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果 第二十九章 狼将军
    远远看去,入夜的远宁城,安宁、祥和。

    远方,突然有道绿光疾驰而来,但到了城池边缘,光芒倏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城中黑暗,但也有几处灯火通明,多为达官显贵的府邸,其中还包括了驿站。

    “啊~”

    驿站门边,负责守卫的兵卒打了个哈欠,他的双眼中满是血丝。

    “这郎将军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旁边,他的同伴轻笑了一声:“老刘,这才刚换班,就撑不住了?熬着吧,习惯了就好了,明天回去好好睡一觉,晚上就不那么乏了。”

    “早知道白天就少赌一会儿了。”抱怨的兵卒又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

    这两人却不知道,此时此地,在他们的上方,一道常人难见的生魂正缓缓飘动着,从容进入驿站。

    “王巧儿他们的消息果然没错,这朗将军确实每晚都要赴宴,深夜才能回来,只要掌握好时机,计划就能顺利施行。”

    这道飘入驿站的生魂,正是邱言的生魂,书生分身随着刘怀一家离去,夜宿客栈,但却生魂出窍,以神力包裹,疾飞返城,径直来到了驿站。

    今天白天,邱言和李波等人入了羡仙楼,除了钱财清单之外,还追问了他们几日探寻的结果,为了就是计划能顺利施行。

    登位灶神后,本尊的神位品级提升,和全城的灶台、炉火生出联系,能感知灶台周围的景象、声响,所以邱言在李波、王巧儿来袭时,才能一一点出他们的软肋、把柄,就是因为,这些人或他们的家人,偶尔在灶台旁泄露了机密,让神灵得知。

    莫道无人晓知,天地神鬼皆知。

    把柄握在别人手上,王巧儿等人不敢耍什么花样,有问必答。

    “这驿站里面妖气真够重的,不知聚集了多少妖怪,这还是炼化了三魄的狼妖不在,要是他在,估计妖气会浓郁到生魂都无法接近的程度。不过《性命之道》上提过,炼化了气魄,经过一番锤炼,就能内敛妖气,不知那狼妖能否做到。”

    生魂一入驿站,就扩张感知,整个驿站的结构顿时浮现心中。

    “咦?被发现了,好灵敏的感应,应该是两个妖魂所说的通灵刺猬了。”

    先前面见远宁城隍,对方拿出了两个妖魂,因为在城中吃人,被斩杀摄魂,这魂交给了邱言的神灵本尊,但日后还要归还,令入六道轮回。

    从妖魂口中,邱言对前来远宁城的妖怪有了一定了解,知道了为首的是只狼妖,为通山大王麾下的一方将领,修为直达命修第二境,炼化了力魄、精魄和气魄!

    “城隍将妖魂给我,是想让我知道狼妖背后势力庞大,不能力敌,让我知难而退。可惜,这狼妖带人屠戮村寨,我分身的前身都是被他的手下追杀,最终魂入幽冥,他这次北上远宁,目的也是为了追杀分身,这是解不开的仇怨,无从后退。”

    心里想着,飘飘荡荡间,穿墙过户,邱言来到一间房里。

    房间角落放着一个笼子,笼子里面,一只刺猬正在团团转,待生魂穿墙入房的瞬间,这刺猬浑身一颤,缩成一团。

    “你这样不过是掩耳盗铃。”

    淡淡的意识波动从生魂中传出,落在刺猬心中,后者顿时僵硬,随后也发出一阵意念波动——

    “不要过来!你的魂味我识得,正是将军要找得那人!没想到竟是生魂夜游之辈,难怪乌鸦会殒命,还害死了那么多巡山妖。”

    “识得魂味?这么说,你是顺着魂味找到宁远城的,真是稀奇,灵魂也有味道?不过,换句话来说,只要杀了你,自然就断了线索,那狼妖再厉害,也找不到我了。”

    邱言又发出一道意念波动,一人一妖居然这么交谈起来。

    “杀了我也没用!”刺猬颤抖起来,明显是心中恐慌,“想要找你,还有其他方法,你要是知道厉害,现在逃走来得及!实话告诉你,在你进入驿站之时,我就发出了警示,将军很快就会回来!迟了,你……”

    “你发出了警示?”听了这话,邱言似乎并不在意,“这样最好,省的麻烦了。”

    他这话刚落,就听“轰隆”一声,房间的窗子猛然炸裂,一名高大男子破窗而入。

    哗啦啦!

    窗子边缘的墙面崩裂、粉碎!

    “好大的胆子!一个生魂,也敢闯我狼将军的地盘?”

    来者正是几日前入城的朗将军,更是当初带人屠戮村寨的妖怪头领,三魄狼妖!

    呼!呼!呼!

    这狼妖一露面,滂湃妖气就从身上涌动出来,充斥整个房间,更有股浓烈的血肉生气冲击出来,朝着邱言的生魂扑了过去!

    风如刮骨刀,根根似钢针,甫一过来,就让邱言感到生魂刺痛,有种要被贯穿、瓦解的错觉。

    “好雄浑的气血!就算是妖怪,气血旺盛到这等地步,更有妖气弥漫,也不是生魂能够抵挡的!不知凝聚了人魂的魂能否对抗此妖。”

    念头一转,强行定住生魂,邱言不再理会笼子里的刺猬,魂儿一转,就朝着另一边冲去,径直出了窗子,遁入夜色!

    “想跑?”狼妖所化大汉眉毛一挑,狞笑起来。

    就在这时,刺猬的意念又从笼子里传出——

    “将军!那人就是你要找的凡人!被乌鸦追赶的那个!”

    听了这话,狼妖咧嘴一笑:“哦?竟然是此人!他这是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话音落下,狼妖大汉一步走来,抬手一拍,将笼子连同里面的刺猬一同拍碎,然后一捏,将一点灵魂生生拽出。

    “将军!何故杀我?你不是说……”那魂兀自挣扎,发出惊慌意念。

    “笑话!人都找到了,不吃你,留着干什么?通灵刺猬天生魂壮,偏偏难以开窍,你们的魂乃大补之物,正好壮大本将军的生魂,又能防止走漏了消息,一举两得!”

    说着,狼妖大汉将手中魂扔进嘴里,咀嚼吞咽,接着脚下爆出噼啪声响,两脚猛地膨胀,连绷紧的裤脚都被撑开!

    轰隆!

    地面猛地崩塌。

    崩!崩!崩!

    整座驿站摇晃起来。

    “怎么回事?”

    守卫门边的两名兵卒察觉震动,转头后视,顿时呆若木鸡。

    但见整座驿站剧烈震动,墙壁上裂缝蔓延,碎石散落如雨。

    嘎吱!

    屋舍崩塌!

    烟尘滚滚,遮蔽一方。

    突然!

    呼!

    一道身影从烟尘中冲出,宛如脱匣猛虎!

    这身影急速划过长空,挟着雄浑气势,向一处街道冲击过去!

    “想从本将军眼前逃走?异想天开!你那日就该死在村中,结果挣扎求生,还害死了我的一批部下,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过么?”;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