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二十八章 举家离城
    等刘越找到羡仙楼的时候,邱言正将一盘盘的饭菜用荷叶和油纸包好,捆绳而提,不理会周围几个书生嘲笑的目光,施施然而行。

    “言弟,你这是?”

    见到邱言这幅模样,刘越不禁问出声来。

    邱言一见,便笑道:“表哥你来了,来帮我提两个,这些菜都是方才那些人宴请我的,可他们有事先走了,连筷子都没动,扔了太可惜了,家里几日未见荤腥,正好拿回去。”

    “你从前不是说这样有辱斯文么?”刘越发现自己这个表弟,隐约和从前不同了,若是以前,邱言不仅自己不做,还会阻止其他人这么做。

    “有辱斯文?”邱言笑了笑,“这样不会有辱斯文,铺张浪费才是可耻,行了,咱们赶紧赶路,不然饭菜都凉了。”

    就这样,邱言和刘越大包小包的带回家,家里人当然也有疑惑,但架不住邱言劝说,很快将饭菜摆上了桌子,围坐一起。

    饭桌上,气氛有些沉闷,但邱言刻意言谈,很快就让气氛松弛下来。

    “言儿,刚才那些人,真是你的朋友?”吃的差不多了,刘怀忍不住就出声询问,他这会儿一直在担心这个事情,“那些人,平日里横行不法,都是jiān猾之人,是戏里面的反角、丑角,最是善变,不能深交啊。”

    邱言闻言,放下筷子:“舅父放心,我自晓得,那些人的秉性我很清楚,眼下不过他们只是隐忍,等风头一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定会寻衅滋事。”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和他们往来?”一听这话,刘怀脾气就上来了,自邱言家中出事,逃来远宁,刘怀就将他当成了家中一员,关心爱护,现在听到邱言的话,不由生出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舅父莫怒,”看刘怀动气,邱言离了板凳,“眼下家中陷入困境,邱言日日居于院中,帮不上忙,心里很是愧疚,这才出此下策。”

    “家里有事,自有我这一家之主顶着,哪需要你来操心。”刘怀怒气消了一些,“再说了,家里有难,找些泼皮、军痞又有何用?”

    他这话刚落,就听院外有喊声传来,听到声音,刘怀放心不下,放下碗筷就走了出去,邱言和刘越紧随其后。

    一出屋门,就看到李波和王巧儿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两个包裹,见到邱言出来,立刻就走了上来,将包裹递了过来。

    “邱公子,你要的都在里面了,还望公子能信守承诺。”

    一脸不舍的看着包裹,李波咬牙收回目光,冲邱言拱拱手,就带着王巧儿离开了。

    “这是什么?”

    听到刘怀询问,邱言就将包裹放到了对方手里。

    接过了包袱,刘怀的身子微微一顿,这包裹比他想象中要重的多,再一摸,里面传碰撞声响,立时色变。

    “这些是……”

    察觉了包中之物,刘怀倒吸一口凉气,转头一看,见李波等人已经没了踪影,他有心去追,却被邱言拉着进了屋。

    回到屋内,刘怀欲言又止,却忽然出言让邱言的舅母、姨母等人撤了碗筷,先行离去,然后将两个包裹仍在桌上。

    就听“哗啦”一声,包裹散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那赫然是一串一串的铜钱和几块小银饼子!

    “这是怎么回事?”刘越见到这些东西,登时愣住了。

    这个世界,七百七十钱为一贯,一贯等于一两银子,几个银饼子大小不一,显是私窑铸就,但加起来也要有六七两,粗略一看,两个包裹里共装了十二三两的银钱!

    十二三两,即仈jiǔ千钱,这可是很大的数字了,要知道,虽然物价上涨,但在远宁府内,七钱就能买到一斗米,一斤杂盐卖二十钱,城郊县城的一亩地也不过就是仈jiǔ百钱!

    不同于惊呆了的刘越,刘怀却是瞪着邱言,语含怒气:“你竟勒索他人?”

