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道果 > 第四十四章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道果 第四十四章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潘府?”

    “兴师动众的,这是要做什么?”

    “倒要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喊声,行人纷纷退避,但并没有走远,而是隔着老远的打量着。

    潘府势大,诗书传家,历代官宦士绅,在远宁府地界名气不小。

    飞扬的尘土中,奔出了七匹高头大马,马上之人雄壮健硕,正应了“人高马大”一词。

    希律律!

    这队人马急速奔跑,为首之人超过刘家所乘的大篷马车之后,一转马头,就地停下,将马车去路拦住。

    哒哒哒!

    其他六匹大马跟了上来,分列左右,将整辆马车团团围住。

    赶车的车夫早在马上人喊话时就减慢了速度,现在见状,哪里还敢前行,连忙停下马车,从车上下来,抱拳道:“几位好汉,小人是远宁车行……”

    为首骑手不待车夫说完,就摆手打断:“废话少说,车上坐的可是刘怀一家?”

    车夫不敢争辩,点头称是。

    骑手点头:“是就好,刘怀一家,受潘府大恩,却恩将仇报,因被府上辞退,所以怀恨在心,昨夜联合妖人,害了潘府老爷的性命,我等过来,就是奉命捉拿他们的!你既然是车行的人,并不相干,速速让开。”

    “这……”车夫听了这话,想到自己和刘家昨晚都是宿在客栈,远离远宁城池,刘家人如何去暗害潘家老爷,下意识的就要分辨,但话未出口,就被对方一个冷厉的目光瞪过来,心里一惊,登时不敢言语,让到一旁。

    “什么?这人话中何意?”

    “车里的人害了潘家老爷?”

    “潘家老爷遇害了?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那马车上是什么人,有这种本事?”

    ……

    周围的行客听到了马上人的话,个个面色变化,低声议论,但很快看到马车上下来的几人,又都转变了话锋,流露出疑惑之意。

    “怎么回事?车上的竟是老弱妇孺?还有个孱弱书生,也就一人看上去有些力气。”

    “这样的人,也能害了潘家老爷?”

    “不能只看表象,须知行走江湖,老人孩子之流的多有手段,不是易于之辈。”

    且不言看客的言语,那一队骑手威势何其大,先是叫喊清道,跟着又直接围住马车,马车上的刘怀几人怎么可能注意不到,等听到对方言语,刘怀、刘氏等人登时色变,惊慌下车。

    “这……谢师傅,”刘怀一下车,看到了那队骑手,认出了为首之人,知道是府上招揽的武林高手,不敢怠慢,急急就道,“听你方才的意思,是老爷出事了?不过此事和我刘家无关,我等昨夜……”

    端坐马上的谢师傅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打断道:“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回去之后,少爷自会分辨,我只是奉命过来,多说无益,你收拾一下,随我回去吧。”

    这时,刘越上前一步,问道:“谢师傅,请问老爷是在何处遇害?”

    谢师傅看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潘府。”

    “这就是了,我们一家昨晚夜宿客栈,距城十多里,府里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牵扯的到我等?更何况,我刘家受潘府大恩,还未报答,又怎么会恩将仇报?再说府里高手如云,我刘家……”说着,他指了指身边的妇孺和邱言,“实在没那个本事。”

    这番话说出来,周围看客都暗暗点头,觉得在理。

    谢师傅眯着眼深深看了刘越一眼,然后道:“这些自辩的话,还是回去说给少爷听了好了,我只是来带你们回去,只是看你们的样子,是不会甘心回去的,郑管事早有命令,既然拒捕,就休怪本人无情了,动手!和城中一样,打断腿再带回去!”

    “得令!”

    六匹马上的大汉应了一声,各自抬手一甩,手上马鞭就破空抽出,其中一人,朝着邱言抽了过去。

    邱言急退两步,眼中寒光一闪。

    “刘家提前离开,换了谁都不会怀疑刘家,又怎会派人来抓?刘家势弱,被强行擒拿,这事一旦传出去,对潘府声望打击很大,要动摇潘员外苦心经营的善名,传出为富不仁的名声。不过,潘家老爷死了,这些命令很可能是潘三少爷发出的……”

    念头在心头闪过,邱言躲过了一鞭子,但旁边几声破空,却是其他几名骑手,抬手抽向邱言的舅母、姨母等人,刘氏等人一脸慌乱,早就不知所措,连躲闪都忘了!

    “连老弱妇孺都下得去手,不愧是豪门打手,敬业的紧!也罢,正好试一试昨晚刚刚炼成的劲力!”

    邱言冷哼一声,就要出手,虽然事后难免要解释一番,但现在当然顾不得那些。

    便在这时。

    嗖!

    就见几道细影破空而来,打在几名大汉的手上。

    “哎呦!”

    一连几声痛呼,马上汉子的长鞭纷纷脱手,落在地上,慌乱的刘氏等人因此躲过了一劫。

    “什么人?暗箭伤人!”谢师傅手腕一翻,鞭子凌空一抽,就听“叮”的一声,袭向他的那道细影被直接抽飞,却是一枚铜板!

    崩飞了铜板,谢师傅瞳孔一缩,脸上露出警惕之色,扭头看向旁边,一名身材高大、面容粗犷的大汉正站在那里,虎背熊腰,背后还背着一把厚背刀。

    “兄台是哪条道上的?什么意思?”谢师傅冷声问道,刚才的铜板正是这大汉掷出的。

    大汉咧嘴一笑,大步走来:“燕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些人都是老弱,何必相逼。”

    “原来是江湖同道,”谢师傅朝大汉拱拱手,“这刘家一行,本是潘府长工,现在有了犯上嫌疑。谋害主家,照江湖规矩,一旦查实就是重刑,抓捕的时候动些激烈手段也不算什么。”

    江湖上自有一套规矩,有极刑、重刑、轻刑之分,极刑凌迟、重刑沉水、次刑红混,各有不同,谢师傅见大汉身手不凡,又说着江湖切口,所以也就直言相告。

    燕姓大汉听了微微皱眉。

    就在这时。

    嗡!嗡!嗡!

    一阵破空声响起,跟着就听一连串的惨叫声,紧接着就是接连的“噗通”声响,但见除了谢师傅之外,其他几名骑马壮汉都跌落在地,翻滚起来。

    “怎么回事?”谢师傅眼睛一瞪,但还没回神,就看到一道鞭影朝自己抽了过来。

    他艺高人胆大,并不躲闪,抬手甩鞭子,以功为守,手臂抖动间,明暗两劲同震,但听“啪”的一声,人马齐震,谢师傅被这一鞭子抽的凌空飞起!

    “好大的力道!”

    他凌空翻身,维持平衡,视线一转,朝着袭击来处看去,就见一名书生手握长鞭,正欺身而来!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我邱言纵是一介书生,也不会束手就擒!”

    话未落下,鞭子已经再次抽到谢师傅身前!

道果书友推荐阅读: