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三十六章 驱狼吞魂,流光转瞬
道果 第三十六章 驱狼吞魂,流光转瞬
    “银孝娥!你居然见死不救!”

    唐仪的生魂哀嚎依旧,但紧接着就意念一转,显露出大义凛然的气势——

    “既然事已至此,我认命了!但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半点收获,就算受尽折磨,我也不会屈服!终有一日……”

    这番意念中有股浩然气息,但其中传递的含义还未说完,就被邱言打断了。

    “我看你是误会了,”邱言话语平静,“你和妖魔不同,明显来自某个门派,定是有些传承的,门派里有什么手段,尚未可知,留着你的真灵意识,最后指不定要多出什么变故,这个风险,我可不敢冒。”

    “你什么意思?”唐仪语气再变,浩然气息点滴不存,流露出慌乱和惊恐,“你要灭我真灵?你既然知道我上灵道道法通神,手段层出不穷,一旦动手,就会留下因果牵引,根本别想逃脱……”他终究还是怕了,虽然言语还是强硬,但话里妥协和求饶的意味展露无遗。

    “我既然已经动手了,那这因果牵扯说什么都已经建立了,就算是留着你的魂儿,也是无用,看你现在的模样,一旦被那上灵道发现,我还是没有什么好下场,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况且,谁说是我要动手?”

    “你不动手,这是何意?”唐仪惊疑不定,但邱言根本就不再回答,生魂里射出一点青芒,刺入了唐仪的魂中。

    “啊!”唐仪之魂惨叫一声,与之相应的,是被青光包裹,拖拽在后的那卷画轴猛地一颤。

    嗷呜!

    旁边,同样被邱言生魂拘住的狼魂嚎叫了一声,接着猛地膨胀起来。

    这只狼魂虽然被邱言生生拘魂,但魂的很大一部分却是被那画轴禁锢着的,被卷在画里面,只余很少一部分在外。

    但现在画轴震动,狼魂嚎叫,被画卷卷住的那部分魂儿挣扎脱出,整个狼魂急速膨胀起来,眨眼的功夫,就足足涨大了五倍!

    “小子!你害的本将军失了肉身!妖丹无望!我吃了你!”

    狼魂本来浑浑噩噩的被拘住,但现在涨大之后,居然恢复了几丝清明,嚎叫起来,接着魂口大开,朝着邱言的生魂扑了过去!

    但随后青芒一闪,唐仪之魂连同包裹在里面的精血突然出现,挡在了狼魂和邱言生魂之间。

    “不!”

    一声尖锐的叫喊,唐仪之魂顿时被那狼魂吞入,接着,这猛扑过来的狼魂一顿,停滞下来,而后扭曲起来,再次膨胀起来,还传出阵阵怪声。

    突然!

    啪!

    后方传来清脆一声,就见那卷画轴猛地展开,显露出里面的仕女图来,而被卷住的狼魂则彻底脱离出来。

    “这东西果真是和唐仪生魂绑在一起的!现在散开,那就意味着……”

    想到一种可能,邱言心中一动,体内透过黑洞,重新积蓄起来的神力星辰闪烁了一下,接着透体涌出,将扭曲变化的狼魂和画轴直接包裹起来。

    “必须尽快离开,晚了,很可能就要被抓住因果联系!”

    念头落下,包裹生魂的青色流星猛然提速,很快成了天边一颗青色光点,最终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远宁城中,幽深的地下,正被城东土地以沙土拖拽着的巨狼身躯猛地一震,接着喉头炸裂,四溢的鲜血中,一道模糊的人躯滚落出来。

    这人身上的衣衫都已经被腐蚀、融化,身躯表面血肉模糊,头颅上还有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

    一道道涟漪波纹在身躯表面急速流动,最后脱身出来,凝聚起来,化为一张闪烁光辉的符箓,这符箓一成型,就破开了泥土,一飞冲天。

    “不好!”

    旁边,城东土地面色陡变。

    ………………

    浩荡云海,陡峭山峰。

    这里是一片云雾缭绕的世界,四面八方云气飘渺,放眼望去,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云飘雾荡间,偶尔能看见一两座山头。

    奇异的是,这些山头不时沉浮晃动,就仿佛是被云雾托起来的一般。

    每座山头几乎都不尽相同。

    突然!

    天边光芒一闪,随后一道泛光的符箓疾飞过来,径直投入了一座火红的山头之内。

    这座山头本身并不红,红的是遍山的枫林、枫叶,山上有潺潺流水。

    一座古朴、简约的两层阁楼坐落在枫林深处,靠近山顶的位置。

    泛光符箓正是飞入了这栋建筑之中。

    下一刻……

    轰隆!

    仿佛平地生雷,整座山头震动了一下。

    “谁干的?谁干的?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对我唐莱的孙子下手!”

    震天声响从阁楼中传出。

    阁楼二层,漆黑的房间中,约莫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看着手中的符箓,咆哮起来。

    他的样子本来儒雅,但声音却异常沧桑,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浑身上下流露出一种泰山将崩、江河欲疯的气势,整座阁楼隐隐颤抖。

    “时光如水,年华转瞬,赦!”

    啪!

    唐莱突然抬手一握紧,符箓破碎,化为两道流光,在这人面前绕圈流转,首尾相接的化为一个圆圈,圈中涟漪不断,如水面,但很快就平稳下来,化为清澈镜面,境中有人有景,赫然呈现出唐仪的身躯模样。

    光影变幻,将唐仪最近几日所遭遇的情景一一呈现出来。

    “席云为了一只千年药王,就将我孙儿托付他人!这几个外门的管事更是无用!竟是被人算计了!狼妖?狼妖!敢血吞我孙,百死不能赎其罪!不对,这里面还有一个生魂作祟,不知是何人,不过,只要抓住那狼妖自然一切分明!席云,哼,你也脱不了干系!”

    但很快,唐莱的面色又变化起来。

    “狼妖的肉身也断绝生机了?”

    他的面色越发阴沉。

    “连这妖怪也是被人利用,借刀杀人!如此看来,罪魁祸首该是那道生魂!流光术只能映射我孙周围一丈内的景象,又无法感知生魂的本来面目,但只要动手,就会留下因果,别想逍遥在外!还有那协同的神祇,只能是远宁城内的地祇,也别想能蒙混过关!”

    几息之后,一道流光从阁楼中冲霄而起,离了枫林山头,深入云海。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