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十二章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道果 第十二章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看着面前的这人,邱言并未感觉意外。

    王巧儿几日前引着邱言入城,一路监视,最后回返却因为神力作用忘记了邱言名号,以至于引起了守门兵卒的怒气,受了皮肉之苦,引得其他泼皮嘲笑,引为耻辱。

    他记恨在心,却不敢找兵卒的麻烦,就将仇恨移到了邱言身上,在他看来,是邱言造成的这一切,若不是他,自己就不用去引路,更不会因为忘记姓名而被责骂殴打。

    恨意存心,王巧儿计上心来,他那日见到了邱言的表哥刘越,但记忆同样模糊,便耐着性子,在潘府外游荡、打探,很快就摸清了府内几个管事的底细,然后发动人脉,终于搞清楚了邱言的来历、身份,二话不说就找上门来。

    “邱言,邱公子,你说自己是游学归来,但据我所知,可不是这样,你分明就是青昌县人,贼兵犯界之时,住在县外村寨!这事情一旦暴露出去,难民之中少不得就要多上一个细皮嫩肉的读书人了。”

    王巧儿冷笑着说着,眼中不怀好意,话中满是威胁,对于他这样泼皮来说,打探消息并不是什么难事,确定了目标,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掌握大体情报,尤其沼人犯境、死伤惨重之事,正是现在最引人瞩目的事件,要打听里面的事情,容易得很。

    实际上,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将事情说出,看一看邱言畏惧的模样,以报耻辱,最好能勒索些东西,最后再回报给李姓兵卒,一箭三雕。

    “哦?不说话?怕了?怕了就对了!也不看看你小爷是什么人?连我你也敢骗!”盯着邱言看了几眼,王巧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他上前一步,一副要教训邱言一顿的模样。

    他们这样的泼皮,知道进退,明白什么人能惹,这邱言虽说有个潘府管事的亲戚,但自身不过是个连功名都没有的童生,没那么多的顾虑。

    另一方面,为了防止对方将来报复,最好的方法无疑是毁了邱言的前途,让他科举无望,是以王巧儿已经准备在回报的时候,添油加醋一番。

    面对威胁,邱言表现的却很镇定。

    “来的正好,”他看着王巧儿,淡淡说着,“我正好有事要找你。”

    “什么?”看着一脸淡然的邱言,王巧儿心里有些纷乱,“居然说有事找我?难道你不知道,我来是做什么的?识相的,拿出几两银子,小爷还能考虑放你一马,不上报此事,如若不然,不要说你,就连刘家都要跟着倒霉!指不定一起拉到难民里!破家都有可能!”

    他索性将事情挑明了。

    未曾想,邱言却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用再多考虑什么了,圣贤都说,有些事考虑两次就可以了,对付小人,还是直着来比较好,让你放平心态,也方便你我对话。”

    “你说什么?敢骂我是小人?找死呢!”王巧儿脸色一变,虽说知道自己行事粗鄙,但被人当面骂小人,又如何受得了?立时就要发作。

    只是,还未等他动作,邱言已经一步踏出,脚下一蹬,人如离弦之箭般直窜过来,手一抬,拳头直接就撞在了王巧儿的脸上。

    剧痛在王巧儿的脸上爆发开来,随即下腹又是一痛,却是邱言一膝盖顶在上面。

    王巧儿感到肚内一阵翻滚,浊气上涌,昨晚吃的饭菜都像是要吐出来了,但冷不防的邱言一手抓来,直接按住了他的下巴,把个腹中浊气都堵在喉咙,然后手臂一抖,用力向下一压,“啪”的一声,王巧儿的面皮就和地面撞在一起,脸上的肉都被挤得变了形。

    嗡!

    这一撞地,登时让王巧儿一懵,差点昏厥,心里只余下一个念头——

    “这人真是书生?怎么打架比我还顺溜?力气也大的出奇!”

    王巧儿一介泼皮,少不了和人打架斗殴,但刚才那几下打的他连还手都做不到,不仅速度快,而且力气重,比寻常壮汉还要强上不少,这种力气出现在一名书生身上,自然让人觉得反常。

    他自然不会知道,邱言吸纳了一滴血液净化,体魄力气远超常人。

    “呜!”

    心里想着,王巧儿忽然感到喉咙一阵酸胀,彷佛要炸裂开来,原来是方才被邱言堵住的浊气要喷涌出来了。

    便在这时,邱言蹲下身子,低声在王巧儿耳边道:“咽下去,不要将地面弄脏。”

    一句简单的话,配上邱言淡然的面容和平静的语调,却让王巧儿悚然一惊,连忙改吐为咽,硬是咽了下去,只是憋得满脸通红。

    “好,不错。”赞了一句,邱言并未起身,而是继续道,“你想来威胁我?那是打错了算盘,你也不想一想,贼兵势大,我一个书生怎么可能孤身活命?实话告诉你,我背后站着一位大人物,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识相的,将身上的钱都拿出来,我还能考虑不计较今天的事,不然的话,你最好现在就离城逃命,不然留在家里,后果自负。”

    “大大大人物?”先是遭了一顿胖揍,接着硬生生咽下浊气,现在又听了邱言话语,王巧儿心中混乱,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什么大人物?”

    邱言嘴角微微勾起:“说出来也不打紧,你自己想一想,最近城里来了什么大人物?”

    “最近?”王巧儿面色一变,“难道是宋节度使麾下的朗士朗将军?”

    邱言眼底闪过一抹寒芒:“哦?听你的口气,似乎不信?不信的话,随你去查,你这等人物,消息最是灵通,想要查的事情,没有查不到的。”

    心里莫名生出一股寒意,王巧儿只感到身边书生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他心悸的气息,连忙回应:“信!自然是信的!”

    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反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务之急,还是要化解了眼前困境,不过,一旦脱困,事后免不了还要探查一番,不然岂不是白白吃亏?

    “知道你不信,事后还要查,没关系,尽管查。”邱言说着伸出手来,“但今日还要小惩,拿钱消灾,也让你长点记性,日后做事,要先计较得失,我邱言虽然一介布衣,但也不能让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ps:今天第二更,求下推荐票,路过的朋友也顺手收藏一下吧。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