下,“既如此,小神就不耽误兄台休息了,这便离去,兄台有空可去我那庙里坐坐,今后或为同僚,正该亲近。”

    说着,他抬手一指,一点星光从指尖激射出来,落到邱言本尊的手上。

    “这个自然。”邱言点点头,看着那土地神一弯腰,身子一转,便化为一道青光,消失于地上。

    “天生神灵?今后成为同僚?看来神道里面的奥秘着实不小。”

    微微沉吟,邱言本尊转头看了熟睡的血肉分身,眯起眼睛:“不过,最让我惊讶的,却是那土地神居然未曾看出,这具肉身,乃是我的分身!”

    说着,本尊双目中投射出两道光芒,笼罩在分身之上。

    “不过,这也难怪,那三根毫毛玄妙无比,能随我来到此世,恐怕我之所以死后能有这般际遇,就和这三根毫毛有关。这几十年来,我除了研究出毫毛具有造就分身之能外,几乎没有其他收获。”

    光芒视野之中,血肉分身渐渐变化,血肉骨骼渐渐虚化,显露出几道光芒变幻的虚影,三道旋转,七道飘荡。

    “不知他人的分身,是不是也有dú lì的三魂七魄!”

    想着想着,邱言本尊眨了一下眼睛,光芒顿无。

    “不过,如此一来,这具分身应能正常修炼,那乌鸦妖曾提到的性修、命修,应该就是对应修魂、炼魄。”

    人有性命,性之造化系乎心,命之造化系乎身。

    性所指为心性、思想、灵魂、精神,而魄则指代生命、血肉、体魄、物质。

    性命,就是心神和形体,可称神形。

    “这次土地过来,并不出乎意料,我虽不知这个世界的神道分布是怎么划分的,但进城的时候,有种跳跃入水的感觉,分明是进入了他人法域,该是源于此城城隍,我既能感应,他当也有所牵引,派人过来询问,一点也不意外。”

    神道神灵,各有神位,各司其职,统领一处法域,如有外神跨域,第一时间就会有所感应。

    “城隍要见我,本就是次机会,而听土地言语,天生神灵似乎有些特殊,所以态度变化,两相结合,说不定能打开局面,让我迅速聚集一些香火愿力,凝聚神力星辰!不过,具体如何施行,还要看随后两日的探查结果。另外,不知那城隍能否看出本尊与分身的联系。”

    这样想着,邱言的神灵本尊又看了血肉分身一眼,接着微微一震,溃散空中,重新变为一副儒生图,贴在青衫上。

    另一边,穿行之后,已经来到城隍庙外的城南土地却是拍了一下脑袋。

    “是了,一时心急,倒是忘了问那人是何法职,来自何方了。”他正想着怎么汇报,这才想到因为发现天生神灵,忘了前去的初衷,“不过,天生神灵法职随境而变,把这事呈报上去,都城隍大人肯定不会怪罪我的,反正再过两三日,那人来了,一问便知。”

    这样想着,他一步踏入庙宇。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邱言早早的就起来,先是在院子里简单运动了一下,等吃过了早饭,送走了刘怀父子,便找了个借口离去,直到傍晚方才回来。

    晚上家里吃饭,刘怀听了此事,说了两句,大意是让邱言注意最近风头,最好还是不要随意外出。

    但邱言却以外出寻书为由,说服了刘怀,第二日还是早出晚归,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第三日。

    第三天的晚上,吃过晚饭,邱言早早的就回了屋,从床头取出了一卷画轴,打开铺在桌上,里面画的是一名儒服男子,正是邱言的神灵本尊。

    在这三日里,他寻了一副画轴,将本尊从青衫上转移到了画纸上,毕竟随身带着一卷破布衣裳,太过引人注意。

    铺好画卷,邱言往床上一躺,便闭目而眠。

    戌时一过,刚到亥时,画纸上白光闪烁,神灵本尊显出身形。

    本尊一抬手,一点星光显现出来,星光一震,散落开来,化为一行行的字符。

    “真是好手段,好神通。”

    看着面前的一行行字符,邱言心生感慨。

    这星光正是那日城南土地离去前留下的,里面有意念涌现出来,只要稍有接触,就能知道内容信息,根本不用认识字符。

    这也是神力运用的手段,但更为巧妙,蕴含的技巧邱言自问是做不到的,他最多只能运用神力做些细微操作,但不成章法。

    神力玄妙,各有不同,但究其核心,其实是一套转变之法,在七品神位的层次,主要就是消耗神力,在有无之间变化。

    像邱言那日让山间野兽携带自身气味,或三日前,让王巧儿遗忘自己的名字,就是对有、无的操作。

    “和其他神祇的接触势在必行,最起码能获悉加强神力操控的法子。不过,这次过去,首先要问的,还是性命两道的修行之法,想来那土地和城隍应该有所了解。一旦获知,肉身也算有了进身之道。”

    星光字符给出的是两个地址和一套法门,地址记录的是城隍庙和城南土地庙的位置,这自不必多言,这三日来,邱言游荡城中,大体知道了城内布局,城隍庙和土地庙的位置早就了然于胸。

    反倒是那套法门更是重要,世间庙观供奉神灵,谁人都能进出,可神灵本体所在之处,却蕴含阴司之力,莫说是人,便是其他神灵,轻易也无法踏入,须有人引领、或有对应之法方能靠近,呈现在邱言面前的,就是这种法门。

    心里默念法门,邱言本尊往地上一扑,白光渗入地面,视野中景象变化,很快就成了一座森严庙宇。

    离了抿元山范围,邱言虽然失去了和山林的联系,无法再聚集神力,但也因此脱出了束缚,不会再被局限于一庙之地,能够穿行、移动。

    ………………

    与此同时,城中一座占地不小的府邸中灯火通明,府邸主人正大摆筵席,宴请诸人。

    正厅,一身便装的远宁知府端坐首位,他右手边的首座上,坐着一名壮硕大汉,面容冷峻,不苟言笑,和周围的热闹气氛格格不入。

    “朗将军,”远宁知府文安国端着酒杯,朝着大汉道,“朗将军,你这突然过来,准备不周,还请见谅。”

    那朗将军摇摇头:“文大人多虑了,饭菜尚好,只是不合胃口。”

    文安国笑道:“哦?不知将军钟情何物,说出来,我让厨子补上。”

    朗将军嘴角一动,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张口道:“人肉。”

    <a href=w.z.c>起点中文网w.z.c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xbz.阅读。&lt;/a&gt;;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