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十五章 神道路
    邱言的话一说完,周围顿时一片寂静。

    那些表情各异的地祇都微微色变,过了几息才恢复,只是各自的心里却都暗潮涌动。

    最靠近桌案边上的四五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有着一撮胡子的男子眼中光芒渐消,念头转动:“神位自生,又能自行扩张法职,就算不是天生神灵,至少也是承民愿而封神,受民意册封,仅此一点就有不小前途,只不过,到底是山野小神,本质居然是什么生火做饭,上不得台面。”

    另一方面,听了邱言的话,端坐桌后的城隍静默不语,整个厅堂中的气氛陡然凝重,但随着城隍再次开口,凝重顿时不翼而飞。

    “你说这话,莫非是想重操旧业?”她的话中满是疑惑。

    眼下的情况,邱言既然答应入幕,那么她自然要予以表示,刚才甚至直接承诺,可是邱言的这一番话语,看似在交代自身经历,但重点却落在最后的“本职”上。

    生火做饭,保一餐平安?

    这在远宁城隍看来,未免有些不入流,甚至都吸引不到她的注意,如果不是邱言在这里正正经经的诉说,恐怕在座之神没有几个会记得世间还有这么一事。

    邱言眼眸微动,将堂中众多神祇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下渐渐平静,心里对刚才的冒险之举有了底。

    所谓本职之言,当然不是真的,他附身泥塑之时,就已经能够承受香火,虽然神力微弱,但无疑已经是入了品级的神祇了,至于再往前面的事情,那是一点都不知道了。

    近八十年来,他所能感受到的,只在抿元山范围内,山上山内,几乎都被他以神听之法了解了通透,自然明白,自己的神位法职,都寄托在这座山上,所谓“生火做饭”为本,自然是杜撰。

    不过,这却不是信口开河,而是邱言盘算之后的打算。

    几日前,他接触了城隍和城南土地,从其口中得知了神道的一些事情,知晓了天生神灵的概念,随后又得了那本介绍性命之道的册子,令他掌握了些许信息,对于神道有了自己的理解。

    眼下,妖怪来袭,分身孱弱,可谓不堪一击,唯一的依仗还是神灵本尊,但本尊的实力摆在那里,虽说是七品的山神,可神力衰弱,离了抿元山基业后,连个香火源头都没有,神力星辰用一颗少一颗,靠这和妖怪拼斗,不要说书生分身,恐怕就连本尊也要陷在里面。

    “我离开抿元山时,已经用神力将可能存在的痕迹尽数抹去,可现在看来,还是难以阻碍追查,妖怪追来,本就不怀好意,就算是离了远宁城再次逃亡,被追上也是早晚的事,到时候,以分身的实力,是决计抵挡不住的。逃跑,最终还是难免失去肉身,不过延些时日,反过来,奋起反抗,最坏的情况,也不过就是失去血肉分身,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他看向前方城隍,心里的打算越发清晰。

    “我现在的依仗,是本尊为神祇,但可以利用的却不是自身神力,而是这层身份带来的助力。这个世界很可能没有灶神,这就是一个机会,灶神看似弱小,容易被人忽视,但遍布各处,一旦发展起来,香火愿力根本就不用发愁!况且,生火做饭这样的职务,不会和其他神祇的法职冲突,也能避免树大招风。”

    到了远宁城的舅父家后,前后三天,邱言早出外归,看似游荡,其实却并非单纯的闲逛,而是有目的的探查、了解,既是去熟悉此方世界的生活和民风,也在试着寻找神道前路。

    几十年被困庙中,除了磨砺了邱言的心志之外,也让他深刻的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神道离不开人道。

    没有人去拜神、去信神、去供奉神,那这个神纵然能存在,也是苟存,稍微有点大风大浪,就有倾覆之险,就像这次,因为一群妖怪,邱言就被逼得离开基业,陷入危机。

    所以,要保证立于不败,首先要有充足的香火愿力供养神位,方能立于不灭。而想要香火,就要有人祭拜、膜拜。

    三天的探查,让邱言意识到,这个世界神道昌盛,举头三尺有神明,百姓本就有拜神的习惯,邱言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名号,被更多的人知道,在这之后,自然就有人来拜。

    在这之外,也让他注意到一件事情,那便是神祇的种类。

    远宁府为一府治所,人文比之青昌县强过不少,这神明的种类也繁复多样,除了位居一般城隍之上的都城隍外,城池四方还有四大土地,各个街坊也有零星的小土地神像,至于各种游神、神仆、神役就更多了。

    这些神灵地祇的名号,邱言在前世大多都听说过,他前世的那个世界科技发达,将一切超自然力量归结为牛鬼蛇神,可相应的传说并没有减少,很多地祇名讳堪称家喻户晓,城隍、土地就便是其中的两个。

    但在这其中,令他注意的,却是另外一个在前世知者众多的神祇,在这个世界,至少是远宁城中,居然鲜为人知。

    这便是灶神,灶王爷。

    灶神可不是什么小神,虽然名字里带“灶”,法职与灶台相关,但在邱言的前世,却是具有掌握一家福祸的保护神。

    这等神祇,在远宁城居然无人知晓,当然让邱言在意,多方探查之下,他终于确认,在这城中,并无对灶神的祭拜。

    民以食为天,还有什么比饮食、做饭更和百姓息息相关?

    “如果能从这方面入手,今后至少不必再为香火发愁,也有提升空间。”

    基于这样的想法,又在对天生神灵的特性进行了推测之后,邱言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了最初的“法职”。

    注意到邱言话中隐约透露出的含义,远宁城隍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也好,你依旧为神司文判,予以掌管远宁城中灶火的职责,也算有了dú lì的香火来源,如果有心,今后不妨托梦于人,引导民力,早日塑成神像。”

    一句话说完,城隍抬起手来,手中碧绿光芒一闪,凝聚成方印,印背有城。

    盖!

    这方印章凭空落下,通体一震,城隍身后屏风变化,民愿蜂拥而出,汇聚在印章之下,凝聚起来,化为一列符篆文字——

    “兹令抿元山神为远宁城隍文判,司掌城内灶火!”

    这列字符凌空悬浮,字字清晰,却不是世间流传的字体,而是由繁复纹路构成,甫一成型,就朝邱言飞去,一枚一枚,透体而过,落在邱言白光闪烁的神体中,绕着核心符篆旋转起来。

    邱言顿觉意识一滞,心神仿佛被一股大力拉扯着脱离了神体,朝着那块屏风飞了过去!

    屏风之中,澎湃的民愿之力扑面而来,宛如狂风,竟吹得邱言的意识中生出刺痛之感。

    下一刻,身躯体内,核心符篆周围,寥寥几颗神力星辰陡然大放光明!

    天地间,有玄妙波动汇聚过来。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