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三十五章 若有所成,勿忘今日
道果 第三十五章 若有所成,勿忘今日
    “那是什么?跑了?”

    两道泛光人影见状一愣,其中一人怒气勃发:“在我面前还敢玩弄这手段?也不想想,在土地法域中,逃到哪里都是无用!”

    他的话音刚落,地上泥土涌动,巨狼身躯重现,那厚厚一层皮毛中渗出几撮火苗。

    “这是?”注意到这些火苗,另外一人正要说话,但话未出口,火苗就急速扩张,转眼遍布巨狼全身,将好好一只三魄妖魔,给灼烧起来。

    “燃烧了?”先前那人冷笑起来,“寻常火焰哪能将三魄妖的血肉毁灭?黄觉,你先回去禀报都城隍大人,不能让那躲在背后的地祇逍遥法外,至于此地,便交给我好了。”

    二人之一,正是城南土地黄觉,他闻言面色微变,看了眼燃烧的巨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一个旋身消失在地上。

    “哼,算你识相。”余下之人,乃是远宁城东土地,他见黄觉离去,便露出笑容,抬手一挥,沙土似海浪般扑打在巨狼身上,砂砾之间有青色的神力闪烁。

    熄灭。

    狼妖身上的火焰顿时熄灭,城东土地缓缓走了过去,抬手在狼妖身上一抹,冷笑起来。

    “皮毛中残留着些许神力残韵,不过就这么一点,只有一颗星辰转化而成,能顶什么用?三魄狼妖的血肉之躯,这东西价值不小,正好给族中小辈吞食,壮大妖魄……嗯?”

    突然,他的笑容凝固脸上,转而气急败坏。

    “精血!心头精血居然不见了!则会狼妖之前激发精血,凝聚一点,是最有价值的部分,要是给我族后辈用了,立刻就能造就两个筑基巅峰!是了,定是刚才那道光华,是他拿走了精血!”

    想到这里,城东土地的脸上重新泛起冷笑:“能在城中使用神力,法域肯定也在城中,不敢轻易离开,倒要看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心。”

    心里想着,他心神一动,接着面色又变。

    “已经飞出这么远?不好!不能出手了。”

    摇头叹息了一声,城东土地一脸阴沉的沉入地面,旁边的狼妖身躯也迅速被尘土吞没,转眼一神一狼都不见了踪影。

    ………………

    滋滋滋!

    邱言的生魂在神力光芒的包裹下急速飞行,但那层青色光芒却越发黯淡,与此同时,淡淡青烟不断从生魂中冒出来,成丝成缕。

    “这妖魔的精血太过于霸道了,只是三滴,居然对生魂的损伤这么大,要不是用唐仪的魂力包裹,单凭我的生魂,只要几个呼吸就要被灼烧殆尽!不过,这也是我生魂受损,难以把握的缘故,强行施展咒术,心神和记忆都有损毁,要不是神力包裹,都难以飘飞。”

    邱言的生魂虽能散发神力,但魂体最多只能承载一颗星辰,一次释放出的神力有限,面对三道凝人生魂的咒术,难以一击奏效,但在对方震惊分神之际,以定字咒束缚,然后一击而过,这才得手。

    那咒术却是从《咒纲》上学到的,本要凝聚了人魂才能施展,邱言这次是行险一搏。

    生魂出窍后,下个境界就是凝魂,要分别凝聚天、地、人三魂,每凝一魂,都有奇效,施展咒术的本事只是其中之一。

    “不过,这次引狼入潘府,一举拔除两大隐患,我这魂里隐约有种轻松、凝聚的势头,该是因果纠缠松动了许多,魂道修为当能再进一步,距离凝聚人魂不远了。”

    在邱言转念时,两道魂影正萦绕在周围,发出凄惨哀嚎,身后还拖着一幅画卷,被青色神力包裹。

    “啊啊啊!痛煞我也!你到底是何人,想要做什么?”

    这道哀嚎的主人,赫然就是唐仪,只是他现在只余一魂,虽魂力澎湃,但被神力禁锢、操控,将三滴猩红血液包裹在里面。

    血液如火,跳动不休,三个虚幻狼头在里面挣着嘶吼,沾染血液的魂力极速萎缩、消散,化为青烟。

    “这唐仪不知修的是什么功法,虽未开窍,可魂力深厚得难以想象,比我高出十倍有余,只是不通掌控之法,不然单凭这魂力,早就挣脱束缚了。但也亏得他魂力深厚,才能经得住三滴精血的灼烧、消耗。”

    一边想着,一边疾飞,邱言急速飞驰,很快到了远宁城墙,只要再行几丈,就要脱离了城池范畴。

    但偏在此时,生魂猛地急停。

    前方,月光如幕,一道纤细身影静静悬浮,身上战甲反射着寒芒,给人一种肃杀之感。

    “你就是邱言?”圆润的声音传了过来,“本官倒是小瞧了你,这才几日,就已经生魂出窍了。所作所为也是惊人,四个凝聚了人魂的修士,一个炼化了三魄的狼妖,先后饮恨在你手上,这可不单单是天赋,若让你成长下去,假以时日,说不定又是一个林正阳。”

    听了这番话,邱言生魂飘荡,发出声音:“小生见过城隍,只是眼下无法见礼,还望海涵。”

    出现在他面前的,赫然就是远宁城神司的最高掌控者,远宁都城隍。

    “银孝娥你来得正好!快将这狂徒拿下,不,还是先将本少救下来!快快快!事后禀报家祖,定有你的好处!”被邱言禁锢的唐仪之魂也察觉了城隍身影,叫了起来。

    “银孝娥?莫非是城隍的名字?怎么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邱言念头一转,旋即平静下来,但并不着急,静待城隍决断。

    他在行事之前,就设想了种种情况,也曾想过会有分身生魂直面城隍的情景。

    一城阴司的执掌者,整个城池都为其法域,更有不可测度的神道手段,想对付一个生魂,邱言实在想不出那生魂有什么办法反抗。

    “现在只能赌了,赌城隍会因为本尊的关系,网开一面。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她不放过我,大不了自爆了生魂,也就是损失了分身,反正本尊已从孤庙脱困,却也将隐患都扼杀了。”

    对面,远宁城隍瞥了唐仪之魂一眼,却未理会对方的呼救。

    “银孝娥!你不救我?那日城隍庙中,我是有错,但已经赔罪了,眼下情势……”

    倏地,她抬起手,一指点出,唐仪之魂立时噤声,颤抖起来,似在忍受什么。

    城隍也不管他,只是看着邱言,说道:“你犯的事情不小,不说狼妖来历,单是唐仪背后的上灵道就非同小可,连眷顾、予你神力星辰的神祇都要受到牵连。你虽以神火将狼妖身上因果牵扯焚烧模糊,但只是拖延一时。不过,我也不出手留你,只看你下场如何,如果能挺过去,他日修为有成,不要忘记今日之事。”

    话音落下,她的神躯化为模糊虚影,消失不见。

    “赌赢了!这远宁城隍果是有着自己的谋划!所图之事绝不简单!”

    心中一松,邱言不去深究,神力化为绿芒箭头,挟着生魂、画卷、精血划过天际,冲出了远宁城!

    ps:求收藏啊求收藏...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