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二十章 夜游潘府
    “这月光穿过魂体,给我一种舒畅、凉爽之感,难怪被人称为月华。”

    沐浴在月光中,邱言的生魂停滞下来,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脆弱模样,不要说气流、微风,就算是狂风过来,都不见得能将生魂撕碎。

    “那张符纸当真不可思议,不知是如何炼制的,里面有什么玄机,居然能壮大魂儿,依照城隍所说,生魂想要壮大,主要有三种方法,这符纸应该也是依托于此炼制,只是不知道,是运用的哪一种。”

    想到这里,他念头一动,生魂深处有几句文章流淌出来,原本孱弱之际尚不觉得,现在却清晰的感到文章所过之处清爽爽、活泼泼。

    “听城隍言语的时候,我就有所猜测,刚才定神香显化时更是怀疑,现在感受文章流淌,基本可以肯定了,这应该就是城隍所说的,第三种壮大自魂的方法,属于一种原始法门,能用圣贤文章为引,引动自身意志、情绪,令生魂壮大,也算是误打误撞,今后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完善。”

    生魂之中流淌的文章语句当然不是真实事物,而是记忆结合了灵魂、意念形成的概念,在魂中流淌,就好似念头转动一般,给邱言的感觉却如甘霖清泉,蕴含玄妙,让他的思路一下子打开了,不过,邱言倒还是记得今日的打算,是以并未沉浸其中。

    生魂无眼,但凭感知一扫,就能将周遭景象尽数掌握,精细之处比之目视还要来的精确,邱言的生魂辨认了方位,接着飘荡而起,一个转折落入了旁边房间。

    房里,疲惫、悲伤的刘氏伏桌而眠,丝丝缕缕的意念、情绪碎片在气头颅周围环绕,流露出黯然、哀伤的情绪。

    “这些意念和情绪,就是人睡着之后,心神入梦,自然而发散落出来的,我的生魂要是扑过去,就能将之吞食,但眼前这些意念基本都是黯然、消极之念,吞了有害无益。”

    这样想着,邱言的生魂飘飘荡荡,深入屋内,里间的床上正躺着沉睡不醒的潘蓉娘。

    邱言的生魂在潘蓉娘的身边一转,接着朝着对方脑袋一扑,就消失在额头,但没过多久就重新出现。

    “第一次试着入梦,结果就没能成功,这具身躯里面没有魂,也就没有记忆、情绪、意识,当然就生不出梦境,所以入目的只有漆黑一片、空无一物,不过魂魄相依,终究让我从里面找到了一丝联系,虽然微弱,但毕竟是线索。”

    这样想着,邱言的生魂离了房间,飘飘荡荡,深入夜色之中。

    城中寂静,偶尔有打更人的声音传来,街道、坊间、群宅,都沉浸在黑夜中。

    飘飘荡荡间,邱言的生魂循着在潘蓉娘身躯中捕捉的一丝微弱联系,来到了一座宅子附近。

    潘府。

    “果然是这里。神灵本尊虽也能随念而行,但通体泛光,我还没有办法隐藏光芒,一旦出行,很容易被人察觉,反倒不如生魂来的隐蔽。”

    想着想着,邱言的生魂已经一个转向,越过院墙,入了潘府。

    晚上的潘府并没有表面上那样安静,不时能见到仆从穿行,一些狭小的屋舍里,传出低沉的鼾声,但只要后宅有命令传出,鼾声立刻就会终止,然后就见青衣仆从匆匆忙忙的出来。

    “这个世界的大户人家真是奢侈,连晚上睡觉,突然醒过来,都要随时有人服侍。”

    一路飘荡,生魂顺着白日里记忆的路线行进,但很快就到了陌生之地。

    飘飞之时,邱言都是小心翼翼的,毕竟只是第二次出窍,尽管借助符箓壮大了生魂,能承受风吹,夜游全城,可对于性修魂道的手段全不了解,不得不谨慎一些。

    另一方面,自入了潘府范围,邱言就感到有股莫名压力笼罩魂上,地上传出诡异感觉,彷佛有种磁性,隐隐吸引着自身生魂。

    “……刘家……已经……放心……”

    突然,两人对话声传来,引动了邱言的心思,那话明显涉及刘怀一家。

    “有人在谈论白天的事情?且去听一听。”

    声音是从后宅一间面积可观的屋子里传出的,随着距离拉近,邱言很快就分辨出来,其中一个声音的主人,是白天见过的潘三少爷,而另外一个声音则很陌生,略显老态。

    不过,很快,老态声音主人的身份就从潘三少爷的话中透露出来了——

    “父亲,刘家这事本就是他们不对,六妹跟了唐仪,若被青睐,不只是她自己一步登天,就连刘家都要被另眼相看,咱们潘家也能受惠,可惜啊可惜。”

    这是潘三少爷的声音。

    “志儿,凡事不要看得太片面,唐仪喜好猎艳,不会真将蓉娘当一回事,但这个女儿堪称废物,什么都帮不上为父,就算是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不过,我将这事我交给你,也是想看看你的决断,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老态声音的主人,赫然就是潘府之主,潘员外。

    又靠近了一些,透过窗子,邱言感知扩展,生魂感应,有如目视,那潘三少爷的模样清晰呈现,他正恭敬站着,丝毫不见白日的狂傲和嚣张。

    在潘三少爷对面,坐着一名长须老者,头上箍着小冠,身上披着紫色大氅,国字脸、入鬓眉,不怒自威,当然就是潘家之主,潘员外。

    “这是当然,孩儿虽看重刘越,但他一个下人,又不是没有替代者。而唐仪就不同了,他背后的上灵道,无论官道匪道白道**,都有牵扯,传闻中更有飞天遁地的地仙之流,这样的人物本就该着力结交,怎么能惹得他不高兴。”潘三少爷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潘员外抿了口茶,淡淡的道:“知道就好,人分三六九等,那刘家为下等,命不值钱,怎么及得上上灵道传人?不过也不要怕了那唐仪,他们这些人说白了,都是方外之士,神通再大,也大不过朝廷,这里面的度你要把握好,不要成了献媚之徒,咱们潘家诗书传家,历代官宦,不要自轻。”

    “孩儿明白。”潘三少爷连连点头。

    潘员外微微一笑:“恩,明白就好,你大哥二哥都走官道,难以分心,未来这家业还是要靠你来主持,切莫辜负了我的期望。”

    窗边,邱言却是暗自摇头:“没想到舅父一家的变故,落在这对父子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事,甚至只是人家对儿子的一次考校。那潘家小子年岁不大,可言语间显然是没把他人性命当一回事,俨然将身边人都当成了棋子……”

    邱言还在想着,忽然心生警兆,极端危险的感觉在心底爆发开来。

    “嗯?不好,我被人盯上了!”念头一转,生魂便动,向上急速攀升,但还未等他飞升几丈,就听一阵笑声传来——

    “哈哈哈!没想到习惯性的布下引灵阵图,竟然误打误撞的让我碰上了个魂道修士,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乖乖下来,做本公子的魂料吧!”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