    邱言不慌不忙,口中则道:“舅父明见,若是无事生非,主动找上他人,那才是勒索,但今日却是李波他们找上门来,不仅威胁于我,更作势对刘家不利,连舅母、姨母和嫂子都受了惊吓,在情在理,都不能放过他们。”

    刘怀听了这话,却摇摇头:“被你拿了这么多银钱,他们如何能够干休?从今往后没有宁日了!还是快些送还回去吧……”

    “宽和严、德和刑,不能两全,有恩要报,有仇也不能姑息,一味宽容待人,不是善良,而是纵容,”邱言先顺势说着,接着话锋一转,“但舅父所言在理,那群人定然怀恨在心,为安全起见,这远宁城是不能呆了,请舅父一家收拾细软,随我一同前往青昌,暂时安顿。”

    “你……”刘怀张口结舌,这些天,邱言曾提过让刘怀一家暂离远宁,到青昌住一阵子,避避风头,但老刘家在远宁落地生根,当然不会同意。

    只是,这几天以来,他外出寻活,却处处碰壁,那些店家、熟人,知道刘怀父子被潘府赶出,怎么敢收留?另一方面,早出外归,年龄不小的刘怀,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现在再次听到这个提议,联想到这几日的遭遇,没有立刻回绝。

    旁边,刘越看了看桌上银钱,有些心动,可自己父亲没同意,他当然不敢越俎代庖。

    这时,又听邱言道:“若是舅父不愿意,那邱言只能孤身上路,可身上带着这些银钱,又恶了泼皮、军痞,能不能活着回到青昌县都是两说,而且我不通财事,若是让人将钱骗了去,那就糟了。”

    “这……”刘怀沉吟起来。

    “父亲,表弟说的也不无道理……”

    见父亲有些意动,刘越也劝慰起来,再加上邱言再旁言语,很快,刘怀终于下了决心。

    “那就先去青昌住一阵子,等风头过了……”

    有了决定,刘家父子开始计划何日启程,却被邱言的一句话打断了——

    “既然如此,我这就去车行雇个马车,咱们也别拖了,今天就走。”

    “太急了。”刘怀摇摇头。

    “宜早不宜迟,迟则生变,谁知道李波他们是不是正准备晚上袭府?其实家里东西也不用收拾太多,这么多银钱,到了地方花钱添置,这钱留在身上是祸患,不如花出去实在。再说了,青昌县有家不错的医馆,表妹在这里已经没有大夫能救了,不如去青昌县试一试。”

    一番说辞,总算说服了刘怀,接下来又通知了舅母、姨母,众多女眷虽觉仓促,但并未多说什么,刘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收拾了些许衣物、地契,又找来抬轿,将昏迷不醒的潘蓉娘带上。

    “这间院子,是祖上传下来的,没想到到了我这辈,却……”

    回头看来一眼紧闭的院子,刘怀叹了口气。

    刘越连忙安慰起来:“父亲,咱们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了,青昌离这也不算远,以后每两三个月,我就过来一次,清扫院落。”

    “我一把年纪了,能不能回来,不好说了。”刘怀摇了摇头。

    邱言听了,心里泛起淡淡愧疚,也安慰道:“舅父不必担心,也许要不了多久,您就能风风光光的回来了。”话音落下,有一丝常人难见的黑气钻出地面,缠在邱言身上。

    刘怀还是摇头,只道是子侄安慰。

    锁了门,一家人就在街坊差异目光的注视中离去。

    身上有钱,办事不难,一个时辰后,刘家人就随着一辆大篷马车离了城。

    等日头西落,马车刚好到了一座村镇,离远宁城有近十里的距离,看天色不早,赶车的车夫驾车入村,投宿客栈。

    吃了晚饭,一家人各自安歇,男女分入两房。

    “睡的时候都惊醒点,不要太死。”吩咐了刘越和邱言几句,刘怀就当先躺下,没过多久就发出鼾声,年龄一大,精力不济。

    “言弟,你应对那些泼皮费了不少精神,去睡吧,我来守夜。”刘越劝了邱言,吹了蜡烛,坐在桌边。

    他们三人睡在一间,因担心钱财露白,所以要有人守夜。

    邱言也不推辞,倒头就睡。

    “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是时候按计划行事了。”

    躺在干硬的床上,邱言念头转动,心神引着魂儿聚集一处,从天灵涌出。

    生魂出窍,在屋内转了一圈,然后一个转折从窗子飘了出去,接着魂内涌出青光,裹住魂体,朝着远宁城方向疾飞出去。

    夜色渐渐深沉。

    ps:晚上还有一更。;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