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二十三章 魂中洞
    转念之间,邱言的生魂飘落,而床边的地上白光一闪,灰袍神灵显出身形,正是神灵本尊。

    本尊身躯之内,星星点点的神力星辰沉浮不定,在那星辰深处,核心符篆缓缓转动,符篆下方,则是一个微小黑洞。

    心念一动,符篆边上的一颗星辰滑落下来,如流星坠落,直入黑洞,消失不见。

    下一刻,白色光芒自生魂中升起,一颗星辰从生魂中央的黑洞跳了出来。

    “果真如此!”

    感受到这一切,邱言心中泛起喜意。

    “本尊神躯内的黑洞出现的离奇,一直不知效用,现在看来也是三根毫毛带来的变化,要等魂力壮大到一定程度,或者和我的情绪、意志有关。这洞能将分身和本尊联系在一起,传递神力,不受距离限制,似乎也不受法门阻隔,潘府那人不知用了什么法门将地面封锁,阻隔了神灵本尊,却挡不住神力传递。”

    这次的情景,当真凶险异常,邱言本意虽有见机将潘蓉娘的魂儿找回的想法,但更多的还是去探查一番。

    他虽留有后手,但本尊作为底牌,本该在面对幕后人的时候出击,没想到只是对方一个手下,就逼得不得不出手了。

    “以神力突然袭击,可一不可再,对方有了防备,就难以奏效了,不过,他分裂生魂碎片,化为字诀咒文,能发挥惊人手段,也让我看到了一条道路,兴许就是性修的普遍手法。”

    生魂似乎对神力难以抵挡,能一下子搅碎,但对方明显掌握了奇异法门,能将生魂碎片利用起来,能将神灵本尊隔离,况且,一个凝聚了人魂的生魂,就逼得邱言动用了底牌,即便如此,还未见全功,没想到对方又派出三个,个个都凝了人魂,裂魂成咒。

    “不知道对方是否还有高手没有出面,不得不慎重一些,但经此一战收获也不小,魂力壮大尚在其次,那被吞生魂中的记忆碎片,也有着不小的价值。”

    这样想着,邱言生魂中离散、杂乱的思绪和意念渐渐被神力光辉梳理,一一消散,化为纯粹的魂力,融入生魂。

    “一口气吸纳了一名凝聚了人魂的生魂,虽说迫于无奈、魂力增加了一倍有余,但太过凶险,好在神力有净化、梳理魂儿的能力,不然就要留下隐患。”

    神力光芒在生魂中不断扩张,所过之处,杂乱的意念都被聚拢过来,压缩提纯,磨灭杂质,只留下纯净的魂力。

    被他吞食的生魂本已凝聚人魂,魂力强大,但意识、记忆纠缠在一起,杂乱无序,放着不管,早晚渗透了邱言的灵魂,影响记忆和性情,但现在都被神力直接磨灭了。

    杂质和混乱意念一去,余下的魂力不到原来的一半,但纯净无垢,没有后顾之忧。

    很快,白光将整个生魂梳理完毕,又返回黑洞,重归神灵本尊。

    “生魂虽强大不少,不过不能承受过多神力,一颗星辰尚可,两颗就有些吃力了。不过,这么一来,神力随时都能传输过来,本尊也就没必要日日跟着了。”

    这样想着,生魂一动,落在了书生分身的头上,融入其中。

    一息之后,分身一动,却没有睁开眼睛,而是静躺在床上,匀称呼吸,似在回味什么。

    盏茶的时间之后,他才睁开了眼睛,眼底白光微微闪烁,最终黯淡。

    “这被我吞魂的人,叫做詹元,大部分记忆都随混乱意念被磨灭了,但余下的部分依旧很有价值,他是上灵道的外门执事,负责杂事,才有资格接待唐仪。不过,因为记忆不全,无法知晓唐仪的身份,但这人在上灵道里面肯定靠山不小。”

    想到这里,邱言起身点灯,然后取出笔墨,研磨之后,提笔就写,时而闭目回忆,足足写了一个时辰,七八张纸。

    “除了和唐仪有关的事情外,最有价值的,就是几部练魂的功法,不过大部分残缺,贸然习练有害无益,唯一还算完整的,只有《灵目决》和《咒纲》。可惜,凝练人魂的《上灵人间道》只有寥寥几句留存,不然凝聚人魂的事情就有眉目了。”

    邱言放下笔,将纸张拿起,轻轻吹气,墨迹渐干。

    “不过,我刚入开窍境,先后两次魂力暴涨,反而不应冒进,要好好沉淀,不然难免留下隐患,这凝练人魂的法门,日后再想法子去找。”

    扫了一眼纸上的两部功法,邱言将之折好,放到枕边。

    修魂的功法,修行时要耗费心神、精力,邱言经过方才恶战,虽吞了一魂,魂力暴涨,但心神精力耗费不少,还没恢复过来,现在贸然去习练、推演,很可能伤了心神,所以尽管整理出了功法,却暂时放下。

    “从詹元的记忆可知,蓉娘的魂儿确实被唐仪取了,装在一幅画轴里,这画似乎有些来头,想要得到,必须要过唐仪这关。此人修为一般,可身边带着几个好手,身上更有不少宝贝,要得手……”

    整理了詹元的记忆,邱言对于借宿潘家的唐仪的情况有了大致了解,他挑了挑手指,眼底白芒一闪。

    “恩,既然如此,不如将眼下的两桩麻烦事一起解决了来的干脆,只是还需等待……”

    吹熄了灯火,邱言重新躺下,缓缓入睡。

    一夜无话。

    鸡鸣。

    太阳从地平线跃出,照亮大地。

    平静一夜的远宁城再次热闹起来,每家每户,都点燃了灶火,生火做饭。

    只是,没人注意到,今日灶台中的一撮撮火苗格外的旺盛、活跃。

    潘府人气鼎盛,仆从穿行,一切如常,没人知道,昨夜此地曾发生了一场争斗。

    刘怀一家,也从梦中醒来,突来的变故让这家人受了不小打击,但没有时间留给他们伤怀。吃过了饭,刘怀就急急离去。

    邱言则和刘越简单聊了两句,随后去看了眼潘蓉娘,接着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桌上铺上了纸张,提笔埋首,一炷香的时间后,一篇条理分明的清单就此写成,跟着一阵莫名波动由远而至,传到屋里,令邱言面色一变。

    “还是来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不过,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瞒不过她,也罢,正好借这次机会,和分身切断表面联系。恩,说不定随着本尊的离去,也能让刘家的气运不再受到影响,有些好转。”

    这样想着,屋内白光一闪,神灵本尊显露身形,然后再一旋转,就消失在地上。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