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十一章 生魂
    “这是……”

    邱言心中的恍惚已然消散,随即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

    他感到自己的一部分轻飘飘的悬浮在空中,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是分身的生魂悬浮在头顶。

    说事分身,其实与本尊相差不大,等于是一体两面,除了意识相连之外,并无太深联系,而此刻,在分身的感知中,迷迷蒙蒙的,飘飘荡荡的,疑似梦中。

    朝下面一看,能看到巨大的身影盘膝而坐,正是他的书生分身。

    “那三根毫毛果然非同一般,竟真的成了!”

    心里暗自惊讶,邱言虽未接触过这个世界的大能,不知分身化身的妙用,但附身泥塑做了几十年地祇,虽然困于庙中,可每日思索,大体上还是有些概念的。

    所谓分身,多为分出一部分意识,依附在其他事物上面,本就不含魂魄,可邱言借助毫毛之能,继承了邱言的身躯,居然连三魂七魄都生了出来。

    现在从血肉身躯头顶飞出来的,是原始灵魂,无形无质,俗称生魂,其实就是尚未凝聚的三魂,看似一体,其实浑浑噩噩,彼此牵引,限制了灵魂发展,受世间万物和肉身的限制,不得超脱。

    “人有三魂,各有妙用,性修之道修的,就是让三魂明白的显化出来,再加以凝练,不再浑为一团,沉沦俗世,只是我这分身竟真能生魂出窍,真个令人吃惊。”

    虽然早就有了猜测,修行《卧神内诀》的目的之一,其实就是尝试、验证,但真的发生了,邱言依旧心情激荡,他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难怪无论是城南土地,还是城隍,都没能看出分身和本尊的联系,因为这分身除了与我意识相连,两体一心之外,与常人无异!也能修行!本尊、分身,等于是两个个体,只有意识以玄妙之法相连,当然不会被人看出联系,最多是在因果层面有些牵扯。”

    “我这本尊为神祇,已被限制了道路,只能在神道奋进,可分身自由,能尝试着走一走其他道路,无论性道命道,都能选择。”

    “不知分身若是有所成就,对本尊是否会有影响,还有核心符篆之下的那颗黑洞,在继承了血肉分身时成型,却不见任何异变,不知等分身修行有成之后,能否生出变化!至于那余下的两根毫毛,到是不急于一时。”

    这样想着,邱言忽然一惊,感到离体而出的分身生魂上泛起寒意。

    那是发自灵魂的寒冷之意,接着离体生魂随着气流变动,渐渐崩解,行将散开。

    “不好!没了身躯体魄的约束,生魂居然要散开了!”

    生魂其实就是一个大杂烩,三魂混杂其中,平时居于体内,有身躯血肉的阳气阻隔、压迫,当然聚成一团,可一出了体外,没了这层约束,时间稍长,就会随着空气、微风铺散开来,越发稀薄,最终四分五裂,直至消散在空气中。

    邱言一拿到《卧神内诀》就尝试修行,对于性修之道的禁忌毫不了解,偏因是神灵两分,一步而成,现在生魂离体,陷入了这等境地,一旦生魂彻底散开,就等于血肉分身的意识不复存在,肉身成为空壳,就是前世的植物人,在此方世界,则称之为“离魂症”。

    不仅如此,因为寒意升腾,生魂渐渐稀薄,邱言的意识竟然难以掌控方向,无法回返!

    就在这时,光芒一闪,桌上已经多了一道身影,正是神灵本尊,本尊衣袖一甩,指尖激射出一道星光,将悬在分身头顶的生魂裹住。

    立刻,已经有了溃散之势的生魂一震,散开的速度陡然变慢,但并未停止,隐约有透过神力光芒的阻隔、继续散落的意思。

    “这灵魂当真玄妙,就连神力都难以隔绝。”

    叹息了一声,本尊再一挥袖,将一团烟雾掷出,烟雾直奔生魂,融入其中。

    这团烟雾,正是都城隍交给他的定神香。

    下一刻,安静宁和的气息在生魂中扩散开来,烟雾缭绕,渐渐与魂合一,其中传出清朗的读书声,声调与邱言相同。

    生魂深处,过往的记忆似流水般流动,却是从前孤窗苦读的情景,那记在心底的一句句书中话语流淌出来,在烟雾的带动下,侵染生魂各处。

    壮大!

    原本孱弱、脆弱的生魂在融合了一句句文理后,壮大了几分。

    “这是怎么回事?这烟雾先是安定了生魂,接着调动记忆里的诗词策,竟能让生魂壮大?难道读书还能壮魂?”

    有了那团定神香的帮助,生魂终于安定下来,不在扩散,还壮大了几分,给邱言的感觉,就像是溺水的人突然多了个游泳圈,不在手足无措。

    偏生这时,一股热浪从四周袭来,挤压生魂,整个魂儿瞬间像是被丢进了跳动的火焰之中,酷热难耐。

    神灵本尊一转头,朝窗外看去,见到红光从地平线透出,远方天际有稀薄紫气弥漫。

    “要日出了,这本书上反复强调,生魂离体最怕日光和浓烈气血,现在只是一丝日光,就让我有种烈火灼身的感觉,要是太阳升起,恐怕直接就被蒸发了。”

    心里想着的同时,邱言转动意念,想让生魂归壳,但神魂一动,却被空气阻挡,飘飘荡荡,难以回归。

    “好家伙,生魂力弱,连空气都破不开,这生魂离体真是件麻烦事,如果准备的不够充分,堪称九死一生。”

    这样想着,包裹在生魂上的神力光芒如水流动,推动着生魂重回天灵,总算融入了身躯。

    随后,书生分身睁开眼睛,神灵本尊重归画卷。

    长出了口气,邱言便要起身,没想到身子一软,直接躺倒,接着就感到脸上发烫。

    “这第一次生魂出窍,先是差点溃散,接着又被一丝日光照到,到底是留下了后遗症,似乎是发烧了。”

    没过多久,早起的刘越就发现了邱言的异状,家里立时忙碌起来,打水的打水,抓药的抓药。

    “这几日府里来了客人,我和你表哥要过去招呼,你今日切记在家好好休息,哪都不要去了。”

    等早饭时间一过,刘怀、刘越嘱咐了邱言两句,便动身前往潘府,家里这才重归平静。

    “这刘家人真是淳朴、热心,待我没有半点保留。”

    用温水擦身、又吃了药,邱言的病症转为微弱,对于刘怀一家的忙碌心生感慨。

    午时之后,正当他离开房间,试着在院子里活动一下的时候,门口却传来了砸门声。

    咚咚咚!

    声音很大,密集如鼓点。

    邱言微微皱眉,上前两步,将门打开,一张熟悉而又略显陌生的面庞呈现在他的面前。

    “邱公子,你可是让我好找。”王巧儿站在门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邱言,双眼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怨毒之色。

    ps:今天第一更。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