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二十六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道果 第二十六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怎么回事?什么人?”

    “是老刘回来了?怎么这么大动静?”

    听到门响,呆在屋里的邱言舅母、嫂子和姨母刘氏都走了出来,但接着就被院子里的阵势吓住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院子里站了七八个人,虽不是各个人高马大,但痞里痞气、各自冷笑,却也有一番慑人威势,更何况,为首的还是名军袍在身的兵卒。

    刘氏三人都是普通妇人,见到兵卒到来,更破门而入,立刻就心慌起来。

    “几位……”邱言的舅母状着胆子上前,开口询问。

    “少废话!邱言呢?让他给爷出来!”

    兵卒尚未开口,就有一人叫了一声,将刘氏几人吓了一跳,面色苍白,邱言的嫂子更是吓得微微发抖。

    “恐吓妇孺,这算什么行径?传扬出去,可是要被人耻笑的。不过,你们这种人,应该是不怕污名,早就习惯了。”

    这时,有男声从刘氏等人身后传出,跟着就有脚步声响起。

    “王巧儿,这次你的胆子壮了不少。”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但是落到院中几人的耳上,却让他们心中莫名一寒,有种老鼠见到猫的感觉。

    压下心中寒意,那叫嚣之人循声看去,入目的是邱言略显单薄、但是挺拔的身影。

    “是你!”王巧儿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随后惊觉,强打精神,冷笑起来,“邱公子,咱们又见面了,只是这一次,我王巧儿可不会再被你用言语给诓住了。”

    这开口说话的人,正是王巧儿,几日前他被邱言以言语威慑了一番,仓惶离去,今日却又领了其他泼皮杀了回来,还将驻守城门的李姓兵卒都给请来了。

    邱言并未理会叫嚣的王巧儿,而是背对着他,温言安抚舅母等人。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来找你的?你招惹他们了?”姨母刘氏低声询问。

    “是啊,言儿,这可如何是好?你舅父他们都不在,要是出了事……”舅母脸上惶恐。

    邱言笑着道:“不碍事,都是些小人,小人下达,见势忘义,善见风使舵,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他们今天过来是好事,交给我就行了。”

    王巧儿被晾在一旁,见邱言浑没将自己等人当回事,话语间更流露出鄙夷,他不禁怒火中烧,仗着人多势大,踏前一步,就要发作。

    只是,还没等他的话说出口,旁边就有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邱公子,好毒的口舌啊,不知在你心中,我是不是也算小人?”

    开口的,正是那李姓兵卒,他前行一步,嘴角含笑:“那日,你诓骗李某,说自己是游学归来的学子,我一时不查,放你入城,结果昨日才知,你哪是什么学子,明明连秀才功名都没有,是个从南边逃过来的难民!你说,这欺瞒之罪该不该罚?”

    “当然该!”王巧儿在旁附和起来,“若是不罚,那还有王法么?让我这些良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就是!该抓!”

    “李爷都敢骗,这还得了!”

    “刘怀、刘越都被赶出潘府了,这穷措大还有什么好依仗的?”

    “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

    “好一句‘良民’,好厚的面皮,这颠倒黑白的功夫,你王巧儿算是造诣不凡,”邱言闻言,转过身来,直视王巧儿等人,“还未请教,邱某犯的是什么罪?莫非,在咱这大瑞国,连‘逃难’都成了罪名,不知太祖‘立仓救灾’的律令何时变了。”

    逃难当然不是罪名,但历朝历代对逃难流民都深有戒备,以防民变。

    只是,远宁府境内的这次难潮,只涉及境内几座村寨,人数不多,按着大瑞律法,当地官府是有疏导之责的,不光不能治罪,还要开常平仓、广惠仓放粮。

    令天下立义仓,以备凶灾。

    这是大瑞太祖定下的规矩,祖宗成法,这道法令换成邱言前世的说法,就是社会福利。

    “别扯那些虚头巴脑的!太祖爷那是什么样的人物?是你一个连功名都没有的穷措大能说的?”

    听邱言谈起律法,无论是王巧儿等泼皮,还是带头兵卒,都是一阵心虚,这个世界神道昌盛,律法的维持,并非只靠人心默契,皇朝一定,神鬼约束,下到布衣百姓,上到朝堂贵胄,都存有畏惧。

    听到邱言谈起太祖律令,王巧儿几人纵然是存心过来找麻烦的,也不得不以赶紧转移话题,生怕惊了祖龙之灵。

    “好,不谈律法,那就谈些别的。”邱言倒是从善如流,看了一眼带头的兵卒,“李波,你家中的那二十两银子,可放好了?城北郑家村的那间小院修葺的如何了?”

    “你你你,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带头兵卒闻言,面色大变,哆嗦起来,甚至都忘了问邱言是如何得知他名字的。

    那二十两银子,乃是他借着一次守门敲诈得来,贪心之下,并未上报,直接就私吞了,若让上司知道,定要提出分羹,日后也免不了有小鞋穿。

    但这还算好的,问题是郑家村的那间院子,那是为村中一寡妇所建,李波与她人苟且日久,若是曝光,不说道德律法,单是家中悍妻就够他受的,闹将起来,别想消停。

    不再理会色变的李波,邱言看了王巧儿一眼:“城南蔡家年前走失了头牛,你可知道去处?城北刘府前些日子曾经失窃,丢了珠宝首饰,你王巧儿是否知晓贼人线索?”

    “你你你……”这一下,换成王巧儿哆嗦了。

    蔡家走失的牛,正是被他无意间发现,忍不住一逞口腹之欲,这事儿要是被传出去,立刻就要有牢笼之灾,在这农耕社会里,私自宰牛可是不小的罪过,更何况,他杀的还是一头壮年耕牛!

    至于刘府失窃的珠宝,虽不是王巧儿犯的案子,但贼人销赃却是找的他,追究下来,也是个罪名。

    两罪并罚,估计要给刺字流放。

    邱言也不管陷入惊恐的王巧儿,又看向王巧儿身边的其他泼皮,开口出言,居然一一将几人的名字点了出来,然后又对着每个人,各自说出了一段话来,说的人人色变,纷纷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态。

    听到最后,那兵卒李波眯起眼睛,死死盯着邱言,脸露狠意,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却不曾想,邱言忽然瞥了他一眼,眼中光芒一闪,这李波就觉脑袋轰鸣,如受重击,身子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但随即这感觉就消失了,仿佛错觉。

    等他回过神来,却发现邱言从怀中取出了一叠纸,分发到众人手上,李波下意识的接过来,目光一扫,登时面色大变。

    “现在的情景,足够让你们铤而走险了,不过,你等莫非以为邱某会一点准备都没有?罪行、罪证都已被我写成了几份,做好了布置,你们想要灭口、抵赖也是无用!只不过多上一个某人性命的罪名,绞斩之刑是免不了的了。”

    邱言这话一说,仿佛浑不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却说得王巧儿等人面色更差,那李波也收起了凶意,眼露惶恐,他惊疑不定的看着邱言,低声问道:“你是如何知晓这些事情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邱言说着,抬手向上指了指。

    ps:感谢“坎博斯”兄的打赏!今天有些事情,就一更。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