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十九章 福薄命多舛,月升魂入夜
道果 第十九章 福薄命多舛,月升魂入夜
    “将这张符交给那凡人就可以了,”城隍说着,脸上金属面具的双眼中透射出光芒,如目光一般,“有件事情要提醒你,我等神祇若涉凡太多,难免干扰因果、运势,反倒可能给凡人带来厄运、灾难。”

    说话语声中,符纸飘飞,被邱言一把抓住。

    “这下是欠了不小的人情,只是现在分身深陷危机,却不能放过提升的机会,如此一来,我和她,本就都为神灵,气运牵扯,这下种下因果,不能轻易抹除。城隍如此舍得付出,不知她让我帮忙的事情,又有什么玄机。”

    邱言心里明白,对方的付出都是拉拢手段,但话中的含义却也引人深思。

    “刘家突遭横祸,时机这么巧,很有可能是我的神灵本尊太过靠近,扰乱了刘家本身气运所导致的……”

    俗话常说,福薄命薄,讲的其实就是承受了超过自身命格的眷顾,邱言本尊为神,寄宿在刘家,刘家人却不知晓,既不拜祭,也不礼遇,再加上家小福薄,却是承受不住、消受不起,反而要折福折寿。

    一念至此,邱言的心里有了新的决定。

    “不过,还要先解决了眼下危机,不然分身被因果缠绕,难以挣脱,今后也就废了。”

    想到这里,他说了几句,便起身向远宁城隍告辞,就此离去。

    时光飞逝,转眼又到夜晚。

    经历了白天的变故,刘家人都精疲力尽,晚饭都没有心思吃。邱言的书生分身又不时有要报官的言论,都被刘怀阻止,却也入了一些好热闹的街坊之耳,难免被人嗤笑,骂上一句迂腐。

    “潘府的事情,还想报官?嫌命长么?”

    “听说潘家二老爷是京官,逢年过节的,这远宁城上到知府,下到县官,哪个不去潘府问候一声?一般的曹吏都不好意思上门。”

    “这邱家子在青昌县有些名声,但都不是好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个书呆子,不通人情世故。”

    “依我看呐,他这不是呆,是没胆,不敢真和潘家闹腾,也就嘴上说说,找个台阶下,真让他去击鼓鸣冤,你看他敢不敢?”

    街坊最喜热闹,遇到这样的事情更是一传十十传百,邱言的话很快就传开了。

    “最好所有人都以为,我邱言食古不化、胆小怕事,偏又一心要打官司。”

    简单吃了几口饭菜,邱言便回到房间,关了门,将窗子留了一线,然后来到桌前。

    桌上已经多了张符纸——他的神灵本尊进退迅疾,已经回来了。

    “听城隍话中之意,这张符箓对生魂凝聚该有不小帮助,正是我现在所需要的。潘蓉娘的身躯还有生机,但魂不在身,终究是个隐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这事不能拖,要尽快解决。好在我现在总算有了点底气。”

    念头落下,邱言的书生分身抬起手来,手指尖儿白芒闪烁,射出一道神力光芒,落在符纸上面。

    这次加入远宁都城隍的神司,收获巨大,除了得了新的法职,打下了神道前进的基础之外,更得了大量神力,星辰突破百颗,算上寄存在分身体内的那颗,总数直逼一百零二,一举摆脱了窘境。

    “不过,眼下针对灶神的拜祭还没有建立起来,只能通过城中民众无意识的念想、以及整个神司的分润来积累神力,每日只能凝聚一颗星辰,还是要节省一些的。不过比原来,那是好上太多了,堪称天壤之别。”

    在邱言的思虑中,手中符纸已被神力点燃,化为白色火焰,在空中聚合,构成了一枚符文,泛着白光,与纸上描绘的相同。

    阵阵波动从中涌出,落入邱言的感知之中,他的心中涌出明悟,转身躺在床上,宁心静神,冥想存神,身中之神凝聚天灵,一涌而出。

    生魂离体,出窍入玄。

    这魂一出来,就如溺水之人般扭曲挣扎,但魂内有雾气涌动,带动了一道道记忆流淌,化为一列列锦绣文章,刹那间遍布灵魂各处,扭曲的生魂登时稳定下来。

    “定神香果然玄妙,生魂出窍,如人如水,沉溺之后就是散开,却被烟气生生止住,只是这第二次生魂出窍,已将烟香都用尽了,下次就只能靠自己了。”

    魂出窍,难。

    一百个人里也未必能有一人成功,但出窍后维持生魂不散更是难上加难,不知多少人是魂出窍后,沉溺四周,难以归壳,最后魂飞冥冥的。

    就像有的人,夜晚睡觉,偶尔通灵,梦见自己脱离了肉身躯壳,翱翔在天,其实就是生魂因种种原因自发出窍了,这样的人,一般都是悟性不凡之辈,不过若是魂不出屋,还有返身可能,日后也难免留下后遗症,可要是魂飞的远了,大多都是猝死梦中。

    邱言的生魂有定神香护持,算是安全,而且已经有了次经验,这第二次也就驾轻就熟了,甫一出窍,稳定下来,就转动心念,生魂飘荡起来。

    只是他毕竟是初入开窍境,生魂孱弱,即便只是飘荡,但沿途空气阻隔,有如狂风铺面,将生魂给吹得扭曲变动,不时会有细微损伤。

    这也是一关,常人修行的时候,即便能够出窍,一开始也是魂悬头顶,渐渐适应,稍有变化、风浪,就回返自身,哪有像邱言这样,第二次就试着飘荡,若不是残留的定神香护住,只是这下,魂儿就要受到重创。

    “我现在神力大涨,若驱动神力覆盖生魂,配合残留的烟香,可保万无一失,但修行本就处处凶险,第一步出窍已算取巧,现在更要试着速成,要是连里面的风险都借他力抹除,今后碰上神灵本尊难以护持的危机,岂不是只能束手就擒?所以,现在不能出手。”

    这样想着,生魂飘荡到了桌子之上,靠近了那悬浮在空的泛光符文。

    接着,邱言的生魂毫不停留,往前一扑,就撞上符文,那符文被撞得溃散,化为丝丝缕缕的光芒,缠绕上来,转眼就将生魂捆住,向里面渗透。

    下一刻,舒爽至极的感觉从灵魂深处涌动出来,那丝丝缕缕的光芒如甘泉一般,融入邱言魂中,迅速扩散。

    壮大!壮大!壮大!

    孱弱的生魂,迅速壮大起来,原本被气流一刮,就要散落的边缘渐渐凝实,整个生魂本是透明的,现在也泛出光泽,显露出形体,好似一团水雾。

    随着光芒的扩散、融入,生魂越发圆润、凝聚,表面生出光滑质感。

    魂儿,说白了,就是一个人的意识、意念、情绪、性情、记忆等概念的聚合体,无形无质,除了神祇之眼,或者开窍之人的感知外,普通的人根本就看不到,也感觉不到。

    现在邱言的生魂之所以显露出质感、光芒,并非是生魂本身有了质感、光芒,而是符文所化光芒显露出来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光芒渐渐暗淡,生魂重新化为无形,不过和刚才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随心所欲的畅快感充斥了生魂的每一个角落,令邱言有种脱出束缚,自由自在的感觉。

    气流的变动,对生魂再无半点影响,邱言心念一动,魂儿就疾飞起来,在屋子里穿梭,再一转念,生魂一个转折,便从窗子的缝隙中穿过,来到了屋外。

    月光挥洒,生魂通透。

    ps:第二更,求推荐票,路过的朋友帮着收藏一下吧。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