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三十七章 祸福无门,唯人自召
道果 第三十七章 祸福无门,唯人自召
    云海深处,渐生霞光。

    流光穿行,很快来到一片居于云海深处的宫殿前,光芒散去,露出了唐莱的身影,他却不进去,而是停在外围。

    云层飘动,宫殿周围的景象分明了许多,竟是被一条河流围绕。

    四周几里都是云雾缭绕,哪里有半点土壤,可河流流动,仿佛悬空云间,流动穿梭,只是那河水漆黑一片,似墨汁多过流水。

    未过多久,就见河的对面,有一道光芒闪烁的庞大身影从云雾中走了出来,却是名身高足有两丈的巨人!

    这人一出现,三步并作两步,踏着河水过来,那水漫过巨人膝盖,可行走踩踏间,却不见一丁点的水花。

    过了河,巨人两步来到唐莱跟前,弯腰行礼,但并不言语。

    唐莱抬手回礼,口中道:“有劳力士了。”

    巨人也不答话,只是拿手一抓,将唐莱托起,放在肩膀上,接着转身迈步,大步流星的走去,再次趟水过河,一路疾奔,几息之后就到了宫殿门前。

    放下唐莱,那巨人在一行礼,默然而去。

    唐莱不以为意,整理了已尽,甩了甩袖,然后一抱拳,高声喊道:“红叶峰唐莱求见师祖!”

    “红叶峰……唐莱……师祖……”

    宫殿空旷,没有半点人气,唐莱的话一出口,就在殿中反复回荡。

    过了许久,听到一声苍老之声从宫殿深处传出:“进来吧,你的事老夫已经知道。”

    “谢师祖。”唐莱长舒一口气,踏入宫殿之中。

    一脚踏入宫殿,周围景象大变,不复在外看到的空旷,而是变成熙熙攘攘的闹市,半点宫殿的影子都不见了。

    人挤人,唐莱便如一般人一样随着人流缓缓前进,脸上虽显露出些许焦急,却不敢造次。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之后,人流渐渐散去,唐莱来到了一座红漆大门的前面,抬头一看,门上牌匾赫然写着两个大字——

    潘府!

    “这是?”唐莱的瞳孔一缩,目光顿时凌厉起来。

    他之前透过流光术,知晓孙儿唐仪这几日就是借宿远宁潘府的,而最后遇难的时候,同样是发生在潘府的。

    正在他迟疑之时,苍老之声再次传来。

    “进去。”

    听到声音,唐莱下意识抬手一推,红漆大门开启,然后一脚踏入其中,随后昼夜颠倒,斗转星移,院外吵闹的人群和声音都消失不见了,白日不复,黑夜降临。

    潘府灯火通明,尖叫声此起彼伏。

    嗷!

    一只巨狼在前庭跃动,周身火焰、炸裂不断,似乎正与什么看不到的事物争斗。

    “这就是争斗现场?”

    见到眼前一幕,唐莱并没有表现出诧异,对于这位师祖的本事,他早就有所耳闻,这次求见,本就是为了搞清楚自己孙儿到底碰到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肉身毁灭。

    就在这时,唐莱忽然面色一动,浑身一颤,冥冥有感。

    “魂灭!我孙儿魂灭了!”

    他咆哮起来,浑身抖动,恐怖的气势从身上爆发出来,却对周遭的潘府景象没有半点影响。

    突然,一道浩大意念降临下来,生生将唐莱的气势压了回去。

    “你是怎么修炼的?已经两肋生纹,中枢不动了,还能因外物乱了心神?百年道行活到狗身上了?”

    苍老声音传来,似黄钟大吕,震荡八方,将暴怒的唐莱一下惊醒过来。

    “师祖!”唐莱面露悲戚,“弟子当年不顾一切求道,亏欠家族妻儿,致使家族败落,险些灭族,妻儿子嗣俱都惨死,只有这个孙子留下来,本想好生补偿他,但现在……求师祖施展法术,救他一救!”

    “怎么救?魂飞魄灭,连幽冥都去不成,彻底的烟消云散了,颠倒生死、逆转时间长河,老夫可做不到。这个下手的人倒是好决断,这么一来,更难推算。”

    “师祖……”唐莱脸上悲意更胜,正巧这时,潘府后宅一阵乱响传来,就见一脸惊讶之色的唐仪破空飞来,似被什么东西拍打向前。

    “果然!是那道生魂!那道将狼妖引来的生魂才是罪魁祸首!”唐莱表情一变,怨毒、愤恨,“还望师祖推算此人来历,徒孙要亲自结果了他!”

    “这人有些手段,引动了一尊神祇,灼烧了因果,模糊难见,连你孙儿手中的封灵图都被神力隔绝了,老夫短时间内也难以推出他的来历。”

    “什么?连师祖都推不出来?”唐莱面色大变,露出不甘之色。

    “也罢,此事未尝不是你的机缘,戾气缠身,要是能够挣脱,看破尘缘,这第二转也就成了,老夫这就闭宫推算,助你一臂之力。”

    随着这句话语落下,旁边传来唐仪的惨叫,就见他整个人都被狼妖吞下,接着光影溃散,潘府不复存在,周围变成了空荡、灰暗的宫殿,地上布满了灰尘。

    唐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却已恢复了平静,开口问道:“这只狼妖是何来历?”

    “狼妖的生辰八字不在老夫手上,不过他灭了唐仪的身,又吞了魂儿,还是有迹可循的,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妖气南来,沾土带金’,当为剑南道南疆成精。”

    “剑南道南疆!”

    记下这个词,唐莱冷笑了一声:“还有那潘府,护卫不周,也别想……”

    “潘府不能动!”苍老声又起,“潘府有三人在朝廷任职,受龙庭气运眷顾,而且世代治学,等于圣人门徒,我等方外之士,只要和潘氏无因果恩仇,就不能以事迁怒!”

    听了这话,唐莱脸色一沉,但旋即恢复:“弟子明白了。”

    “恩,那老夫也没什么好嘱咐的了,我这一支,唯你资质最高,最有可能继承老夫衣钵,但行事切记量力而行,事不可为,不妨放下,莫让百年修行成空,去吧。”

    话音落下,唐莱但觉周身生风,狂风卷动之下,周围景象再难辨认,待得气流平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阁楼里。

    站起身来,唐莱深吸了口气,双眼放光,走到旁边,取出纸笔,也不磨墨,提笔就写,笔下生光,书就一篇书信,接着沉吟了一下,从腕上取下一个碧玉镯子,然后抬手在桌上敲了三下。

    咚!咚!咚!

    很快,就有一个总角童子从外走来,白面青衣,见了唐莱倒地就拜,口呼“老爷”。

    “去山上找两个守山兽,带着这信和镯子下山去吧,找到席云,将信交给他,镯子就留予山兽。”

    “是!”听了吩咐,童子双手接过信纸、镯子,转身就走。

    看着童子背影,唐莱眼底寒芒连闪。

    “仪儿,你放心,爷爷会为你报仇的。和此事有关的人,一个都跑不了!先从那四家执事开始……”

    精彩推荐: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