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四十一章 神名为本,符篆两分
道果 第四十一章 神名为本,符篆两分
    几日时间,从一个天灵阻塞的凡人,练到了出窍的境界,已经足够惊人,这等天赋便是在城隍的记忆里,也只有寥寥数人能够相比。

    可其战绩却更加惊人!

    一夜转战……

    詹元等四人,魂灭!

    上灵传人唐仪,被生生拘魂!

    三魄狼妖,生机断绝,只余残魂,现在更已被吞食!

    这远宁城中,和邱言有因果瓜葛、恩怨的修士、妖精,已然在一夜之间,被一锅端了!

    邱言以出窍境的修为,先后灭了四名凝魂境的修者,将一头三魄狼妖的魂儿抓去,身怀宝贝、被层层护卫的上灵传人被直接抓了魂去!

    这样的进境和战绩,就连城隍都难免心惊,否则也不会放他的生魂离开,说白了,还是认可了邱言,事后分出化身虚影和神灵本尊言语警告,其实也有透过本尊提醒分身的意思,她自是不会知道,这二者本就是一体。

    “连神祇都要受到牵连?不知要被牵连到什么程度。”

    眼见城隍离去,神灵本尊沉吟起来。

    “上灵道为道教一支,但这势力并不局限于道派,连神道地祇都能影响,城隍这次过来,与其说是警告,不如说是提前通知,似乎料定了会有事情发生,只是她让我好生体会神力变化,莫非……”

    想到这里,他心念一转,注意力落在体内。

    “几日以来,我不断探究,除了感受到神力的性质变化,更注意到了法职的扩展,我现在的神名,严格来说,应是城隍文判,灶火不过是一项法职。”

    邱言的心神沉浸核心符篆,一道道信息便浮现心头——

    神名:远宁城隍文判与抿元山神。

    品阶:六品。

    法职:记城中生灵善恶、阅地界地祇名册、传远宁都城隍令、点查城隍香火、执掌生火做饭、一餐平安、执掌抿元山枯荣、沟通抿元山阴阳。

    “难怪那白文判会不高兴,我现在司掌的法职,几乎全部与他重叠,更多出了灶火一项,这文判一职是城隍幕僚,法职要依托城隍才能发挥作用,一旦离了城隍,就毫无作为,但背靠城隍,却也在整个神司里有不小的影响力。不过……”

    他的意念在星星点点的神力星辰中穿梭,直达核心符篆。

    “神名往往能透露出一个神祇的法职根本,我现在的神名包括两个部分,文判与山神,但神躯内的核心符篆,却还是原本的模样,新的法职并未体现在里面。”

    被困在山庙近八十年,邱言早就将自己的符篆里里外外探究了个通透,虽然有些地方不甚明朗,但其中结构却早就了然于胸。

    现在加入了城隍神司,进一步接触神道世界,几日以来居于城隍庙中,收拢香火,对神力的认识逐渐加深,又得了上灵道的《咒纲》,对符篆结构的了解也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核心符篆,分为两个部分,中央神文和边缘法文,神文、法文共同构成符篆。”

    随着邱言意识的靠近,核心符篆在他的感知中急速扩大,符篆泛光,莹莹青色,中心部分笔画线条极多,显得复杂,颜色略深;而边缘处则线条较少,穿插缠绕成几个奇异纹路,光芒略淡。

    “中央神文代表着神名、神位,而边缘法文则显示出法职、神通,我的核心符篆,中央神文的含义是抿元山,边缘法文则是枯荣、沟通阴阳这两种法职,但只局限于抿元山范围,也就是说……”

    “远宁城隍文判这个神名,以及代表的法职,并没有记录到我的核心符篆中,那么现在神位晋升,缘故又在哪里?这被赐予的神名与法职,到底被放到了神躯何处?”

    “不搞清楚这个问题,就难以揭开神道之路的玄机,日后便是神位再高,也不踏实。”

    这样想着,神灵本尊的双眼渐渐闭上,浑身荡漾起莫名波动,四周汇聚过来的民愿香火之力被迅速牵引过来,透体而入,被核心符篆吸纳,随着符篆转动被化为为神力,接着释放出来,融入周遭的神力星辰。

    一颗颗星辰沉浮不定,构成星璇,最外围的地方,几点黯淡的星光凝聚起来,即将形成新的星辰。

    ………………

    时间飞逝,月落日升,新的一天到来。

    昨夜,远宁城中狼嚎鬼叫,扰了半座城池的安宁,很多人都是一夜无眠,等到了白天,走出门外,这才发现城里有房塌,有路裂,各种传言甚嚣尘上,其中不乏妖邪入城之说,更有好事者将之与知府德操联系在一起,说是上天警示。

    砰!

    一手拍在桌案上,远宁知府文安国满脸怒气:“那些私下里议论、诽谤本官的,未免太过放肆了!朝廷命官,也是布衣百姓能随意谈论的?去,贴出告示,通告全城,但凡有私自议论者,都抓来审问!府城的牢房可还有不少空位!”

    “大人请息怒,”旁边,师爷打扮的中年男子连忙劝阻,“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些许无知小民,不过是好一时热闹,派几个衙役到酒馆茶肆盯梢、警告也就行了,流言自消。”

    文安国听了,压下怒气,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理,先这么办。”这文安国本在新纳小妾的房里过夜,凌晨时分被人叫醒,本就心中不快,又听到回报,说城里不少人非议知府节操,登时起床气就发了出来,现在听了幕僚言语,又冷静下来。

    幕僚见文安国情绪平稳了许多,又继续道:“大人,小民议论算不了大事,当务之急,还是朗将军和潘府的事情,朗将军的亲随已在外厅等了快一个时辰了,要是再拿不出方案,对方怕是要闹将起来,这些兵将,从来都是恃武而骄,无法无天。”

    文安国点头道:“朗将军的事情,立刻派人去查!听说整座驿站都塌了,两个守卫一死一伤,住在里面的武信军卒却没人受伤,可那刚回去的朗士为何就不见了踪影?”

    “这正是下官要说的,”那位幕僚顿了顿,压低了声音,“这次事情,据说是一头几人高的狼妖作祟,潘府有不少人亲眼见到了,应该不会有错,那驿站建成几年,说塌就塌,恐怕也是妖魔出手,朗将军恐怕凶多吉少了……”

    “妖魔敢在城中动手?”文安国额头出汗,“这事可不是咱们能处理的,还是快请城中几个道观的道长出面处置吧。”

    幕僚闻言,脸露无奈:“大人,城中四大道观的道长,本来齐聚潘府,但一夜过去,虽然气息都在,可都长眠不醒了!”

    “什么,四位道长都长眠不醒了?他们怎么跑到潘府去了?这潘府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潘员外说死就死了,这要是京城里质问起来,让本官如何应对?”

    文安国正在说着,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响,就见一名衙役急急而来,还没站稳,口中就道:“大人!大人!那潘家少爷闯进来了!”

    “什么?”文安国眼睛一瞪,就听到门外一阵吵闹,跟着一阵少年之音传了进来——

    “文伯伯,这事你一定要给我做主!不然,我立刻修书一封,送去京城!”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