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八章 城隍!
    此言一出,文安国手一抖,愣在原地。

    “说笑的,我们将军这是在说笑。”那朗将军的身边传来一个声音,一名看上去獐头鼠目的男子连忙打了圆场。

    “呵呵,将军真是风趣,风趣。”文安国这才回过神来,干笑了两声,便转移话题,没过多久就开始招呼其他人。

    “哼,无趣。”朗将军冷笑一声,看着满屋子欢声笑语的众人,舔了舔嘴唇,冷冽的目光在众人身上巡视了一圈,最后落到了桌前的一叠大肉上,抬手抓起,用力咀嚼,立时满手、满嘴,连同半边脸上都是油腻。

    周围多是文官,见状都露出一丝鄙夷,却不动声色,只是对饮。

    这场宴会进行了近两个时辰,等朗将军和手下回到驿站之时,已至深夜。

    房门前,那獐头鼠目之人弯腰弓身,小心翼翼的和朗将军言语:“将军,咱们现在毕竟是在人类的地界,您多少注意一点。”

    朗将军却摆摆手,直接打断道:“这些事情,你操心就行了,不然要你们下属做什么?他们人类都说上下有别,若是事事都让我操心,你就没有什么活着的必要了。”

    “是是是!”那人一听这话,登时汗如雨下,点头如捣蒜,再也不敢多说。

    朗将军点点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人,不过是我等食物,何必想那么多?在这远宁府地界,我等称王称霸,等日后积攒了实力,就出了蜀地,也争霸中原,真正奴役人类!”

    心里这样想着,他来到四周,将窗子全部打开,让月光不受约束的透射进来。

    淡淡的光辉挥洒在朗将军健壮的身躯上,他浑身一抖,脸上露出迷醉之色,毛孔内一根根毛发变粗、变长。

    咚!

    突然,房间的角落里传来一声异响。

    “嗯?”朗将军停下了动作,身上毛发瞬间收缩回去,接着他转身走到角落,提起了一个笼子。

    笼子里关着一只刺猬,注意到朗将军的视线,那刺猬立时团成一团,微微发抖。

    朗将军见状,却拧笑起来:“不必害怕,只要你乖乖帮我找到那个凡人,本将军自会放你离开,你的那些个族人也会重获自由,当然了,不能拖得太久……”

    ………………

    “久等了,久等了。”

    邱言端坐在森严大殿里,双目紧闭,四周空无一物,有种死寂之感,直到这声告罪响起,方才驱散了死寂,也让邱言睁开眼来。

    来者正是有着一面之缘的城南土地,他一连谦色:“今日城里多了些惨死之人,还多为残魂,都城隍大人不得不多花些功夫牵引。这事情发生的突然,所以才让你在这里等了这么久。”

    “哦?突然就有了惨死者,城里发生了何事?”邱言心中一动,出声问道。

    他以星光为引,来到这森严大殿,也就是远宁城的城隍庙所在,接着就被引到此地,静静等待,本来还心有怀疑,现在听了城南土地的言语,却是留意起来,疑惑随之消散大半。

    “也没什么事,就是有几个妖入了城,没管住嘴,吞了几个活人。”城南土地淡淡说着,似乎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邱言闻言一怔,心里念头转起,嘴上却道:“嗯?妖怪吃人?这可不是小事,不知城隍大人是怎么处置的。”

    “妖怪吃人算得了什么大事?”城南土地笑着看了邱言一眼,“我等为地祇,统领一方法理,沟通阴阳,无论是人,是牲畜,是禽鸟,都一般无二,死去不过是褪去体魄,只余魂,妖吃人,人吃牲畜,有何分别?善恶自有所归,来世六道轮回。今日入城的妖,吃人但并未摄魂,不过他们越界犯事,还是要受到惩处的,都城隍大人已遣人问责,事后少不得奏报阴庭,在生死簿上记上一笔。”

    听了这话,邱言一愣。

    城南土地见他的模样,又道:“你乃天生神灵,定然多见人类供奉,是以心里先入为主,不妨事,受什么法职,管什么事情,你若有心,今后多多护佑那些人类就行了。”

    说到这,他拍了下脑袋:“你瞧,又跑题了,我来是引你去见都城隍大人的,你且随我来。”

    说着,他当先而行,邱言见状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城南土地忽然转头言道:“上次你我一见如故,却忘了问兄台来历,等会见了都城隍大人,不好介绍。”

    对此,邱言早有准备:“在下本在抿元山中降生,登上神位以来,一直都没有神名。”

    “果然如此,”城南土地点点头,“那兄台不妨先以‘抿元’为名,待日后有了天庭册封,再行更换。”接着他又笑了笑,道,“我只顾问名,还没通报自己,我名黄觉。”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空荡大殿的尽头,穿过一道走廊,前方立着一面洁白墙壁,城南土地黄觉上前一步,抬手一挥,墙壁上泛起如水涟漪,如帘幕般掀开。

    隐约间,邱言从墙壁上感受到一股隔阂、隔绝的气息。

    “就领你到这了,大人就在里面等你。”说着,他后退两步,抬手作礼,“此间事已了,我就先告辞了,兄台有空,不妨去我那坐坐。”话落,化为一道青光,消失不见。

    眼看引路者离开,邱言并未感到奇怪,朝着掀起的墙壁看去,里面朦朦雾雾,难以看清。

    深吸一口气,他迈开步子,走入了烟雾之中。

    下一刻,迷雾两分,露出了里面的情景。

    呈现在眼前的,是间平常的厅堂,高正宽敞,屋宇轩昂。

    正中央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座香炉,烟雾萦绕,散出香气。

    桌子旁边,有人端坐。

    这人身影纤瘦,身上披甲,甲片泛寒光,一只手放在桌上,握着一册书,浑身上下有种莫名气势,不见言语,不见动作,那身影却仿佛充斥整间房间。

    只是一眼,邱言的注意力就全部都被这道身影吸引住了,随后便注意到此人的脸,被一张银色面具遮住。

    面具有眼有鼻有嘴,泛着金属色泽。

    微一愣神,邱言接着就架起双臂,举手作揖:“抿元山神,见过城隍大人。”

    听了这话,那人方才有了动作,空着的左手虚抬:“抿元山神?不必多礼。”这声音圆润、流畅,宛如一道清泉在心间流过。

    邱言闻声,却是微微惊讶。

    “这城隍……竟是女子!”

    ps:刚到家,今天的第二章。

    起点中文网w.z.c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xbz.阅读。lt;/agt;;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